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叶蔚然的诗

热度 1已有 12304 次阅读2015-3-12 08:50 |系统分类:诗歌

 

《圣维克多山》


我爱冷杉
我最爱法国南部的冷杉
我爱它后面全景的
圣维克多山
安静的森林
山上空气暖洋洋
有一些懒散的云朵在飘过
我爱高架桥
和下面流水淙淙
沿岸是岩石、丘陵
还有小松树
小池塘里一片天蓝
风起时微微颤动 粼光闪亮
在平原
所有农舍 窗子都开着
面对一畦蔬菜
或一片
收割完的小麦地
是的
这一天 风景里 没有人
塞尚或许病了
正午也没出门写生
是的
我坐在他的屋顶上
写完了这些分行的汉字
在最底下签名
 
蔚然于1890

 


《道路》

 

小晶
随意扔些枝条
未来某日 在我们衰老的泥塘里
 
便是道路了
——道路
 
那时 我应该是完全痊愈了
我的内心
 
(泥潭
漆黑而温暖
像你在世界最深处的回眸)
 
那时
该烧的都烧了
该屠戮的都屠戮了
该劫掠的都劫掠了
该毁灭的都毁灭了
 
年轻时 冲撞得厉害的那些金属般尖锐的话语
已严重损伤了我的喉咙
 
许多年我都不能说我爱你了
在天荒地老之时
 
——那之后我一直做这样一件蠢透了的事情为年轻虚妄的岁月买单:对你好
无须回报
 
这真好
我相信
 
那之后
云霞耀眼
落日 也如金灿灿的马匹
踏过 我们衰老的泥塘
 
这真好
我相信
 
我们不在了
道路还在

 


《奥德赛黎明》


黎明来了
——自由多可贵
 
即使它来得有点晚
老荷马提灯 血瞳望着你 他这样说:
 
自由究竟是
一颗真正的 大地雄心啊
一颗沙漠之中 骆驼骑兵 泉水一样的心
一头瘦弱羚羊 扑棱一下立直身躯 竖起剑眉 朝这边望来
——那也是它的心
 
也是
国境之南 铁蒺藜外的
一颗雄鹰的心
 
如你所见
鹰击长空
那是怎样一种情形
 
当它双翅舒展 足以抵住整个星空
从太平洋到印度洋 从撒哈拉到西伯利亚 呼啸而来
 
所有阴寒国度
会被看见
 
而暴君战栗
内心慌张
虚弱言辞
无法抵消的恐惧
 
一夜白头
众叛亲离
 
在一排枪抵住反对者眉心的时候
在三十年抑或更久 扛十字架的夜行人扑倒在地的时候
在大地震颤 断裂的时候
在海神暴怒 撕毁桅杆的时候
在奥德修斯带着他的儿子像雄狮般冲入金殿的时候
 
暴力和谎言早该崩塌了
女神吹响号角
黎明来了

 

《逆鳞》


太史公在伯夷列传中
并没有找到
黄种人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
最终答案
 
“登彼西山兮
采其薇矣
以暴易暴兮
不知其非矣”
 
孔子言仁德
贾谊说烈士
我们才知道
这世上
还曾有过那么两个疯子
 
悲叹过
绝望过
 
躲避权力
如躲避瘟神
 
还曾有过那么一个饿死鬼
拦战车
叩马而谏
 
那是整个中国的B型血啊
那是
被剃了血肉的
饥饿之龙
 
龙骨
 
那是我以为这个时代能够称之为诗人的
喉结
是喉结蠕动
 
——仅存之诗

 


《南关岭镇二号》


再说落日的无限美好 再说它涌入黑暗之前的乐章
金色的箭簇射向我 在尘世黑暗峡谷里的小镇
射向我依旧年轻的胸膛 那么轻易的洞穿—— 再说落日
在花团与烈焰簇拥下的无限光耀 火云堆叠 瞬时崩塌
葬我青春 埋我中年 之后幻化成马匹 驶向八个方向
云塑火海 云塑菩萨 云塑一万个异教的偶像 千眼 望我
熄灭我 看我倔强的生活 看我绝处的生存 千手
握花枝 柳条 净瓶 如意 箭袋 利刃 还有齿轮 麦穗
而我一无所有 在人世 又过一天 我的神啊 祂不会来了


《归宿》

 

那时
我不写诗
也不做艺术

须发皆白
还能
一个人
驾车
旅行

还能
在陌生小镇
和姑娘
喝酒

开玩笑

我有
六块腹肌

纹着
“古拉格”

 


《我的中国时间》

 


它的无意义
它暮年与雪的关系

它不同于世界其他的时间 以往任何的时间
是完全作废了的时间

是山水 祖国 是雾霾弥漫的赝品祖国
是K等
戈多
是拉布拉卡

辛渐

是刻舟求剑
是草船借箭

是蓑笠 鸬鹚
蓑笠作为遗物
鸬鹚放声哀歌

是鸬鹚的十三世担地沟油上岸 去往清明
是窗外
竖幅的
食物链

是周瑜小乔
相互捅刀

其余
留白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白时代》

 


万首难抵
时间空穴荒凉

“童子解吟长恨曲
胡儿能唱琵琶篇”

宣宗悼白时
雏妓忘怀了吧

我也有万首待之后
纪念与忘却

多情
在霜寒漫天的古国消耗殆尽
怜悯
只是心
抽搐的一下
(那么多别人的痛苦
在空中抽搐成
白先生的样子
白云的样子)

倒映于

从河南到柏林
倒映于水啊
我的革命 阅后即焚
我的恶念
和时代

如昂纳克与勃列日涅夫之吻

 


《我是柏林墙》


在德国
依旧有百分之七十八的年轻人
相信伟大爱情
相信社会公正
然后
女孩相信
去除手臂体毛
可以让她们更美
更充盈
和弗里德里希的树与悬崖一样
和鲁本斯的裸体一样
邂逅美好未来
当这些
健康得像阳光做成的姑娘
来我面前

我将沉默地走回我的阴影
我身上满是《为奴十二载》那种
美国黑人的那种
关于自由想像的纹身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5-3-19 15:25
读到伯夷叔齐,跟着怀念了一回。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7 21:35 , Processed in 0.028788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