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依然是(组诗)

热度 1已有 16717 次阅读2011-9-18 14:49 |系统分类:诗歌

依然是(组诗)

 

 

雪屋

 

无人知道我经过了它,同行者也不会

这被命运遗弃而寂静的小镇

 

“房子挤成堆,抵御人间的寒气。

在崇高和低矮之间

积雪

革命的线路走向了哪里?”

 

像一个寒冷的童话

哈达铺还没有融化

 

影子还没有从寒冷中醒过来

背起传说中的枪

猎物:这些石头忠实而凶恶

 

我经过了小镇,经过了雪屋

雪屋只剩一个名字

仿佛多少年了,它还穿着那身褴褛的衣衫

沉浸在云朵的变幻

2011.2.26-3.19

 

那一夜

 

街道是爱讲脏话、喜欢体罚的老师

时代健壮的身体里

藏着棍棒,雪,刀子,明亮的积怨,子弹

这些都顺着葡萄的枝蔓

给予我们太多的甜,和碧绿的外貌

 

但这不是血液的声音

如果有监听的耳朵,那夜

都奇怪地聋了

那夜,恐惧的种子在眼睛和心里炸开

 

那夜,大片的蒲公英飞了

那夜,迷惘的更迷惘

而广阔的,迷人的,仿佛罪不容恕

 

那夜

是禁区

但不知道是谁设的

 

谈论它

还不如谈谈苜蓿的来源

2011.3.19

 

短句

 

总有一只青蛙在自己的身体里叫。

月夜异常清晰

那狭窄、有毒的叫声。

2011.3.19

 

319记事

 

生活回到它的轨道:初一之后,是十五

你忘了唐山汶川,还会有海地和日本

忘川之水中,也有盐,和谎言

疼就留在,那总是接踵而至的雪花中吧

我们醒来,开始复原那一件件琐事构成的秩序

努力让自己意识到    活着就是生活

2011.3.19

 

受过伤的人生不是原来的人生

 

碎玻璃,残肢,愤怒,活人,钢刺

这是依靠影像技术留存在废墟上的

生命质感

梁小斌说,他不喜欢以这种夸张方式呈现的

灾难的质感。他不太喜欢   雪白的墙

 

悲伤减慢

灾难的摇晃

也应对世界

 

但这是废墟

硬的,软的,活着的废墟

我们,包括时间,都是

 

时间总会意外断裂

那断裂处,尖锐,像断裂的钢板

遗忘是种技术

可以把成吨的焊条熔化在那儿

2011.3.19

 

小县城的灯光

 

断桥,陡峭但无用的山峦,仿佛是他们在支撑

这小小的县城

这牙齿松动的,命运的口腔

 

他们说闪电。大雨。山像崩溃的人群。

泥石流涌入房间。

他们说领导。炸药。锅底似的天空。小商品……

 

他们还给我指生死的界限。

是的,它还在。

 

入夜的灯光中

显然我是一个外地人

和我说话的,显然也是外地人

 

显然我有虚无的眼神,和茫然的同情

显然,我就像总是在县城熟睡时偷偷出来溜达的一只狮子

我看着美妙的灯光

被美妙所迷惑

 

现在我又来了,但一些面孔不在了

另一些面孔在惊惧中慢慢躲到面具下

是的,它们也是一群渴望自由的动物

 

现在我又来了,它们躲在黑暗中

一个招呼也不打,也不理睬我的问候

2011.3.19

 

320,又雪

 

剃头,换衣,出行饮酒

世界无论多难我们又开始了

和那些还活着的虫子一起去演出

景色清明

印证内心的复苏,和可盼的未来

 

你们来了:神在头顶,愧如云朵。

你们来兑现冬日未曾兑现的诺言

无尽的白裹住大地

无尽的白中有寒冷通红的手指

 

“纯洁在杀人!”

“一场场,一群群!”

可时间已出发,春衫斑斓

人群毛孔张开,不及回屋

2011.3.20

 

闲人

 

还是围炉赏雪,做个闲人

还是读诗饮酒,春日一醉

还是闭门谢客,南堂高卧

 

这世界就让它崩溃着吧

 

这雪,就让它越来越像驰援的一支军队

只能掩埋,掩埋

 

集体在掩埋集体

 

这暴力之背

悲情,无言

 

这世界就让它崩溃着吧

就让它无言

 

疼是一场雪,又一场雪

疼是一壶   无用的酒

2011.3.20

 

云朵

 

轻丝散尽,你的品质如天空

湿身下坠,你缠自己成树根

这没有用

 

飞了就是飞了

碎了就是碎了

 

人间如戏

适合你的角色

只有一个

 

天幕还没有拉上

且让霞色红了脸

低眉唱:

 

飞了就飞了

碎了就碎了

2011.3.20

 

依然是

 

四月

最迟钝的蝴蝶

也学会了飞

 

镢头始终沉浸在

质地明亮的时光

而有许多琐事在琐事之后

等我去做,也等着你去做

 

依然是

神庙威严,肉体易碎

 

依然是

翅膀之后

土地像风吹落的

空蜂巢

 

种子始终沉浸在

农药发芽的喉咙

果园挂在树上

这灯红酒绿的山峦

 

和雨。

雨依然是忽大忽小

依然是云雨的青春骤然醒来

世界和湿内裤藏在喜庆的人群

 

就这样,悲喜如兄弟,爱恨若夫妻

就这样,作茧自缚,破茧而去

就这样在死生之地变着花样播种

2011.3.20

 

氢气球

 

祖国涨红了脸

云朵答记者问

干旱的政治,瘦肉

在大地上奔跑

 

──每年,是的,是每年

总有一些事情已改变,不改变

 

──是的,每年,是每年

世界的氢气球常突然丢下

一具具尸体

 

还是每年,是每年、每月、每日

到处都一样

到处都有一台会说话的机器:

有那么多废墟

需要在未来被清理

需要人民

加入这挖掘和掩埋的大军

 

2011.3.20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1-9-21 11:44
总有一只青蛙在自己的身体里叫。
月夜异常清晰
那狭窄、有毒的叫声。

短句如匕首
回复 于贵锋 2011-9-21 12:41
平林: 总有一只青蛙在自己的身体里叫。
月夜异常清晰
那狭窄、有毒的叫声。

短句如匕首
长句似呜咽。谢谢读。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8 02:49 , Processed in 0.029603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