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蜂窝堡(第一卷35)

已有 5609 次阅读2016-2-21 11:21 |系统分类:小说| 乡下人, 叫花子, 太师椅, 大黄蜂, 大宏

35

那叫花子就是蔡虎,那货郎就是谢龙。当谢龙听汪永龄对那些帮忙的大声说“这次,你们都要多辛苦几天,明魁公子要大后天才回来,回来后才出殡,出了殡,你们的事才完”,心下暗喜,便故意摇了摇货郎鼓,潦草地叫卖了两声,也不管有没有人答理,就装模作样担起货担,朝汪家场而去。

梁长青听完谢龙蔡虎的汇报,顿时大喜,立即传漆天彪、黄振清密商,决定后天上午开团练第三小队、第九小队队长会,安排如何抓捕,并令谢龙蔡虎继续侦察。

漆天彪、黄振清离开后,梁长青斜倚在客厅的一把太师椅上微闭着眼进行了一次长考。他回顾了上次抓捕失败并由此留下的心结,以及到熊家嘴上任后与蜂窝堡的几次交锋,感觉到蜂窝堡人是他所见到的乡下人中最不好对付的。常言说民不与官斗。可这蜂窝堡人一个个像蜂窝里飞出来的大黄蜂,偏偏不怕官,至少是不与官合作。曹文俊如此,朱大宏如此,即便身在公门的吴之甫也是如此——那次抓捕失败,十有八九就是这姓吴的捣得鬼。而眼下要抓的这个汪明魁,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几次参加兵变,公然要推翻朝廷。这真是罪大恶及,该千刀万剐……同时,他把这次抓捕可能会出现的情况和应对措施进行了周密的推演。蜂窝堡要阻止抓捕,无怪乎玩那些“土匪进垸了”的游戏。于是他决定这次抓捕全改穿便装,也不整队出发,而是分散潜入,再到指定的地点集合,然后发动突然袭击。上次抓朱大宏,曹文俊跑到荆州府搬来王知府的手令,这次抓汪明魁,看你曹文俊还耍什么花招?曹文俊啦曹文俊,我几次三番低三下四去拜访你,还是想跟你搞好关系,这样,便于我把熊家嘴这地方治理好。是的,皇权不下县,乡间的事由乡绅自治,但自治不等于自立,不等于可以不尊重朝廷和官员啦!你还是应当听巡检司的,听娄知县的,可是你既不听娄知县的,更不听巡检司的,从不把巡检司放在眼里。在熊家嘴巡检司辖区,难道就你曹文俊读的是圣贤书?你个酸秀才有什么不得了?你是给脸不要脸。你以为把民团训练好了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土匪把你没办法难道我巡检司也把你没办法?这次,老子可是奉湖广总督的命令,只要你曹文俊敢阻拦,那就莫怪老子的火枪不长眼睛!老子要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捏死你!

开团练第三小队第九小队队长会的那天早上,天阴阴的。驻拉家场第三小队队长漆世远骑着马从拉家场出发,走过夏家桥,走过东湾,走过西湾,眼看就要过洲子台了,突然看见张寰宇正急匆匆在前面走着。曾经,张兆辉从赵家垴来拉家场看望张寰宇,也把漆世远请去喝过酒。漆世远的第三小队经常到张寰宇的鱼市买鱼,只要张寰宇在,是从来不收钱的。平日里,他称张寰宇张老板,有时也跟着张兆辉叫张寰宇一声“张叔”。他勒住马,叫道:

“张叔,这么早到那里去?——来,我带您一程。”

张寰宇回头见是漆世远,连忙停下脚步:“啊,是漆队长啊。不劳你费心了,我就到前面一点。”说着,用手向横台上一指。

“哦,那我陪您走走。”

“那怎么行,你快赶路吧。”张寰宇嘴里虽然这么说,心里却想,你陪就陪吧,反正不到半里路。

这时,从横台上传来一阵响亮的鞭炮声,还有唢呐和锣鼓声,隐约也夹杂着悲伤的哭声。

“这么热闹!是……”漆世远随口问道。

“唉,是我的一个世叔死了,今天送葬。”

说话间他们已来到通往横台的路口。这时,汪明山和手持罗盘的赵卦仙带着八个扛铁锹的人也正好走到这十字路口。

“寰宇老弟,”汪明山喊道,“昨晚我叫你不回去,你看你,今天一大早就得赶来。”

“赵兄弟,什么时候出丧啊?”张寰宇同汪明山及众人打过招呼,因担心自己来迟了,便向赵卦仙问道。

“还有两个时辰吧。”赵卦仙抬头看了看天。

“天阴阴的,你这神仙,选得好日子,该不会下雨吧?”张寰宇也跟着望了望天。

“就你破口!我不跟你啰嗦了,我们要快去打井了。”

赵卦仙便带着一干人穿过张子路,朝马颈项方向而去。

漆世远也便与张寰宇道别,跨上马朝熊家嘴而来。他进到司官衙门,拜见了梁长青、漆天彪和黄振清,便被谢龙引到内院,见孙德才和蔡虎也在,便同他们打招呼。这时,梁长青、漆天彪、黄振清也进来了。梁长青示意大家坐下,看了看孙德才漆世远,咳嗽了一声。

“今早把你们两个叫来,是有一项重要的事要办。”

梁长青停了一下,板着脸大声宣读完湖广总督的缉捕令,说:“据我们侦探,叛党汪明魁明天回家奔丧,他老子死了,等他回来出丧。我们的抓捕行动就定在明天晚上。”

漆世远到拉家场上任时,梁长青曾要他特别提防汪明魁,一当发现,立即抓捕。本来,他根本不知道汪明魁父亲去世了,他遇见张寰宇时也就一点也没怀疑那死去的是汪明魁的父亲,这下听梁长青一说,吓了一跳,立即打断梁长青的话。

“司官大人,您说的这个叛党汪明魁是不是住在蜂窝堡的横台上?”

梁长青一愣,“是呀……”

“您说他老子死了,要等他回来后出丧?”

“是呀,怎么了?”

“不对呀。”漆世远摸了摸脑袋,仿佛自己被搞晕了似的。

“什么不对?”

“我刚来的时候,横台上鞭声大作,锣鼓齐鸣,那带人去打井的风水先生说两个时辰后就出丧,怎么……”

“千真万确?”

“属下怎敢胡诌!”

“会不会是另一家?”漆天彪插话道。

“谢龙,你说,你前天去时那台上死了几个人?”梁长青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就死了一个呀!”谢龙战惊惊地回答。

“蔡虎,你说。”

“确实只死了一个。我从台北到台南挨家乞讨,只有一家在办丧事。”蔡虎怯怯地。

“混账!谢龙啊,你被人家骗了!”梁长青恼怒地一拍桌子,差点就要去腰间掏枪。

“司官大人息怒,现在还来得及。”黄振清安慰梁长青,“我们火速带人赶到那路口埋伏,待他们送葬时将他们围住,那时,汪明魁插翅难逃。”

“有道理。”梁长青稳了稳情绪,“天彪、振清,你们赶紧集合一小队,换上便装,分头出发;世远、德才,你们赶紧回驻地,带上你们的人支援。”

梁长青有些颓然,他感到自己被骗了。蔡虎说在那儿看到过曹文俊,难道又是曹文俊在捣鬼?他牙齿一挫:“曹文俊,若真是你,老子也绝不手软!”

行动虽然被提前,但由于事前准备充分,短暂的慌乱后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唯一让梁长青感到不足的是人手少了一点。他们选择的埋伏点是早上漆世远同张寰宇分手的那个岔路口。那儿,一边是棉花田,一边是芦苇丛。如雪的棉花和如雪的芦花连缀一起,像一匹巨大的孝布。大约两炷香工夫,从横台上传来了发丧的锣鼓声和鞭炮声。这路口离横台就半里路,那抬棺人的吆喝声和孝男孝女们的哭泣声清晰可闻。没多久,那送葬的队伍就过来了。“只抓披麻戴孝的。”梁长青暗传命令。

送葬的队伍过来了。走在最前面的是打着招魂幡的汪永强和抛撒着纸钱的杠头汪明海;接着是端着灵牌的汪明达,走在他一旁的是他弟弟汪明凯;再接着是康玉莲和小玉儿,夹在她们中间的是五岁的汪亚东,而那个才两岁的汪浩东和汪明达的儿子都留在家里没有随行,由汪明达的妻子和他母亲照看着;随后是汪永龄、曹文俊和众亲友;亲友的后面,是十六个抬棺人,紧跟在棺后的才是敲锣打鼓吹唢呐以及其他送葬人员。按照蜂窝堡一带的送葬习俗,死者的灵柩凡遇到转弯、过桥或路口都要停下来,这个时候,鞭声大作、锣鼓山响,那披麻戴孝的孝男孝女们都要转过身去,齐刷刷地面向灵柩跪下。隐藏在芦苇丛中的梁长青见机会难得,将手中的火枪一挥,一声“上”,便带着那群挥刀的团练蹿出芦苇丛和棉花地。就在他们刚蹿到人群边的那刻,从送葬队伍后面突然冲出五个手持火枪的壮汉,大声喝道:“你们干什么!”汪明达和众亲友还有那些抬棺的都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这时,锣鼓停了,唢呐停了,连炸着的鞭炮也停了。而从跪着的人群里陡地站起一个人,大声说:“大家不要慌!”然后怒斥道:

“梁长青,你不要以为你是司官就可以胡为。再不退去,就休怪我蜂窝堡不讲情面!”

梁长青一愣,他根本没料到这送葬的人群里竟有火枪,但他仍不甘示弱,大声说:“曹文俊,这事与你无关,本司官奉湖广总督令,特来缉捕叛党汪明魁!”

“这儿没有叛党,只有良民。你再不走,我们就开枪了。”曹文俊厉声道。

这一刻,梁长青感觉到他精心筹划的抓捕又将失败,顿时恼羞成怒;但他强忍着心头的怒火,与曹文俊对视了一下。“曹文俊,算你狠!我们走。”就在转身的一刹那,他一个箭步跨向那跪着离他最近的那人,一把拽起,用火枪抵住了那人的头。那人惊叫一声,梁长青才知是一名女子。梁长青也顾不得这些了,他知道,他这是在挽救他就要失败的抓捕。

梁长青的这一举动太出人意外了,没有人料到他竟会如此,包括曹文俊、汪永龄以及此刻被梁长青用火枪顶着头的小玉儿。

自从接到吴之甫的信,曹文俊便作了周密的布署,除了派人去与郑云龙等取得联系,还知会朱兆和密切监视巡检司,但得到的消息是梁长青打算进剿返望湖的土匪。不过在曹文俊看来,梁长青这是在声东击西,真正的目标就是蜂窝堡,尤其是前天那个叫花子和货郎出现后,他更坚信自己的判断。每天,他都让徐建光、吴智方、汪永乾、汪永成轮流带人埋伏在横台上以防不测,就是今天送葬,他也让火枪队夹在送葬的队伍里。对梁长青可能采取的手段,他都做了推测,但他的确没料到梁长青最后会作困兽斗,以劫持人质来相要挟。这只有土匪才做得出的事,竟被一个朝廷官员表演得淋漓尽致。于是他大声喝道:

“梁长青,你好歹也是名朝廷官员,你劫持一个弱女子算什么好汉!”

“曹文俊,你快叫汪明魁束手就擒,我就放了她。”梁长青奸笑一声。

“我说了,这儿没有汪明魁。——你真卑鄙!”

“你说的很对。你我认识快两年了,明里暗里也斗了快两年,难道你还不知?我这人只讲目的,不讲手段的。哈哈……”

“梁长青,你快把他放了,你要抓就抓我。我就是汪明魁!”端着灵牌的汪明达把他父亲的灵牌恭敬地递给身旁的汪明凯,然后站了出来。

“嗬,好!漆天彪,快把他绑起来。”

“哥——”汪明凯喊了一声,但被汪永龄一把拉住。

两个团勇把汪明达架住,漆天彪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绳索。“梁司官,他不是汪明魁。”

“先绑了再说。好小子,你敢耍老子,真是找死!”梁长青恨恨地说。按照送葬的规矩,端灵牌的只能是长子,只有长子不在家才轮到次子。既然这个端灵牌的不是汪明魁,那汪明魁就可能真的没回来。看来曹文俊说的应当是事实了。

眼看形势越来越不利,曹文俊也只好孤注一掷了。他大声喊道:“汪永龄,发锣!”

“发锣——”

随着汪永龄的喊声,那锣手“哐哐哐……”使劲地敲了十三响锣,停了片刻,见没有回应,就又敲了十三响。当他刚要敲第三次时,横台上的锣响了,接着是洲子台和小黄台的,再接着是邓家台和王家垸的,不一会,整个蜂窝堡都响起了锣声。那横台上没有参加送葬的男女老幼都操起家伙,发一声喊,朝这路口涌来;那昨夜埋伏了一夜,此时正在汪永强汪永定家休息的十多个火铳队队员也端着火铳冲出了大门。

曹文俊听到了回应,胆气更壮了,他上前一步,说:“梁长青,你快把他们放了,我们就当今天的事没发生。”

“曹文俊,你当我是个小孩呀。”

“好,那你就自己掂量掂量吧。”

这时,漆世远和孙德才带着他们的人挥着刀冲了过来,但一看到十多支火铳正虎视眈眈地对着他们,也一下子都蔫了。张寰宇看到漆世远,立马上前责备道:“漆世远,念你我是老相识,你就不要来赶这热闹了,快带你的人滚回拉家场!”

漆世远孙德才的到来给颓丧中的梁长青打了一剂强心针,但片刻后他就陷入了更深的绝望。他的手下个个脸色陡变,有几个腿肚子开始打颤。越来越多的蜂窝堡人高喊着朝这边涌来,他们仿佛已感觉到了那一队队嘚嘚的脚步声。

“梁长青,你看到了吧?你只要放了他们,你和你的手下就可以走了。”曹文俊希望迅速结束这种僵持。因为今天的大事是送葬,是死者为大,不容任何人干扰,也不容过久地耽搁。再说,人员错杂,又有妇孺,真打起来,对己方也很不利。于是,曹文俊在心里作出了一个让人吃惊的决定。他说:

“梁长青,你若不相信,那可以用我换他们两人。”

“不,曹先生!”小玉儿和汪明达同时阻止道。

“文俊!”张寰宇也不赞成他这样做。

汪永龄则是直接过来拽他,不让他走近梁长青。

见曹文俊提出这样的交换条件,梁长青心下暗喜,他认为这是他唯一能平安走出蜂窝堡的筹码。此时他考虑的是如何平安走出蜂窝堡,回到他的巡检司衙门。他看到了一线曙光。“好,有种!我一直以为你只是个酸秀才,真是小看你了。”

这时,曹文俊已站到了梁长青面前。梁长青用枪口抵住曹文俊的胸口,才放了小玉儿,也命令漆天彪放了汪明达。

“起杠!”曹文俊朝抬棺的大声喊道。

“起杠!”汪永龄随即下令。

汪明海也随声吆喝,并使劲向天空抛撒了一大把纸钱。

送葬的人群又开始了那被中断的行动。锣鼓敲响,唢呐吹奏,鞭炮炸响,抬棺的十六个壮汉把杠放到肩上,一声“喂呵——”便齐刷刷地把棺抬了起来。梁长青的人让开路口,让送葬的队伍过去。但是僵持并没有结束。梁长青的枪口依旧顶着曹文俊的胸口,而徐建光、吴智方、汪永乾、汪永成的五条火枪和十多条火铳又阴森森地对着梁长青和他的手下,双方谁都不敢轻动。汪永龄、张寰宇就站在曹文俊身后不远,准备随时向他施以援手。他们都被他的义薄云天感动。梁长青也非常感动,他说:

“曹文俊,其实我们是可以成为朋友的。”

“可是,你偏偏要与我们蜂窝堡过不去。”

“好吧,不说了。先委屈你一下,把我们送出蜂窝堡吧。”

就在众人刚要动步的时候,从路口奔过来三个人。梁长青乜了一眼,心下大惊,原来他看见了朱大宏。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朱大宏一个箭步蹿过来,大声骂道:“梁长青,武昌起义成功,满清就要完了,你狗日的还在这儿作威作福,不是找死吗!”说完,他手中的枪便响了。而几乎同时,梁长青手中的枪也响了。他见朱大宏来势凶猛,便想掉转枪口,扣动板机,但一慌张,他枪口还没来得及掉过来,枪就响了。梁长青倒下的刹那,他看见曹文俊身子也趔趄了一下,往后便倒,但被张寰宇和汪永龄赶紧扶住。顿时,徐建光吴智方手中的枪响了,十几条火铳一齐发威,漆天彪、黄振清、漆世远、孙德才和众团勇鬼哭狼嚎,有几个哭爹喊娘钻进棉花地里,但被随即赶来的蜂窝堡人剁死。

“曹先生!”

“文俊!”

曹文俊胸口鲜血直涌。汪永廷立即下令:“快找止血草!——请郑郎中!”

“永廷兄……”曹文俊躺在汪永龄怀中,向蹲在他面前的汪永廷伸了伸左手,“你的辫子?”

“武昌起义成功,建立了中华民国军政府鄂军都督府,号召剪辫子,我就把那猪尾巴给剪了。”汪永廷紧紧握着曹文俊的手,流着泪说。

“蜂窝堡……蜂窝堡就交给你了……”

“文俊!文俊!我的好兄弟啊……”他感觉到曹文俊的手在渐渐变凉。

“告诉秀琴,还……有慧兰……仁宏……”

“好好好……”汪永廷已泣不成声,大家都泣不成声。

“……不待功成剪辫日,一腔……碧血……染蜀声……我……”

“文俊!文俊……”

“曹先生!曹先生……”

王琦带着人赶来了。曹文成带着人赶来了。吴之礼带着人赶来了。郑有能、何应龙也带着人赶来了。蜂窝堡的头面人物几乎全到了。他们大声呼喊着曹文俊。但曹文俊再也不能回答他们,只是在嘴角留下了一丝浅浅的微笑。

“啊!老天啊——”

朱大宏狂叫着,拨出他的枪,朝死在一旁的梁长青连开两枪,又把枪举向天空,连开两枪。这时,徐建光、吴智方、汪永乾等齐刷刷地把枪朝向天空一齐开火,子弹呼啸着射向天空,天空仿佛被他们击穿,豆大的雨点顿时狠狠地哗啦啦地砸了下来。

 

 

 

 

作者简介:

雪鹰,男,本名汪孝雄,1960年代生。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澳洲彩虹鹦》21世纪中国诗歌精选(第2辑)》《2011年中国诗歌精选》《2013湖北诗歌在线》等国内外刊物和选本。现居湖北潜江。

地址:433100湖北潜江章华南路147号江汉中学

博客:http://wxx758.blog.poemlife.com

邮箱:wxx758@sina.com  wxx758@163.com

手机:13593983150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12-2 00:27 , Processed in 0.023894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