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4|回复: 1
收起左侧

《如梦所遇》(组诗之四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25 11:05: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梦所遇》(组诗之四八)
《火苗还在镜框里燃烧》(组诗5首)
.
杨然/诗
.
《梦见刘利高》
.
我与他无怨无仇
为什么把花卷弄成那样
半边脸已不见了
牠还怎么进食?
.
我也是忙得不可开交
“刘利高,刘利高,他叫刘利高”
我不认识这个人
手中的活路正在火中加油
.
首先是排队进餐就站了半天
鲜嫩的蒜苗是崭新的饭票
“现在时兴的就是这个
不论买进还是卖出都不用现钞”
.
看来我是真正落伍了落伍了
我要用最短的时间实行赶超
就这样放麻了对花卷的看管
有人就对牠下了毒手
.
“刘利高,刘利高,他叫刘利高”
我不认识这个人
我要让花卷到场当庭作证
对他提起民事诉讼
.
花卷的半边脸浸透血红的印记
我以一大把鲜嫩蒜苗充当费用
要让那个名叫刘利高的一败涂地
用最好的药物为花卷包扎伤口
.
    2020年9月6日记于义渡苑
.
《梦见麻哥》
.
麻哥斯文、白净、戴副眼镜
一脸福气不愧当官样子
梦里却成了另外一个人
令我不知所措
.
我梦见有五碗酸辣粉
加在麻哥钵钵里
他还是叹气
“大肉好吃,可惜太少了”
他的食量跟脸谱形成反比
真的让我叹为观止
.
那些女人就在过道争论衣服
商议职务与身高的关系
我来到住处
尴尬与荣耀紧紧纠结在一起
都在指责我的低级过失
我在打饭时认错了窗口
.
“你看他穿的啥子裤子
更不般配袜子颜色”
她们笑我观念过时
行为举止是个过去人物
“他是不是脑壳灌进水了
居然还在使用饭盒”
因此我就饥肠辘辘
.
还是吃饭问题
穿衣问题
酒量与服药谁重谁轻的问题
我来到组织安排的宿舍
怎么跟她们成了邻居
早就应该到手的文凭
到如今依然是那么遥遥无期
.
一个火热的陌生妇人
就站在麻哥的土钵钵面前
几度意欲伸出筷子
都被他浅浅一笑而不允许
她就灰溜溜走了
我被要求留下
陪他喝一杯
不准推辞
.
D就陪我前来
突然发现杯子忘在停车场那边
D就不高兴起来
“跟你共事总是麻烦”
我唯唯诺诺,汗不敢出
.
麻哥就丢下一大碗好菜
走了,头也不回
看来他是认真的
把我看穿了也看透了
留下那个巨大的陶钵
即粗糙又醒目
仿佛它会把我吞了
我一惊而醒
不知道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怪梦?
.
   2020年9月16日记于三河村
.
《梦见佳丽她们》
.
神秘的一半幽灵
据说就是这样出现的
我紧紧闭住双眼
对突然到来的一连串诗句
拒绝它们登门拜访
我愿意沉迷在轮回之中
想完成总是磕磕绊绊的事情
.
古镇还是那样
老是找不到卤肉店位置
佳丽那伙女风景也在这里
我跟她们反方向而行
各行其道,多少年就这样
井水不犯河水
她们嘻嘻哈哈的笑声
激起了斜江河的层层水花
.
我来到老街深处的闹市
虽然已是午夜时分
但是生意尚好,灯火通明
最好最热闹的当然是卖吃的
我寻找卤肉以及面条
所有的摊点都卖别的
.
终于遇到一家卖卤肉薄饼
也行,来一个
“一个要卖六元钱”
一个要卖十二元钱”
一个要卖二十四元钱”
“怎么见风就长哦
你的生意还做不做?”
.
这就是我们的行情
你要买就买,不买拉倒”
才发现自己的钱包没了
刚才还在裤袋里胀鼓鼓的
怎么一转眼就焉瘪敞气
再没了讨价还价底火
只好窝着空空的肚囊皮
一走了之,沮丧不已
.
佳丽她们就跟了上来
“培培姐姐咋没有来呢”
她已经吃过了酸辣粉”
你对冉义还不熟悉”
我记得苏馆子就在路口
他们的卤肥肠特别安逸”
一个人来要遭敲棒棒的”
“如今的饮食我搞不醒豁”
.
温柔的风一起一伏
佳丽就说起了别的事情
我知道我跟她们不可能同路
她们是一伙趾高气扬的夜猫子
我一心只想吃到卤肉
是一个不知水深的半烟子老头
眼睁睁看着她们成为夜景
冉义之夜的一半幽灵
像一群闪光的虹荡漾而去
.
她们见山吃山,见水吃水
永远成群结队而一路风光
我灰溜溜去找其他摊点
没想到额头上遇到一股灵光
原是一群诗句就来登门拜访
我是如此不愿意接待它们
我还想在梦里多呆一会儿
紧紧闭住双眼睛而不想睁开
.
   2020年9月17日记于三河村
.
《火苗还在镜框里燃烧》
.
火苗还在镜框里燃烧
七岁的孩子隐隐向火
这是山城之夜
我带花卷去逛夜市
要走好多好多的路
才能逛完
.
我家的红公鸡越来越壮观
也带它去逛逛
花卷熟悉它的气息
一前一后,也放心
没想到沿途有许多野生动物
城里的山和山里的城盘根错节
就出事了
.
首先是花卷跳八丈高
去叼别人晾晒的香肠
这还了得,要犯偷窃罪的
我连忙从牠口中抢出那些战果
牠就气了
丢下牠充当保镖的红公鸡
转眼就不知去向
.
其次就是红公鸡获得彻底解放
没有花卷的看管
它无所顾忌
同样也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前后左右好多野生动物蠢蠢欲动
尤其几匹庞然大物
牠和它还不够填它们牙缝
必须找回,否则我就惨了
.
当务之急是首先要找回花卷
我只能喊:花卷!花卷!
好多狗狗就在周围游荡
窜上窜下,东闻西嗅
它们要灭掉牠不用吹灰之力
我只能喊:花卷!花卷!
果然有狗应声而出
口里叼着那只红公鸡
我释然了
.
走近一看才发现是一只野狗
红公鸡已经奄奄一息
它用明确的目光暗示
花卷也危在旦夕
我只能喊:花卷!花卷!
山城的孩子们在路口跳舞
他们都牵着一只美丽的小狗
小狗们都拴着一只小铃铛
叮叮当当,叮叮当当
.
我怀疑我已经喊出了泪水
火苗还在镜框里燃烧
更多的孩子在里面隐隐向火
好深的夜呵
好多的山路在周围上上下下
我在耐心期待那一串声响
那是花卷飞跑而来的小小铃铛……
.
    2020年9月19日记于义渡苑
.
《梦见磊磊》
.
磊磊是医院门口
一条凶恶的黄狗
高大,威猛
让人望而生畏
我总是回避远远的
回避远远的
心甘情愿胆小如鼠
.
事情还是发生了
没等我回过神来
一条白狗被磊磊攻击
咬下耳朵
咬下鼻子
咬下嘴
白狗的反应全部停顿
.
再也不想活了!”
白狗拼出最后一股血
虽经爱犬人士抢救
最终还是停止了呼吸
黄狗趾高气扬
环顾它的老街地盘
“看谁还敢冒险进来?”
.
转眼之间
黄狗来到我的身边
我是磊磊”
样子憨厚可掬
满脸温顺无比
我可不敢跟它攀谈
我回避它远远的
远远的
身上出了虚汗
.
它对我步步紧逼
我只好停下,问话
你叫什么名字?”
它怒目圆瞪
“刚才不是告诉你了!”
培培马上跑来喊我
“花卷在家里等你!”
我趁机逃遁
一步冲出了梦境
.
醒来,想起它的万恶
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
就像食者可食
饮者可饮。总觉得
跟人的某些德性相仿
在苍天之眼透视之下
一张其貌不扬的脸皮
总有几副看不见的面孔
深藏不露。但
终究要露出马脚
.
   2020年9月28日记于三河村

发表于 2020-12-26 17: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磊磊是狗,花卷也是狗,读到最后明白了,哈哈,智商有限,问候杨然老师。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3-7 18:16 , Processed in 0.047480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