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丽江行纪

热度 2已有 8101 次阅读2011-11-2 10:32 |系统分类:诗歌

                                         

                         

                                          1

“世界是一只牡蛎”  刚过正午

突然想起莎士比亚的这句诗

我忍不住笑了。温莎的风流娘儿们

此刻大概也在午睡  沉眠于幻想喜剧中

 

            2

我喜欢奥托·尼古拉歌剧中的花腔和跳音

喜欢妖精们故作庄严的二重唱  但我不喜欢此刻的自己。

十月的风向难以捉摸  而气温却在持续降低

我在街巷里乱蹿  找一件注定找不到的上衣

 

            3

“仙女不在此地。城市董事的闲逛的后裔

不在此地,也没留下地址。”  这是我想到的最好的诗

但是走在我前面的那人却没有回头。路人啊!

如果你回头  我就把这句借来的诗送给你

 

            4

“在哪一个昨天  在哪一个迦太基庭院

曾下过这样的雨?”  这些人像一群黑山羊

和一群白山羊  另外一些人从旅行车里钻出来

像一群食火鸡  扑动着笨拙的翅膀

 

            5

所有的眼睛都闪烁着惊喜的光彩。

从客栈阁楼里探出头的河马和云雀  却有淡定的表情

菊花在人群中怒放  那些汁津津的脸

是多么急迫  多么羞惭  跃动着寻欢作乐的豹纹

 

                                         6

我孤独,漫无目的。杜尚不擅长使用

花花绿绿的色彩  凯恩斯不懂丝绸和功夫茶

南来北往的观光客使劲在地上蹭出印迹

蒸腾着湿漉漉的水银蒸汽

 

            7

无论我走到哪儿  总是被轻飘飘的玉米芯孩子追踪

无论我走到哪儿  总是被多足纲动物解开鞋带

无论我走到哪儿  独角鲸发出的超低音灌满我的手机

无论我走到哪儿  都看到弹涂鱼在朝天空喷水

 

            8

耍鹰的老家伙对玉石和本地小吃心怀鄙视

他推开吵嚷的人群  像哲学家穿行在愚众中

旋转广场上另有喧响的把戏在上演  “哦,耳中的大树” 

我看见每个人都尽情地发着光  脸上贴满弧形树叶

 

            9

哈!这些拥挤、磨叽、憋了一肚子热空气的家伙

让阳光都落不了地  女人们无名的喜悦像锯木场里

爆炸的粉末  我描述她们喘不过气的样子

又怎及刻竹子的工艺师?他有更好的手艺和耐心

 

            10

他还有整齐的货柜  巨大的块茎

随物赋形的解说词  和冒出华丽气雾的油漆

拥有顾客多么易于滋生冷漠和傲慢啊  这刚刚长出

塑料胡子的年青人  已学会用假寐对付好奇的老古董

 

            11

有人坐在客栈门前的石头上  声称他是

第七次到这里来  戴旧军帽的藏族大娘因此

缠上了他  那黑红的脸膛和硕大的镯子

把我吓了一跳  她发誓她卖的绝对是真货

 

           12

这里没有假货。乳房硕大的导游只用一个眼神

就让成排的红灯笼晃动起来  这里应有尽有

慵懒的美人们挤在一张凳子上吃云南粑粑

她们的口号是:帅哥有啥用?能用脸刷卡吗?

 

           13

我还在寻找上衣。继续去找?

还是追随嘻闹的人流?我站在你面前抱紧自己的冷

蹲在酒吧门口卖雪桃的纳西老汉  只需再还一次价

他就把整棵桃树都推给你

 

                                          14

与喧闹无关的喧闹  与沉默无关的沉默

与色彩无关的色彩  与美人无关的美人

与我无关的我  螺髻松散的菩萨呀

在每一间店铺里都摆开了念珠和经卷

 

           15

“这些不能说‘买’,应当说‘请!’”

用美元请一尊佛陀  用人民币请一幅

基督受难挂毯  肥大的手推开另一间密室

“我这里还有很多,都能‘请’回家”

 

          16

“我还有很多。”  你用低沉的重音念叨这六个字

会获得异乎寻常的感受  这让一个憋着屁的诗人

怎敢拨弄肚子里的小算盘?我跟在他们后面

偷窥哈里发后宫的修辞学家  要保不住自己的眼睛和舌头了!

 

         17

“要爱商品,不要爱上帝!”

卡尔在还没长出大胡子时就懂得醉鬼和二流子们

发明的谚语  但只有在买卖了一把之后

才知道粘在经济学专著上的饭粒才是真正的问题

 

         18

还有更多不安的心尾随在十月后面。

秋天的四个四重奏在重复播放。远处停建的高楼上

落满贫穷的鸟儿  巨嘴鹳朝这边张望

如果它产下七颗蛋  先孵出的那一颗会被收税人带走?

 

         19

当你站在这被紫外线垂直照射的空中花园里

会感觉到燥风无所不在  吞咽玻璃粉的植物的花期

都漫长得惊人  有些植物的花朵几乎从来没有凋谢过

昆虫们直接从那里吸取花蜜  不需要爬过通上了电流的裸体导线

 

         20

生意人最擅长蛊惑人心  但那些做大买卖的

才是真正的俄耳甫斯  他们为世人建造结构复杂的殿堂

让你倾听他们的声音  看到那醉人的玩艺儿在榨酒器中源源不断

你怎能不放下臭架子  痛饮一番

 

         21

石板路被可疑的灰浆勾出了种种图案

他们走过去了  但转眼间

又在敲打银子的叮叮声中相遇

我看到每个人都淘到了满意的货色

 

         22

我喜欢这样。到处走走看看。

《伦敦的叫卖声》的作者  自以为

洞悉万物不能永存之理  却不知做旁观的仆人

应当举高烛台  他的书活该卖不掉

 

         23

“如果你站在这儿  这儿就是天堂”

路边的东巴巫师  翘着小指

反复念叨一句咒语  据说跟天气有关

他的鹰嘴形的帽饰盯紧了一切移动的东西

 

         24

不能让天气变得更坏了

我夹在人流中  朝高处看

雪山隐没在云层里  这俗世中的视角

能看到什么呢?

 

            25

哦,在这里  我几乎要质疑雪山是否真的存在

传说中千年不化的积雪  也许是一个蹩脚的谎言

有一首纳西民歌是这样唱的:“把你的魂儿留在那里

不要再回来;把你的脚拴在那里,不要重返人世┅┅

 

26

黄昏就是从这首歌的某一句中突然跳出来的

那低于风的吟唱感染了我  几天后在拉什海湿地

我又听到了  我站在船头  看见野草长在水底的天上

看见唱歌人被风吹动的白发  愣了大半天才叫出一个“好!”

 

            27

在这花柳如锦、歌管繁盛之地想到死和永恒

真是我这类人洗刷不掉的臭毛病  但现在我只想

找个地方好好乐一下  就像身穿马毛衬衣的博士

来点儿够劲儿的  再打几个响亮的喷嚏

 

            28

我在这里  也在别处。

一年前我几乎杀死自己  像烧炭党人

受困在自己的炭窑里  现在我学会平静

都处闲逛或者去找女人  都有不错的抵偿

 

          29

“越是抗拒就越是深陷其中”  苦恼发疯

或抓石头砸天都没用  这黄昏的灯明明闪闪 

黑夜的加冕仪式正需要起哄的大嗓门和不倦的热情

又何必像傅立特那样顶着鞋子  暗地里叫苦连天

 

         30

克鲁泡特金死了  深陷善恶说的老古板们都该

来痛饮汉语的酒精  卢卡奇一生梦想的“幸福年代”

也让我嗤之以鼻  你看这人头滚滚的市场

正适合清唱一曲:“生活呀!我的姊妹┅┅

 

         31

夜空有残忍而壮丽的大美  但这泡在喧哗

和彩雾中的大商场却以不眠和狂欢鼓胀我的血管。

“孤独一人,没有家的方向,像一个陌生人

像一块滚石。”  滚石的梦中只有滚石

 

32

在刘易斯成为刘易斯之前。在麦当娜成为麦当娜之前。

在哈梅内伊成为哈梅内伊之前。在麦卡锡成为麦卡锡之前。

在琼斯成为琼斯之前。只有滚石。 “像一块滚石。”

琼斯死在一滩肮脏的水里  像一块滚石

 

33

“你害怕吗?你为什么发抖?是兴奋还是恐惧?”

如果你现在问我  我只好报以苦笑

“发抖的是我的身体  不是我的灵魂。”

我和你一样  刚吃过大碗的拌面  还嚼了大蒜

 

            34

坐在我对面的以色列人喝高了  唱犹太歌曲时

还喊了一嗓子:“我爱阿拉法特!”

没搞错吧兄弟?你的国家在加沙枕戈待旦

你却跑到这个旮旯里油腔滑调地嘲讽世界

 

            35

既使是一分钟的娱乐  也大于凯撒一生的功业

“我不要那些填了一半的面具,宁可要木偶。”

刚脱下白族服饰的妙龄少女  当她走下舞台

就像马达加斯加的女王走在粗鲁的黑人水手中间

 

            36

我还要再来一扎更生猛的。女人和酒使我流连忘返

当听说穷人们吃不起伟哥时  格林伯慷慨地掏出一百万

性是这个时代最核心的动力  但是我还没拿到那颗

施舍的伟哥  谁也不能撵走我

 

            37

“别生了,母牛啊!”  奥雷良诺在到达高潮时

会这样兴奋地大叫:“别生了,生命是短促的!”

他那抱着来复枪的祖父好像就站在窗外  他瞄准了我

开枪吧老家伙  不要打中坐在我身后的黛安娜

 

38

在被下一轮轰隆隆的泡沫淹没之前

是黑暗的条状真空地带  阴冷而干燥

我默数头发中的虫卵  我带来的灰蛾

在她们毫无察觉中  钻进了她们的身体

 

            39

黑夜是道德的反物质。熄灯的一霎那

一声尖叫把深陷泥沼中的醉汉震得浮起来了

他擦掉嘴角的涎沫  嘟囔一句什么

推门出去。门外皓月当空

 

            40

哦,这就是高原的月亮

朗照雪山和烟尘滚滚的人世

但是跟其他地方不同  这里的月亮上

画满了游客们即兴的涂鸦

 

           41

有人躺在溪水中顺流而去  那就

随他去吧  有人蹲在墙角呕吐

“我想每个人都有其独特的

对生活的感恩方式。”

 

            42

今夜就要过去了  来夜如来世

谁还没有尽兴?月亮啊

这个娱乐星球的最大一粒伟哥

你让我怎么舍得就这样沉沉睡去?

 

            43

“这个世界多么美好  但胜利者往往都是蠢人

难道我也是其中之一?”  蒙塔莱的苦恼是

咖啡里总有太多的糖  这是一个有趣的隐喻

如果你批判生活  生活就会在你脸上抹更多的孜然粉

 

           44

“如果你批判生活”  接下来我还能说什么?

嗨,算了吧!主宰生活的如果不是某个神秘的大人物

就一定是某件商品  或者是某种刺激的玩艺儿

生活并非无辜  生活就在让你晕菜的地方

 

            45

月亮坠向幽僻的小巷子  这没落的残景

深深打动了我  明晚它还会升起来吗?

这是西方的没落  还是东方的没落?

听到身后的脚步  我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46

这个时代最好的宴飨也有曲终人散的时候

如果你得到了承诺  就找个地方去忘掉吧

或者在水边撒出你手中的沙子  像那些满脸雀斑的孩子

在嬉戏中  成长为各自的阶级敌人

 

            47

小广场上跳拉手舞的老夫妻显然意犹未尽

另一个街口也徘徊着几个身影  像罪孽的和尚

徘徊在寻欢作乐的寺院里  这时刻我心中陡生凉意

一幕叮叮咣咣的戏剧结束了  我被遗弃?

 

            48

我在哪里?要到哪里去?

散落在街头的鲜花被清洁工扫走了

保安们坐在水池边抽烟  用冷冰冰的眼神打量我

你已经消费过了  不再享有热情和服务

 

            49

遍地烟花多寂寞。似乎无奈的缆绳

又系上了我的脖子  “背叛啊┅┅

这句话脱口而出  让我大吃一惊

我指的是什么?

 

            50

再喝一杯残酒吧!起风了

风吹过高大的植物时  慢了下来

风吹在我身上  吹过那些明码实价的商品

和仿古牌坊  这是庶民之风还是大王之风?

 

           51

风越来越猛烈。风刮在风的方向上

我背过身  这闪光的大风

好像要带走我  我听到远处传来轰然巨响

一定有什么东西  被风推倒了

 

           52

风驱散云层  远远地

看到雪山的影子了  神秘的玉龙第三国

似乎只需念出一句咒语  甘道夫就会骑着白马

从那里飞过来

 

2011/11/1

 

①引自莎士比亚戏剧《温莎的风流娘儿们》

②引自艾略特《荒原》之三“火的布道”

③引自博尔赫斯《下雨》

④引自里尔克《致俄耳甫斯的十四行诗》第一部第一首

⑤引自赵原《越是抗拒就越是深陷其中》

⑥引自帕斯捷尔纳克《生活呀!我的姊妹!》

⑦引自琼斯《像一块滚石》

⑧引自里尔克《杜依诺哀歌》第四哀歌

⑨引自马尔克斯《百年孤独》

⑩引自伊沙《醉鬼》

⑾蒙塔莱语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窗户 2011-11-3 20:34
很长。
回复 窗户 2011-11-3 20:35
“背叛啊┅┅”
这句话脱口而出  让我大吃一惊
我指的是什么?
回复 赵原 2011-11-3 23:24
窗户: 很长。
问好兄弟!这个只算草稿,还准备再改一下的。
回复 牛遁之 2011-11-4 12:53
赵原,好诗!我是老牛,纪念吾同树一起在草地上喝酒。
回复 赵原 2011-11-9 09:29
牛遁之: 赵原,好诗!我是老牛,纪念吾同树一起在草地上喝酒。
问好牛兄!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1 08:10 , Processed in 0.033706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