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蜂窝堡(第一卷31)

已有 3708 次阅读2016-2-21 11:16 |系统分类:小说| 做生意, 老子, 傲慢, 大宏, 喝茶

31

正月二十一中午,也就是朱大宏被抓的第四天,他被放了出来。当他拖着因棒伤而显得有些僵硬的腿同曹文俊一起走出巡检司衙门时,他狠狠地瞪了一眼端坐在大堂上的梁长青,恨恨地在心里发誓:老子要你死!在这被羁押的四天里,他皮肉上吃得苦还是小事,最令他耿耿于怀的是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对梁长青,朱大宏起初还是十分恭敬的,因为侄儿朱兆和是巡检司团练队驻黄家桥的小队长。那时,梁长青并不认识他。有一次,他在熊家嘴一家茶馆喝茶,梁长青、黄振清和漆天彪进来了,茶客们纷纷回避,他也想回避,但黄振清漆天彪看见了他——他们是认得的。朱大宏见回避不了,就迎上去请三人喝茶。之间,黄振清对梁长青说了朱大宏和朱兆和的关系,梁长青不但没表露出应有的热情,反倒流露出几分骄横和傲慢,这让朱大宏心里很不是滋味。后来,他们又接触了几次,每次,朱大宏一见到梁长青那盛气凌人的架式就心烦,便叫朱兆和辞去了那团练小队长一职,到熊家嘴帮他打理生意。再后来,他们每次遇见,朱大宏就连正眼都不瞧梁长青了。朱大宏是大洪水后才跑到熊家嘴做生意的,因吴之甫,他当上了熊家嘴商会的会长。这让一些多年在熊家嘴商界打拼的人十分不满,尤其是牛黄街的黄振凤兄弟们。黄振凤是黄振清的堂哥,在朱大宏当上商会会长之初,就想挑头闹事,把朱大宏撵出熊家嘴。黄振清碍着吴之甫的面子,几次三番劝黄振凤,黄振凤才没出头。黄姓在熊家嘴一带也是大姓。熊家嘴河西面的牛黄街几乎家家姓黄。牛黄街往西的贡士、黄家大桥、幺河、李台直到龙湾,差不多有一半人姓黄。正因为黄姓人口众多,他们在熊家嘴西面形成了一股很强的势力。

吴之甫初任司官时,熊家嘴巡检司最不服的是漆天彪和黄振清。那时的吴之甫,上有王知县撑腰,下有蜂窝堡做后盾,还有一帮士绅赞同,漆黄二人也只能干瞪眼。为了不让他们结成一伙,吴之甫每次下乡巡查,都带上黄振清。使外人都认为他们关系密切。吴之甫这样做是为了分化黄振清与漆天彪。还在吴之甫担任熊家嘴官立初等小学堂监督的时候,他就知道熊家嘴街上胡姓和黄姓矛盾很深。胡姓主要集中在后街、下场一带,相比黄姓来说,人少势弱,每每处于下风。吴之甫为了在司官位置上站稳脚跟,很自然地同胡德林结盟。而丁姓也居住在下场,与胡姓颇为亲近,吴之甫重用胡德林、丁振举是有他的考量的。吴之甫在司官任上做的最令黄振清反对的事是任命朱兆和为团练驻黄家大桥的小队长。这让黄振清十分憋气。黄家大桥是黄姓的地盘,怎么说都应该让黄姓人当头,可是吴之甫偏偏没这么做。

朱兆和到黄家大桥后,还是尽力和黄姓人搞好关系,同时又重用那里的肖姓、关姓、李姓、何姓人,壮大这几姓的势力,让他们好与黄姓人对抗。这些姓的人此前总受黄姓的欺压,一直忍气吞声,自从得到朱兆和的支持,便抱成一团,在黄家大桥一带形成了敢与黄姓对抗的一股力量。朱兆和的这一做法让黄姓人特别恼火。吴之甫调走,黄振清和梁长青达成默契,便想找朱兆和的茬,对朱兆和下手,也就在这个时候,朱兆和主动辞职离去,让黄振清扑了个空。黄振清如愿地把驻黄家大桥的团练小队长换成了他的族弟黄振坤,高兴之余,心里又有些空落,认为这来得太轻易了,并且是别人主动退出才得手的,脸上并没有多少光彩,心里也没有多少快感。正在这时,黄振凤为生意上的事与一胡姓商人闹矛盾,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便跑来找朱大宏评理。因事情不大,朱大宏劝二人各退一步,和气生财。黄振凤总觉得自己吃了亏,认为朱大宏偏袒胡姓商人,对朱大宏的怨气也就更大了,心中也便萌生了的恨意。考虑来考虑去,觉得只有夺下朱大宏会长一职,这才解恨。恰在这时,他们几个从荆门贩回的牛在返望湖被抢,他便去找黄振清,要黄振清说服梁长青出兵围剿土匪。被梁长青一口回绝了,理由是土匪有火枪,出兵必败无疑。

梁长青一提到火枪,黄振凤更来气了,说吴之甫任司官时曾动员商会捐款购买火枪,款早就捐了,火枪却不见踪影。黄振凤话刚出口,梁长青的眼睛便滴溜溜转了起来,立即问他那款交给了谁的,他说交给了朱大宏。他们便分析,要么这款被朱大宏侵吞,要么被吴之甫贪污,因吴之甫已调往张截港,只好从朱大宏处着手。梁长青便要黄振凤写一张告朱大宏侵吞枪款的状子。到曹文俊出现在他衙门口的那刻,他才得意地发现这事可以一石三鸟:第一,通过枪款的事打击吴之甫;第二,通过惩罚朱大宏,打击曹文俊和蜂窝堡;第三,追回那笔款装入自己腰包。所以在曹文俊为朱大宏说情时,他一口回绝。

自从那年抓捕汪明魁他在蜂窝堡无功而返,他对蜂窝堡以及蜂窝堡的人就产生了一种厌恶。他觉得蜂窝堡人一个个都是刁民,就像一只只从蜂窝里飞出的黄蜂;特别是郑云龙事件之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作为统治者中的一员,他希望自己治下的每一个人都应当是俯首贴耳的顺民,是唯官府之命是从的愚民;如果有刁民,或者豪强甚至是暴民,那就只有想办法把他们消灭,否则,自己就坐不稳司官的位置。虽然,他曾在一段时间里放下身段多次去拜访曹文俊,主要是想通过向蜂窝堡示好来麻痹曹文俊等;其次是想摸一摸蜂窝堡的实情,更重要一点是希望捕捉到汪明魁的行迹——那次无功而返是他捕头生涯中唯一的一次失败,他要找机会扳回来;再者,这也是娄知县派他来担任熊家嘴巡检司司官的一个关键原因。据他分析,汪明魁很可能就藏在蜂窝堡,因蜂窝堡铁板一块,他曾多次暗中派人到蜂窝堡侦缉,连一点线索都没探到。这让他更加气恼。而正在这时,黄振凤控告朱大宏的状子让他喜出望外。为了做得隐密,他派人跟踪朱大宏好几天,并把缉捕的时间定在深夜。朱大宏被抓到巡检查司后,他立即对朱大宏进行审训,哪知道这朱大宏是软硬不吃,根本不承认侵吞枪款的指控,使他的如意算盘又一次落空,尽管他下令打了朱大宏四十大板。就在他左右为难,是继续关押还是放掉之际,曹文俊又一次来到了巡检司衙门,并且是同荆州府的樊师爷一起来的。

那天,曹文俊愤愤地离开巡检司衙门来到朱家台朱兆和家,便与汪永廷、徐天雄等人一起商议如何救朱大宏。

“今天把大伙请来,就是商量如何救朱族长。”曹文俊简要地把见梁长青的情形介绍了一下。他希望大家能竞相发言,但大家都默不做声,也不知是没考虑好,还是束手无策。

“梁长青抓朱兄,我认为就是为了诈钱。”徐天雄见众人都不做声,便开了口,在座众人中,他年纪最大。

“徐老哥和我想的一样。”郑有能望了望大伙,“我们何不送一些银子给他?俗话说吃了人家的嘴软,拿了人家的手软,只要他梁长青肯收钱,事情就好办了。”

“我看,事情没这么简单。”一向足智多谋的曹文成说,“梁长青诈银子是肯定的——这其实是小菜一碟。我蜂窝堡一家出一两银子,也是四百多两,如果有钱的能出个十两八两,够他梁长青受得了。不过我认为他是在试探我们,也是在报复我们。第一,抓汪明魁的事就不说了,那都隔得远了。去年他撤了郑云龙的职,我们就来了个端午比武,还把他请到现场,回去后,他就复了郑云龙的职。他表面上没说什么,心里肯定窝火极了。以前我就提醒过文俊,他多次来拜访你,都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他是在麻痹你,也是在麻痹我们蜂窝堡。第二,朱兆和在他手下当小队长,干得好好的,突然甩手不干了,这又叫他怎么想。今日抓朱大哥,是茶馆里找不着饭馆里找,找不着侄子找叔叔。他抓了朱大哥,你曹文俊去说情,他压根儿就不买账,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他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也没把我们蜂窝堡放在眼里。他这是石磙抵门——硬撑。我们去跟他说好话,去给他送钱,是向他示弱,也正中他下怀。他这个人,就是怕硬欺软。我们越是软,他就越是硬。我们只有抹下面情,跟他来硬的,或许才有用。”

“对,曹叔说得对。我们不如带人打进去,把我叔叔抢出来。”曹文成的话正说到了朱兆和的心坎上,他激动地站起身,“我们有新式团练,打他们就像割韭菜!”

“兆和,你先坐下。”汪永廷扬扬手向朱兆和示了一下意,“曹大哥说来硬的,我也赞同,不过我的理解和兆和的不同。兆和说带人打进去,这是硬碰硬,只要我们带人打进去,肯定能赢,也肯定能把人抢出来。这是毫无疑问的。但大家想想,抢出来之后呢?不管他抓朱大哥有没有理,我们都不能这样做,我们真这样做,那就正中了梁长青的计,他马上就会说我们造反,这个罪名,我们蜂窝堡实在担当不起。那不是一两个人人头落地,那是整个蜂窝堡血流成河啊。这样莽撞的事我们万万不能做。”

“拿钱去不行,拿枪去也不行,难道就眼睁睁看我叔叔被关在牢里受苦?”朱兆和的语气有点冲,“大伙儿不干,我带我们朱姓人去干,不连累大伙,怎么样?”

见朱兆和如此,曹文俊开腔了:“兆和,你先静一静嘛。我们这不正在商量吗?我们蜂窝堡十姓同气连枝,几时分了彼此?从来都是一家有难,阖族共助;一姓有难,九姓同帮。”曹文俊停了停,接着说,“我也觉得要来点硬的,不然,他更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如果不给点颜色他看看,明天就会找个茬抓我们在座的。但是,怎样来点硬的呢?我从巡检司出来时就在想,刚才听大伙一说,我倒有了个主意。之甫那儿是不能找的,找了也没用,梁长青是娄知县的红人,肯定不会买之甫的账;娄知县那儿也是不能找的,找他他也不会帮忙,说不定还会坏事。我就是因为跟他合不来,才把咨议局的事丢在了一旁。眼下,唯一能找的是荆州府的王知府,也就是我们潜江以前的王知县。他是我的老师,他调走时我曾去送他,他把我拉到一旁叮嘱我,叫我多到他那儿去走动走动,有什么为难的事也可以去找他。看来,我们得筹个三五百两银子送他,请他下道令来,命梁长青放人。我们这样做,就是告诉他梁长青,蜂窝堡在府里有人。”

“曹先生,假如梁长青仍不放人呢?”朱兆和担忧地说。

“这不可能。”曹文俊十分自信地看了眼朱兆和和众人。“府管县,县管巡检司,他梁长青可逆王知府意,他有几个脑袋?据我所知,梁长青以前能当上捕头,也多亏王知府提拔。王知府对他也算有知遇之恩。”

“文俊,你说到这里,我倒想起一个人来。”汪永廷眼睛一亮,放出光彩来。

“是哪个?”大家争相问道。

“说出来文俊也应当认得。”汪永廷停了一停,接着说:“就是王知县以前的师爷,姓樊,名友龙,是我在直路河坐馆的东家,王知县升到府里,把他也带去了。”

“那岂不更好?”

“既然有这么好的路子,我们就不妨试试。”徐天雄高兴地说。

“对,就这样吧。”王琦、郑有能也立即附和。

“我去跟我婶婶商量一下,先拿个五百两银子去。”朱兆和立即去隔壁朱大宏家,不一会,手里拿着几张银票进来。

于是大伙决定,由曹文俊、汪永廷、朱兆和、徐建光四人连夜赶到荆州去。此时早过了午时,曹文俊四人匆匆地吃了点东西,便出门直奔熊家嘴下场码头,那儿有朱大宏的运粮船泊着。临走时,曹文俊对大伙说:“我们不在家时,堡上的事由徐族长负责。大家切勿轻举妄动,一切等我们回来再说。”

熊家嘴到荆州府大约一百二十里,有两条路,一条旱路,一条水路,大致都是经过马长湖、龙湾司、竺场、土地口、张金河、三湖、观音垱、罗场、关沮、沙市。因雨雪刚停,旱路泥泞,他们决定走水路。朱兆和去年跟着朱大宏押船跑过几趟沙市,对水路也还熟悉,这也是他们要走水路的原因。湖汊河巷里行船,比不上在大江大河里;在大江大河里,只要扯起帆,把好舵,船就会一个劲往前行。他们坐的是一条乌篷船,船身本就轻便,徐建光、朱兆和都是驾船的好手,就是曹文俊、汪永廷,小时也都驾过船,于是他们四人轮流划船。

立春虽已多日,但连日雨雪天气,四野仍然萧索,了无生气。沿途也没什么景致可看。他们心中有事,即便有景,也无心观赏,只是一个劲地划船赶路。初春的天气仍短,过了龙湾,天已擦黑。朱兆和担心大家辛苦,提议在竺场歇一晚了明天赶早走,曹文俊觉得这样会又耽误一天,就提议点亮灯笼连夜赶路。他说:“听老一辈讲,当年汪三爹一夜一个荆州,今天,我们何不也学学汪三爹,连夜赶到荆州去!”大家见曹文俊如此说,便也都赞同。四个人吃了些干粮,又轮流划船。天色完全暗下后,划船的事便全由徐建光、朱兆和担当。曹文俊、汪永廷先还坐在篷内讲些堡上的故事,到后来竟都睡着了。这一夜,他们的船几乎没停,第二天天还没亮透,他们的船便到了荆州城东门外,望着城楼上那隐约在晨光中的“宾阳楼”三个大字,他们疲倦的脸上都露出了几丝微笑。待天完全放亮后,他们才进城吃了点,然后分头行动。曹文俊、朱兆和去见王知府,汪永廷、徐建光去找樊师爷。

王知府听说曹文俊求见,非常高兴,立即派人把他引进内衙。曹文俊向王知府行了大礼,然后奉上三百两银票,说:“自从恩师升迁后,学生是无日不思,几次都想到荆州来拜见恩师,直到今日方才如愿。”

王知府便问起曹文俊近况,曹文俊只好把娄知县如何挤压咨议局等事一一禀报。本来,这咨议局是王知府当年一手扶持成立的,负责咨议局的曹文俊又是王知府的学生,娄知县挤压咨议局,就是挤压他王知府,王知府自然不乐,后来又听说梁长青时时处处都维护娄知县,心中对梁长青也便有了一些不满,便写了一道命梁长青放人的手令,并盖了知府大印。王知府这样做还有个深层次的原因:第一,数年前曹文俊中秀才时向他行弟子礼后,他对曹文俊一直没什么帮助,后来觉悟到这点,已经没有机会了;其次,是他对蜂窝堡民风强悍早有耳闻,他担心梁长青因一点小事而激起民变,这毕竟也是他所辖范围,真闹出什么大乱子,他这个知府也不一定脱得了干系。孰重孰轻,他心里不需掂量。为了稳妥,他叫来樊师爷,让樊师爷同曹文俊走一趟。樊师爷同汪永廷见面后,也答应帮汪永廷一把,此时见王知府吩咐的事就是汪永廷所求的事,便十分乐意地应承了。王知府安排妥当后,因有公务,也不留曹文俊。曹文俊拜别王知府,便同樊师爷走出府衙大门,会齐汪永廷等人。这时天色已晚,他们便在荆州住了一晚才起程,直到第二天红日西沉才赶到熊家嘴。五人登岸后,在醉云轩直吃到半夜才睡。次日,众人起床,梳洗后便安排过早,过完早,曹文俊便同樊师爷一起到熊家嘴巡检查司去见梁长青。梁长青见到樊友龙,心下一惊,待看了王知府的手令,便满脸堆笑连声说:“照办,照办!”然后转头对曹文俊道:

“曹先生,我也不难为他,只要他把那枪款交出来就行了。”

“我不知道他是否筹了什么枪款,若真筹了这笔款,上交巡检司是理所当然的。”

在梁长青的安排下,曹文俊见到了被拘押的朱大宏,说了梁长青的意思,问他怎么办。朱大宏说:“枪款,我放在蜂窝堡家里,一分未动,可以随时取来给他。”

曹文俊便让朱兆和回去取那枪款,不一会,朱兆和便取来枪款交给了梁长青。

朱大宏一出来,立即在醉云轩请了两桌,感谢樊友龙相救之恩。然后是汪永廷做东,接着曹文俊做东,蜂窝堡的头面人物都来感谢樊友龙。这样热热火火大张旗鼓闹腾了三天,曹文俊才派人送樊友龙回荆州去。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12-2 00:41 , Processed in 0.028346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