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美丽的一千零一夜
立写的诗歌 2020-1-24 09:52
美丽的一千零一夜 1 、 100 、 1000 、 10000 和 0 博尔赫斯在《七夜》里谈到了《一千零一夜》的名字。为什么一本书会叫《七夜》,不叫《六夜》,也不叫《八夜》呢?显然,博尔赫斯认为他是在完成了创世后的第七天的夜晚开始了回忆。那么,为什么会有一本书叫《一千零一夜》,而不是叫 ...
2 次阅读|0 个评论
不给他们点厉害是不行的!
立写的诗歌 2020-1-2 21:34
不给他们点厉害是不行的! 年底的夜晚,我坐在一家酒吧,在连续喝下十二瓶啤酒后,我觉得仍然一点感觉也没有,这不对,这太过分了吧!他们一定给我的是假啤酒。我用瓶子敲着桌面叫来了服务生,一个轻佻的小女生,在岁末每个女孩子都蹦蹦跳跳,她跳跃着到我的面前,挥舞着荧光棒,我突然对她吼叫: ...
7 次阅读|0 个评论
我赢了——五年的告别
立写的诗歌 2019-12-27 11:08
2019 我赢了——五年的告别 我不喜欢告别。但发现写作六年来,有五年都写下岁末告别的文字。今年将它们整理出来。过去整理我的那些摄影,每次总是不久就会眼球疼痛,并且我会非常伤感,那些昔日鲜活的影像给我带来的是一种刻骨的,生命无法挽回的逝去的悲伤,有时简直是难以忍受,所以后来渐渐的 ...
9 次阅读|0 个评论
永恒序言集
立写的诗歌 2019-10-16 16:53
永恒序言集 现在,时间暂时还不用退回到二〇一九年四月底的那个刚下过一整天雨后的夜晚,具体日期我记得是二十七号,晚上八点二十分。此刻我正一个人坐在也被当做卧室的书房里,仍然清楚的记得白天下过的那场雨,都是稀稀沥沥的毛毛雨,无声无息的,天空一直阴郁着,进入夜晚,雨就停了。一切如此清晰。尽管 ...
30 次阅读|0 个评论
预期焦虑
立写的诗歌 2019-7-30 11:27
预期焦虑 负性情绪 我们人类有着一类极为丰富的负性情绪,它们可以用忧伤来大体概括:忧,是一种程度不同的恐惧感,不安,担忧,害怕,焦虑,恐惧,惊恐;伤,是一种程度不同的非肉体来源的痛感,但显然与肉体的疼痛有关。我们发明了许多词汇来描写它们的细微差别:仔细品位伤感和感伤不尽相同 ...
29 次阅读|0 个评论
秀发之谜
立写的诗歌 2019-7-6 11:17
秀发之谜 读《红楼梦》第二十回,读到宝玉让史湘云为他梳头。他说“好妹妹替我梳头罢”,史湘云说,“这可不能了。”因为那时他们已渐渐长大。可宝玉说,“你先前怎么替我梳头了呢?”史湘云于是只好推脱说她忘记怎么梳了。可是湘云怎能耐得住宝玉那千个好妹妹万个好妹妹的央求,最终“只得扶过他的头来,一 ...
24 次阅读|0 个评论
读诗情怀
mmm666 2019-6-6 17:10
我喜欢一个人静下来的读诗,然而正如聂鲁达诗中所言:“我活到一定年岁,诗来找我,/不知道,不知道她来自何方.../我的眼睛视而不见,/只觉得灵魂受到冲击..”看样子把一些诗读懂也是有很大难度的。 我读诗时尽可能读懂其中晦涩的含义,想方设法“破译”诗句中的语言“密码”。我觉得写诗难读诗也不易,读诗是一门 ...
39 次阅读|0 个评论
春雨
夕颜 2019-5-6 10:10
今年的春天,最特别的地方,就是多雨。 而我恰恰是最喜欢雨的人,在关中,春雨一般都是温柔地来,温柔地去。就是刮风也不是猛烈的,并不能刮倒你,顶多让你的衣服鼓起来,吹得哗哗响。总能在新闻里看到全球变暖的之类的坏消息,在我的心底里盼着下雨,而关中这样 ...
38 次阅读|0 个评论
话语霸权和没落文化
河西苦雨 2019-2-24 20:26
话语霸权和没落文化 后现代的最重要标志是什么?就是思想的非现代化和行动的现代化。浅显地说,就是把不正常的正常化,把不合理的合理化。后现代在西方成就了一个五花八门的艺术时代,而在中国则变幻为一种光怪陆离的社会生态;后现代在西方表现为未来主义与现代主义的合流,在中国体现为社会主 ...
100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诗人为什么不敢杀人,去杀猪去了》?
金枝 2019-1-24 14:56
《诗人为什么不敢杀人,去杀猪去了》?
儿时看过的一部老电影,其名字叫《闪闪的红星》,也就是李两江唱“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的哪个,此部电影曾描述主人翁潘冬子在一家粮站打工(没有谈失业或下岗什么的),却不想碰到了宿敌胡汉三先生。虽然经久不见这小伢子,胡先生总感觉这副面孔好生熟悉。就在潘冬子往 ...
51 次阅读|0 个评论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26 17:35 , Processed in 0.115193 second(s), 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