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近作十数首

热度 3已有 18551 次阅读2014-3-28 20:39 |系统分类:诗歌

《阅读》
 
在夜里阅读佩索阿的诗歌,听着音乐
我心中并不宁静,
也许是因为衣服没洗
 
而且在家中,祖母和母亲都在生病
她们使得我的孤单
和佩索阿的孤单不同
她们给予我、以及彼此给予的热情,在生命中
是那么寂寞
就像空气。我们呼吸,成为真相
 
但我知道佩索阿理解这些,并且赞同我
继续阅读他的诗句
——而这世上,也没人反对
我的惊惶。
也许在十二点,我将为别人感到快乐
 
 
《山中》
 
虫声细碎,鸟鸣在很高的地方跃起
下垂的溪流声击穿了大地
闭上眼,我能听到暮色
在我脸上刻画的轻响
如此犹豫,晚风拉着我的衣裳
坐进怀中
像一个女子
过了多年,我才知道她的爱情

 
《席间的一瞬》
 
我突然看到了未来的我
已忘记现在
此刻
痛饮的我、举杯相向的人,心中
不约而同的油腻
与恐惧,
以及我们承认了十数次的快乐。消散了
回去了
——之中会有谁、为了什么
而哭泣呢?
没有人会怪他。
我再也没有任何理由
在谈及他人
说到爱时,而不承认我会背叛所有

 
《三月》
 
看到一棵高高的树下有人坐着,令人高兴
看到荒山扑过去,燕子纷飞,河流远远地跑开
看到祖母的白发
她在八十九岁时无缘无故高兴的样子
再也认不出我
只是相见欢
像一片叶子落在另一片叶子旁边,不再动弹

 
《AHGS》
 
 走在江水边,想起迎着波浪唱歌的日子。
无数装在酒瓶中的时日。
那些并不快乐的岁月,那么危险,优柔寡断,
自以为是地爱着另一个人。
美化着欲望。
那种无耻的时刻都变成了自行车上的钢铁,卖到回收站时,
令人悲哀——恰恰三四年,
堪比一只飞鸟的寿命。
而要真正温柔地对待别人,是多么困难啊,
即使流泪,曾感到痛楚,
我也终于知道,每个人只可能为自己死去;
而且,也只会是无知地、自私地为别人活过一生。
尽管——令人感动。

 
《景物》
 
此刻,椿木的叶子和几只鸟儿
被轻风吹向一旁
靠近溪流,母亲的悲伤淡了
早年和她一起浣洗衣裳的水流,再不可见
最后一次听到她流泪的那块岩石,也被我带走
在心中,它已破碎
无名。如我怀念的其它事物,令人绝望
在空气中
我们所爱过的,接近死亡
阳光照射时,恰如黄金,不可真正享用
这正是我们能一起活下去的原因。
 
 
《》
 
老妇人走出菜市场前门
挑着已经很轻的担子
腰仍是弯了,像一缕很慢很慢的风
为所有漫长而清晰的事物
而走下去
 
听,她的脚步声那么轻悄
让人感到绝望而温柔
让阶石切出六十岁的重量与寂静;两旁的灰墙
以十米长的痛苦让她通过,
接受她的白发、担中越来越黄的青菜
 
以及谁也不可能尽知的灵魂。
她肯定为它流过泪水
恰如你我,她也为它感到过饥渴
为了它的美丽多变
她和我们一样珍惜生命的粗糙与稳定
 
但是,在我们眼中
她还是如此陌生!
如此脆弱——这是最后一次
我们看到她,以令人空虚的眼光,以忧伤的身体
像野兽一样,被空气伤害。
 
 
《听<海拉尔的情人>》
 
走过空空的戏台,步入人群
太阳西沉,每个人都分到了应得的光线
因此有的已经燃烧
他们走过时,我感到被爱者的气息
其中那种无可替代的
再不可能被别人一直爱下去的气息
令人忧伤:无法交换的眼神,性感的额头,皮肤
谁能确信自己曾经拥有这些?
当所有的红色在天边消散
令人想起自己的血——很多温柔
只可能付与自我,但有时
也能令别人愉悦
有时候它也会唤起别人同样孤单的感受
 

《记事》
 
冬日的阳光走来
寒冷的大楼打开
风吹过玻璃,尘埃袭击,人间第一种忧伤
是无人夺走我的杯子
我却不想喝酒
在中午,小城跳起
如一只闹钟,我既不能品尝动物性的痛苦
也不能微笑,每一个走过的人
都不会改变我的命运,尽管我相信
他们做了他们该做的事情,尽管因此
我觉得轻松
并且绝望
走出办公室看到秀丽而严密的远山,树林
我仍然为之惊讶
——当一万方的蓝色在天空飘荡,太阳偏移
我还是和我永不能理解的事物
生活在一起。
 
 
《变奏》
 
从大桥到菜市,鱼腥阵阵
从五金店到山顶,铺着细软的沙
在从秋天到初春的阳光中
树叶多么着急!
十二颗扣子在你身上
是令人痛苦的星辰。如果不痛苦
我们会在这世上放心地作恶
也可称之为生活
但从从欢乐到痛苦
我一直在犯错,在我的肩膀中
关着一位判刑二百八十年的囚徒
因此我懒惰
因此走在路上,走向太阳,走向月亮
却不可能走到另一个人心中
——而且我们造出一座慌乱的城镇
早已忘了初衷为何。
 
 
《一首歌另外的唱法》
 
看书看到“荒村犬吠”这个词语
我实在不能承受
——月亮,星辰,吹碎身体的晚风。
你的笑容。
只愿今生不再相逢
不再记起。
只愿每一句话里,没有那种毁灭的气息。只愿故乡
已经将我们
剔除;
天空以别样的质量让你微笑。
即使难过,忧愁,
也没有罪孽。
没有仇恨。
在风中,我这样想起,祝福。我知道永远迟了。
 

《2013》
 
走了半天突然想起来世
我将是一块石头
沉甸甸的,不能自己行走
也不会想起今生所有的渴望
那真是好啊
——无法感觉自己
是一种幸福。
而且我敢肯定,必将如此
因为现在我感觉自己在接近那种状态
这一年来
我顺应这种内在的质变
——我感觉它
抓住了我。
在人群中这给我或多或少的幸福
或多或少,我感觉到与所有情感和话语
离弃时的快乐
与难过
就像第一次将要出远门的人
检视过去所用的一切
——它们的重量与光泽
它们的真实
是我那无知的来世所失去的第一次痛苦。
 
2014.1.1
 
 
《月亮》
 
 夜晚之后,安静之后,寒冷
将最后一批人
送回床上。但月亮
已整整高烧了两个星期,越来越尖锐
街头的小狗仰望
狂吠
——听说,他们已经派人去到上面
插下旗帜。
我们不大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接下来
将会怎样
我们,在深夜触摸它最近的光线
感觉到一些变化
令人忧伤。
 

《向河》
 
河流,为什么转弯,为什么
遇到任何一物
就抱住。
没有什么可以实现河水倒流的渴望
更寂寞
更慢更多的河水
也不能。
最急最勇敢的河水破碎
看到了吗
看到了吗
怀抱着幻想、放弃了痛苦的身体,是水。
其余的是鸟,石头,是人
特别是你
特别是我
再也不能在这世上分享任何一粒沙子
它们从未多于自己。
这是我刚刚知道的快乐
 
 
《晴朗》
 
阳光冲过来的时候,向我喊了一声
我没听清
但一切,似乎有了点指望
 
 
《酒语》
 
去分别心?荷花与稻草
都比我的烦恼高
二十四根桥柱比僧侣更让我信赖
河水太冷了,柳枝太多
我永远不是一个好人
在案头
我只想喝酒。我想是我的身体
——它想喝酒
想忘掉我,
我走那么长的路,看那么多的物,让它累了
因为在这世上只有它能救我
所以我睡了。
睡着之前,我想过你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4-4-29 09:16
她在八十九岁时无缘无故高兴的样子
再也认不出我
只是相见欢
回复 夕染 2014-4-30 09:30
真好。
回复 唐允 2014-5-12 20:20
平林: 她在八十九岁时无缘无故高兴的样子
再也认不出我
只是相见欢
问好平林,不要悲伤:)
回复 唐允 2014-5-12 20:20
夕染: 真好。
问好朋友:)
回复 木萧萧 2014-7-29 08:59
真好啊。特别是《变奏》,《向河》,《晴朗》。
回复 唐允 2014-7-29 15:48
木萧萧: 真好啊。特别是《变奏》,《向河》,《晴朗》。
谢谢朋友。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5-28 15:30 , Processed in 0.029470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