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1|回复: 5
收起左侧

《现代禅诗探索》选刊(6月号,总第133期之二)主编:海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6-30 22:04: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现代禅诗 于 2021-6-30 22:15 编辑

《现代禅诗探索》选刊
(2021年6月号,总第133期之二)

主编:海恋




【也牛读诗】


向天笑诗歌一组

◆小欣喜

正慈大和尚说
每天保持着小欣喜就行了

听到蛙叫蝉鸣
就听到小欣喜
看到蚂蚁爬行
就看到小欣喜
手抚栏杆远眺
就摸着小欣喜

原来小欣喜
就长在自己的身上

       也牛赏读:为了扫除学人向外寻求的意念,禅宗将修行与生活一体化,反对外向修道,而主张内修。“原来小欣喜/就长在自己的身上”自己心里,就是如此:它是一种发现,一种悟入。要快乐生活,无非饥餐困眠、随缘任运,率性适意,“每天保持着小欣喜就行了”。诗人的身与心保持一致,日用间每一细节都成了人性纯真的表达,当赞许啊。

◆空坛子

慈光精舍里
看似随意摆放了一些空坛子
大大小小,高矮不一
其实正慈大和尚
是别有用心的

这些空坛子
平时装风装雨
也装阳光

他说火要空心
其实人也要空心
除了忠心、诚心之外

有的人来时装满心事
走时,心空如坛
不装风雨,只装阳光

       也牛赏读:诗意的禅,首要在空静。它使审美创造的心境得到了更好的呈现,同时也使诗歌具备了更为空灵的神韵。“空”并非空无所有,而是空性,存在于现象中,“慈光精舍里/看似随意摆放了一些空坛子/大大小小,高矮不一”。《金刚经》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又说:“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 只有心灵呈现出虚空澄明的状态,方能在诗歌创作中,涵容无限丰富的境界与意象,从而形成生动、活跃的审美。“走时,心空如坛/不装风雨,只装阳光”,这是诗人的妙用,诗人心中欢喜,自然一脸灿烂,自然自在。

◆雨露

在慈光精舍
碰到一场雷阵雨
一边阳光一边下雨
有晴无晴,看你怎么看

只是雨后的地面上
倒立一座精舍
还有慈光反射上来

旁边老树的叶片上
还悬挂一滴雨露
迟迟不肯滴落

哪是雨露呀
分明是一只纯净的眼睛

       也牛赏读:“哪是雨露呀/分明是一只纯净的眼睛”,要凸显一首诗的韵味和意境,往往诗人们要用远取比的修辞手法来达到效果,增加语言的张力。该诗作者写“在慈光精舍/碰到一场雷阵雨”,雨中“还有慈光反射上来”,分明心中喜乐,慈光熠熠;有拔苦之意,方显悲起。一切唯心现量,皆因慈悲于心。

◆停电的五祖寺

雷雨大作时
突然停电了
五祖寺陷入一片黑暗

像时光倒流
回到五祖寺还是东山寺的时候
那时我不知在哪里
只知道弘忍在这里

我独坐在黑暗里
似乎看见他在窗外
像一道闪电,一闪而过
那一刻,我的眼前一片光亮

       也牛赏读:有一个故事:僧问一个盲人:你见到什么?盲人讲:我“见”到前面一片漆黑。一片漆黑那还是在见啊!是不是?只是没有相而已。眼根坏掉,不影响到我们的心性的。眼睛睁开是见,闭上还是见,见到一片漆黑嘛。就是说,见性无关于尘,无关于根,六根、六尘、六识完全都是心在作用。万法唯心现量,所有的法都是你自已在起心动念,境界本不存在,心外无境。“我独坐在黑暗里/似乎看见他在窗外/像一道闪电,一闪而过/那一刻,我的眼前一片光亮”。诗人在五祖寺停电的瞬间,破除“三际”,当下提起,见到见性,即是“顿悟”!

◆独坐五祖寺

一棵棵水杉高入云天
好多鸟无事生飞,没有半点响动
那静悄悄的飞翔
不留任何痕迹,让我神往

肉眼看不见菩提树
但能看到阳光里飞舞的尘土
堆积在一个人的心里
会慢慢高过莲花峰

独坐五祖寺
也不渴望东山再起
只望上苍伸出大能的手
拂拭我心灵的尘埃

       也牛赏读:“肉眼看不见菩提树/但能看到阳光里飞舞的尘土/堆积在一个人的心里/会慢慢高过莲花峰”。这些尘土与尘世之烦恼,障蔽了我们那颗晶莹剔透的心,如果我们不“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我们的“如来藏性”就不会现前,就不能于六根门头放光动地,我们就活在愚痴里。“独坐五祖寺/也不渴望东山再起/只望上苍伸出大能的手/拂拭我心灵的尘埃”,这是诗人的愿望,也是每一个学人的愿望。在这里,诗人最大的收获是觉察到了“烦恼”本身,也觉知到了“破迷开悟”的方法,这本身是一种“解悟”。如果能依此修行,自性自修,不假外援,定能“明心见性”写出更多更好的现代禅诗来。

◆东山阁

许多人都不知道
五祖寺原来叫东山寺
站在东山上
都不知道是东山
谈何再起

水往低处流
人往高处走
那么多人爬上阁来
就是为了东山再起吗

许多人烧高香
顾不上看看山下的远处
光芒闪烁,像巨大的杯盏

我坐在东山阁上
低头看一只只蝴蝶飞舞
一会儿漫山遍野,飞满心空

       也牛赏读:法眼文益禅师玄机一发,杂务全都舍下,振锡南下抵达福州长庆法会,虽然攀援之心尚未泯绝而海众广为推举。不久便与道侣结伴打算前往湖外,已经出发,适逢天降大雨,溪流暴涨,暂住城西地藏院。以此机缘参学罗汉桂琛禅师,琛禅师问:“上座要到那里去?”文益禅师曰:“逦迤行脚去。”琛禅师曰:“行脚干什么?”文益禅师曰:“不知。”琛禅师曰:“不知最亲切。”文益禅师豁然开悟。
       这个公案很有意思,"不知最亲切"和"行脚是什么意思?"连起来看,可以使我们有两个思考,一就是六祖慧能回答惠明"还有密意否?"的问题,他说:'密在汝边。"自性的密意不是行脚可以得到的,而是在自己的心田。它没有什么秘密,也不在遥远的地方
       二就是四祖道信说的:"大道虚旷,绝思绝虑。"心地的光明不在知见上,不在是非观念,惟有超越了知见才能回归到与自己最亲密切近的自性光明呀!
       "不知最亲切"强烈的表达了禅的超越与实践精神,对于想得到真实智慧的人,世间的"知"反而令人走向远离之路。
       一个十方行脚求悟的禅者,想要追求佛的知见,却突然听见"不知最亲切"这五个字,真有如万里睛空中忽然听见天边轰然的响雷一样,智慧之门突然顿开,自性光明骤然涌现。“许多人都不知道/五祖寺原来叫东山寺/站在东山上/都不知道是东山”“五祖寺”“东山”等等,都是假名。
       “我坐在东山阁上/低头看一只只蝴蝶飞舞/一会儿漫山遍野,飞满心空”,显然诗人心中有悟,又不便强说,以此诗境,只是呈现。禅心、诗意机巧合一,境界自然不同了。

◆五祖寺禅茶

坐在东山阁下面的茶室
头顶一池清水
看禅师把树叶泡成一壶好茶
一盏又一盏
连续七盏

深吸深呼,深呼深吸
仿佛茶叶可以在小腹里复活一样
吞吐出青枝绿叶来

头顶在流水
身上在流汗
口里留有味

       也牛赏读:“头顶在流水/身上在流汗/口里留有味”。这是禅茶一味无分别,身心合一的坦然。人间有味是清欢,“一盏又一盏/连续七盏”慢慢入静。“深吸深呼,深呼深吸/仿佛茶叶可以在小腹里复活一样/吞吐出青枝绿叶来”我与茶香共此时,陶然自忘机。
       简析、品赏,都是知见。禅,本不可说,一说便死于句下。勉强说之,不过是头上安头,不足之处,还望方家批评!


印清诗歌一组

◆回家

寻根,回家
尘楚灵山申时茶
莫错过……千年禅魂

嗅觉,聆听
弘忍禅师讲般若
顷刻甘露法雨遍洒

是日夜
禅堂,片刻
心香仿佛回到隋唐

       也牛赏读:远离迷妄生活,一念发心,修行佛道,彻求心证。 碧岩录第一则中五祖先师尝说:“只这廓然无圣,若人透得,归家稳坐,一等是打葛藤,不妨与他打破漆桶。”这说的是禅家要证得桶底脱落时,葛藤断尽处的生命实相。但俗人在尘世间流浪太久,要回到此际、此处谈何容易?印清法师是出离之人,深悟其中之奥旨。“嗅觉,聆听/弘忍禅师讲般若/顷刻甘露法雨遍洒”以一根透六根,根根归性,时空顿失,本地圆融,风光尽显!

◆莫错过

辛丑,那年
同人几多回家
申时茶七杯
浮躁的血液里流淌

莫错过
弘忍祖师讲般若
禅茶呓语,心领神会
此刻,睡莲也探出头来

       也牛赏读:“此刻,睡莲也探出头来”,有什么好奇的吗?读罢全诗,原来,诗人要表达的是一种豁然,一种顿悟:“申时茶七杯/浮躁的血液里流淌”,诗人从“辛丑,那年/同人几多回家”这件事起笔,写禅茶时的“心领神会”“莫错过”。是啊,人生如过客,错过就是一生。回归当下,当下即是永恒。

◆东楚问禅

深夜,雷公电母
至东方山而来
净琉璃世界慈光
缭绕,聆听甚深法雨

那日,申时茶
莫错过,醍醐灌顶
捞起一钵禅意
悄悄塞入你的行襄

杖击,夜半三更
那是祖师心声
你在他乡
何日?何时?摇橹归来

       也牛赏读:醍醐灌顶:醍醐由牛乳精制而成,最益人体。醍醐灌顶,即将牛奶中精炼出来的乳酪浇到头上。佛家以此比喻灌输智慧,使人得到启发,彻底醒悟。“那日,申时茶/莫错过,”诗人从一句“莫错过”猛然提起,聆听东方山“甚深法雨”,问禅:禅归何处?“……夜半三更/那是祖师心声/你在他乡/何日?何时?摇橹归来”,哦,原来禅在自己心里。归来即是禅心,禅心即自性,即佛。

*印清法师:山西宁武普应寺住持,高僧大德。他的现代禅诗别具一格,处处闪耀原初的生命风光。赏读三首,醍醐灌顶,得到不少启发,顶礼法师。


【现代禅诗精品赏读】


浅读南北的《木笛》

文/碧青


木笛
作者:南北

它发过风的声音
它发过水的声音
它发过泥土中根的声音

吱吱呀呀
从一段年轮中独立而出后
它如今在发出我的声音 

      《木笛》这一诗,在南北独创的六行体诗中,当属精品。
       木笛,在诗中无疑是一种喻体,暗喻着自性,或曰本心。整首诗呈现的,便是诗人发现和体悟的诗境。
       诗的第一段,是诗人心灵观照下呈现的诗美境界:木笛与身外的事物存在于同一世界,相遇又相融。而它在与自身之外的事物相遇时,又是随顺众生般的存在,对于任何事物,都犹如虚空般无碍。它不被自身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改变,亦不改变自身之外的事物。
       木笛,对任何事物都不起分别执着。假如,木笛执着于风的声音,就不会再发出水和泥土中根的声音。所以,诗人发现了,“它发过风的声音”,“它发过水的声音”,“它发过泥土中根的声音”。
       诗里,泥土中的根,亦可以看成是世间万物特有的根性。
       正是木笛对任何事物都不起分别想,不起分别识,不起分别心,所以,木笛与风、水、泥土中的根等同存的事物,才可以平等通融,才可以发出与它们不二的声音。但木笛,依然只是一只木笛,它与风、水、泥土中的根等在世间同存的事物,不离又不住。
       诗的第二段,呈现的是一种生命的体悟。
       “吱吱呀呀/从一段年轮中独立而出后/它如今在发出我的声音”。很显然,“吱吱呀呀”,是木笛“从一段年轮中独立而出后”,发出的我的声音。不在年轮中的木笛,自然已经超越或远离了年轮的局限。
       这里,可以从两方面去理解。一方面,是木笛始终坚守自己,“从一段年轮中独立而出后”,面对“我”,依然不起分别想,依然不起分别识,依然恒顺众生般随顺于“我”,如今与我同在,在发出“我”的声音。另外一方面,就是诗人的心灵如木笛。或者说,诗人的心灵与木笛已经合一,无二。
       诗人古石,对这首诗曾有过这样精彩的赏读:
       “禅思诗学主张用寂照圆融的全方位心性方式来观道体物。此诗正是以一种禅化的观照方式对‘木笛’做非理性、非逻辑、非思量的直觉体验,进入万物一如、物我一如的圆融境界,聆听木笛发出的不同笛音,达到了个体生命和宇宙自然的深度契合,呈现了生命循环不止的宇宙本相。南北这支‘木笛’,笛音宁静悠远,禅意绵绵,是一支天人合一、物我交融、自足自由的‘禅笛’。”



在画境里实现刹那的永恒
——读《入画》并兼谈诗歌的造境艺术

文/海恋



入画
作者:胭脂茉莉

风拍打着木头房子
湖水波光闪烁,但看不见底
湖边有石头有刚好漫过脚跟的青草
她长裙赤脚
蹲在水边 清洗天上的云
一只红狐的呼吸掠过青草——
像早有预谋的
我替她停止了衰老

       以诗作画,这是诗人的特权。从某种意义上说,诗人也是画家,是音乐家,是构建建筑之美的艺术家,且这几者的创造力又相互浸润、支撑,互为影响,最终合成语言的审美艺术。胭脂茉莉的诗都很美,她很注重语言的审美构建,或者说擅长诗歌的造境艺术,而诗的造境艺术关乎诗人对于语言铺排、拿捏的技巧,以及节奏的把握和分行形式等的整体掌控能力。
       所谓造境即营造意境。每一首诗都有自己独特的意境,它是诗人选用的多个意象相互勾连、观照、应和而成的一个表意的情境。而审美的过程就是由这种营造好的意境与读者阅读时的想象再创造结合起来形成无数个大同小异的心境场域,完成诗歌的审美。
       我觉得这首《入画》营造了一个很好的画境,同时又间接地向我们呈现了诗歌造境的过程。下面看看诗人是如何引领我们一步步入画的:“风拍打着木头房子/湖水波光闪烁,但看不见底/湖边有石头 有刚好漫过脚跟的青草”起首三行是环境的描写。“被风拍打的木头房子”、“波光闪烁,深不见底的湖水”、“湖边的石头和刚好漫过脚跟的青草”,这些意象的选取,勾勒了一个清寂宜人又带有几分神秘的郊野的场景,为后面“她”的出现做好了铺垫。值得注意的是,这三行诗所描绘的画面是由远及近的,如果是摄影或视频录制的角度,它应该是一个长镜头,从远处的木屋逐渐拉近到湖水,再到湖边的青草地。这说明诗人在心里开始“作画”的时候已经选好了角度和顺序。这既是我们常说的写作顺序、视角,也是灵感(直觉)在心中的一种投射。当然,诗人捕捉到它,还要通过理性的逻辑进行多次的加工处理,才能呈象。“她长裙赤脚/蹲在水边 清洗天上的云”,接下来,由景物到人物,画面有所定位,并开始“意”的流转。对于“她”的美,诗人并未过多着墨,但却烘托点染,恰到好处。“长裙赤脚”、“清洗天上云”,一个女子的婉约旖旎、天然率真跃然纸上,而后面“红狐”的出现又给这幅唯美的画面再填几分生气和神秘感,可谓画龙点睛。中国画最讲究气韵、格调和留白,这首诗正像是一幅流动的水墨丹青,气韵流畅、质感鲜明,意在象外。那个如精灵一般的女子是人还是仙?不必言明,此处已足够使读者展开万千联想……
       诗人用语言涂绘了一幅画,构建了一个世外之地,将人和自然放在同一个时空之内去渲染和类比,于是,一切都发于自然又融于自然,再没有人与物之分,那一刻便可以永久定格。
       造境是需要技巧的,此诗明快的节奏和色彩搭配舒朗明丽的构图效应应该都有有意设计的成分。但我们仍不能忽略一点:诗是心灵世界的写照,这样一幅图景就是诗人的理想化境界,心中有美才能写出美,心中有爱才能看到超凡脱俗的世界,因而这首诗又透着点点禅意。一切外相皆是内心幻化,如果我们能够停驻当下,在美好的一念之中找到心灵的安宁与喜悦,那么便可超然于物外,刹那即永恒。这也是我们写诗、读诗的意义之所在。


做一个繁华街市上托钵的人
——读碧青《托钵的女子》

文/海恋



托钵的女子
作者:碧青

今生或来世
你若在繁华的街市
偶遇一位身穿青衣的女子
头戴着花冠
手托一个紫铜钵
千万不要随意施舍几枚金币
一些谷物或果品
她只想托举
一钵清水 一钵阳光 或一钵明月
一钵美 一钵爱 或一钵欢愉的智慧

       这是诗人碧青早年的作品,也应是她的一首代表作。读这首诗会让人想到一幅很著名的油画——《陶》,画面为一个半裸体的少女环抱一只原色陶瓶,少女的青春气息与陶器的原始色泽相映生辉,形成一种独特的构图效应和艺术美感。这幅油画是著名油画家谢楚余先生的名作,据说是以中外三个模特为原型,力图打造一种中西合璧的美以打动世人。联系及此,只想说诗与画在创作初衷和方法路径上有异曲同工之处——它们都在试图建立一种形象,这种形象是可观、可触、可感的,但推及欣赏的角度,便又不只是表面之象,而是形象背后的气度、神韵和内涵。而这些内在的表达映射的是创作者的审美和精神趋向,或者这根本就是作者的自我异化的形象,是诗人和画家的另一种形式的“我”。
       这首《托钵的女子》让我们看到了另一种美,超越了形体之外的精神高蹈之美。这是怎样一个女子啊——身穿青衣,头戴花冠,手托紫铜钵,外表的与众不同还不足以令其超凡脱俗,“她只想托举/一钵清水 一钵阳光 或一钵明月/一钵美 一钵爱 或一钵欢愉的智慧”读到这里,又不禁令人想起另一首禅诗:“浅草寺外的/樱花树下/站着一位化缘的僧人/他头戴遮面的斗笠/双手举着钵/一动不动/感觉入定了一样/我走近他/往钵里投钱/只见里面有美元,日元,人民币/还有一些花瓣”《日本浅草寺偶见》(书香)
       两首诗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表达的方式不尽相同。你若觉得僧侣化缘的目的仅是为了求取物质的布施,那就大错了,所谓"化缘”即所化为缘,与食物的缘,与施主的缘,与佛性慧根的缘,与自然万法的缘……化缘的过程,化度结缘的是周遭的人、事、物,历练的却是僧人的心性。放下自尊轻慢,放下分别我执,所遇皆是缘,皆是美、皆是爱、皆是菩提般若。所以,这种托钵化度的方式并非只是求取,也是一种精神的布施,因而“千万不要随意施舍”,要带着恭敬和虔诚,对于精神世界丰厚的个体,他们需要的只是美与爱,只是一钵欢愉的智慧。
       我想,诗人就是那个繁华街市上托钵的人,对于精神食粮的需求已经大于了物质,他们愿意以精神食粮的补给完成对生命的锻造,而他们留给世界的也只是一钵清水,一钵阳光和一钵明月。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成为繁华街市上一个托钵的女子。


【主编手记】

       又进入一年中最火热的季节。六月,万物开始在躁动完成疯长,此时,人的内心也是燥热而焦渴的,幸而,我们还有诗意可以短暂纳凉。只有在精神世界,人才能找到随时可以安居的去处,所以我们依然写着,并在自我构建的理想国里回归季节的清凉。
       本期《现代禅诗探索》收录的新作并不多,许是现代禅诗研究会同人在经过上个月的论坛研讨后,对现代诗和现代禅诗又有新的思考,短期停歇也不失为另一种形式的前行。对论坛其他禅诗作者的投稿我们的阅读推荐也更加慎重了。写作和发表都应树立良好的心态。随心而写,随缘阅读才是禅诗写作者应有的状态,因而我想作品依然丰沛的一些诗作者也并不会介意这些。
       值得一提的是,本期除了继续收录了一些“黄石笔会”期间的应时作品外,还有几首较为经典,已经被论坛推荐过的禅诗作品又被“翻出来”重新赏读并被收录为“现代禅诗精品”,这说明好的作品是值得反复阅读的,每次重读我们都能从作品中读出不同的思考并能从中沉淀、总结出一些关于现代诗和现代禅诗写作的理念和方法,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不能一味向前,偶尔回回头,看看走过的路,写过的字,每一首诗的完成都有其特殊的心路历程。尽管诗歌是创新的艺术,但我们不能不承认每一首诗在诞生当下都可能是永远的奇迹。我们总是希望找到那首更好的,却不知可能已经拥有。(海恋)

发表于 2021-6-30 22: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恭贺第133期集结完成!海恋辛苦!
发表于 2021-7-1 08: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滴 发表于 2021-6-30 22:23
恭贺第133期集结完成!海恋辛苦!

问好海恋!辛苦了!
发表于 2021-7-1 08: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滴 发表于 2021-6-30 22:23
恭贺第133期集结完成!海恋辛苦!

一滴兄夏安,敬茶~
发表于 2021-7-1 09:43:07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了,海恋。
发表于 2021-7-3 16:3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的作品是值得反复阅读的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1-27 19:17 , Processed in 0.057281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