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33|回复: 5
收起左侧

《现代禅诗探索》选刊(6月号,总第133期之一)主编:海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6-30 22:0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现代禅诗 于 2021-6-30 22:11 编辑

《现代禅诗探索》选刊
(2021年6月号,总第133期之一)

主编:海恋



【诗歌作品】


捕猎
作者:也牛

翠鸟
从天空追下来,叼起一片水声
飞:

波浪断尽处
池塘从此空明

       推荐人:海恋
       推荐语:佛教里关于“无明”的理解就是不知意识心之虚妄,而执虚为实,故而烦恼三千,“不如意十之八九”是为人生。倘若我们真能如翠鸟捕猎一般划破心灵之镜像,则水波断尽处可见空明。然而,读这首诗又让我想到:“言语道断,心行处灭”这几个字。大道即是绝言,一旦心起思量便是离道已远。何为“无明”?既然人生世相皆是由意识心分别出来的“镜像”,那么真实的”无明“亦不存在,又何来“空明”?因而,不如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吧,一只翠鸟追下来,叼起一片水声,遽然而去,一切复归平静,“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仅此而已。


行香
作者: 李雁

一步追着一步
一人追着一人
殿外的车马舟船
不及这一步紧着一步的双脚
海青包裹的身体
在一座小小的殿堂
行过千山万水

       推荐人:海恋
       推荐语:在五祖寺,我和诗作者一起体验了一次“行香”。“行香”是寺中僧人的日常功课,大致是在禅堂中绕佛行走,大家列队而行,一个人盯住另一个人,步伐和身姿一致,缓急相应,步调相和,最后慢慢走出一个协调的仪轨。的确如诗中所写“殿外的车马舟船/不及这一步紧着一步的双脚”,当内心不受外物干扰,只有脚下,只有前方,心就安定下来了,不再无助,不再彷徨。所以所谓静定并非指身体的不动,而是心的安宁,踏踏实实停驻于当下,方寸即是大千。


东山枇杷
作者:何建中

生在佛门
依旧开俗世的花
结又酸又甜的果

未成菩提
亦无僧在树下打坐
但满树的枇杷
依旧灯盏样
把佛光点上天空

       推荐人:海恋
       推荐语:众生皆有如来德相,菩提心地。那么生在佛门或是俗世有何分别?去掉妄想执着,枇杷就是菩提,菩提亦是枇杷。植物不懂分别,所以无论生在哪里,它们都会诚实地开自己的花,结自己的果,照亮天空便是不量功德。这是一首引人深思的小诗,禅理的呈现举重若轻。


夜雨五祖寺
作者:何建中

当天空电光闪烁时
佛说
不与争
它熄灭了自己的灯

它以比东山还高的镇定
纳雷,纳雨
纳沟壑之泉声

闪电只能鞭打天空
风只能追赶云
一夜雷声后
千年五祖寺
安静得只剩鸟鸣

       推荐人:海恋
       推荐语:以不变应万变,以不动释万劫,这不正是佛陀的无量胸襟与智慧吗?“纳雷,纳雨/纳沟壑之泉声”不与争,纳一切于须臾,一夜雷雨后,一切终将化为安静的鸟鸣。此诗语境豁达,语义深远,它也引发了我们对生命真谛的思考。苏轼的《赤壁赋》中有这样一句话:“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其大意是说:从事物易变的一面看来,天地间万事万物时刻在变动,连一眨眼的工夫都不停止;而从事物不变的一面来看,万物同我们来说都是永恒的,又有什么可羡慕的呢?这体现了一种哲学的思辨精神,因缘和合而生万物,看清了生命的本质,还有什么可争的,山雨欲来,还有什么可不镇定的?风雨过后,山水更秀,鸟鸣更幽。佛陀不就是了悟了这一切的觉者吗?


日落西山
作者:向天笑

我们是下午上四祖寺的
在倒插柏前
明鉴大师让我拍西山的落日

必须承认好多年
没有如此认真看过落日了
它不辉煌,也不落寞
在蓝天、白云之下
像一代宗师,那么悠闲地离去

那一刻,真想时光倒流
我们都返老还童
用剩下的半条命
做一个迷途知返的人

       推荐人:海恋
       推荐语:“我”在明鉴大师的引领下,看落日——“它不辉煌,也不落寞/在蓝天、白云之下/像一代宗师,那么悠闲地离去”。“以我观物,物皆著我之色彩。”这是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阐释的“有我之境”,其实,并非落日悠闲,而是诗人在观物的瞬间,内心回归了自我。碌碌半生,我们在追求什么呢?不过是这有闲的一刻,面对一轮落日,清空心地,以赤城相对,做一个迷途知返的人罢了。禅宗讲究顿悟。悟什么呢?我想悟的就是关于存在的实相,只有明了这个,我们才能明确活着的意义并懂得该怎样活着。诗中看似明鉴大师以落日接引“我”开悟,其实是诗人内心那颗明慧的种子在落日浑圆的那一刻被点燃了。真正能够加持自己的人只有自己。


小欣喜
作者:向天笑

正慈大和尚说
每天保持着小欣喜就行了

听到蛙叫蝉鸣
就听到小欣喜

看到蚂蚁爬行
就看到小欣喜

手抚栏杆远眺
就摸着小欣喜

原来小欣喜
就长在自己的身上

    推荐人:海恋
    推荐语:正慈大和尚的确是位智者。是啊,凡俗生活里的修行不就是时时观照体察自己的觉知,从而不生嗔怒,时时欢喜吗?那么,诗人也悟了,色香声味触法,眼耳鼻舌身意,只要保持六根清净则欣喜自生,所以小欣喜是长在自己身上的,看得见,摸得着,如果每天都能在正知正觉中,保持这些小欣喜,不就是活在极乐之境中吗?


佛恩
作者:胡晓光

五祖寺申时茶茶堂
正中间摆放着一根枯木和一枝嫩叶
那么显眼
又悄然无声

我们喝茶
它们也在喝

       推荐人:海恋
       推荐语:世人为什么要礼敬佛陀?正是因为佛恩浩荡。包容万物的心怀,“度一切苦恶”。唯有至善为至上之法。无论是枯木还是嫩叶,此刻,在五祖寺申时茶茶堂,“它们”和“我们”是一个整体,无有分别,都在沐浴着佛恩,在茶汤的浸润里看见本心,看见自己本自具足的光明自性,所以放下着,用心感受,才能未错过。


今晨,看到一株柳拂风
作者:海恋

柳枝摇曳,不
柳没有动,是风在动
不,风也没有动,我的心在动
心在动吗?它在哪儿?
谁看见它在动?
柳是否知道?
风是否知道?
我是否知道?
柳无
风无
我无

       推荐人:碧青
       推荐语:海恋的新作《今晨,看到一株柳拂风》,充满了禅思,呈现了一种内心的体验。
       读这首诗,不由令人想到风动幡动的禅宗故事。这是六祖《坛经》中记载的故事:“时有风吹幡动。一僧曰风动,一僧曰幡动。议论不已。惠能进曰:‘非风动,非幡动,仁者心动。”风确实在动,幡也在动,但因仁者心动,才有了两位僧人的争执。所以,引出风动和幡动争执的,归根结底是仁者的心动了。而静默观照,了了分明,不执着,不争执,才是禅者应该保持的心境。
       这首诗的开头,仅用四个字,就呈现了“柳枝摇曳”的画面,但瞬间,一个“不”字,就否定了“柳枝摇曳”,或者说,心,在瞬间就转了境。心,安静下来,仔细体认着“柳没有动,是风在动”,“不,风也没有动,我的心在动”,这是女诗人一次心灵的体悟过程,或曰一次心灵的自觉修炼过程。当女诗人当下心境转变,柳枝的摇曳不再影响心境的时刻,才能发出这样的一连串的叩问:

心在动吗?它在哪儿?
谁看见它在动?
柳是否知道?
风是否知道?
我是否知道?

       这样的诗句,既是叩问,又是一种心灵的引领。在这样的内心叩问的过程中,女诗人亦明白了:

柳无
风无
我无

       简练的三行,六个字,在表现出深刻的禅理的同时,自然呈现出女诗人心灵在思悟中,正在默默体验着独自向内心求证的诗意境界。

       推荐人:大正
       推荐语:诗人海恋,用新的探索,用自己的语言,重新证悟了“不是风动,不是幡动,是仁者心动”的“坛经”故事。人和宇宙万物的关系,不过是稍纵即逝的关系,心念一起,宇宙即在而已。


黄鹤楼寻迹
作者:海恋

我来寻一只鹤
听说它已遁迹千年
乘鹤而去的人,未归
晴川万里,游人如蚁
沿旋梯而上,会抵达云中吗?

我仿佛听到千年前
一声鹤鸣,在这空空的楼阁里
空空的,回荡

       推荐人:碧青
       推荐语:《黄鹤楼寻迹》这首诗,呈现着女诗人一种心灵顿悟的诗美境界。
       在黄鹤楼遁迹千年的不仅是一只鹤,还有乘鹤而去的人。所以,女诗人登临黄鹤楼,在寻找那一只已遁迹千年的黄鹤的时候,却发现:

乘鹤而去的人,未归
晴川万里,游人如蚁

       此刻,女诗人的心灵容纳万里晴川,亦感到游人如蚁。诗中的游人,暗喻人在大自然万里晴川里的渺小,暗喻着人在万古时空里的渺小。
       读到此,读者自然会想到那首贯通千古的诗: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

       千年后,黄鹤楼还在,女诗人在登黄鹤楼的时刻,眼前,犹如依然是唐代诗人崔颢在诗中呈现的景象。她在心中,不禁开始了这样的追问:

沿旋梯而上,会抵达云中吗?

       那是千载空悠悠的云,又是此时此刻就在现世的人们头顶之上的云。
       岁月,总是在时刻无常地变化着。云,亦总是时刻都在无常地变化着。所以,女诗人在内心的追问中,已经暗暗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仿佛一切都在,又仿佛一切都不在。云在,而云,终究不是最终抵达或回归的地方。更何况,“沿旋梯而上”,根本无法抵达云中。
       所以,此时此刻,女诗人的心灵在静默地观照中,仿佛听到千年前的一声鹤鸣,“在这空空的楼阁里/空空的,回荡”……
       过去的岁月里出现或发生的一切,终究过去了。鹤所出现褐消失的地方,依然是“空空的楼阁”。所以,“我”在此寻一只已遁迹千年的鹤,还有乘鹤而去的人,自然是寻而不得。
       但寻而不得,最终又是一种“寻得”。这种得,就是此时此刻,女诗人最终的得到,就是看到了黄鹤楼如实的存在;最终的得到,就是女诗人不再执着寻找那些在世间已经隐遁的事物;最终的得到,就是当下这种最真实的心灵体悟:

我仿佛听到千年前
一声鹤鸣,在这空空的楼阁里
空空的,回荡

       空空的楼阁,空空的回响,呈现的正是女诗人心灵的一种诗意悟境。


一阵风从我面前吹过
作者:古石

一阵风从我面前吹过
一匹马从我面前驰过
一列火车从我面前驶过
一只蚂蚁从我面前爬过
天空高远  大地辽阔
我看见自己从我面前走过
像一阵风一样
像一匹马一样
像一列火车一样
像一只蚂蚁一样
天空和大地静静颤动

       推荐人:海恋
       推荐语:这应该是古石先生的代表作之一了,他的很多诗都体现着“物我交融,互为观照”的境界。前四行诗人写了以己观物的状态:一阵风、一匹马、一列火车、一只蚂蚁,吹过、驰过、驶过、爬过,以平和随喜之心面对万物,则天空高远,大地辽阔,万物自有其态。“我看见自己从我面前走过”如果说,前面几行所写是用眼睛在看,那么后面的所见则过度到以己观己,以心观心的情态,何尝不是?在真实的生命状态下,我们何尝不是一阵风、一匹马、一列火车、一只蚂蚁……最最变化无常、流转不定的就是一颗心啊,如果说以己观物,我们还能平静,那么当你观照到自己的内心的时候,便无法再泰然处之、波澜不惊了。佛教倡导时时观照、处处观照,就是要我们观照自己的内心,看清心的起落浮沉,“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不被妄想迷执所困,活出真我的样子。
       这首诗构思巧妙,(也或许没有刻意构思)理趣深刻,能将禅理禅机化托于字里行间,不着痕迹,应是一首现代禅诗佳作。


山中晚景
作者:印清

喜鹊搭建阶梯
孤雁的翅膀托起
古刹栈道,通向彼岸

悬崖的顽石雅音打磨
鸟儿耕耘无上福田
暖阳缝补七零八落的碎片

苦海里斜阳西沉
经历洗涤后的尘埃
悄悄地被风带回灵山

万物在某个瞬间
顿空,圆融

       推荐人:海恋
       推荐语:印清师父居深山,一年中山中大多数时日天气阴寒,从这首《山中晚景》我们仍能读到夏初季节山中的清冷。喜鹊、孤雁、古刹栈道、悬崖顽石、西沉的斜阳为我们勾勒了一幅傍晚山中的图景,这幅晚景可能有写实,更可能是诗人的心中之境,事实上,只要付诸文字的情景就已经不可能是完全写实的了,正所谓:“一切景语皆情语。”尽管生活中的景物是引发诗境的基础,但现实之景也是心灵之境的映照,这幅山中晚景整体是圆融、唯美的,但又透着点点沧桑,正如诗人的苦修之路,雅音打磨,勤耕不辍,只为如一粒尘埃般,历经尘世的洗涤,最终回归心灵的彼岸。


初荷
作者:奥冬

她的清香照亮晴空
山水,给池塘印上细节
叶莲着叶哦吼一只花探头

       推荐人:快禅如风
       推荐语:想到杨万里,紧接着又想到毕竟已过八百多年,荷塘意象全然翻新。清香句,细节句,货真价实的现代诗技法。尤其是哦吼句,真让我羡慕。叶连着叶,是散文;叶莲着叶,是诗。一声哦吼,禅境诗境全出。

       推荐人:海恋
       推荐语:写荷的诗很多,但做到不落俗甚难。奥冬这首《初荷》虽然只有三行,却因“直心相见”而有所突破。“她的清香照亮晴空”,这是通感的写法。通感又叫“移觉”,是一种修辞格,可以使描写更加新奇,生动,赋有感染力。但脱离写作手法的层面,通感的发生其实来自于人的觉知系统。当人专注地感受一种事物的时候,身体的五感六觉会发生交错、挪移和转换,即“错觉”。如芬芳可以听到、可以看到,甚至可以触摸到,这是人的直觉在静定的状态下发生的奇迹。诗人在专心观荷的瞬间,感受到了清芳的明亮,由嗅觉转移至视觉,而这道光亮更是从心中发出的,只有心灵的通透可以促使觉知的敏锐。“出水,给池塘印上细节”,这一句更值得品味。荷花之于池塘,正如飞燕之于天空,没有荷之美,池塘便是空洞的,缺少了生命的细节。我们常用“出水芙蓉”来比喻天然的明丽与美好。荷之美不仅在于花之色泽、姿态,更在于它天然的高贵、纯洁,足以提高人的心灵境界,这也是荷得以惊艳世人的理由之一。最后一句,巧用了一个语气词“哦吼”,初读感觉有些突兀,细读,却又让人眼前一亮,多么直接,诗人在喜见初荷时发出的一声轻叹——大片的莲叶之间,一点娇红初绽,“惟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那一刻,谁能不惊叹生命如此妖娆的奇迹。
       注:“叶莲着叶”并非误写,诗人在以前的诗里便有过此用,以“莲”与“连”的谐音达成词性的活用,其目的除完成整体的句式外,还力求以这种陌生化的用法促成一种视觉效应,令人眼前浮现“莲叶何田田”的景象。当然这应该也是直觉的一种外化。


青梅煮雨
作者:老宋

伐薪回来
煮雨自茶

青梅本是树上的果
如果一定要有喻意
请原谅
我本沙弥

还要煮一碗粥
喂饱青灯黄卷

       推荐人:奥冬
       推荐语:青灯黄卷,煮茶煮粥。青梅在生长中成熟,沙弥在生活中开悟。


车上偶感
作者:蜗牛

我的心突然躁动不安
是饥饿,是恐惧,是蓝天白云
是一片茫茫大地


好像就要一起飞出这身体
是要开出一朵朵莲花么

       推荐人:大正
       推荐语:所谓偶感,就是顿悟。只有莲花(佛禅之花),才能平息尘世突然躁动不安的心。


小欢喜
作者:快禅如风

金色大草菇
独坐于十八岭
一只蓝蝶
在它的圆相上扇翅
好像嫦娥在月宫舞袖

这个芥子般的欢喜
我该和谁分享
一个佛,还是一个
毕达哥拉斯?

       推荐人:海恋
       推荐语:“这个芥子般的欢喜/我该和谁分享/一个佛,还是一个/毕达哥拉斯?”这句诗很值得玩味。在佛教看来,大与小是无法客观丈量的。而哲学家、数学家毕达哥拉斯却提出了“万物皆数”的理论,认为“数”才是万物的本质。佛经上有“须弥藏芥子,芥子纳须弥”经论禅语,芥子是芥菜籽,代指极为微小的事物;须弥是须弥山,传说是古印度神话中的圣山,位于世界的中心,高大至极,代指宏大的客体。这句禅语大意是说大中有小,小中有大,大与小在打通了时间与空间的界限,打破了事与理的分别之后,便可圆融互纳,实为一体。那么,我们又该怎样去理解这个“小欢喜”?看一只蓝蝶在金色的大草菇上翩翩起舞和欣赏月宫嫦娥舒广袖有何区别呢?这片刻的喜悦是大还是小?我们能够以客观的尺度去度量吗?所以,我想诗人想说的是:欢喜无大小,此时此刻,它即是一切,一切也是它。


云游
作者:海恋



龙华寺檐角的云莫名走失
风三缄其口
这其中的奥秘
每一朵云都想探究
于是,它们飘来
又飘走。总有一朵云
在檐角短暂停留
殿宇默默,像在回应
行者的沉思



流云从天蓝色的瓦顶飘过
天空蓝得像瓦顶
云并不在意
飘过天空还是瓦顶
它白得像自己的心思

一路向前,直到
和风走散



你若远行,我
不会相挽
浮萍一朵,无芯
徒留蜂蝶的怅惘
一场夏雨解开千丝万缕的缘
季节风洗凉生命的谶语
莫彷徨。春天还会路过
我驻足,看你
把行旅的沧桑铺展成
美丽的青莲

       推荐人:奥冬
       推荐语:“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一生很短,“眼睛一闭没睁就过去了”。一生很长,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都值得珍惜,值得全心全意的投入。活在当下,惜缘,而不执著。
发表于 2021-7-1 08: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辛苦了海恋!
发表于 2021-7-1 08: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碧青 发表于 2021-7-1 08:09
拜读!辛苦了海恋!

大姐夏安,敬茶~
发表于 2021-7-1 09:4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海恋,辛苦了!
发表于 2021-7-1 15:48:51 | 显示全部楼层
也牛 发表于 2021-7-1 09:41
海恋,辛苦了!

也牛老师夏安~
发表于 2021-7-3 16:3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读欣赏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1-17 18:15 , Processed in 0.044471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