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谁在水面钉钉子,或洗诗——施德善诗稿2020卷(下卷)

已有 26 次阅读2021-1-19 10:08 |个人分类:2020诗稿|系统分类:诗歌

施德善诗稿2020卷(下卷)

 笔墨曦松 

一缕晨曦
悄悄地溜了过来,宁静地停留在
一张洁白的宣纸之上
随后镀亮一棵苍松,无数松针
我深呼吸,一片绿意中 
笔墨的香气;我看到了浓郁的诗情
弥漫开;我的耳际萦绕着
王国维的话:“一切景语皆情语”
是啊,画面上的一景一物
正鲜活地,流淌着
画家的情感,笔墨的思想和精神
伫立着,画家所营造的
意境。它在引发观赏者想象和联想
通过笔墨,与画家产生共鸣
而我从中听到天籁
看到另一个世界的化境
另一个世界的神,另一个
世界的灵魂
2020.7.1

路边,一座雪白的香山

昨晚,一缕茉莉花香和我一起
在文道散步。我在想
谁这么做,将茉莉花园搬到路边摊
将采下来的花苞,堆成了
一座雪白的香山?我从山前经过
又返回山前——可是花神使然?
浓郁的清香。神奇香魂
一直萦绕着,在我的心空
一会儿携手并肩,一会儿走在前面
引领我,一会儿又跟随我身后
或默不作声,或窃窃私语
我隐约听见:“芬芳美丽满枝桠”
啊,路边一座雪白的香山!
2020.7.5

谁持彩练

夜色下,谁持一条闪耀的彩练
绕着城里一座座
若隐若现的山峰,高高挥舞
谁知道,这时候我正和
多少人一样,在彩练上行走,乘凉
驻足观看城市灯火
这时候,远近高低的繁星
正在瞩目;一轮明月
正在瞩目。多少人和我一样
此刻的心情正随着彩练
在闪亮,在挥舞
我们也在瞩目,瞩目月亮和星光
瞩目自己,正融入
闪耀的夜色,栖息在
一枝隐秘的宁静
和清凉的诗意之上
2020.7.9

天人之作

夜色。雾气。灯光。倒影
合力营造出
如梦似幻的别样世界,诗意的世界
我猜不了
你从中看到什么,想到什么
而我透过
涌动的飘忽的雾气,仿佛走进
仙境。而我飘然起来
在这深邃如迷一样的天地
一定隐藏着
这世上,愈来愈难以寻觅的什么……

夜色,可以黑得让人深陷于
迷茫,甚或窒息
但也并不眼前全黑。只要你打开灯光
这世界,就有了美丽色彩
生活,就是一幅大千的泼彩画
因有色彩,每一片叶子都浪漫起来
每一片叶子都怀揣梦想
在追逐湛蓝的辽阔,金黄的深邃
每一片叶子,都在灵魂之上
相互呼应,相互照耀
劈开时光隧洞,簇拥黎明霞光

雾气,来自水上
通过人工管道,喷涌而出
灯火,夜空上的霞光
刺破夜幕
随着雾气而弥漫,而飘逸
而歌舞,而欢悦
将一切的恐惧,一切的脆弱
统统抛到脑后
忘却所有的不测和无常
拥有一分静谧。拥有一分安宁
不同的事物
在倒影中,展开别样美颜

看清楚了:水雾,夜色,灯光中
有没有晃动着
谁的不安?或者,发射出
宇泰定者智慧的光芒

此乃安其所不安,亦安其所安
倒影。灯光。雾气。夜色
2020-7-13,17


降降我们的心火吧

谁一直在玩火,一直在自焚
而不死?谁一直在玩球,一直在
自灭而未亡?
“休教神水涸,莫纵火光愁”
看看易经水火既济卦
听听霍金预言!降降我们的心火吧
心火不降,妄念纷飞
冰川汗流浃背。地球怒发冲冠
一座无形的火焰山,横亘人间
搞不来芭蕉扇,就等着
化作灰烬!即使悟空再世
领着他的徒子徒孙,不停地
挥舞一把把芭蕉扇,也不知何时
能扇灭脚下的这颗火球
谁真有能耐,彻底阻止热浪
喝停加快融化的永久冰雪
喝停愈来愈大量释放的甲烷
别让地球,就这样变身
成了茫茫宇宙中,第二颗金星!
2020-7-21

附二首修改稿

三伏天


三伏天。空调热情地为我们服务
我们热心地为他们服务
为极地的冰川,排汗,解毒
让热浪,冲向永久的冰天雪地
让冰川雪地,也能感受到
一颗高度温暖热烈的心
一起玩火。一起将地球玩成火球
我们不亡。我们不死
什么“休教神水涸,莫纵火光愁”
我们不懂得易经水火既济卦
我们也不信霍金预言
谁说我们心火太旺,妄念纷飞
我们背向冰川
坐在空调下,同铸一座
无形的火焰山,横亘宇宙间
任凭悟空,任凭他智取的
真芭蕉扇,都扇灭不了
一颗再造的金星


三伏天。不想被煎
不想被烤。不想被桑那
不妨在自己内心
营造一片冰天雪地
让北风吹刮
将热浪,阻挡在体外

三伏天。可以想象
成三九天。水在上而火
在下,水火既济
天地间,精气神会合
不用芭蕉扇
照样过了火焰山

晨昏日月

昨日高温40度。黄昏时
我从阳台望过去,火烧的晚霞
一层层托起洁白月牙
在手机上,我将她拉近
看她还活蹦乱跳,愈加觉得可爱
尽管,阳台热烘烘
可我心中新月化作了一地白雪
今早,出来走环湖栈道
听老人家在说:昨日高温40度
这时,朝霞已烧到南中天
朝阳一轮,斜斜地
射了过来,金黄金黄
我想,容身的这个新火炉
今天至少40度
2020-7-24

夜 色

黑夜捧出了调色盘
上面五色斑斓
.
有人在湖面上画了几串翡翠项链
多少心灵沿着链条跳动流淌

有人在岸边勾勒出空中摩天轮
多少心灵孔雀般屏翅开展

还有人撒了一把金沙子
与夜空隐形的星光媲美较量

我随意将这些缤纷彩饰
拍入镜头而化作星斗阑干

我随时将这些记录
分享给一束光芒
2020-7-29

“风台气”

一个军团,一个军团,地集结
在蓝得深远的空中,先是被烈日照彻得
比雪峰更白亮,更耀眼
而后严严实实地挡住烈日,貌似一块
巨石,即将坠落,但却砸不下来
顶多带来
一丝丝凉快的雨,一阵阵清爽的风
这是我们所期待的
用本地话说,就叫“风台气”
把大地林立的楼房之间
连带人的内心持续的热火吹散
甚或空调都可以关掉
泄洪似的电流,也该省省了啊
炉火,炉火,炉火,也该熄熄了啊
欢快流淌的热汗,也该止止了啊
台风,擦擦边球就好
台风,不要正面袭击就好
伫立“有福之州”
我还是相信朱老总的话
台风天的云——
在开阔的空中奔跑,或驻足
都带来了清凉
任凭怎么集结,逼近,貌似沉重……
2020-8-3

立秋观荷

秋,在三伏中站了起来
朝霞左手牵着金光,右手拉着银华
从天而降
在我面前,荷花一脸堆满了笑
一瓣,飘起舞裙。一抹,透出了惊艳
那是裹着的娇美
江山敞亮。真理和灵魂一样宁静
那是经过烈火燃烧,暴雨濯洗
和孤寂的考验。将怯懦、恐惧和脆弱,远远地
摔在脚后,将冷漠、疏离
和荒凉,一起抛向深谷。以巨大的耐力
坚持下去
找寻被遮蔽的泉源地
还有,转瞬即逝的永恒之美
2020-8-7

滋养我心

为什么老了还在写新诗
因为来自人与自然的诗意一直在
激起我情感浪花
也一直在滋养我心
让我更天真更清纯更安静
比婴孩还婴孩
少了虚妄和许多欲望
诗意在云端
一路崎岖又陡峭
行吟者捕捉转瞬即逝的诗意美
使之永驻心间
只能凭着自己知觉打通
天地心灵
跨越到另一个世界
这里有了了悖论
和空空寓意
更有从未见过的一个个神奇
2020-8-13

狗尾巴草(六章)

花溪水边,摇曳的狗尾巴草
将我摇曳到了童年时光
提着童年时光
我继续前行,脚步轻快了许多

日月星辰说,树根使树枝
枝繁叶茂,硕果累累,却并不要什么报酬
其实,我觉得吧,掉落的果子还有叶子
就是留给根的最深情谊
但凡无私的付出,无意索取
大自然自会给予特别关照

烈日会不会也像莲蓬一样
含着莲子?
烈日的光芒会不会也像莲蓬一样
环绕有音符
发出
这世界上最美最动听的乐声?

我走过古道,也走过新道
我走过福道,也走过文道
昨日黄昏,我在一条乐道上漫步
耳际似有天籁缭绕

多少年,一直都住在工地旁边
听惯大大小小各种噪音
噪音烦躁,无奈,到后来失聪,麻木
谁知道,我们一直都躲在内心里
透过窗口,眼睁睁地看着
门口一条小巷被随意拉来拉去
前面一幢楼拆除,将建厕所
还是公园,争论了一番。后面一条街
扩了又改,改了又扩
接着,又大半年的景观大改造
小巷那侧几栋教师楼,拆了一栋
另外就插上红旗,迎风飘扬
其间一棵古榕一夜间消失
一座防治院扩建的鞭炮声震耳欲聋

秋风轻轻地经过,抚了抚湖面
湖面就在瞬间从少女容颜
变成老太婆,一脸爬满皱纹
2020-8-19

夕阳之美

水波。不兴
天使漫步心的花园

一面镜子。找到宁静
甜睡的婴儿。芬芳如花

世外桃源一朵云。气定神闲
一只展翅的神鸟定格天边

可遇。不可求
未曾饮酒。却醉了灵魂

自带柔和的光芒
从容。淡定

黄昏的忧伤——这快乐的影子
永远留在心爱的大地

禅坐天际线
朝黎明方向望去
2020-8-24

无  题

诺大的海。我看见长着
一巴掌小森林
小森林。我听见澎湃的潮声
潮声。让我的心得到安静
安静。我的思绪
总是格外的光芒万丈
不忘对万物的关照
思绪的双手。擎起一只无形的酒杯
邀天外之神对酌
杯里的美酒。骑着杯子在驰骋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到
欢乐的无声悲泣
灵魂。喧闹而无语?
2020-8-28

让香着火

谁可以让香着火
让生命的花园弥漫开
火中的香气
我想惟有炽热的阳光可以
点燃粒粒花苞

谁可以让灵魂绽放
让绿叶在静默中激发出
洁白的芬芳
我想惟有炽热的阳光可以
托起杯杯酒盏
2020-9-1

舞神神舞

风在灯火和涟漪之间
舞蹈。灯火在
涟漪与风之间舞蹈
涟漪在风和灯火
之间舞蹈
其实,湖水才是真正的
舞神
涟漪只不过是
湖水的舞姿
灯火只不过是湖水的
舞裙。风只不过
是湖水的一个伴舞
可惜你看不到
舞神在神舞之中
台下的鱼群
如痴如醉的形态神情
而你是否看到
太白举杯。邀明月
嫦娥舒袖。舞翩跹
怀素挥毫。戏龙蛇
有秋风的相伴
有灯影的追逐
湖水,愈发激情四射
翩翩起舞
2020-9-3

黑夜的眼睛在讲明亮的故事

小时候仰望过的星星
从什么时候开始,都躲藏了起来?

今夜我在蓝溪岸边漫步
平视到,她在一条河上闪烁。

对着黑夜的眼睛,我说
你这么熬夜困不困?

她的眼睛一眨不眨
仍滔滔不绝地,讲着明亮的故事。

这明亮如梦似幻,惟有黑夜
听不懂,却听得有滋有味……
2020-9-8

闪过蓝溪,闪过湖头

你知道,这是什么时候
我只能化作一道温柔的闪电
闪过蓝溪,拍了拍
北岸的文峰塔
这耸立了四百多年的一支文笔
镇住了多少河妖;拍了拍
与文峰塔遥相呼应的清心阁
曾经文昌塔,在这俯瞰
整座凤城;拍了拍
桥上渔夫,一杆钓上蓝溪
两尾鲶鱼,依偎在水桶
含情脉脉,忘乎生死

你知道,这是什么时候  
我只能化作一道温柔的闪电
闪过千年文庙,拍了拍
腾蛟起凤,泮池照壁,先师门
和殿宇院庭,悬山屋顶;拍了拍
长有薄翼的狮子鶀麟
还有莲花如意斗拱,穹窿藻井
等等别致瑰奇;拍了拍
正从文庙前走过
怀揣梦想,步态自信的
一个少年学子

你知道,这是什么时候  
我只能化作一道温柔的闪电
闪过“一代名相”故里,拍了拍
这里的中山街后面
李光地故居,以及他子孙
曾经居住过的大落厝;拍了拍
李光地文化园,以及
园内阆湖博物馆
李光地研究院;拍了拍
李光地儿时读过书的贤良祠
和爬过的五阆山

你知道,这是什么时候  
我只能化作一道温柔的闪电
闪过凤冠山步道,拍了拍
跨越山涧的斜拉桥
这是一道壮观的景象
拍了拍这里的两段福道
仿佛我不是在凤城,而是
在最熟悉的榕城
走来走去,休闲,惬意
此外,我还拍了拍
一身清白的“弥勒佛”
那一脸坏笑,那一腹便便
掖了一群的乌鸦
2020-9-10

花果簇拥而来

这是什么感觉?被“眼福”
砸到了!在这秋天。不仅有果实挂到
你的眼里。更有胜过二月的
美色花卉,不时撩开你的眼帘。在这秋天
看到饱满的词语,还看到不可名状的
裙裾。裙裾走她的秀,词语掂他的重量
在这秋天。我既拥有
渐次自由的呼吸,又拥有
一片可以让自己绽放又含苞的园地
饱满有重量的词语即使不能裹腹
却可以止渴;即使自由呼吸的
并不都像金桂丹桂那样,飘来沁人的
一缕馨香,但也可以分享
其中清清淡淡的,无味之味……
2020.9.18

雨之魂(二章)

秋雨中。我看到
擦身而过的
一朵花捧着三朵花——三片紫色
三角形叶子似的花瓣间
绽放出胸章般
洁白无瑕的三枚灵魂
“这是在接受大自然圣水的洗礼么?”
我仿佛看到我自己
灵魂刚刚出浴

皮肤上还沾着一粒粒
大大小小水珠。毛孔正呼吸着
格外清新的空气
和湿漉漉的一缕两缕光芒
“好长一段时间了,没有过这种感觉”
就连说出或听到的话语
都冒着火
雨中行走让我邂逅
雨之魂
2020.9.24

玉阶云梯

玉阶云梯,铺着厚厚诗意
谁知,在这一道风景之上还会有
怎样更诱人的风景?

一棵壮硕的古松
袒露心胸。曾被飓风摧斜过的树干
将翠绿松针扎向苍穹

一匹宽阔的石瀑
悄然无声地,自高处倾泻而下
让穿越者惊心动魄

右依危崖,左临深渊
潜意识握紧铁索
贴着一方方石窝子,向上攀爬

伫立险径,放眼城廓
一派苍茫中,仿佛闪现
曾涉足的所有云梯

隐约浮现开拓者
付出智慧和挥洒汗水的身影
这是怎样的人生体验!

谁曾说过,每迈上一级台阶就可以
获得一个新的海拔高度
多出一分视野改变之后的骄傲
2020.9.26

什么花更香

有人说,百花之中要数桂花最香
她从大老远就向你追了过来
而且,她还一直紧跟你;
有人说,百花中还是水仙花算最香
她不跟你,也不追你
她就安安静静凌波,举目,微笑
以自然的体香,深深吸引你
让你不舍得离开;
还有人说,百花中芳香袭人的很多
如蕙兰、百合、桅子
而更香的应数洁白的茉莉花
她的馥郁,可以沁入你的灵魂……
但少有人赞美过夜来香
那种异味,就连蚊子都不敢靠近
惟有歌星邓丽君
曾经为她思量,为她歌唱
2020.9.29

天被挤成一条缝

没事时我会在这墙根走走
看看一片天怎样被挤成一条缝
缝里究竟有没未曾见过的奇观
终于我发现这是两面墙的合谋
一面挨近一面,不仅挤出
炫目的阳光,迷人的月华,还挤得
一朵云嚎啕着飘洒下一滴泪
只有看不见的风,时而悄然躲在角落
时而狂欢地穿来穿去
让人觉得,这巷子虽僻静
却一点也不寂寞,反而有一点热闹
不时有远方慕名来访的游客
接踵而至,摩肩而过
深流一般。而被挤成一条缝的天
则成了神灵眼里一泓静水
我不过是个体验者
2020.9.29

早晨八九点钟的月亮

早晨八九点钟
当我仰起脸的时候
我看到
未曾看到过的精彩一幕:

好几个大大小小树梢
围拢在一块儿
正朝着一泓蓝天
聚精会神地
垂钓浮起半轮的月亮

接着
我用目光丈量一下
这个时候
月亮和太阳之间的距离
而且用心对比
它们之间的亮度
然后
发表我的讲话:

你们是早晨八九点钟的月亮
希望也寄托在你们身上
虽然
你们只是蓝天上不起眼的
一朵白云儿
虽然
你们和太阳挨得愈近
逊色得愈明显愈多
但你们很快就会到漆黑的天地去
发挥你们作用
就是再光芒万丈的太阳
也无法替代
2020.10.9

神用黄金掌按住瀑布流

一座花园陪伴我

多好,在这双节的一上午。无意间,我被无形之神引入一片美蕉之林。是不是美蕉也一直喜欢我,在默默地等待?在蕉林间,我驻足,仰观,留连。是不是悟空曾经摇动过的扇子?翠绿而阔大伸长的扇子,按住飞泻而下的一片阳光,却按不住一缕透过细微缝隙的炫目光芒。我不由自主地,一直仰着脸。我不由自主地,全神贯注地,在找寻

我找寻无形之神。我注目无形之神伸出的黄金手掌,怎样按住飞泻而下的瀑布流?

那温柔的纤指,那翘起的指甲,就是整个地球上唯一的最美的一种花,金光闪烁,璀璨夺目。花正吸引一只蜜蜂。这只蜜蜂也在留连,驻足,劳作。而花还一直默默地,守护着后面同一根茎上结着的一串果实。神毕竟是神。我发现,神的黄金手掌并不怎么用力,只不过轻轻的一个动作,再怎么吼声震天,惊心动魄的飞瀑,须臾,也只能化作一尊安静的雕塑,或一曲凝固的音乐

此时,我的耳际,萦绕着玛迪娜的优美歌声:你轻轻启齿燕语莺歌,令人怦然心动一见钟情;你亭亭玉立千娇百媚,令人频频回眸奕奕神采……此时,我的耳际,颤动着迪玛希的震撼嗓音:谁都无法命令激越的心灵,谁都无法扑灭情感的火焰……

多好,在这双节的一上午。一群音符环绕我的耳际

一座花园陪伴我
2020.10.13

重阳木和附生蕨

一排重阳木常常看见

我在他们的臂弯下走来走去。深秋。有的还将一串褐红色小果实提到我面前。一天,一阵劲风经过这里。重阳木的褐红色树叶争先恐后,默默地投向大地的怀抱。他要敞开天空,让阳光普照,让人们感受到,寒秋不寒,严冬温暖。而愈是盛夏酷热,重阳木愈是枝繁叶茂。他知道,这样才好为人们遮阳避暑

这种角色的转换,那么自然,那么及时

一天,重阳木从不轻易摇动的树叶,忽然间晃了一下。我记起:再过几天六度重阳节就到了。须臾,我情不自禁地献上一份瞩目礼。我看见

一簇附生树蕨,如沐春风

我感觉到,这是树蕨在无意间,以自己优美的形姿,装饰了重阳木。让重阳木的树干显得更加壮美,更有生命力。我想,被誉为“千岁树”的重阳木,见过多少白露银霜,征服过多少狂风暴雨,多少闪电鸣雷!他的伟岸,是树蕨的最安全的避风港;他的心胸,是树蕨的最美的田园

树蕨,应该永远感恩重阳木
2020.10.16

最美的秋色

秋色中最美的鲜花。你知道是哪一朵?
醉芙蓉
她的寂寥而摇曳的身上,被渲染上多少秋霜的冷凉,又被点缀上多少目光的温热?
或许冷凉多过温热;或许,寂寥好于喧嚣

在这里,我想化用白居易的两句诗意,来形容醉芙蓉的美,不知是不是再恰当不过了呢——
花房胜似红莲,艳色鲜如牡丹
醉芙蓉绽开,洁白如玉的花色,仿佛白牡丹惊现眼前,雍容华贵,落落大方;醉芙蓉凋谢,渐渐蜷缩,花色自白而浅红,而深红,如含苞待放,如少女娇羞。有观者误以为,一棵树开两种花。这般的色彩变化,还有这般的重瓣间花蕊,若金桂朵朵,无香而清醇扑鼻,不知是不是醉芙蓉在木芙蓉的所有品种中,甚或在深秋绽放的花卉中,之所以最为名贵,之所以最美的缘由?

多年前的深秋,我在常常路过的一个地方,常常观赏到醉芙蓉。记得,我还为她写过两首诗。据我观察,这里的两棵醉芙蓉花期奇长,不仅在秋季开花,还跨越到初冬,直到冬至前夕,还在绽放。当时,我几次在心中赞叹不已。后来,这两棵醉芙蓉因故一夜之间消失
这次,我是在距离原来地方不远处看到,只有一株醉芙蓉,花开繁多,而且花朵开得特别盛大丰满,惊艳到了许多从这经过的游人。游人中不少还举起手机拍摄,远拍近拍,为她留下倩影

而我在想,醉芙蓉为人们所喜爱,所赞美,让大诗人用红莲和牡丹来作比,是不是他们都觉得在秋色中,醉芙蓉是开得最美的鲜花?她的花瓣,因有淡淡的叶脉皱折,而给人印象极其特别和深刻。记得当时初学花鸟画,习作木芙蓉,我就喜欢画她的花瓣脉纹。我以为,这是她与其它花卉最不一样,也是最美的特色。

醉芙蓉,一位由内而外的大美人
她容貌美,她形姿美,她不拒霜但不畏霜,凌寒绽放的内在血性和骨气更美!
你不觉得么?
她在冷凉中向你微笑。她在寂寥里为你歌唱。你看到,你感受到了么?
2020.10.21

谁在水面钉钉子,或洗诗

天空连带日光云影,落到了水下
不甘沉没,浮在水面
水撕扯开云。云撕扯开水
日光似乎不再刺眼
谁大手笔一挥,即将风马牛吃麦拉扯一块儿
短短诗行间,设置无数道门坎
几人像在摸象
几人不能自拔,已陷入迷阵,或圈套
谁却不无得意地
暗自用力,在水面钉钉子。或一直
都那么用心在洗诗……
2020.10.28

岩 苔

一座山
从白云洞到万松湾,从涌泉寺到屴崱峰,从天景园到鼓岭
一条条石径,一块块苍岩,一棵棵松树
竟然那么贴近我的足翼和心窗
至今已有二十多个春夏秋冬,一个个走过了。

每每被神牵引,每每拾级而上,每每都有新鲜感,或奇异感,油然而生
我都有自己美的发现——

一次,爬到屴崱峰前,看到崖壁上垂挂着晶莹剔透的冰凌,就随手抓了一根
紧握手中
快到白云洞时,这根冰凌才被我掌心的温热融化;

几多次
古道上有的青石,或色彩,或花纹,特别的美。当它映入眼帘
我总是情不自禁地,下意识地,着力踩一踩;

山上岩石,喜欢默默地站在路边。比较大块厚重的,也不算少
可能由于多裸露在半阴半阳处,或山坡树下树旁,这些巨岩上都长有苔癣
注意看,苔花十分细微,比米粒还要小
但那花样让我想到卵,它是不是一直都在寻找蝌蚪?想到浪潮,像一张巨大的弓,汹涌澎湃地向前推进;

想到烟花
是的,岩苔就像空中绽放的或大或小的一朵朵一簇簇烟花
但烟花总是一闪而熄,转瞬即逝
而岩苔不会熄灭,不会消逝,它一直在绽放,一直在升起……
2020.10.31

曾经笔下的一首诗

今天,我看到帕米尔高原慕士塔格峰
在摄影家和煦镜头里
我仿佛清晰地看到未来,自己笔下的一首诗

这首诗站在高高隆起的大地上
厚重。伟岸。矗立。横亘在宇宙间
面对遥远的冉冉升起的明日

沐浴过神秘的玉露之后
再沐浴朝阳的光芒
从此,这首诗就超越了世俗;超越了唯我

而拥有最敏锐而悖论的眼藏
拥有那谦卑,那真诚,和那静默
在暗处助力,从低处衬托

清晰地,我看到:未来笔下的一首诗
以令人震撼的觉醒
凸显第三极神性,凸显大美的符号

更凸显出苍茫的气象
和空无的奥秘
这就是曾经笔下的一首诗么?我有点恍惚
2020.11.3

红叶谷

这可是冬天了
整个山谷却开满二月花
红得就像着了火
火光冲天
“消防员”们从四面八方赶来
纷纷举起了
大相机小相机小小手机
咔嚓咔嚓咔嚓地——投入扑火
莫曾想
火越扑越旺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火势愈来愈猛
从云中房一直蔓延开来
从望峰台下
蔓延到祈福台前
从山谷蔓延到
一个个镜头一颗颗心
看来无法扑灭了
这花不想凋谢
这火一直在噼里啪啦地燃烧
将给整个冬天带来
阳春般温暖
让寒冷
远远地消遁去吧
2020.11.8

乌龙江湿地

1
上善若水?洪水猛兽?
堤坝——这神的长长巨臂,应该懂得辨识和预判
它将一条乌龙拦在了新区之外
一个周末。我想看看这里的湿地究竟栖息着
多少未曾见识过的鸟类
就在这臂膀上下,休闲的走来走去
偶尔伸出一边手,抚了抚
神的臂膀,上面随风摇曳的小花小草
还替天外来的缪斯,留了张倩影

2
到了堤外,走进不湿的湿地
不曾想,连鸟儿的半截子影子也没逮着

倒是遇见一片地块,割去了枯干的芦苇之后
又长出一茬新叶。正呼唤着远方候鸟

坝下茂密的芦苇,擎起大束芦花
与坝上一片狗尾草,遥相对话

而坝上坝下的骑行绿道
这时,向我舒展开了江边凉爽的空气

3
悄悄地,江边已经靠近过来
但见一位垂钓者,好像正忙着
掌控一排过去好几根钓杆
看那样子,有着满满的期待
不知怎么,我突发奇想:如有几杆子
鱼儿同时上钩,那他该当
如何分身?我倒想看看……
2020.11.13

残 荷

有风,无风;有雨,无雨;有阳光,没阳光
或躺倒或站立;或俯视或仰望;贴着水面,潜入水下
一样,甘于寂寞
一样,一样,有一缕清气在
一样,一样,一样
有一根风骨在
在寂寞中,坚韧,坚忍;在寂寞中,沉淀,期待
还请寒风,白鹭,或翠鸟
不要,弄出响声
不要惊动,折而不断的茎杆
不要惊动,蜷而不缩的莲叶
不要惊动它们梦中香魂
寒风可以摇曳出,别样的一种大情怀
冷水,更能映照出一种不屈的精神
即使遭遇到,萧索的气候,恶劣的环境
也会自然流露一种神的禀性
凝视不残的残荷。如同凝视充满了生机的信念
欲言又止
让人心生敬意!灵听惊雷……
2020.11.16

树木之魂

人有灵魂,树木也有啊!

像味道。其中有泥土、金刚石和火
像空气。全在自然呼吸之间
像风,即使看不出来,也能感觉得到

和人的灵魂一样
树木之魂可以附于躯体之上,独立于躯体之外

榕树,樟树,重阳木……
路过这些树木,我常常不由得举目仰望
它们伫立,静默安然,向天空奔驰

胡杨,银杏,柳杉……
见过这些树木,我都会献上注目礼
它们怀揣梦想,随风舞蹈,临雨歌唱

不由得想到人类
与大树木相比,我们绝对没有那样定力
那样耐得住无限漫长的寂寞
那样无私地融入大自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此景此情令人自叹弗如
又精神百倍!
2020.11.19

自带光芒

夜幕。降落在
山坡的

一块岩石上。每朵
小小苔花都绽放成了一棵

通透的白玉般的大树
格外耀眼。而点点

星星却在夜幕上
若隐若现。整个的空间

在你凝视中
愈来愈空阔深邃。从

宁静的天地间
你,是不是听到了

百鸟
从各自温馨的巢里,传出

动听的鼾声,或
自带光芒的一缕气息
2020.11.23

这样的美巢

这样的美巢,永远定格在
一然的镜头里。有谁,还能见到
这么梦幻般的雾气
又这么神奇地,在洁净的细枝嫩条间
构筑出
这样的美巢?而且拥有
一粒粒,一串串,小小水珠子
小小的明亮的种子
在小小的空间
孵化
最美的春天!我突然觉得
光有发现的眼睛还不够,还要有
神,在暗地里相助
将美请来,让你和她相遇
而这无形的神
今天去哪了?谁能够寻找回来
2020.11.28

冰雪流水

雪,纷纷赶路
身轻鸿毛,步松鹅绒
一旦落定
一片轻松,将凝结成一块磐石
即使阳光聚焦,也难融化。

而压在河流上的雪
看似默然无声,一动不动
未被雪压住的,河流
依然欢歌乐舞,永不止息地
奔腾,向前……

在一静一动之间
首先,我关注厚厚积雪下
暗流的涌动
此处无声,却响彻我的心空
同时我想到,涌动的河流之上——

小丘般的,凝结的冰雪
怎么就能稳稳地
镇住放荡不羁的流水;怎么将
流水,当作根
深深地,扎进河底?

原来,冰雪借水中礁石
接了地气
任由周边激流冲击
“我自岿然不动”
这是怎样的一种精神!
2020.12.3

雪后大漠

无垠大漠,凝冻的波浪
一侧或两侧,被一阵风涂抹上
厚厚的莹亮的奶酪

愰惚中,我看到
天底下站立着无数大写的人
这世界最为庞大的乐队

愰惚间,我听见
他们演奏的雕塑般的交响
那乐器张大神秘的天眼

还有临风玉树,正朝我的窗口
或向着远方,挥洒
在天际线,跳出一颗樱桃
2020.12.8

水拧的大长绳

西端握于严峰山四大石柱手里
东头牵在五虎礁的手上
自西而东,这条水拧而成的大长绳
穿过好几十个的县境
有芸芸众生千万人像一朵朵浪花
一尾尾鱼儿,在绳子上下
蹦蹦跳跳,穿梭个不停

有人用微信传来一组镜头
他说,他刚刚走访了手握绳头的巨岩
我回复,怎么看不到一滴的水
只见一块岩石一丛乱草?
他说,他没拍出来,草下面就有涓涓细流
接着重又传来镌刻着“闽江源”
三个大字的岩石和碑石照片
说,这就是证明

他不知道,我曾经坐船到过五虎礁
这里就是闽江口,江海交汇处
当时我想,五虎礁牵动的这么气势博大
浩浩荡荡的大江,从此入海
无疑将八闽水域风貌,地域气象
推向了大海
融入了海洋的大灵魂

从涓涓细流,到宽阔的大江
再汇入无垠的大海
我们的血液在不息奔流
我们的骨头也得到了不停的磨砺
我们早已在这条源远流长的
大长绳上,蹦哒跳跃
闽江润泽和滋养着我们的生命
2020.12.13

安身静体

从历史的纵深处,传来了
鼓瑟吹笙,黄钟奏律的声响
已看到这个节日
走到跟前。但身体似乎还有几成
未曾安静下来——
在竖排几只水杯水面上,吹过乒乓球
用不锈钢筷子夹玻璃珠
从一盘子夹到一定距离的
另一盘子,连夹数粒
虽完成,却未免有丝丝浮燥
看来,得独自在时间里
坐坐禅,读读书。随着阴阳的自然
转化,真正安静下来
再接受上天的赐福吧。迎接
春天到来
嫩芽有力地拨开了芽苞
沐浴十里春风
2020.12.18

媚 涡

或先前为上帝所关照,打开
或后来被世人指指点点,愈益深刻

或因缪斯和凝固的音乐的造化
而在双颊唇边留下美痕

鲜妍的笑靥。迷人的花蕊。爱的泉源
凝聚蜂蝶,星辰,和高尚的灵魂

仰起牡丹。仰起神情。仰起骄傲的头颅
一起,瞩目两个深深的温柔的浑圆

吸引着。筛查着。考验着
浅浅的笑意,守住热烈的花一样心境

拨开蛛网,甚或蝙蝠身后的垃圾
上下攀爬,丈量。优雅对应穹顶

痴情。坦诚。清纯
魅力四射

四月天,仍怀有“一块焦木”
仍跟随着“逐林木而居”者
2020.12.23

这里的银杏树 

从外地来的吧
这里的银杏树还很年轻,脊梁挺拔
零星地散落在人们的视野
一隅
未能引起人们注意
尽管外地早已
一树金黄,一地黄金
这里的银杏树
还绿着
但到了渐渐有了寒冷感觉的冬天
这里的银杏树也像
一把火
旺旺地燃烧起来
照亮这里的
一片绿色
温暖了更多人的心
这里的人们这才
开始渐渐地
行以注目礼,纷纷将金灿灿的色彩
纷纷将阳光的灵魂
摄入镜头
2020.12.27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1-19 12:28 , Processed in 0.028091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