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78|回复: 11
收起左侧

《现代禅诗探索》选刊(7月号,总第134期)主编:碧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6-30 22: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现代禅诗探索》选刊
(2021年7月号,总第134期)

主编:碧青



  《现代禅诗探索》选刊编选说明

  1.凡本论坛注册会员都有推荐他人作品到当月(期)选刊的权利,但推荐作品时必须列举推荐理由。
  2.当月值班版主为选刊主编。主编是《现代禅诗探索》选刊的主要选稿者,其它成员有推荐权,但决定入选权归主编。
  3.诗歌作品和理论(评论)文章,皆以单首或单篇形式作为推荐和选取单位,不取组诗或多篇文章同时入选。
  4.此处所指的诗歌作品和理论(评论)文章,必须是在“现代禅诗派”论坛上发布者。发布时间不限于当月。
  5.《现代禅诗探索》选刊,是现代禅诗研究会会刊《现代禅诗探索》丛刊(纸刊),以及其他现代禅诗选集编选时的基本选稿依据。除非另有情由,一般没有选入选刊的作品,不考虑收入会刊和选本。
  6.选刊根据下列情况,可两个月合并为一期:⑴两个月的主编为同一人时;⑵推荐作品少于5首(篇)时。
  7.主编、总编辑可以根据当期作品情况,增设或删减选刊栏目。
  8.主编在月底或次月初,完成该期编选工作,并及时发送到论坛总编邮箱(491466341@qq.com)。论坛总编审定后,以“现代禅诗研究会”名义予以发布。

  论坛总编:古石
  论坛副总编:奥冬
  论坛总编邮箱:491466341@qq.com

  《现代禅诗探索》选刊 栏目设置

  【诗歌作品】
  【探索思考】
  【理论随笔】
  【访谈问答】
  【诗人读诗】
  【综述评论】
  【作品翻译】
  【借鉴欣赏】
    【林荣读诗】
  【禅意随笔】
  【重要消息】
  【主编手记】

发表于 2021-6-30 22:26:12 | 显示全部楼层
树荫
        作者:奥冬

走过去就会溶进去
像一个好的比喻
让人安心,让人情不自禁

避开烈焰,避开孤立
凉爽星星点点
蔚蓝星星点点

树荫没有年轮
不记录我们的相遇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蝉鸣拉长黄昏,拉长树荫
长长的,青春的黑白的默片
不说再见,你我各自安好


推荐人:石上硫
推荐语:诗句令我想起暮云春树来,可贺的是,在禅的角度来看,不只是对偶然的敏锐捕捉,还有放下的智慧。不同于执着而起烦恼,放下是另一种方式的存在。
发表于 2021-7-3 17:35: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远方
作者:老宋

围着院子的篱笆
在阳光下投下影子

垂在这院子里
钓着我这尾鱼

推荐人:奥冬
推荐语:初读的感觉,会以为诗与标题不符,标题是远方,诗所写全是眼前景致。细细琢磨,才知道这个与诗不符的标题,大大开拓了全诗的想象空间。再想想,诗与远方也无非就是眼前。
发表于 2021-7-4 15: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客
文/老宋

在雨中,雨
也是过客

滴滴哒哒敲打着我们

推荐人:奥冬
推荐语:初读,会愣一下:就算雨是过客,又为何会敲打我们呢?细思,可以联想到一古一今两首诗,蒋捷的《虞美人*听雨》和郑愁予的《错误》:“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而过客的另一面,就是“此心安处是吾乡”。
发表于 2021-7-4 15:2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山中偶见
作者:快禅如风

  一个蝉蜕爬上松枝
  
  一滴露珠照亮了
  它的寂静

推荐人:奥冬
推荐语:从六行到三行,画面更加集中,主旨更加突出。蝉蜕,松枝,露珠,虽说是山中偶见,但也是很常见的事物。露珠照亮寂静,有如一道闪电,照亮了身边的禅。

发表于 2021-7-13 15:5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四川·古石 于 2021-7-13 16:04 编辑

回归心灵,呈现悟境之美

文/碧青


    向内走,才会真正地回归心灵。
    向内走,才可能观照到自己心灵的真实境界。
    直觉观照,亦是直接用心去观照。
    直觉观照的最高境界,就是悟境。
    悟,仅从字面来看,是由心和吾组成的。吾,即我。悟的本义,便可以理解为是我的心。在禅家看来,悟,就是明白,了义,亦是自性本心的觉悟时刻。
    或许,只要一个人的本心显露,顿时就会明白了其所面对的事物。
    而禅家的思维,即直觉顿悟式思维,又并非只是禅者专有。因为,直觉思维是人类重要的思维之一,是每个人都拥有的。只是,禅家俱足智慧,主张“但用此心,直了成佛。”修禅者一直遵循运用直觉顿悟的思维方式,修炼心性,追求着“明心见性”的终极目标。
    前文已经提到,禅和诗是在悟处相通。“禅悟”与“诗悟”相通,自然是禅者和诗者均是用心去悟,或运用着直觉观照的思维方式获得“顿悟”的境界。只不过,禅家以参悟生死为要义,而诗者完成的则是用文字呈现心灵的审美境界。但恰是禅者和诗家能够在心灵的悟处通融,那么,呈现心悟境界的诗歌,自然就具有了禅意、禅趣、禅味或禅境。
    尽管如此,提倡“诗禅双修”的现代禅诗探索者们,亦是在探索诗歌审美境界的同时,不断地提升着心灵的智慧,丰富着现代中国诗歌的意义。
现代禅诗探索者在写作实践中,实现诗和禅在悟处的相通和相融,依赖的是诗人的心灵力量。其实质,本是诗思与禅悟在人的心灵里相通和相融。
    心灵的融通或曰圆融的境界,亦是心灵最圆满的一种状态。心灵圆融的时刻,心灵的观照、体悟、呈现,就同时显真,并会显示出心灵的观照、体悟、呈现融为一体的真如美境。因为,心灵的观照、体悟和呈现,原本就是一体的,或曰原本就是心灵本体的运用或显现方式,是不可分割的。只是,我们的心灵被遮蔽得太久了,在为生活而奔波和劳碌的日子里,很难显示或体验到自己心灵的圆融和美满的状态。
    心灵显示出圆满的通融,禅意与诗境,便没有了本质的区别。
    是的,禅和诗,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在一个诗人的心灵里相通和相融。如果,从思维的层面来探究,这种发生在人类心灵里的禅与诗的融通,就是依赖诗写者的心灵本身来完成的。
    无论是诗悟或禅悟,依赖的都是人的本心。
    如印清的诗《雪的来访》:

    突然间
    瑞雪到访
    金色界意外惊喜
    一瓣雪花
    落在行者脸上
    清净,纯洁
    落在禅定者心中
    刹那间,融化

    印清法师是现代禅诗研究会目前唯一的出家师父,作为山西宁武普应寺的住持,他自觉地把禅与诗的融合做为弘扬禅文化的一种方式,创作了大量的现代禅诗。
    这首雪的来访》,只有短短的八行,却通过比喻等表现手法,呈现了内心禅定的大化之美的诗境。
诗的开头三行,直接呈现雪来访时金色界意外的惊喜。
    此刻,诗人或许在坐禅,但外在的禅修形式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诗人的心进入了智慧俱足的禅定境界,或曰金色界。
    正在禅定之中的诗人,心灵澄明。
    金色界,一切皆安宁。
    “突然间/瑞雪到访/金色界意外惊喜”,呈现的亦是如如不动的境界。瑞雪的到访,并没有令诗人的心灵出离禅定的境界,没有出离金色界。
    诗中的雪花,自然是一种暗喻。暗喻着诗人心灵之外的事物,亦可看成是“金色界”之外的事物。而此处的“金色界”,亦是一种比喻。比喻禅者充满金色光辉般的智慧本真世界。诗中的金色界,亦是无染的心灵境界,无二的心灵境界。“金色界意外惊喜”呈现的亦是诗人面对着世间的一切,都生欢喜的心灵境界。
    飘落而来的雪,亦是诗人的清净心观照出的瑞雪。所以,它毫无征兆地突然到访,诗人亦欢喜地接纳了它。

    一瓣雪花
    落在行者脸上
    清净,纯洁

    犹如暗含着通感的表现手法,实则呈现着触觉和心灵相通的觉知境界,身心通透如一。所以,诗中呈现了这样的觉悟境界:

    落在禅定者心中
    刹那间,融化

    在禅者的觉知里,落在脸上的“一瓣雪花”,是“清净,纯洁”的。那一瓣在刹那间融化的是雪,亦表明定慧的心灵融化一切的力量。融化的雪花,并不是消失,是禅者和雪合而为一了。
    这,亦是万物平等、融通的禅悟境界。
    雪,落在心里一念即悟,刹那呈现了空性,这才是真正的禅者的境界。
    诗人也牛对此诗有过这样精准的评价:“这首诗写定中‘雪的来访’,直观寂照,虚空宁静,身、口、意三业清净。自然,融通内外,达到了一如的殊胜境境。”

    而印清法师的另一首《月光里坐禅》,呈现的亦是进入禅定的诗美意境,与雪的来访》,有异曲同工之妙。

    禅定在月亮的
    床上,渐渐入定
    星星非常温柔
    无声无息的陪伴
    云朵挡风遮雨
    灵魂踏着陀罗花
    此岸,彼岸

    诗题为《月光里坐禅》,开篇就运用比喻的修辞方法,呈现了禅定在月亮的床上”,“渐渐入定”的禅者形象。
    接下来,表现的是禅者的内心体验:

    星星非常温柔
    无声无息的陪伴
    云朵挡风遮雨

    禅者的每一种起心动念,都显示着一种无碍的照见,深邃,清澈的,灵动而美好。
无疑,在禅定中的心灵,正在遨游无垠的太空。星星非常温柔/无声无息的陪伴”,正是禅定中的心灵景象。“星星”,无疑是禅定世界里最光辉灿烂的存在。而“星星非常温柔”,“无声无息的陪伴”,就像虚空般寂静。心灵默照的世界里,依然孕育着风雨。但是,因有“云朵挡风遮雨”,那些风雨,有亦犹如无了。所以,灵魂,依然自由自在地在太空里遨游:

    灵魂踏着陀罗花
    此岸,彼岸

    此刻,灵魂踏着的一朵陀罗花,是此岸,亦是彼岸。
    曼陀罗,亦称彼岸花。曼陀罗没有花蕊,正因为它无心空心,被佛家称之为圣物,并与莲花、山玉兰和优昙花一起,成为佛家的四大吉祥花
曼陀罗,亦被认为是佛的化身。
    “禅定在月亮的床上”,自由自在的灵魂,“踏着陀罗花”,此岸和彼岸已经合一。
    这首诗,巧妙地运用比喻和动词,呈现了禅定中的真实、优美、自在、圆融的生命化境。

     (摘自《现代禅诗的审美思维——以《现代禅诗精品赏读》为例)

推荐人:古石
推荐语:此文以诗为例,就悟境之美、如何呈现悟境之美作了较为详尽的阐述,对于现代禅诗创作具有积极意义,值得研读学习。
发表于 2021-7-24 16:1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光之隙,万物生
           /如水
阳光推开窗户
温暖连成线
滴到脸上、身上
彼时,在光的缝隙中
呼吸流动
喜悦滑落
青草生长
心底绿油油的
念想在闪烁
远近相交之处
此时,每一条光的缝隙
都是一片自由之地
隐秘的花朵
在欢喜中次第开放
推荐人:碧青
推荐语:如水的《光之隙,万物生》这首诗只有两段,短短的14行,却呈现出诗人心灵体悟的诗美境界!
作者巧用比喻、拟人等修辞手法,并善用动词。诗中虽然没有出现“我”字,但每一行每一个字,都来自诗人自我的心灵体悟。
诗的开篇三行,就显示出了诗人对“彼时”的一种记忆的静默观照和独特的感悟,呈现出光明而温暖的诗意:
阳光推开窗户
温暖连成线
滴到脸上、身上
诗人即使在忆念“彼时”,也是以禅者静默观照的思维方式在忆念。彼时,诗中的主人公在一个房间之内,普照世间万物的阳光推开窗户,“我”便感到“温暖连成线/滴到脸上、身上。”
“阳光推开窗户”,到“温暖连成线/滴到脸上、身上”,是那么的自然而完美。就像诗中的主人公知道阳光会在那时推开窗户,正在窗户里等待着阳光的到来……
尤其是动词“推”字,以拟人化的表现手法,显示着阳光主动亲近人类的美好本质。动词“滴”字,不仅显示了阳光的浓度,也呈现了生命体验的纯美之境,和高超的语言表达能力。
彼时,在光的缝隙中
呼吸流动
喜悦滑落
青草生长
很显然,光的缝隙”,是相对于阳光的存在,又是与阳光一样能够同存又照亮彼此的存在。那时,在光的缝隙中流动的呼吸,滑落的喜悦,生长的青草,亦是对阳光的一种回应,呈现着生命内在的喜悦而生机勃勃的景象。
诗的第二段,“此时”亦如“彼时”。“此时”,犹如是“彼时”的一种延续,亦像是“此时”与“彼时”的一种相交或融合。而完成这种相交或融合的,恰是静定而欢喜的心灵。所以,诗中直接呈现了这样的心地:
心底绿油油的
念想在闪烁
远近相交之处
此时,这样绿油油的”起心动念,与彼时心灵里的“青草生长”,根本没有本质性的区别。
此时,每一条光的缝隙
都是一片自由之地
隐秘的花朵
在欢喜中次第开放
这亦是诗人的心灵对光明而温暖的阳光的回应,并呈现出心灵圆融的诗美。
自由之地,就是禅者不被外物缠缚的清净心地。
欢喜,就是禅者清净自足的心灵境界。在欢喜中次第开放”的“隐秘的花朵”,便是自由和欢喜之花,是自由开放的生命清净之花……
所以,那忆念里的“彼时”的“光的缝隙”,与“此时”的“光的缝隙”,是不二的存在。
“万物生长靠太阳”,在“光的缝隙”生长的“万物”,与光明而温暖的阳光,亦像同体般的存在,具有着美好而永恒的价值和意义。

发表于 2021-7-26 11: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乡关月色

                                         作者:奥冬



      皎皎月色在眼前,昭昭乡关

      在千里之外


      月如镜,映照千里万里




  推荐人:碧青

  推荐语:奥冬的这首微型诗新作《乡关月色》,是一首思乡之作,亦呈现着心灵默照之境的诗美。

  诗的开头,直接呈现了静默观照的“神思”诗境:


  皎皎月色在眼前,昭昭乡关

  在千里之外


  无论是诗人是从眼前的“皎皎月色”,想到了“昭昭乡关”“在千里之外”,还是诗人因眼前的“皎皎月色”,照到了“在千里之外”的“昭昭乡关”,都是诗人的心灵,在刹那间把眼前的“皎皎月色”和“在千里之外”的“昭昭乡关”,融合在一种心灵的诗意了。

  诗歌结尾的这一行,运用比喻和拟人的手法,看似是目光聚焦着月亮,实际是更清晰地观照着自己的心灵和大千世界。

  如镜的月亮,看似写实,而此刻的月,实则暗喻着诗人的本心。

  所以,月如镜,映照千里万里”,呈现的亦是“视通万里的”生命境界。

  南北朝时期的著名文学理论家刘勰在《文心雕龙》中曾这样写到:“文之思也,其神远矣。故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然动容,视通万里;吟咏之间,吐纳珠玉之声;眉睫之前,卷舒风云之色;其思理之致乎。故思理为妙,神与物游……此盖驭文之首术,谋篇之大端。”奥冬的这首诗,能够在短短的三行里呈现“视通万里的境界”,不仅是“神思”意义上的视通,更显露着心灵直觉思维默照打开或曰呈现的境界,突显着现代禅诗的审美思维和特征。





发表于 2021-7-27 08:5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也牛 于 2021-7-27 09:02 编辑

回归心灵的安宁
作者: 碧青


      回归心灵,是新时期以来现代诗歌的一种重要写作方向。
      如何实现现代诗歌写作归回心灵?这是诗写者必须面对和回答的一个重要问题。
      最主要的,就是要找到自己的本心。因为,只有找到自己的本心,才能真正地实现回归心灵的写作。试想,一个人,如果连自己的本心都找不到,连自己本来是啥模样都不知道,又何谈回归心灵?又何谈用本心去认识世界,去认识万物呢?
      诗人探索生命本质的创作方向,目的就是回归自己的心灵,或曰回归自己的本性。而一个人只有把自己的心灵作为行走的方向和目标,才可能抵达自己的心灵,才可能找到自己的心灵,才可能看见心灵的本来面目。
      回归心灵,就是走在认识自己的道路上,就是走在打开生命的道路上,就是走在洞悉世间生命实相的道路上,就是走在不离本性的道路上。
      回归心灵,走到生命的内部,就能够走到心安之处。
      例如正慈的诗《踏青行》:


      春天了
      踏青去

      踏青去
      说走就走
      撩衣即行

      踩着厚厚的松针与橡树叶
      望那桃李盛开
      瞅那石上生苔
      看那新叶吐绿
      瞧那小蜜蜂站花台

      岁月无常
      欢喜的模样年年生长
      在叽叽喳喳的鸟鸣里
      天静默了
      在清清淙淙的流水里
      地静默了

      行行坐坐
      或独处或众乐
      山风清爽山水清凉
      山里人观无常

      也曾经意气风发
      也曾经疲惫拄杖
      行到山里就安然了
      行到心里就安定了
      无事花自香


      这首诗,看似直抒胸臆,实则是诗人纯净的心灵澈照境界的呈现,又字字句句不离自心的悟境。干净的语言,犹如清澈的泉水,透射着清净、欢喜而安详的光泽。诗中动静如一的境界,呈现的正是诗人静定而智慧的心灵的觉悟之境。
  诗的开头一段,就表明了诗人内心毫无牵挂的自由和洒脱:“踏青去/说走就走/撩衣即行”。在这种自由和洒脱的心境中,诗人亦直面着其所置身的世界里的一切:“踩着厚厚的松针与橡树叶/望那桃李盛开/瞅那石上生苔/看那新叶吐绿/瞧那小蜜蜂站花台”。
  这一路上所观照的存在之物的实相,亦都是诗人心悟境界里的实相。所以,诗人静定而欢喜的心,才能在“岁月无常”的变化里,观照到自心“欢喜的模样年年生长”。无常的变化,根本无法改变心的清净和欢喜的生长。
      而诗人的心,又与心外的世界是相融的。于是,我们便看到了这样的直觉观照的美境:


      在叽叽喳喳的鸟鸣里
      天静默了
      在清清淙淙的流水里
      地静默了


   禅家讲究,万法不离自性。诗中,“在叽叽喳喳的鸟鸣里”的天的静默,“在清清淙淙的流水里”的地的静默,自然是诗人自性的静默。
  诗中的动和静,亦如一。
         这,正是诗人行行坐坐都不离自性和自心的生命境界。
      诗歌的结尾,呈现了诗人踏青行走如实的觉悟境界:


      行到山里就安然了
      行到心里就安定了
      无事花自香


      行到山里的安然,行到心里的安定,与无事花自香,是相通的境界,或曰相同的境界;是心与外物无二的境界,亦是心灵圆满无缺的境界。
      诗人的生命安宁、清净和欢喜,世界自然就充满了安宁、清净和欢喜。


         (摘自《现代禅诗的审美思维——以《现代禅诗精品赏读》为例)


推荐人:也牛
推荐理由:现代禅诗不好置评,首先在于:一、诗歌本身要明心见性,二、评论人要明心见性。为什么说“明心见性”如此重要呢?因为禅即如此。一个没有明心见性的人就是没有禅入,无非是满脑袋的凡夫见、生灭法。所思所谈也无非是知见立知,头上安头。《踏青行》这首诗的作者正慈大和尚是大彻大悟之人,所以此诗自不必说。且看“诗人内心毫无牵挂的自由和洒脱:'踏青去/说走就走/撩衣即行'。"再看:

      踩着厚厚的松针与橡树叶
      望那桃李盛开
      瞅那石上生苔
      看那新叶吐绿
      瞧那小蜜蜂站花台

      岁月无常
      欢喜的模样年年生长
      在叽叽喳喳的鸟鸣里
      天静默了
      在清清淙淙的流水里
      地静默了

      行行坐坐
      或独处或众乐
      山风清爽山水清凉

现量境不可拟议,离造作,身心轻安,这是悟境。而悟境眼见色、耳闻声直接证知空性。此刻,分别推度等思维意识活动是停止的。

而置评人碧青在评论时,如是说:“禅家讲究,万法不离自性。诗中,'在叽叽喳喳的鸟鸣里”的天的静默,“在清清淙淙的流水里'的地的静默,自然是诗人自性的静默。
诗中的动和静,亦如一。
这,正是诗人行行坐坐都不离自性和自心的生命境界。

心如如不动,语、默、动、静都是尘。离尘无体,舍识用根,看破即是明心,了然即是见性。显然,诗人和诗评家碧青也是彻悟之人,“诗、禅双修”的践行者和先行者。读这样的诗和评,也能给后学者很好的开示!


发表于 2021-7-30 11: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碧青 于 2021-7-30 11:16 编辑

       孤本或者绝品
          作者:也牛



众生都在这里了:
赤、橙、黄、绿、青、蓝、紫
充满灵感的画家,是满意的。他背着手
围绕着画转圈


最后一次
风推翻了他的调色板:赤、橙、黄、绿、青、蓝、紫,全部被释放
聚集、调配、交合、媾染、萌动
在地面画出了一间大大的
牢:


这是颜料自己在表达。
风,在无构思之前创建了边界。



        推荐人:碧青
        推荐语:也牛的新作《孤本或者绝品》一诗,构思很新颖,叙述、比喻、拟人修辞手法的巧妙运用,尤其是善用动词,使全诗既有很强的画面感,又显示出了故事性,呈现着诗人独特的心灵感悟和诗写方式。
   诗的第一段,中心意象是画,而可称之为孤本或者绝品”的画,又不仅是一幅画,而是一种喻体,暗喻着众生,或曰暗喻着众生的世界。
赤、橙、黄、绿、青、蓝、紫,本是日光光谱的七种颜色。


    众生都在这里了:
    赤、橙、黄、绿、青、蓝、紫
    充满灵感的画家,是满意的。他背着手
    围绕着画转圈


        画家,在画作里用赤、橙、黄、绿、青、蓝、紫,概括或比喻众生,象征着众生,亦体现着众生或世界的本色。
   这种来自于画家灵感的画,也令画家满意,他背着手/围绕着画转圈”,亦是一种确定“生命世界的核心”般的心境的表达,或呈现。
        而诗的第二段,呈现的则是另外的一幅画。
   诗中的“风”,暗喻着人的欲望或杂念。它是导致世间无常的力量,是打破世界平和与安泰的力量。
        风,是那么地固执,又是那么地不安分,总在改变着世界的存在状态。最后,风,终于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最后一次
   风推翻了他的调色板:赤、橙、黄、绿、青、蓝、紫,全部被释放
   聚集、调配、交合、媾染、萌动
   在地面画出了一间大大的
   牢:


   好在,“风推翻了他的调色板”,竟然释放了全部的“赤、橙、黄、绿、青、蓝、紫”。但是,此时的风,已经控制着“赤、橙、黄、绿、青、蓝、紫”,“聚集、调配、交合、媾染、萌动/在地面画出了一间大大的/”,但只是风用众生斑斓的色彩,为众生画的牢狱。
        这首诗最后的两句,就像智者的旁白:
        “这是颜料自己在表达。”“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原料, 被风涂画成牢,则是凡尘世界里众生存在的一种实相。
    生命的自由本是无边无界的,而,在没有构思把众生涂抹成牢狱之前,就创建了边界。这亦是风的实相,或曰风的局限。风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用“头上安头”般的妄念,制造着众生的牢狱。
    好在,风,打翻的只是“他”的调色板,而不是他的画,亦不是他的心。所以,他的“众生都在这里”的“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光谱之画作,自然就成为了“孤本或者绝品”。
    对于醒悟者来说,有这一幅孤本或者绝品”,已经足够。对于世界来说,有这一幅俱足日光光谱的“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孤本或者绝品”,亦是一种俱足和圆满。
   这一幅孤本或者绝品”,呈现着众生的光明本相,自然亦呈现着世界的光明本相。


发表于 2021-7-30 11:32:46 | 显示全部楼层
            

                  遇见老树

                             伊舟子

          在连着昨天和明天的小路上
          我看见了老树
          同时它也看见了我


        夕阳用拉长的影子来重叠
        其实我和老树
        是可以一体,或互换的
        只是变幻的季节
        给万物穿上不同的衣裳


        春天近了,赤裸裸的老树
        用沧桑枝丫摇醒的风
        就吹在我的脸上


   推荐人:碧青
   推荐语:初读伊舟子遇见老树》一诗,我便被诗中的静定之美所吸引了。
   这首诗,主要通过比喻和拟人的艺术手法,呈现着在当下获得的心灵醒悟的诗美。
   在诗的第一行里出现的连着昨天和明天的小路”,明显是一种喻体,比喻着今天,或曰比喻着当下的此时此刻。
   此时,我看见了老树/同时它也看见了我”。画面看似简单,却因着彼此相互无言的“看见”,悄然袒露出其蕴含着的生命世界的深邃。
   当“我”在静默观照和体悟着“夕阳用拉长的影子来重叠”我和老树的时候,“我”早已经明白,“其实我和老树/是可以一体,或互换的”。
   在大千世界里,不同物种不同形象却又可以同体存在,只有本源相同、本质亦相同的生命才可以实现吧!
   “我”和“老树”,存在于世间,之所以拥有或曰展现着不同的形象,“只是变幻的季节/给万物穿上不同的衣裳”。
   老树的躯体,我的躯体,只不过是季节给穿上的衣裳。而季节的变化,体现的恰是世间的无常变化。
     “我”和老树遇见的时刻,亦在静默地观照,并清醒地觉知到:


        春天近了,赤裸裸的老树
        用沧桑枝丫摇醒的风
        就吹在我的脸上


    临近的春天,昭示着又一个轮回即将开始,亦呼应着夕阳的诗意。在夕阳西下或春天临近的时刻,醒着的老树,赤裸裸的老树/用沧桑枝丫摇醒的风/就吹在我的脸上”。
    无疑,此刻的“我”,亦醒着。
    这,便是《遇见老树》的境界:老树醒着,我醒着,世界自然醒着。
    醒悟,正是禅者所追求或持守的心灵状态,或曰生命状态。




发表于 2021-7-30 17:38:21 | 显示全部楼层


       菩萨相
        作者:也牛



    寺里,他塑了许多菩萨
    每一尊都圆润、丰满,敦厚祥和,不怒自威
        “他在塑想象之物。
    师父说:他一生也成就不了自己。



        推荐人:碧青
        推荐语:也牛的《菩萨相》这首诗,只有短短的四行,平静的语言,像在讲了一个故事,却令人震撼,并获得心灵的启迪和醒悟。
        “寺里,他塑了许多菩萨/每一尊都圆润、丰满,敦厚祥和,不怒自威”。为菩萨塑像,供世人礼敬,本是一件很殊胜的事。可是,智者却在告诉世人,“他在塑想象之物。
        想象之物,即是无中生有之物,或者说,是虚妄之象。
        “他在塑想象之物。”“师父说:他一生也成就不了自己。’”
        因为,真正成就自己的人,是获得生命觉悟的人,是能够保持心灵的纯净和圆满无缺的人。
        人的欲望或妄念,是令生命颠倒的根源。人们所造的想象之物,亦不会有长久的生命力。世间的很多人,却恰恰在用珍贵的生命时光,追求着想象或梦想里的事物。人世间出现或存在的很多事物,亦是人们凭想象或梦想塑造的物象。
        可见,在尘世里,一个人能够明白自己是在塑造想象之物,是多么的难。
   而诗中悟透他在塑想象之物”的智者,自然是当下一念即空。
        整首诗,亦是在讲故事般的叙述中,巧妙地揭示出菩萨相”的真义。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1-27 19:21 , Processed in 0.056302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