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2|回复: 5
收起左侧

编辑随记——《芙蓉锦江》第21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2 08:45: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编辑随记
——《芙蓉锦江》第21期
.
杨然/文
.
01
一场马拉松式编务,从阳春三月到中秋时节,慢就慢在《论坛诗选》的收集。那个名叫《芙蓉锦江-诗生活网》的论坛,如今清冷得很,一个帖子发出十天半月,浏览量也就那么七八个人,这也意味着登录的诗人极少,根本无法与微信群朋友圈的阅读情况相提并论。还好,到九月初截止,终于收集了一些作品,21人,本期编辑最慢的活路,告一段落。
02
2020年4月13日,农历庚子年三月廿一日,周一,建立“《芙蓉锦江21人诗选》”微信群,邀请29人参加,为明年《芙蓉锦江》第21期做准备。到九月中旬截止,《21人诗选》的编辑活动路也基本完成。
03
好诗不可抗拒。约稿比预期的多,所以开辟了第10卷《九人诗选》,其他列入《21人诗选》。《群公告》是4月13日发出的,约稿容量比较大气,目的是为了集中推出大家的作品,如果只选一二首,起不到推出的作用。这个,算是《芙蓉锦江》的一个特色,我愿意一直坚持下去。
04
《芙蓉锦江》“21人诗选”,跟总第21期在数字上吻合,这是一种“巧合”,更是一种提示:21期是21人诗选,22期就是22人诗选了,依此类推,入选的诗人会越来越多,表明刊物的作者队伍正在扩大,而非萎缩,好。
05
诗人冉杰第一个发来稿子,正是《群公告》发布的当天:“杨老师,遵嘱,发来一些小诗,请你筛选。辛苦你了。相信这本杂志又能引发诗坛的震动。”但愿他的相信能够成真。
06
《群公告》发布第二天,诗人其然有事问我:“杨然兄,你X行,基本快要编一本书了。你准备好多印张。”我如实作答:“主要想维护一个正在遭受破坏的诗歌生态,X行封顶,Y行也行。”得到其然肯定:“好”。他是一家诗歌民刊的执行主编,深知“印张”大小的厉害,他的关注点,点到了我们办刊要害的穴位。
07
转眼到了4月16日,我致微信与诗人蒋蓝:“兄好:《如何从虚空里取出一把刀》(组诗)安排在《芙蓉锦江》第21期头题,需要兄之简介及照片,请抽空时发给我。”他是《芙蓉锦江》重点栏目元老编委,“谢谢杨然兄!”谢什么,要谢的恰恰是他们,这多年,是他们支撑了《芙蓉锦江》。
08
4月18日,得诗人发星微信:“老哥:好,发来的问卷收到,谢谢,发来你要的东西,你任意处理,谢谢你的约稿,春安!”多年来《芙蓉锦江》深受他的文字照耀,他的诗歌、随笔悉数照发,情理之中,我自感念他的果断与干脆:“好的,好的,好的!”
09
4月21日,得诗人林忠成微信:“杨兄,芙蓉锦江21人诗选的诗、照片、简历、诗观发到你邮箱了,感谢兄长情谊。”这个感谢是“深远”的,因为他是《芙蓉锦江》的老朋友,一直与我们同行,这样的情谊,源远流长。
10
4月底,得诗人何均微信:“杨兄,提前交作业了,请审批。祝兄阖家五一节快乐!”我复:“编辑了你的诗文。诗歌,集中火力推出《第一慢调:浮生》(组诗24首),不让《致酒国诗人》(组诗)在里面喧宾夺主,这样使唤阅读更有效应。这组诗占了408行容量(含空格),另一组,以后有版面,再推出。文,早已在此之前就编好了,多谢。”同样是《芙蓉锦江》的老朋友,“好的,辛苦了!”不客气。
11
7月12日,致微信与诗人安琪:“想在明年1月《芙蓉锦江》第21期开设一个《长诗》栏目,希望能够展示你五、六首长诗,诗行容量500行左右,盼你支持。展示作品你自己确定。”多年来,她一直在力挺《芙蓉锦江》,对此,我一直念念不忘。她的长诗独具魅力,我花了一些时间阅读,写了个学习心得,便有了这个《长诗》栏目想法,相信会有好的影响。
12
7月13日,得文旦微信:“杨然兄好!选了15首,将近500行,可否,全凭杨然兄处置。资金方面,任何时候需要时请告诉我一声哈!能为杨然兄效力是我的荣幸!等疫情解除,一定前来拜访,或请杨然兄和夫人到青城山一游,住下来,好好喝两杯酒。”这个,我要在这里再次致谢。从创刊号到现在,他多次掏腰包,为《芙蓉锦江》出力。
13
本期费用,我找成都安仁杰宸建材有限公司解决。所以我告诉文旦:“兄好:谢谢!第21期《芙蓉锦江》我已经跟公司说好,由他们赞助。如若疫情解除,第4届油菜花诗会明年春举行,届时再聚。”这样的诗会如果能够举行,必须要邀请他。
14
这天是7月14日,我再次发布《群公告》:“鉴于编辑活路需要,原定年内截稿的日期提前到今年10月以内,请大家抓紧时间准备各自的诗歌”,引来一阵热闹,冉杰、胡仁泽、悦竹、银莲、雪狮子、林忠成、刘兴聪、徐甲子、尤佳、王晓忠一时群聊纷纷,王国平表示“谢谢杨老师提醒,抓紧中”,卓兮说“上个月就计划好了,8月交稿”, 野松表态“我会尽快整理好发给您的邮箱”。看来,诗人都太忙了,提醒一下,很有必要。
15
7月18日,收到野松稿件。我告诉他:“诗编辑了。远远超过了约稿容量,自然删除了一部分大作”,这是一个麻烦。另一个麻烦是,“随笔没有采用”,因为“随笔约稿:以《芙蓉锦江》内容为准”,所以“郑小琼是《芙蓉锦江九人诗选》诗人,你写他们的随笔,采用了后者,就这个规则”。当编辑就是这样,总要婆婆妈妈的,没法子,只因约稿规则使然。
16
7月19日,收到徐甲子稿件。麻烦又来了,我告诉他:“诗和诗观都编辑了。照片打不开,请单独重新发送一次照片,就发在我微信上”,倒不是费心费血,而是耽误大家的时间,这就是麻烦的真正所在。好在徐甲子久经沙场,早已练就一身大将功夫,立刻发来一红一黑照片各一张,直接就把问题解决了。
17
7月25日,编辑杜均稿件。“杜均好:今天编辑你的诗,八首,都整好了。但你的照片打不开(可能是我的电脑存在浏览器问题)。这期《诗选》,照片是必须的。需要你第二张(头部为主的图片),请抽空单独发到我微信”,“还有就是,你的快递通讯地址,要一个”,确实婆婆妈妈,好在杜均也是当编辑的,他理解,不厌烦。
18
8月2日,得凸凹微信:“三百行已发兄邮箱”,好的,立刻办理:“收悉。已编辑。照片神韵足”。“题材为芙蓉锦江所居之大地”,他一言概括了作品内涵的地理标识,“方便的话,将总标题加个副题”,这个自然照办,“好的”。我们一起创办《芙蓉锦江》,一起走到今天,愉悦是我们为诗歌做事的主旋律。
19
同一天,得黄仲金微信:“我的诗发到了你的163邮箱,请收一下,辛苦了!”嗨,辛苦的还有他,从创刊号到现在,他一直是《芙蓉锦江》的设计者,所以,“黄仲金好!163邮箱文件包已收编。我10月份将把21期《芙蓉锦江》发给你版式设计”。天气大热,但心里更热。
20
我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跟黄仲金商量:“这期《芙蓉锦江》的《21人诗选》栏目,可不可以参照《大型诗丛》的格式,将作者照片、简介、诗观、微信号等,单独占个页码,进行设置?或者单独占半个页码进行设置?”他担心的是“印张”问题,这要增加办刊的费用,这个,我得尊重他的考虑。
21
8月3日,微信致孙樱:“《芙蓉锦江》系民刊,无稿费,作品一经发表,奉送样刊2本”。在我的邮箱里,有些自然来稿,在作品后面留有银行卡号,对此,我深感无奈,无能为力。孙樱编辑过民间诗歌,他理解。
22
这天,我通告《所有人》:“栏目原名《21人诗选》,但根据实际情况,可能要更名为《N人诗选》(根据实际收到多少位诗人作品确定)”。也就是说,原来约定的“21人诗选”说法,靠不住了。不是稿件不够,而是相反。卓兮表示“今天发。正在整理两个电脑的稿件,全部带走,我要去闭关了。可先把这个事做了”,胡仁泽说“ 我要抓紧了”,银莲说“明天发给您”,这个通告,还管用。
23
之后,从8月5日到11日,先后收到李龙炳、王学东、银莲、胡仁泽稿件,编辑之。胡仁泽说:“如有多,请随便砍”,他在主编《屏风》,知道其中的甘苦。
24
8月12日,得卓兮微信:“对不起,现在才发来”,她“在甘孜州送上问候”,呵,在旅途。第二天我回复:“呵,昨早睡。所以微信现在才看到。此事不急的,因为一个人编一本大诗刊,够马拉松的。最近雨多,远行,要多加小心”。
25
八月中旬,收到钟钟稿件。一晃,就到了九月。9月16日,收到杨健鹰诗歌。我告诉他:“份量足,你做头题栏目压卷诗人”。陈维锦的稿件也随之收到:“不好意思一忙就忘了”,“兄台见谅。下次罚酒”,哟喂呀,有酒呵,好。
26
9月17日,收到莫卧儿诗歌。过了一天,又收到陈丽文作品。还有两个诗人没有动静,W与S。而整个《芙蓉锦江》第21期诗歌的编辑活路,到此就完成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编辑《随笔》部分,国庆后,再梳理一番,就可以交给黄仲金版式设计了。
27
至此,原定编《21人诗选》,皆因稿源充足,所以扩散至“九人诗选”“22人诗选”“论坛诗选”“长诗”栏目。这是“集中推出”导致的结果。我想将沿着这样的路子走下去,把每个诗人100行、300行乃至更多行容量的作品予以展示,形成一个比较稳定的编辑风格即办刊模式,使《芙蓉锦江》更加稳稳当当前行。
28
诗歌编辑基本完成,即行开始编辑随笔。朱晓剑的《行脚成都》,是网界著名的随笔文本品牌,尊重他的版权,必须。9月19日,我致微信与他:“想将你四年来写冉义的6篇随笔归拢在一起,集中展示,同时也包含了集中收藏的意义。这里涉及到转载问题,我只有用冉义的‘龚羊肉’回报你”,他笑了:“可以的呵”,好。
29
转眼就是秋分,昼夜平分了。想起“还有两个诗人没有动静,W与S”,遂发微信给他们,果然,W是因为“前段时间瞎忙”,S“是忘记了”。如果他们的稿子到齐,“21人诗选”就变成了“25人”,诗歌栏目就可以定稿了。
30
也在秋分,向凸凹“简要通报一下《芙蓉锦江》21期编辑情况”,他在成都市作协分管小说,王国平分管诗歌,但他是《芙蓉锦江》主编,所以通报是必须的。秋分是个好时节,在通报后,校对诗人照片的编号,才发现《24人诗选》漏掉了一人,经过反复核查,才吓了一跳,“纠正一下:应为《25人诗选》,名单里漏掉了Z”,险些造成重大事故,好悬!
31
事实证明校对于编辑而言,是不可缺失的环节。无论我多么认真,总可能会有疏忽。我再次对照名单复核诗歌栏目作品,生怕再出遗漏问题。这样做,要花更多的时间,但可以避免编辑隐患。
32
来自“论坛”的稿件,以《芙蓉锦江 - 诗生活网》为主,少量取自其他网络或微信。其中大部分作者没有照片,就根源于平时没有来往,或者不认识,只是诗歌把我们联系在了一起。这样,第3辑的诗人照片就明显很稀疏。
33
选自朋友圈的稿件,一个名叫夜夜夜的诗人问我:“请问需要刊费吗”,我如实告诉她:“不需要作者任何费用,我有公司赞助”。“怎么感谢您呢”,她又问。我回答:“你的诗自在,充满心灵自由和生活的诗意美,沉静而富丽”,“这就是感谢”。《芙蓉锦江》应该感谢每一个用诗歌支持我们的诗人。
33
W终究没有把作品发送过来。稿源的充分,使原定的“21人诗选”,最后确定为24人。共二期,因此《24人诗选》作者实际上是48人。
34
最后的事情,是跟黄仲金说版式设计。从创刊号到如今,他总是《芙蓉锦江》“最后的撑门人”。字号、分栏、照片等等,“有什么问题,再联系”。我们总是这样,每期都如此,一起商量,把事情做巴适,让每期刊物出来,都使人安逸。
35
最后,遵循“重要的事说三篇”这一说法,我再啰嗦一下:这期《芙蓉锦江》的“24人诗选”格式,对每个诗人的选稿从100行到300行不等,而不是20行以内、30行以内或者局限于仅仅一首二首,彰显出《芙蓉锦江》并不小气,这种做法,继承了《芙蓉锦江九人诗选》“集中推出”的展示传统。我计划把这种做法坚持下去,成为《芙蓉锦江》的编辑风格。这样做,作者阵容就不那么大了,但也显得更加集中,就这样定了吧。
杨然2020年10月30日记毕于义渡苑

发表于 2020-12-13 09:13: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字一句读了,杨老师辛苦!芙蓉锦江是中国诗歌界的一本晴雨录,看中国诗歌,必先看芙蓉锦江!
发表于 2020-12-14 08:40:59 | 显示全部楼层
《芙蓉锦江》作者可得二本样刊?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一直是受到一本样刊的。不过我已经有5年没在《芙蓉锦江》发作品了。
发表于 2020-12-14 10:4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杨老师辛苦。为诗不为己,高风亮节之诗人。
发表于 2020-12-14 10:48:50 | 显示全部楼层
33
选自朋友圈的稿件,一个名叫夜夜夜的诗人问我:“请问需要刊费吗”,我如实告诉她:“不需要作者任何费用,我有公司赞助”。“怎么感谢您呢”,她又问。我回答:“你的诗自在,充满心灵自由和生活的诗意美,沉静而富丽”,“这就是感谢”。《芙蓉锦江》应该感谢每一个用诗歌支持我们的诗人。
赞赞赞!

发表于 2020-12-26 17: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那天看了,杨然老师辛苦!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3-2 03:36 , Processed in 0.043628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