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岁月

热度 3已有 5299 次阅读2014-1-5 20:48 |个人分类:随笔|系统分类:诗歌



《岁月》

 

远去的河流

经过的风,留下什么

 

什么一直在

吟唱

 

关上一扇门,是否真的

打开了一扇门?

 

砍掉的老树,毫无痕迹

却永远活着

 

妈妈种下的牡丹,除了我

谁还能说出它的颜色

 

孩子们都用

好奇的眼睛盯着我

 

他们把我

当成了外乡人

 

我一个也叫不出

他们的名字

 

而小河还在哗哗流淌

风从村口轻轻吹来

 

《冬至日》

 

有霜,天气晴好。山腰上有人

在筑渠,修路,放鞭炮

你抱着孩子

跟在身后

第一次去见妈妈——

她离开八年了

 

《生日》

 

没有长寿面、蛋糕、蜡烛

我完全当成平常的日子

照样在远方出差

 

你是不会忘记的

几天前我就收到礼物:衣服和袜子

温暖的祝福

 

你代替另一个女人

为她生下孙子,记住日子

虽然你们从未谋面

 

《冬日》

 

哪儿都是白茫茫雾霾

和滚滚车轮

偶尔遇见蔚蓝的天空

以及从冰冷的夜里

跳出来

几颗闪烁星星——

都是中年美好、短暂的回忆和想象

就像远方迷人而开阔

它使身边事物越发真实、默然

 

《冬日滩涂》

 

滩涂上堆满了石头

滩涂上的小树

保持着奔腾的时光之水掠过时

一边倒的姿势

 

有人坐在对岸钓鱼

有人在坝上洗衣

有人独自在山中劳作

有人和我们一样只是路过

 

可即使一辈子没来过

他们都在那儿。如冬日滩涂

寂寞的河水,向天空

哗哗诉说着梦和历史

 

它几乎与我们祖国无关

却早已融入祖国

与我们无关,却随时使我们

从混沌的生活中惊醒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因粟 2014-1-6 23:38
妈妈种下的牡丹, 除了我
谁还能说出它的颜色
回复 平林 2014-1-21 11:07
砍掉的老树,毫无痕迹
却永远活着
也许年年还有些幼小的新枝条来欢迎春天
回复 陈科 2014-2-7 11:37
精致典雅!欣赏不尽!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12-2 01:18 , Processed in 0.029005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