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在春日》(外二首)

已有 15013 次阅读2012-3-21 08:53 |系统分类:诗歌

《在春日》

我们不谈政治和花边旧事
只谈春天的风和雨。
只谈春天已经存在,
绿树的手指摇晃在窗外。

我们只谈随时间而来的,
偶尔也谈谈如何逆时间而行。
我们的去向已定:在异地
或者就在春光明媚的第二日

我们将卸下翅膀,走在街上
将路边的景致烂熟于胸。
我们会区别于他人。如果有录像带作对比
你会看到,那些旧日热烈
幼稚而荒诞,无关精神
只是受了本能的刺激。

走出房间的人一定是在房间之外。
那些车子和它们的动力
都不是春天给的。
我们用眼睛盯着结局,并始终
把来路看的很远,把河岸看得很湿润。

凡是值得的,都是我们接下来要做的
愉快的旅行以及在旅行中抓蝴蝶。
蝴蝶很轻,所以能通过风的邀请。
我们很重,所以站在地面,看乌云卸下门窗
阳光跌落到地面。

走得稳重而缓慢
这区别于那些青春期的爱情
他们冒着泡沫,迅速消耗善美的臆想
反复无常地
把衬衣脱下又穿上。

天下已经是柳絮和舞蹈的天下,
留一个时间容纳我们自己。
找一个情境,让照片获得最佳背景
我编一个花环戴在你的头上,
台词已经不必更改,色彩随后就来。
拒绝经常易手带来的不确定性
就能保证生活的体内
若干调皮的游鱼摇头、摆尾、翻身、跳跃。
 
《三月十七日》

在早晨我没看见目光的泥泞
和喉咙的干燥,
我打开水龙头之前
必须绕过所有扭着身子睡觉的人。

他的梦中无我。但是我看见他将
和我一起在中午遭遇暴风雪。
我还看见他甩掉梦里的泥泞
将自己作为行李塞进车厢。
他活得如此真实:随遇而安。
而我就万万做不到在真实的椅子上
虚无地走了一圈。

路上雾霭遮面而车内
没有惯常的懵懂世界
只有喉结的蠕动此起彼伏。
说明一个早晨买得起香肠,
人间就没有饥饿。
而我饿着肚子和另一个我
在途径车站、医院、超声波室和
风搅雪的中午之后
找到土豆和蘑菇。

我坐在另一个我
的对面,把黑色的围脖从话语上松开。
把身体留在显影液下,
多余的才被发现已经自动消失。
这是一个值得庆祝的中午。
即使三月的风雪
趁着午餐丰盛已经
吹走了街面的所有人。

在傍晚,天抵制不住地暗下来
匮乏的已经充满。
回到起点的人已经去过了终点。
火车的嗓音越来越近。
我和我站着,看远处空旷
身边的依赖日益严重。
并行的铁轨没有彼此注视,
它们各自目光笔直
倔强身子不柔软不弯曲
但从来没有人发现:
它们同行的尺寸,始终如一
才让行踪不定的火车
像伟大的礼物,始终被未来握在手中。

《风雪中过街》

最后我们还是
在风雪咆哮中
到达街道对面,找到银行
把提款密码用了一次。

风雪面无表情
把我体表的温度在全部给你之前
就都拿走了。
风雪还拿走了从容的回头
镜面的反光、脚步的整齐
匆忙的车站和情侣的亲昵:
顶着风雪逆行,你举步维艰
我只好一把抓住你的左臂
如同绑架,把你从十字路口拖进
不远处的诊所。

你没有反抗,正如你后来所说
你希望我这类似绑架的举动
永无终止。我明白
你的意思,但是在风雪中
我只想让你的行走更容易些
让你发软的双腿
获得充足的支撑。
至于以后,如果天气晴朗
我只会偶尔把手放在你肩头
和你并肩而行,不再像
绑架,而是像
终生的陪侍。我们已经停不下来了
我需要这么做。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1 15:00 , Processed in 0.027863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