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有没有一条路》

热度 3已有 1302 次阅读2016-12-27 08:42 |个人分类:随笔|系统分类:诗歌| 老爷子

《很多事物我们依然一无所知》

陪老爷子在院子里聊天
成了每次周末回乡下,晚餐后的习惯
月亮升起来了
满天的星星在头顶闪烁
今夜,老爷子讲着三叔家的家事
我一边听,一边被西边的
一颗星星吸引
它一会亮,一会暗
亮起来,超过了所有星星
暗下去,似藏隐在幕后
像有人,在慢慢地拧灭它,又慢慢地拧亮它


《蓝衣人》
 
一天,他走在高原,风跟在身后
在旅馆,在阳台,仰着头数星星
回房睡觉,灯亮着
电视里播放着新闻

另一天,他撑着伞
穿过细雨蒙蒙的大街
走进海边的一家餐厅
几个服务员在那里闲聊

餐厅空荡荡,没有第二个客人
他随便点了几道菜
他知道,他不是第一次,一个人孤独地吃着饭
也不是最后一个人,孤独地吃着饭

现在是十一月的一个夜晚
他裹着睡衣,靠在沙发上
一口。接一口。抽着一只香烟
他的胸口依然感觉到,很多次

他在飞机上睡着时,一种深深的绝望
舷窗外,一望无际的蓝,很清晰


《“看,袋子里有两个枣子”》
 
小美在我旁边说
“看,袋子里有两个枣子”
她吹气如兰,我就醒了

?那时候我们几个人正走在南京的某处
灯红酒绿的店铺
四周高楼林立
这是我在另一个梦里
见过的场景

那个梦里
我住十七楼
1706房
等第二天早起的飞机
茶杯孤单
被子洁白
我清晰记得
但没有告诉小美

这之前
我们从老木家出来
围池塘而建的木头老房子
球衣鞋子袜子散乱一地
墙壁四面堆满书籍
房子阴暗

头发凌乱的老木
爬上梯子
从二楼取下两本线装书《雨的安慰》
一边拍掉书上的灰尘
一边说:“幸好还有,送你们了”
他随便从地上捡起一个袋子
把书装起来递给小美
目光深沉

再之前
老木家的小巷子,充满泥泞和水洼
低矮的屋檐下
泛绿的池塘
弥漫着陈旧的气味

我们没有和老木告别
大街在翻修
像我们生活的城市
年年在改造
坑坑洼洼,四处是工程车和灰尘
路过一个下坡的大坑时
我踩着刹车
用很慢的速度开过去
车子颠簸的震动一直停留在这个早晨


《沉船》

狂风折断树枝
不必担心落日掉进水里

小小的房子,像船搁浅在岸上
适合做爱,看肥皂剧

大海深处,沸腾着更深的蓝
鱼儿追着鱼儿,成群结队完成了一个个孤独的形状



《夜里的树》

你不会梦见夜里的那棵树
它在黑暗中站了太久
夜色仿佛是从它的枝头荡开的
风也绕道而行
吹向头顶的星星
这就像——
一根钉子敲进你的木床
你永远不会梦见


《雪山》

它布下
圣洁之光

光落下,我听见。
——我睡着了。在睡梦中,我听见

起初,我不知道它在哪儿
知道后,光一直住在心底

洁白的、丰满的躯体,由无数片雪花组成
无数片雪花,为我绽放



《在雪地上写一个名字》

在雪地写一个名字,在它后面写:我爱你……
一边写一边念。
然后站在那里。
扔掉树枝。树枝会在春天到来之前腐烂,
它又湿又冷,却说出了你的一生。


《火车在深夜里嘶鸣》

夜空,像候车室
一些人坐在位置上睡去
一些人醒着等火车

我也在等火车。但不知
要去哪里
哪列火车,是我的

像多年前那个夜晚
我拎着箱子,坐在候车室
不知往南还是往北,最后——

一个硬币决定了我的去处
现在,我不想用硬币了
现在,我希望自己就是一列火车

一列载着我飞奔的火车,去向一个确切的地方
那里可以洗掉我的记忆
那里再也不会有火车和火车的嘶鸣


《赞美诗》

厌倦了落叶
和寂寥的旷野

厌倦了一个人
走在路上

穿过隧道
隧道留在了身体

那年的绿皮火车
带走了一切



《赞美诗》

凌晨醒来
突然记起
以前那个梦里
一只
瘦骨嶙峋
布满蛀虫的鬼
躲在床底下
当时我
举起斧子
她居然捂着头
满脸惊恐
我迟迟没有
砍下去


《赞美诗》

他从路虎车下来
告诉我等一会就去澳洲了
他打开一盒茶
坐在路边泡起来
碧绿的茶
如松针
一枚枚直立在玻璃杯中
清澈的茶香
在醒来后
我似乎还能闻到
现实中——
我知道他
但从未见过
这个带走别人女人的人
上市公司的老总
在梦里
并没有使我
厌恶和反感



《赞美诗》

整个冬天
一块石头,在大地上行走
落叶和雪花无法进入
其内部

我也不能
但能感到
一块石头的孤硬
与决绝

一个人
把一块石头
扔在路上
跟着石头走



《我听不懂法语》

我听不懂法语
她的声音开着花朵
充满远方的磁性
陌生的芬芳

我走着,大街纷扰而辽阔
穿裙子的女人
穿高跟鞋的女人
香水使她们蝴蝶一般绽放

我心存幻想但深陷绝望
穿过的隧道
留在了身体
黑暗充满杯子的记忆

阴影无所不在
藏匿着软弱和虚无的力量
就像我从未放弃
曾经淡忘,和藐视的一切


《送张作梗去斯德哥尔摩》

扬州无海。有海的地方,有些脏
去斯德哥尔摩吧

那里碧海蓝天,容你长发飘飘
独占一座灯塔

海鸟的自由
就是大海与天空的自由

甩一甩长发,然后就去吧
长发里的故国,会跟着一起去的



《十二月》

每夜梦见
不同的人
不同的我
出现在不同的地方

一些人认识
一些人从未见过
一些地方曾经去过
一些地方从未去过

这么多的梦
梦里这么多的人
从远方赶来,聚在十二月
为了庆祝还是悼念——

梦里我见到童年
出现在老年的后一天
我走在厚雪覆盖的石子路上
村子里不见一个人影



《水仙花开了》

开始每天给它换水
后来想到了才给它换水

晚上下班回来
你说水仙花开了

我几乎跑着过去看它
它开了两朵
黄色的心,洁白的花瓣,开在夜色中



《落叶》

草地上的落叶
大多数聚在一起
也有几片远远地落到草地的另一边
孤零零的



《赞美诗》

雪没有下。我没有遇到奇怪的事
林子里的落叶与我们一样安静
小之喜欢棒起它们扔向空中
像蝴蝶一样飞起来
迷雾笼罩在我们的早晨
南方进入冬眠
但我的眼皮子在跳
它已经跳了很多天了



《雾》

他轻手轻脚
像一个影子,在河边行走

他张开嘴巴,发不出声音
四周也无人说话

他像一个去国的皇帝,坐在石头上
四处潜伏着杀手



《有没有一条路》

有没有一条路
走着走着就到那儿
不必乘车穿过旷野,江河和雪地
不必开门,穿过街道,人群和季节
像梦里

黑暗尽头就是你
花开的声音就是你
黑暗中的黑眼睛,深潭里的星星
忧郁的明亮
照见我一生的忧伤

有没有一条路
走着走着就到那儿
不必道晚安,也会通向黎明
不必说您好,雪花也会飘下来
梅花开在南山

你住在那儿
所有花草都是你的孩子
所有鸟兽都是你的邻居
没有君王,没有臣民
没有你我



《凌晨五点》

醒来,回不到梦里,起床太早。不像小时候
合眼回到梦里,可以把刚才的梦接着做完
或者索性起床,带着小狗去村口
数未消隐的星星。它们此时依旧拥有
蓝宝石的光芒。而山坡上的林子
已从夜色中剥离出来。风又古老又清冽
但现在,我对此不再抱有任何幻想
我们忘了降临的每一天
都是新的一天,都是不可复制的一天
在遗忘中,我们不断复制着
自己和自己的生活。



《冬至》
 
银杏树从绿到黄
从挂满枝头到落满一地
每天我走在这条路上
很多个早晨像今天的这个早晨
晨雾弥漫道路,远山深不可测
唯路中央的这排银杏树
彬彬有礼迎接着我
每一次路过
仿佛驱车驰入另一个梦境
但今天,路边不时出现卖菊花的人
他们打断了这一切
他们站在每个路口
前面摆放着一盆盆菊花
嫩黄的菊花在迷雾中格外明亮
后来我想起来了:哦,冬至了!还不算迟
一些事物总是比我们更先抵达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6-12-29 16:44
像有人,在慢慢地拧灭它,又慢慢地拧亮它
回复 王海云 2017-1-2 16:06
黑暗尽头就是你
花开的声音就是你
黑暗中的黑眼睛,深潭里的星星
忧郁的明亮
照见我一生的忧伤

有没有一条路
走着走着就到那儿
不必道晚安,也会通向黎明
不必说您好,雪花也会飘下来
梅花开在南山

你住在那儿
所有花草都是你的孩子
所有鸟兽都是你的邻居
没有君王,没有臣民
没有你我
回复 余小蛮 2017-2-13 15:18
沉船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1-21 01:41 , Processed in 0.029312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