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浅谈彭敏诗歌中的文化乡愁》

已有 5272 次阅读2015-12-16 17:37 |系统分类:诗歌

乡愁,在中国文学史中是永远说不完的话题。接下来,我们来看一看《风雨中的老屋在眼前》这首短诗。诗人借助老屋这一文化符号,精准地表达出一种人类的旷世情怀与亘古的乡愁。

诗很短,仅9行。但它所承担的文化内涵,不亚于任何长篇巨制。众所周知,老屋,在如今飞速发展的城镇化中,正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在钢铁森林日夜奔忙着的现代人,无暇顾及与回望曾经日夜相守的老屋。只有天生心性敏感的诗人,才会洞察到文化沙漠化可能带来的后果。在诗人的眼中,乡下老屋不仅仅是现实物在的老屋,更是心灵的老屋,汉文化精神象征的老屋。为什么这样说呢,老屋在诗人眼中,“就像”一块“老斑”,“粘在”故乡“偏岩子的脸上”,它是“总也刮不掉”的一种“痛”,而且它会“一辈子踉跄在回忆中”。作为一个有文化良知的诗人,你怎么也回避不了这样个事实。文化的基因与生俱来,你根本就无法刮掉的。它真如诗人所说的那样,这块文化的老斑,是从血液里长出来的。你必须面对现实。于是“风雨中的老屋”就出现“在”了诗人的“眼前”。

常言道:近乡情更怯。不是吗?就在诗人犹疑之际,“一阵风越过我”抢先一步,“是体弱多病的老母亲/突然挤出爆发力”,“在满是泥泞的回乡路上/走得匆匆而稳当”。请注意,诗人为什么不说像母亲,而直接就说是母亲呢?因为只有母亲对老屋更了解。它是母亲情感的归属地,也是母亲生命的凭证。离开“老屋”母亲将无所住持。这也是为什么母亲“在满是泥泞的回乡路上/走得匆匆而稳当”的情感基础与生命写照。

从诗歌文本中可以看出,母亲是不在场的。只是诗人在一瞬间的情感外溢的幻像。于此,我们有理由相信,诗中的母亲她象征着一种文化的自觉。诗人的文化自觉,也只能通过母亲这一东方文化符号得以精准的传递。为此,全诗暗含着的文化担忧便自然而然地凸显了出来。这不能不说,如果诗人没有高妙的诗歌技艺,是不敢涉猎如此宏大的文化主题的。《风雨中的老屋在眼前》,可惜,又有几人拿过正眼看过它呢。

愚以为,彭敏这首《风雨中的老屋在眼前》诗所体现的乡愁,比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那首〈乡愁〉的文化内涵,更为深远,更为丰厚。在诗歌技艺上,诗人用平白如话的语言,写出了文化的自觉与自信。老屋虽然独存在于无论历史或现实的风雨中,但它永远不会垮掉。寓示着伟大的中华文明,将永远屹立在世界文明之林。

附原诗:

《风雨中的老屋在眼前》

作者:彭敏

就像老斑粘在偏岩子脸上

总也刮不掉

一辈子踉跄在回忆中

 

一阵风越过我

是体弱多病的老母亲

突然挤出爆发力

在满是泥泞的回乡路上

走得匆匆而稳当

 

2015-12-10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9-21 21:12 , Processed in 0.026001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