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5|回复: 0
收起左侧

《现代禅诗探索》选刊(2021年9月号,总第136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30 23:53: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现代禅诗 于 2021-10-1 14:59 编辑

《现代禅诗探索》选刊
(2021年9月号,总第136期)

主编:奥冬


【诗歌作品】

1.扫地僧
作者:胡有琪

背越扫越驼  眼越扫越亮  
他就有了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发现

供的那尊佛被香熏坏了
象个烟鬼  背人时常常打呵欠

干净的  只有自己的扫帚

推荐人:老宋
推荐语: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干净的  只有自己的扫帚”。守中,信而不迷,是时得悟。

2.有一半
作者:老宋

路边的野菊
有的开得一塌糊涂
有的凋谢得也一塌糊涂

它们似与在路上行走的我无关
可它们跃入我的眼帘
有一半,深深地糊涂了我

推荐人:奥冬
推荐语:口语以及诗歌中,有一种反语,比如把孩子叫“臭小子”,把丈夫叫“死鬼”,表达的是无比的亲昵。此诗中的野菊开得“一塌糊涂”,就让人感觉到清新繁华,感觉到勃勃生机,感觉是这种亲昵的反语。在这样的语境下,凋谢的一塌糊涂,自然也不再只是凄清。最后的糊涂,也值得深思。

3.高山流水
作者:快禅如风

把竹杖插入激流
或箫
或笛

此刻秋水自在
无须知音

推荐人:奥冬
推荐语:横笛竖箫,横竖都是竹。高山流水,活在当下,乐山乐水,又何须知音?

4.秋风来过
作者:胡有琪

它只是掏出一本经书
翻动

推荐人:奥冬
推荐语:诗是简洁的艺术。由15行改为2行,诗意禅意更加丰富充实。

5.赶流水的人
作者:黄春祥  

追赶流水的人
瞬间就白了头
只有他趺坐,闭目
任流水来去
他的头上长出了树木
他的身体长出了青草
他把自己坐成了一座山
如须弥,如虚空
如不舍昼夜永不停歇的流水  

推荐人:蒋雯
推荐语:此诗通过自然界一切生长衰亡瞬息万变的现象和静态的心来显示动与静的对比: ″任流水来去/他的头上长出了树木/身体长出了青草。"极静的心是空而无变的,树木青草是在随其因缘变化的。"他把自己坐成了一座山,如须弥虚空,如不舍昼夜永不停歇的流水。"要说前半部因分开叙述他们各自的特质而有分别动与静的对比,但后几句就把一切动态完全融入了静态中,静又无碍于外界的生灭相。″流水与静坐如山"已动静一如达最高境界。这首诗以这种写法来阐明修行的次第和最终的成就。

6.走过麦田
作者:快禅如风

我站在一粒成熟的谷子面前
用手语跟它聊天

我站在一穗粒粒相依的谷子面前
凝视藏在里面的无边寂静

我隐入梅岭脚一块小小稻田
抬望眼,天空是一片灿烂的金色

推荐人:一滴
推荐语:乐。读这首诗,还令我想如何能体验到平实宁静的幸福呢?大概这就是一首诗给我的一个引导吧。


【诗人读诗】

起风了
作者:娜夜

起风了 我爱你 芦苇
野茫茫的一片
顺着风

在这遥远的地方 不需要
思想
只需要芦苇
顺着风

野茫茫的一片
像我们的爱 没有内容

       古石浅评:这首诗是著名女诗人娜夜的代表作之一,我不知读了多少遍了。最初是很多年前在一本诗歌精选本上读到的,正是因为这首诗,那时我对这本诗歌选本爱不释手。我一直偏爱短诗,这首尤其喜爱。可以这么说吧,这是我一读就印象深刻、读了想再读、百读不厌的一首短诗。
       诗的第一节交代了整首诗的场景,“芦苇/野茫茫的一片/顺着风”是整首诗的诗眼, 诗人的感悟正是由此而生发。“在这遥远的地方 不需要/思想/只需要芦苇/顺着风”,这是一种历经人生风雨后的深刻的生命体验和生命觉悟,展现了一种回归自性和顺应自然的生命姿态和人生取向。“野茫茫的一片/像我们的爱 没有内容”,这是一种至高至纯的境界,从中我们或许可体悟到爱的浩荡和存在的空无。是啊,当你真正觉悟了生命,领悟了爱的真谛,难道你不觉得,爱“没有内容”也就是爱“最大的内容”么?生命和存在的归宿终究是“空”,而这“空”也是极大的“有”啊。在这里,或许也可把这“空”理解为一种爱的纯净之“有”。
       相对于整个宇宙,人的一生是极其短暂的,如何把握这短暂的一生,是摆在我们每个人面前的课题。万古长空,一朝风月。慧能曰:“一刹那,妄心俱灭,若识自性,一悟即至佛地。”放下杂念,解粘去缚,放飞生命吧,就像此时此刻的芦苇,“野茫茫的一片/顺着风”。
       此诗语言简洁,情感内敛,意蕴深厚,在一种情景交融、思与境偕的诗化语境中,实现了哲思和禅悟的有机融合,呈现出空旷、宁静、智慧之意境,是一首难得的现代诗乃至现代禅诗佳作。


【禅意随笔】

秋虫遍野
作者:下午百合


       入夜,虫鸣渐次响起。在不被打扰的地方坐下来,顿时就身陷于一片虫鸣之中。
       月光不甚明亮,大地笼罩在朦胧的月色里。累了的身心薄暮一样的降下来,松下来。
       我想寻那个听虫鸣的人,却再一次地融入了这悲悯的宏大。挡不住的洪流正流经我,消融我。
       它在我的每一处鸣叫着,它的音声充斥着我。我想深入其中,去捕捉那肺腑之间涌动的起伏,却再一次地陷入了虚空。
       奇哉!这么具体的、脆响的、此起彼伏、连绵不绝、无穷无尽地合唱,却没有一个真实的主人么?
       妙哉!虽说我的寻找数数无功而返,却有一股静静的狂喜,无名的大乐从心中升起来了!我听见生命至深处那无数的生命的此生与彼灭,那是无数的生命构成的交响!
       一只微小的秋虫在树叶下独鸣,另一只秋虫在泥土里微鸣,它们看不见彼此,而同赴了今夜的月光之约!
       月光底下独坐的人儿啊,用这一刻全然的聆听成就了这一场秋虫的合唱。我竟不知,何为秋虫?何为我?
       虫鸣遍野,它怎知我身之荒凉?月光如水,它怎懂心止如水?
       说止,也不过须臾。一次沉落一次飞升。虫鸣越发绵密,排山倒海,跌宕起伏。而我竟于那汹涌奔腾的间隙,觅得了一种静。
       这静是始终未变的一种寂,是万物之生死不在其内的一种灭,是欲望之舟无处停靠的一种无为。
       我找到了大乐的源头了!它是超越烦恼之身心的我们的本来面目。在这一无所有之处,却有着宁静的富足,在这无人来访的隐处,却达成了与万物的和解。
       虫鸣遍野,心抵大荒。
       般若。

       推荐人:也牛
       推荐语:《楞严经》中,佛告阿难:阿难!云何名为众生世界?世为迁流,界为方位。汝今当知,东、西、南、北;东南、西南、东北、西北;上、下为界。过去、未来、现在为世;流数有三。一切众生,织妄相成,身中贸迁,世界相涉。而此界性设虽十方,定位可明。世间祇目,东西南北,上下无位,中无定方。四数必明,与世相涉,三四四三,宛转十二。流变三叠,一十百千,总括始终,六根之中,各各功德,有千二百。
阿难!汝复于中,克定优劣,......如耳周听,十方无遗,动若迩遥,静无边际,当知耳根,圆满一千二百功德。

       故,人的耳根灵敏,十方音声普闻,通过耳根起修,更加方便,容易得力,所以在《楞严经》中,特别推荐此耳根圆通法门:
初于闻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渐增,闻所闻尽,尽闻不住,觉所觉空,空觉极圆,空所空灭,生灭既灭,寂灭现前。忽然超越,世出世间,十方圆明。获二殊胜:一者,上合十方诸佛本妙觉心,与佛如来同一慈力;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众生,与诸众生同一悲仰。

       耳根圆通法门,是观世音菩萨初入三摩地的修行方法:观世音菩萨在听闻音声的过程中,入于闻性之流。入流后,所闻的音声归于空寂,不生动静二相,这样继续下去,能闻和所闻逐渐都销尽了,一切闻听都不住其上,接着能觉和所觉也空了,到了极其空圆的境界,然后能空和所空也灭除掉。能空和所空灭除掉后,所有生灭相就都消失了,生灭相已无,无生灭相的寂灭就现前了。因寂灭现前,忽然超越世间和出世间,境界圆明十方,并获得两种证量,一者上合诸佛真心,体解到诸佛的无上慈忍力,二者下合众生心,体解了一切众生的悲苦心愿。
        “我想寻那个听虫鸣的人,却再一次地融入了这悲悯的宏大。挡不住的洪流正流经我,消融我。
       它在我的每一处鸣叫着,它的音声充斥着我。我想深入其中,去捕捉那肺腑之间涌动的起伏,却再一次地陷入了虚空。”

       当我超越了“寻觅”,入流空寂:
        “奇哉!这么具体的、脆响的、此起彼伏、连绵不绝、无穷无尽地合唱,却没有一个真实的主人么?
        妙哉!虽说我的寻找数数无功而返,却有一股静静的狂喜,无名的大乐从心中升起来了!我听见生命至深处那无数的生命的此生与彼灭,那是无数的生命构成的交响!
       一只微小的秋虫在树叶下独鸣,另一只秋虫在泥土里微鸣,它们看不见彼此,而同赴了今夜的月光之约!
       月光底下独坐的人儿啊,用这一刻全然的聆听成就了这一场秋虫的合唱。我竟不知,何为秋虫?何为我?”

       生灭灭已,寂灭为乐:
        “这静是始终未变的一种寂,是万物之生死不在其内的一种灭,是欲望之舟无处停靠的一种无为。
       我找到了大乐的源头了!它是超越烦恼之身心的我们的本来面目。在这一无所有之处,却有着宁静的富足,在这无人来访的隐处......”故以耳根修行最为殊胜。诗人下午百合的这首大悟之作,即圆满于此!

                                                                        
【重要消息】

        第三届“现代禅诗探索特别奖”于2021年9月28日正式揭晓。本届未产生一等奖作品,最终评选出九首获奖作品:

        二等奖(三首)

《黄昏》 作者:素手拨筝
《自由》 作者:苦李子
《落叶》 作者:法卡山

        三等奖(六首)

《农事禅意》 作者:康秀炎
《面对六字箴言》 作者:挚友
《下午空岀一条山径》 作者:比明
《纸船》 作者:正空
《爱莲说》 作者:幽兰小诗
《水书》 作者:魏胜利


【主编手记】

       秋季是凋谢的季节,也是收获的季节。收获,就有丰年有荒年。我们要做的,就是适时播种,适时耕耘,适时浇水施肥,做好自己该做的。如此,便是活在当下,便可问心无愧。本月作品数量上不算多,第三届“现代禅诗探索特别奖”揭晓,未产生一等奖作品,从结果上看,的确有点儿不尽如人意。但是,我们尽力了,做好自己该做的了,便是无愧于心。南北老师多年前就预测过:现代禅诗流派,很难大兴于世。但是,也会涓涓常流。坚持,就是胜利。我们应做该做也可以做的,便是“静心写作,诚心交流,热心付出,同心求进”,便是用自身的存在,默默影响着世界。(2021-9-30  奥冬)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28 16:57 , Processed in 0.058741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