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宫白云:思与美的歌者——《施德善短诗选》印象记

热度 1已有 7937 次阅读2012-8-4 08:33 |个人分类:他/她评|系统分类:诗歌| 美的, 印象, 白云

思与美的歌者

——《施德善短诗选》印象记

宫白云


  

  我把一生心神赋予
  笔墨。看她永于金石。
  ——施德善
  
  每个诗人的眼里,都存在着一个与他人不同的世界,怎样根据自己的认同和视野来构建诗歌,把自己与其他诗人区分开来,这不但需要诗人要有自己独特的语言,准确艺术地表达,更需要有一颗自然之心。有这样的心灵,才会对大千世界保持好奇,对人性怀有悲悯,才可以放开眼界,从现实的善恶得失跳脱出来。而往往自然情怀和格局的大小,会直接影响诗歌的气象。眼界不大,诗歌就无法写得宽广。近日,读完了诗人施德善寄来的诗集《施德善短诗选》,让我直接领略了这样一颗自然之心与宽厚的眼界,特别那气定神闲的气韵不经意间就拂去了这个炎炎夏日的诸多燥热。
  
  很早就在施德善的新浪博客读过他的诗,施德善的诗风格独特,内涵丰富,充满哲思与自然之美。这次读他的这本短诗集,更为质感地触摸了他诗歌的思与美:他把“思想揉搓成/朵朵雪花/舒展心的翅膀/声音奔涌成/大爱的江潮”(《思想的歌者》);让“百部长篇/乘坐一首短诗/从茫茫之白/抵达一点绿”(《小说站到诗歌站》);在他眼里“海永远是平稳的/颠簸的只是大风摆弄的船”(《海与船》);“一座座悬浮的山和岛/或奔跑追逐/或静止不动/全都掌控在风的手里”(《舷窗看云》);时间对于诗人“恍若毛线捆成球/回到原点/每一回的感觉/都不一样。”(《时间》);“黑夜覆盖了大地万物/也呈现了大地万物”(《呈现》);“就这样,趴在纸上/喝多了墨水,有点缺钙/究竟是可怜的/只沉湎于苍白的月光”(《纸上羔羊》)。如此的思仿佛自然的召唤不由自主地表达出诗的本质,折射出万物纯粹与和谐之神性。
  
  而那“唐朝月光/一直流淌到今夜/清辉里依然/秀色旋舞/美酒飘香”(《唐朝月光》;“连绵枝头,弄色照水”“一袭三变的婚纱,撩起万缕霜风”(《醉芙蓉》);“大鸟,高出喧哗/穿越一个个虚词”“驮着渐渐褪去的辉煌/向那不知是巢还是岸的地方/隐没,隐没……”(《驮着残阳的鸟》);“石板路的街巷/鲜活了古朴人文/宁静的自然/宁静了心的乾坤”(《丽江古城》)。这样的诗情令人愉悦、悠闲地沉入在滋味中,抵达物与我游的境地。
  
  施德善的诗歌越深入地去读,越感觉他的敏于思与美。可以说思与美是施德善诗歌的两大主体。黑格尔在《美学》里说:“艺术家不应该先把雕刻作品完全雕好,然后再考虑把它摆在什么地方,而是在构思时就要联想到一定的外在世界和空间形式及地方部位。”施德善的诗正是很好地使用了这样的美学,如他的一首《露水》:
  
  朗朗夜空。何时悄然降落
  天河?动情的珠泪,拍遍左海西湖边
  四千米阑干。淌成了一页长卷
  经书,却几近无人识读。(而此时的远方
  正雪吞山川。瞬间,一片白,寻不到半点黑)
  我从栈道走过。倏忽,喜悦弥漫
  不禁用指头轻轻的,触摸这天使肌肤
  心想,这时她更多的伴侣早已潜入
  花蕊草根,滋润心中之爱。又想,她将在
  朝阳晨光下,怎样腾空而起,返回九霄云外
  或者,已然沁入我的内心
  悄悄举起,一盏神灯
  ——《露水》
  
  此诗首先由疑问似的想象,由虚入实,“天河”洒下“动情的珠泪”,而后“淌成了一页长卷经书/却几近无人识读”,生命的美有时就是如此,绝美却无人赏识。正像此时的大自然“雪吞山川。瞬间,一片白,寻不到半点黑”,至此诗人高明地笔锋一转进入深刻的內心,让心中所想成为生命的告白。整首诗以一个进入者的口吻来叙述,整体的布局、层次、色调都像是一幅精雕细刻“露水人生”画,透视出的伤怀,细腻,弥漫着诗人洞悉人生与美学秘密的气质。这样的诗写主要靠瞬间爆发出的张力,以达到全然的灵性渲染。诗人一方面发挥他最大的想象,另一方面在虚构过程中将意象转化为新的层面。卡夫卡说:“虚构是浓缩,转化为本质。”诗最终是思想的浓缩,只有不断地探寻才可从中获得启迪。如他的另一首诗《尘埃鉴》:
  
  百亿年前,就从恒星那里
  出发——在光束中游荡;在阴影下
  飘泊。当进入境界时,便诗意的
  落定。无限时空,无处不在,无时不有
  而小小颗粒,有时也为“振衣千仞冈”
  而失怜;有时也被视作肮脏,污蚀
  还传播细菌……但却不容忽视:“海内奇杰
  非从尘埃中物色,未可得也”
  整个地球都是由它造的……
  百亿年后,或转瞬,将沉浮
  到玄远神秘的黑洞去?
  

  这样的诗无需警言,却能向尘世中的人们发出隐秘的召唤,洞悉“尘埃”的真谛。诗人唤醒人们去沉思,沉思那“无限时空,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的“小小颗粒”的奥秘。虽然“振衣千仞冈”的高尚胸怀,“有时也被视作肮脏,污蚀/还传播细菌……”但却不容忽视:“海内奇杰/非从尘埃中物色,未可得也”。诗人激发人们去思索,思索之下,才有反省。从精神层面上说,亘古以来的困扰,无非都是善与恶、爱与恨、希望和绝望、现实和梦想之间的困扰,而这些困扰就像宇宙中的“尘埃”,“百亿年前,从“恒星那里出发”,“百亿年后,或转瞬,将沉浮/到玄远神秘的黑洞去?”所有的人间价值不过是一粒粒小小的尘埃。
  
  全诗为一种神奇的气氛笼罩,而且诗人把“尘埃”提升到艺术的层次“当进入境界时,便诗意的/落定”,这是一般人无法体会的。诗人还在诗中穿插了张大千据晋朝左思曾云的“振衣千仞冈”的画及清代钮琇所著的《觚胜》中的话:“海内奇杰/非从尘埃中物色,未可得也”来丰富全诗的涵义,增加诗的深广度。熟悉历史的人知道,《觚胜》中的故事所反映的社会生活面极广,官场、科场、青楼、市井、战乱、灾荒、文字狱、风俗民情、方物特产、扶乩勘地及前述诗文书艺几乎无所不包,正如“尘埃”。诗人在这里运用了并置的手法,把这两种不同层面的东西合而为一,让这首诗从物质走向精神。
  
  综观施德善这本短诗集,给我的印象是:结构严谨,技巧成熟,內在经验深厚,即使一花一石,一茶一景也赋予思索,意象往往循着思想与美的轨迹发展。也正由于此,在阅读诗人施德善的这些诗作时,总能让我获得启示与美的愉悦。
  
  2012-1-26

 

 

——————

本文原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e3e08d0102e4dn.html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2-8-17 15:27
朗朗夜空。何时悄然降落
  天河?动情的珠泪,拍遍左海西湖边
  四千米阑干。淌成了一页长卷
  经书,却几近无人识读
读起来挺像慢词的
回复 施德善 2012-8-17 20:57
平林: 朗朗夜空。何时悄然降落
  天河?动情的珠泪,拍遍左海西湖边
  四千米阑干。淌成了一页长卷
  经书,却几近无人识读
读起来挺像慢词的   ...
久违了。多批评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0-20 23:35 , Processed in 0.029529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