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gglie的个人空间 https://www.poemlife.com/?4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2019年5月上半月的每日一诗

已有 20 次阅读2019-6-5 08:45 |系统分类:诗歌| 2019, 五月, 每日一诗

20195月上半月的每日一诗

 

每日一诗(51日)

◎ 写在教学备课本上的诗歌

 

岁月重新呈现,凭借文字的力量

时光瞬间倒流,把人卷向苍茫的1997

一个青年走入大山里

出没在大山下的一座校园里

站在灰旧的教室讲台上

向一群年轻的少年布道

他讲课的声音仿佛从那时传到现在

余音袅袅

蒙太奇般的镜头推远:大山连绵不绝

落日的余晖残照在一本备课本上

夜晚的台灯看见他埋头在灯下

一支钢笔在上面划出一行行文字

灯光熄灭,一片黑暗

几何时,又是一轮红日东升

校园中的那个人又出没在教学楼之间

渐淡渐没的记忆,令人惆怅

如今回首道路已远,山高水长

只剩下一本陈旧的备课本,摆在面前

上面抄写着那些黑色的诗歌

如今重新看见,恍若隔世

宛如多少个世纪以前的出土文物

时空如此旷远,而诗歌蕴藏于其中

一个人的青春变成了一座地下的宝库

而诗歌只是其中闪光的珍珠

有谁看见,则有谁爱不释手

 

         2019/5/1

 

每日一诗(52日)

   仰观

 

仰观一棵大树

它使劲长了那么多年

终于长到了三四十米以上的高空

可是一只鸟儿,一振翅就飞上了百米的天空之上

一架飞机,轻易就飞到了万米的高空上

一棵大树的高度,怎能跟一只鸟儿相比?

一只鸟儿的飞行高度,又怎能跟一架飞机相比?

在天地之间,这些不同的物种

它们活动的维度各不一样

一个仰观的人,看见了不同的法则和尺度

直望上去

那上面还有什么?

那就是天空,那就是天空深处

那天空深处的上面又是什么?

我仰观不可知的事物

在目光不可企及的高处

是否真的有一个造物主

也在那看不见的深处

俯视着这个大千世界

以及地面上的芸芸众生

……

我站在地面之上

目光却延伸到了天空深处

甚至穿透到了肉眼不可见的星空深处

那儿,有谁看见了我的仰望了吗?

 

           2019/5/2

 

每日一诗(53日)

我一定要请家人们在外面吃一次饭

 

我应该请家人们在外面吃饭

我曾经请了那么多客人在外面吃饭

可是我却没有请过家人们一次

不是不想,而是没有机会

如今,亲人们来了,感谢你们给我机会

咱们就在外面吃饭

今天我要请家人们在外面吃饭

咱们好好做一回饭店的客人

他们说不要破费,我说这破什么费呢?

一生中,难得有几回请家人们吃饭哪?

如果连这一次的机会都失去了

那以后要请他们吃一次饭

能够聚齐这么多亲人

几乎不可能

岁月一眨眼,老的老了

什么事情都要趁早

现在有了机会

咱们就在外面的饭店好好吃一次饭!

 

               2019/5/3

 

每日一诗(54日)

 五四风雨大作

 

五四风雨大作

五四雨中的一株木棉树

挺直在风雨之中

那树下走过的一个青年学生

他会不会想到百年前的五四?

 

今年的气候异常,雨水漫长得令人绝望

好不容易晴了三两天

五四又是风雨大作

仿佛回应着一百年前的那一场风云

 

今年的木棉树直接长叶

它不开花,更不会结果

而百年前的五四,仿佛早已开花结果

只是那果,有些青涩

 

五四雨中的木棉树

我看见你,你也看见我

而一个白衣的青年学生从树下走过

他不会知道,另一个老五四青年在盯着他

 

而风雨大作的天空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此刻默默哭泣

仿佛在为什么而哭丧着脸

 

                2019/5/4

 

每日一诗(55日)

在火车站候车室

 

到处都是坐着或行走着的人

播报车次到站的声音不时响起

宽大明亮的候车大厅

比一个足球场还大的现代化大厅

上面穹顶豪华装饰嵌着一些星星般晶亮的灯阵

下面候车的人们来自四面八方

不久之后将乘着不同方向的动车

奔赴去不同的城市

一些进站闸口开放不久又关闭了

一些人出现在这里不久又消失了

我来到了这里,看见了自己

只是一个短暂的过客

拎着一个黑色的电脑包

出现在不知位于何处的监控的大屏幕上

只留下了一个莫名的影像又消失了

只有大厅左右对称挂着的两副巨大的LED屏幕

不停地滚动播放着不同的车次列表

而大厅正中里墙上的一面,则播放着广告

丝毫不浪费这整体可充分利用的空间

我由此乘车前去南宁

在暴风雨袭来的时候

而我丝毫不知外面乌云压顶

仿佛天空中一群巨大的妖魔鬼怪

恨不得要砸碎这一座火车站

当我在暴雨来临前登车而去

仿佛看见一群哗哗掩杀过来的追兵

一列白色长龙将它们远远甩在身后

 

           2019/5/5下午

 

每日一诗(56日)

  多此一举

 

我从琅东穿越大半个南宁

紧赶慢赶来到南宁火车站

在此取票登车

一路上,好在我有些闲情别致

一路上旧地重游,到处观光

有些地方我还能辨认

有些地方我已略感陌生

心情时而高兴时而难过

谁来到这个城市,谁又离开

几乎没有人关注

除了那些打Call的闸口人脸识别机

复兴号动车,将我从此拉走

谁知它又把我拉回了南宁东站

这让我感觉真晕呀——

我真是多此一举!

我直接就近在南宁东站上车岂不更好?

省得我跑到七八公里外的老火车站上车?

这个出门太少的人

这个把出门当放风的人

这一回又看见了自己的尴尬

这些年到南宁次数太少了

脑子都忘记了从老站走要经过东站了!

而那些管理的人,能不能行个方便

同一个城市的两个车站

随便哪一个都可以就近上车?

 

            2019/5/6

 

每日一诗(57日)

 放风回来

 

一个人放风回来

一个人离开他密封的单位到外面去放风一回

透了口气

在无尽的加班加点中

暂停了一回

他就像一个补充了新鲜能量的人

终于满血复活归来

 

人生有如炼狱

大道宛如青天

这个人,终于出去放风了一回

他的归来,又是另一种风格归来

 

            2019/5/7

 

每日一诗(58日)

 大国较量

 

治大国如同放火

特朗普,成了跛脚鸭的老家伙总统

雄心万丈

主动出击

把世界捅得不得安宁

 

一手操纵了对中国的贸易战

打打谈谈

忽然变招

使出了老伎俩

极限施压

又神经般发作

老子天下第一

就这么任性

你又能奈我何?

 

这边厢,俄罗斯在红场阅兵

庆祝卫国战争胜利日

一样的声势威武

即使穷得底裤要露出来了

普京也毫不含糊地上核武

谁怕谁呢,你敢来,我就敢丢!

 

而另一个靠买买买出名的有钱大国

史无前例的反腐风暴仍在进行

治国先治吏

吏清则国治

强国先强军

军强而后国固

治安先治警

警治而后民安

治大国若烹小鲜

渐次进行的布局

五位一体

任你国际乱云飞渡

我仍稳坐国内的钓鱼台

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市场

一带一路的开花结果

文明对话大会即将召开

便都成了人家妒恨的对象

“我办好我自己的事

文明只有交流,从无冲突”

 

大国较量

你看不见

从外交部

从商务部

从国防部

从南海

从南部战区

他们发表的谈话

唇枪舌剑的背后

是否有擦枪走火的可能?

 

治大国,有人以身许国

我是人民的勤务员

我将无我,不负人民。

有人是民选总统

不断发表推特

怼国内怼国际

有人是强人政治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隐藏在背后的综合国力

是他们说话的底气

 

你看见的似乎很多

但你看见的又多么有限

 

             2019/5/85/18略改

 

每日一诗(59日)

    远 望

 

遥远的北冰洋,一头站在稀少浮冰上的大熊

望着茫茫海水倍感茫然

 

逢九之年总有特异之处

天象异常,气候怪异

就连我楼前的一棵木棉树

今年也没有开花,直接长叶

 

而另一个人,美国国务卿

在国际会议上演讲时大放嘴炮

“北冰洋海冰减少,正在开辟新航道

并为贸易带来新机遇!”

他顿时受到全世界舆论的口诛笔伐

 

远方的远远在天边

近处的近近在眼前

我望着头上的阴沉的天空

不知哪里的天空出现了问题

但我总感觉脚下的大地已不再安全

 

我就像人类中的一头熊一样

站在这儿,望着茫茫天地倍感茫然

 

        2019/5/9 13:00草稿,19:30改定

 

每日一诗(510日)

你要拿作品出来啊

 

太阳拿出了阳光的作品

天空拿出了雨水的作品

大地拿出了山川的作品

泥土拿出了花草苗木的作品

我,拿出了什么?

 

当年毕业的同学成了厅长和博导

我不羡慕

他们为了俗世的名誉忙忙碌碌

而我,为了永恒而写诗

我的生活比他们过得更不如意,日子更不堪!

 

宇宙拿出了日月星辰

历史拿出了风流人物

时代拿出了芸芸众生

而我又拿出了什么?

 

              2019.5.10 12:00

 

每日一诗  511

台风不好

 

我们都知道台风

都知道它具体所指

但这一回

我知道台风还有另一个含义

登台歌咏比赛之后

当评委的领导讲

你们唱得不错,但台风不好!

哎哟,台风!

在我们以为获得掌声最多的时候

一句台风来了

即刻把我们的高兴和盼望吹得纷飞!

 

                  2019/5/11

 

五月的贸易战狼烟又起

 

五月的贸易战狼烟又起

我闻到了它的血腥味

它又将烽火连天

他要打,你没法再跟他谈判下去

除非你完全满足他的条件

否则你只能自卫还击

 

五月的贸易战阴影又来

美国又使出赌一把大的伎俩

山雨欲来风满楼

如果你采访我,问我的看法

我肯定会毫不含糊地告诉你——

要打就打吧,打得它服为止!

 

                               2019/5/11

 

每日一诗  512

灾难无时不在

 

那一年的五月十二日下午

汶川大地震发生

惨讯传来,举国震动

灾难把我们都带到了死亡和痛苦面前

 

如今转眼又是十有一年

悲痛从未从心里抹去

只是我不再轻言地震与死亡

 

灾难并没有离去

它只是以另一种方式存在

你看见了吗?

在随处可见的日常里

 

如果看不清命运的人,那就不看了

好好生活,好好热爱生命

珍惜健康,保重身体!

 

无论曾经发生过多少灾难

人们都会一次又一次地把它遗忘

遗忘在生活和生存的后面

甚至讳莫如深,从不谈起

 

那些所谓的灾难

只是人们见得少了

便以为大得不得了

其实真正的灾难,他根本没见过!

 

活在这个时代

多少吃饱饭了的人

精神空虚得无以复加

他们还去追求穷奢极欲的梦想

他们的灵魂早于他们的身体早已板结!

 

一次举世闻名的大地震死伤惨重

而平时的灾难,我们却视而不见

直至它把我们埋葬在平淡的生活里边

 

                               2019/5/12

 

每日一诗  513

今夜,两个红茂朝阳的兄弟相聚!

             ——写给黄斌兄弟

 

今夜,两个红茂朝阳的兄弟相聚!

他们是两个红茂朝阳矿出来的子弟

一个叫甘谷列,一个叫黄斌

前者来自沙塘林场,后者来自拉浪林场

这两个人,现在都在林场的办公室做主任

纯粹基层打杂干活的人,挣一口饭吃的人

因为红茂的缘份,因为朝阳的缘份

今夜,这两个兄弟聚在一起一定喝一杯!

机会难得,明天他们就没有这样的好时光

一开完会,他们就要各走各路,返回各自的单位干活

因此这两个兄弟,今夜一定要聚一聚,喝一杯!

 

我们俩认识,说起来真是太巧了!

今年322日,我们到厅里开国有林场改革材料的会审会议

在那么多人之中,我惟独主动跟你加了微信

你从拉浪林场来林业厅开会

我从沙塘林场到厅里开会

本来相逢不相识,可是冥冥中我却主动加了你的微信

说以后要找机会去看看你那儿的林场,看看那里的兄弟们

然后我们的微信加了就加了,半个月都没有一句交流

今年的44日,我在朋友圈发了一组旧诗作,

里面有一首《父亲的年龄》,说到我的父亲

在红茂矿务局朝阳矿通风工区当党支部书记

他看到了就跟我回复说“我也是朝阳矿子弟”

我回道:“想不到,真是太巧了,咱们都是朝阳矿出来的人!”

这样我们就靠这意想不到的天意联系上来了!

 

今夜,当我们再次到林业厅里

我哪里也不去,哪个兄弟都不约

惟独约你,“咱们一起吃个饭,一起聊一聊!”

你说好的,你等我打包回房间,咱们直接在房间里喝!

于是今夜两个红茂朝阳的兄弟在此相聚!

 

当我们说起红茂,一段岁月展现在眼前

一段苦难也展现在眼前,一段黑暗随之而来

当我们说起朝阳,宛如一个村子里的人说起同乡

当年我们居住在朝阳矿,你住在四号井,我住二号井

我们都是煤矿子弟,靠父母辛辛苦苦供着读书走出来

说起来真是一言难尽,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堪回首的青春

 

你年长我一岁,但你高中读得比我早!

你从红茂三中毕业的那一年,1988

正是我进入红茂三中读高一的那一年

兄弟,你是我的学长,我是你的学弟!

那些年,一所高中学校,一年能够考出一两个大学生已了不起!

红茂三中,每年的名额只是考入河池师专三两人

你回老家平南的中学去补习了一年,又补习一年,

这才于1990年考入河池师专中文系!哦那时伙食挺好

你对师专当时的伙食一直念念不忘,

据说在当时全区高校中也是数一数二。

而我1991年高考失利,又不愿意去读河池师专

我就去了河池地高补习了一年

1992年考上了广西师大历史系

如果1991年我愿意被学校保送,或者高考后同意别人说项

愿意去读河池师专的话,那么咱们就是同校了!

今夜,兄弟,咱们一杯酒,别的不说了,咱们喝!

 

尽管我久已不喝酒了,但是今夜的这一杯酒我一定喝!

咱们说起了红茂的岁月,说完了我们的青春

我们当年在红茂三中的求学的艰苦谁人得知?

我们也不是那时候的“学霸”,虽然我们勤奋学习

真说不上是“学霸”,否则我们早就考出省外去了!

我们只是在拼命,努力,拼出了自己的一席之地而已!

——兄弟,喝!这事不说了!

 

红茂破产之后,多少矿工和家属生活陷入了悲惨的境地

我们的父辈统统被下岗,在办理退休和被买断工龄之间

有些人还好,有些人真悲惨!

那些底层的人,那些我在诗歌中称之为兄弟的人

他们中甚至有人吃米糠度日,甚至有人饿死!

虽然这只是个别现象,但今天我首次听说,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我虽然知道那时矿区的悲惨情况,但没想到竟然饿死了人!

而当年矿工们为了维权,为了谋生,为了自己的权利

奋起上访,奋起游行示威,但这竟惹来更大的“弹压”

为了阻挠矿山的工人们出来上访,当地公安干警加强警力

对山区公路严加封锁,拦路封路,无所不用其极!

红山矿区这边封路,茂兰矿区那边也封路,甚至连火车也不再开行!

班车减少,警察如临大敌,不给上访的矿工们外出

那些被封锁在深山里的矿工们,再游行示威又有什么用?

这样的事情,我当年听说了不少,我想帮帮他们,用我手中的笔

但我的父亲叫我不要参与,由他们自己去解决!

因为我又能帮得上他们什么忙呢?

你发个帖子又有什么用呢?

因为这样的帖子在网上也有,又有什么用?

我父亲所说的“他们”也包括他自己,但他又能做得了什么呢?

长期以来,我一直为之惭愧和自责!

我一直自责为他们做得太少!

如今,如今的今夜

当我听你,和另一个兄弟,说起了红茂破产后工人的悲惨困境

顿时令我黯然无语,久久都端不起酒杯!

我还是不是那个红茂的子弟?我为我们的父辈做了些什么?

我扪心自问,我,作为一个红山出来的人,又帮过他们什么呢?

 

那时我没有能力帮助他们

甚至我也没有能力“自救”自己

陷入在贫困和“悲惨”的境地之中不能自拔

你说,兄弟,我们只能自求多福!

我们能够帮别人什么呢?

我们能够过好自己的日子,做好自己的工也已经不错了!

这份心谁都有,从那里出来的人,但你又有什么办法呢?

兄弟,说到这里,我们都黯然神伤,这酒越喝越苦了!

 

兄弟,那我们还能说些什么?

无非是东聊一句西聊一句而已

最后还是回到我们的红茂矿山

如今你的父母可好?我的父母现在老家

哎,他们都老迈年衰了,我们当年这些红茂的子弟

也步入了人生的中年

我们也上有老,下有小

我们也面临着人生种种说不清的压力

好在,现在是习总带领的新时代,多少能够过上小康生活!

兄弟,来,为我们从红茂奋斗出来喝一杯!

感谢我们的父母,是他们在那个艰难的环境中养育了我们

辛辛苦苦供我们读书出来!

否则今天我们在哪里也不知道!

兄弟,让我们感谢父母,也感谢我们自己

经过辛苦努力,让我们今天有了不好也不差的一份生活!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一份生活!

我们就知足了吧!

 

夜深了,时过凌晨零点

当我们的话题终于结束

那一段悲伤的往事,黑暗的往事

在我们的身上和心里都注满了无以言说的悲凉

我们又能说什么呢?

我们只能说我们自己做好自己的事,管好自己

如果不是我们能够读一点儿书出来

我们可能也是当年上访的那一群矿工中的一个!

当我们喝掉最后一口苦酒,留下一些祭奠过去的岁月

我们握手道别,你送我出门,晚安休息

这个城市的夜色,满城的灯光,看不见我们——

红茂留给我们说不尽的黑暗、耻辱和哀伤

烙印在我们的身上和心上,又被我们轻轻用水洗掉!

 

                        2019513日深夜追记

 

每日一诗  514

无话可说

 

好像从地狱里写出来一样

最好还是让它回到地狱里去

 

好像最美的花从来无人见过

因此它只存在于传说之中

 

好像最穷的人精神最富有一样

最忙碌的人此刻看起来就像最有空一样

 

每日一诗  515

铁树开花

 

五月的苏铁

五月的铁树,

开花如此好看!

如今我终于见到了铁树开花!

住在这里这么多年

我终于看到了铁树开花!

五月的女贞树,

繁花香飘了谁的窗口?

当年我曾住在这儿,

如今我已经远离。

尽管与它们似乎朝夕相见

我其实用了好多年的感情才接纳了它们。

如今在这个五月,雨水众多的五月

难得如此湛蓝晴朗的天空

难得这人有空不时回来看看它们

如今我终于看到了铁树开花!

 

                          2019/5/15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8-18 08:34 , Processed in 1.028434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