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做作业
立写的诗歌 2020-9-27 19:20
一首在错误的回忆中被写出的诗 我在希望着, 希望在失望着, 希望总把失望宽恕, 失望却从不把希望放过。 立 做作业 有人说,希望是一顿美味的早餐却是糟糕的晚餐。对这种说法,我不知道应该如何评论。记得大概是在我13岁时读到了顾城6岁时写的一首诗:我在希望着,希望在失望着,希望总把失 ...
3 次阅读|0 个评论
夏天记录
小禾 2020-9-24 16:42
晨跑 雏菊 月季 蔷薇花 李树 槐树 樱花树 在清晨四点二十分的晨光中 被我看到 无端地 觉得它们美 洁净 不争 晨跑 夏日炎热 宜早睡 早起 宜晨跑 禁欲 在四点二十分的曦光中 ...
4 次阅读|0 个评论
医生--罗伯特.平斯基
orchid 2020-9-24 15:11
费利西蒂这位治疗师不年轻了 除非你需要你才找他。 小丑的眼睛,教皇的鼻子,一嘴黄段子, 他在大萧条时期挣了一大笔钱 现在,是一位穿着宽松细条裤的 快活的成功移民,他挤眉弄眼, 喝哧喝哧地说着八卦, 会让你毛发直竖的乡野轶事; 要不然就是刺破一个脓疮;小镇丑闻,内幕消息, 可疑的交易和乱伦的组合, ...
6 次阅读|0 个评论
谈话--艾
orchid 2020-9-23 10:59
我靠在藤条椅上。 死的感觉如何?我说。 你用蓝手指触摸我的膝盖。 此时你张开你的嘴, 一个黄色的光球落到地板上 把地板烧穿了一个洞。 不要告诉我,我说,我不想听。 你曾经,你开始, 穿某种丝绸衣服 只是偶然, 这样无关紧要,你几乎都没注意到它, 你的手指擦过那件衣服 你听见刀子裁纸的声音, 你也看见了它 你意识 ...
5 次阅读|0 个评论
二十年婚姻--艾
orchid 2020-9-23 10:32
你让我在卡车里等着 车的一只良好的车轮陷在沟渠中, 你对着一棵树的南面撒尿。 快点。今晚我的裙下什么都没穿。 那仍能让你激动,而且这辆皮卡没有窗子 还有座位,一只人造革皮的大腿, 贴到我身上冰凉。 我同样的尺码,身形,和二十年前表现的一样, 尽管如此进入我里面,发动引擎; 你要有力气,挪动的意愿。 我要吸, ...
4 次阅读|0 个评论
古巴,1962 --艾
orchid 2020-9-23 10:11
那时,公鸡跳上窗台 展开他红金色的翅膀, 我醒来,想着,那是太阳 呼喊胡安妮塔,听见她应答, 但只是心里想着。 我知道她已经在外面, 折断地上的甘蔗, 只是使用它的大手。 我拿来大砍刀,在甘蔗之间行走, 直至我看见她,脸朝下躺在泥中。 胡安妮塔,就这样死在早晨。 我举起大砍刀-- 我从土里得到的东西,我归 ...
7 次阅读|0 个评论
关于偷摘我邻居的桃子--苔芙.尼斯
orchid 2020-9-22 14:40
从她弯曲的,斜伸进 我院子的树上--那树遮挡了 我夏西葫芦, 我的迷迭香丛的阳光-- 它的树枝往下流连 当我耙割草坪时 所以我不得不弯腰弓身 是偷窃吗?那些桃子,甜甜的 伸向我家 果子天生是我 手掌的宽度 这毛绒绒,有 麻点 的供品 来搜寻我的舌头 即使粉色的花 自然坠落之后 我认为所有的美 都已经去了之后 ...
8 次阅读|0 个评论
无题--歇尔曼.亚历克西
orchid 2020-9-22 14:15
读一本悬疑小说的时候 (我想不起小说的名称了) 一杯热茶掉到 我的 大腿部 。三度烧伤 大腿,阴茎,阴囊。 我还留有疤痕, 曾经告诉一位白种女人 它们就是非常神圣的 斯波坎印第安人的成年礼的结果
5 次阅读|0 个评论
出自“动物寓言集”--歇尔曼‧亚历克西
orchid 2020-9-22 10:58
我妈妈寄给我一张黑白照片 她和我父亲的,大约年份 是1968,和两位印第安男人摆拍。 “那些印第安家伙是谁?”我在电话上 问她。 “我不认识,” 她说。 下一个明显的问题:“那么你为什么寄给我这张照片?” 而且我没有要啊。 那陌生的印第安男人中的一位 抬手指向天空。 他们之上,一只鸟儿 具有 ...
4 次阅读|0 个评论

本页有 1 篇日志因作者的隐私设置或未通过审核而隐藏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0-1 10:42 , Processed in 0.057469 second(s), 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