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回长春》
2011-3-22 15:37
《回长春》 不借助任何交通工具 就步行 从这里向东北方向走 夜以继日 走上一个月吧 (这完全是莽汉的想法) 天就会一直降下大雪 如席的大雪 是你从未见过的大雪 最好是 直接降下椎体的冰凌 这个冰冷的家伙 血会越走越热 沸腾吧 去两千三百天或者更久以前—— 天空是紫色的 ...
664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认知》
2011-3-22 15:35
1 我厌恶“艺术是政治”的说法 但在这里 我必须复述 艺术是政治。 ——艺术是 黑暗政治对抗。 (因此 我的艺术黑暗—— 黑暗无比 那也许是尽人皆知的道理 独我不知 这才是致命的 ——当我从反面看见自己 才要人惊心肉跳) 我厌恶暴力 但我突然明白了 我的艺术正成为新暴力 (我也有一颗 庄子的心 ...
687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在路上》
2011-3-19 20:50
我穿着皮靴 带着脚镣 走过这里 沿途踢一个头颅 它双目紧闭 头发肮脏 有时骨碌进泥塘里 有时磕碰在岩石上 我一直踢 把它从阴影中踢到阳光下 已经走了一万里了 这个时候世界没什么人了 头颅翻转 被踢出更远 那是我的 头颅 在夕阳里 它被镀成金色 ...
687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2
《公民教育》
2011-3-19 20:49
1 现在谈这个 可能 已经晚了 (一切都像 充满悲情的 晚清故事) 目睹一个世纪的现状 已无人 拍案惊奇 感谢跪下的人 跪吧 这跪 可视为奇耻 ——终结了 对这里人的 一切善意的想象 不必谈尊严了 这版图只存在一个恩赐给万民的巨大屁股 而你我所见的山河 在屎溺之 ...
778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没有模具可以塑造死亡》
2011-3-19 20:48
1 我也想说说“人间蒸发” 我也不止一次 这么想 三十六年的所作所为 多少次可以 一走了之 诗歌算个什么东西 和命比 而命又是什么 命 且算个东西吧 不管这东西多重 它总 塞满什么 2 你在路上 一定 想过这个问题 为此流鼻血 为此仰头 看天空 天空一定也塞满什么 ...
608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我是这么想的》
2011-3-19 20:47
我选择这么写 是条死路 我笑 我承认 确实是条死路 死路也是路 我这么想 死路挺酷 跟你讲 我选择这么写 一定有这么写的道理 跟你讲 我试过 用眼睛 把一条弯路 绷直—— 我试过 用呼吸 把一块冰 融化 我试过 呼喊 一个人的名字 那名字 就真 镶嵌入 我的心 我信 这么写 ...
544 次阅读|0 个评论
《将进酒》
2011-3-15 15:51
也就是那些句子 我反复使用 如烧坏的钨丝 也就是那两种语气 否定、肯定—— (说它 我牙关紧咬 ) 也就是那么多血 腥的 用舌尖 舔净 啊 呸—— 也就是那一个人 不断变老 变胖 变脆弱 动不动就流泪 没出息啊 可还是雄性 雄性! 也就是这么多时间 消磨 &nb ...
569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罗马尼亚》
2011-3-15 15:50
每一日都似最后的一日 每一间刑房都贴附着下一间刑房 刑房如蜂房 这是一只蜂对另一只蜂说的话 是世界上 最后的两只蜂了 它们还小声提到 自由 用自己的语言: 罗马之后 再无罗马 条条大路 通向荆棘 青铜铸就的人们开始怀念希腊 于是 地球悲伤地逆转 只有 一个家 ...
582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在南关岭的日子,失语之后》
2011-3-15 15:48
一段时间 我在说什么? 说到干呕 呕到痛哭流涕 不再强调“南关岭”这三个字 毫无意义 就像不再强调“叶蔚然” 尽管我们彼此 交换过灵魂 存在于此的每一日 不再强调“耻辱”这两个字 尽管每一日都是耻辱 在我的诗歌里 反复出现的关键词 不再强调 尽管每一次的出现 都如此般 ...
510 次阅读|0 个评论
《我知道你在找我,但是这个人不会再出现了……》
2011-3-9 06:41
南关岭镇 瘴气中 待尘埃慢慢落下 星空铺展开来 远方 世界灯火明灭 那是谁的红眼 惺忪而疲惫 向这里伸出 毒蛛毛茸茸的小腿 我在松软的土中 蚂蚁托举 我 一片叶子蜷曲成的——行走的王冠 如有金属断翼 掠过颅顶 呛啷啷回旋 非常近紧贴头骨我也不再睁眼去看 实际上 对一天一天 这些 ...
600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2 08:37 , Processed in 0.029629 second(s), 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