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即景》

热度 1已有 15658 次阅读2012-1-9 08:21 |系统分类:诗歌

《即景》


这是十二月,在一个铁皮制成的城市。
微寒的清晨,她站在桥上。
背后是夜晚才艳丽的彩色灯箱。灯箱下
是平直的火车道,铁轨,树枝。
她穿着厚厚的棉衣,将一个工业城市
衬得更加灰暗而朦胧。她扭头站着
衣服上的皮毛一动不动。有人从
远处向这边走来。她脸上有微笑过后的
一抹疲倦,像昨夜的汗渍没有擦干。
昨夜,在不远处的旅馆里,一只老鼠
掉进老虎嘴里。老虎没有吞噬老鼠
只是用嘴唇包裹了一下老鼠的身躯,然后
湿漉漉地吐在地板上。


她的胸前挂着一块镂空花纹的怀表
是昨天中午买的。很有用的物件
让她可以沿着时间指引,一直往前走。
(时间的好处就是,它只让你向前
而不是把你拖进往日。)
在半小时之后,她将登上一列开往南方的列车
离开这个让她留下汗渍和身体愉悦的城市。


从更远处看,火车不是在飞驰
而是在移动。尤其是当她还站在这里
飞驰的列车作为被相机固定的背景
是停止的。冬天清晨的空气有些气压稀薄
她慢慢地呼吸,调整了一下身体的方向
又整理了一下脖子上的黑色围巾。
她的嘴唇微红,没有化妆品的痕迹
但是有吻痕残留。她的腰部藏在
长而肥大的棉衣里。圆而多肉
但是绝不臃肿。只是在运动时
那上面的肉才会颤动。她的腹部
比棉花软。腹部下的绒毛不是卷的
而是像水草,两侧向中间一起努力延伸。


绒毛下,是她的性别之城。
城墙是黑色的,不太厚,但是富有弹性。
城墙里有一条深邃的沟渠,曾经在昨夜
水漫金山。而此刻,沟渠收敛,藏在城墙下
毫无动静。在昨夜的战争中,沟渠迎敌
敌深入沟渠内部,那里是一条充满有规律痉挛
的粘液囤积之地。一只老鼠在那里
呆了半个多小时,最后被挤压出去。
老鼠把一碗泪水丢在那里,泪水被沟渠内部
的皮层吸收,使之更为坚韧和鲜艳。


现在她的头发都掖在帽子里
让人无处抚摸。早上醒来的时候
她的头发是乱的。等她吃早餐的时候
头发已经挽起,像个竖在她右脑边的一只黑色拳头
有些虚张声势。她从来没有打过人
即时在昨晚发疯的时候,她的指甲也没有
像电影里那样,嵌进对方的皮肉。
她总是闭目喊叫,自得其乐。
不伤害他人,也不顾及走廊里走过的耳朵。


现在她站在桥上,耳朵躲在帽檐里
将这个城市清晨的喧闹声变得稀薄。
没有烦乱的干扰,这使她的表情,在棉衣的衬托下
有无限的安恬与妩媚,仿佛她不是马上就要离开
而是只要对面存在,她就能在任何地方停下来
可以乐不思蜀,可以抓住一切机会
撕咬送上门的牛肉干或者香肠。
说到香肠,她的微笑更深了,好像加进去很多
旁人无法理解的暧昧。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阿芒 2012-1-9 21:00
"一只老鼠
掉进老虎嘴里。老虎没有吞噬老鼠
只是用嘴唇包裹了一下老鼠的身躯,然后
湿漉漉地吐在地板上。"
呵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1 14:53 , Processed in 0.026648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