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3|回复: 0
收起左侧

万象(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30 21:4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万象(组诗)
文/竹风松语

◎索居者

山的背面,阳光忽略心情
一群羊没有头颅,摇曳的树叶里
昆虫在神秘的鸣唱,牧羊人的鞭哨里灌满了歌
瓦屋里有风,草茎陷入其中

索居者,敞开年久失修的院落
抛开一切繁琐,停顿在有名有姓的人的墓碑旁
眼前的土地沉寂着芳香的气息
农作物翻阅波浪
蚂蚁从脚掌背爬上来
鱼腥草上恰好停留的一只“花大姐”
被气流掩没

索居者,走过的沼泽不留痕迹
他的前程
疯狂的麦克斯不一定拜访过

◎受降者

我走下软梯,丢松子,丢核桃
丢前一夜我们烤制的面包
我说“雨水暴涨一次,我们的岛屿就会缩小一次”
我说着说着,就猥琐了

我走下石阶,走进你瞳孔,那不可叵测的溶洞
带着纳降的气息
臣服了摆在脚踝边的石榴花蕊
我攀上来
低头在仰视者的唇口里
交易在一只松鼠的尾巴里
它伞状的尾巴
是柔软的床垫

◎瓢泼者

事因在水里,水在云里,被事情裹挟
传播,诡异的天气,理解的方式,结果没有准信
一切的风声都不辨真假。抬起头,看看飞言
我的判断准了还是错了
看看你飘过的山峦是否泄露本真了
看看在不断降落的雨水里,我纳降了世故你纳降了什么
看看躲在我背后的你,有多少瓢泼

风起的大地,有什么值得在乎
有什么值得掂量
瓢泼者,只有雷电
雨水之后,我
已舟行天边

◎河东者

柳叶在中庭。河东的木杖
在敲打老顽童小小的伎俩---
柔性的歌舞
阳春白雪在否
“哦,小鬟,我们推杯换盏可好”

琵琶语避开情节,可否玲珑细雨
那位豪放不羁的人,苏子般地来了
他听到河东有意女子
柳叶眉状的小舟被其横渡,水花
正发出舍我天下其谁的呼叫

◎酒醉者

我还很清醒
哥们,你能否再来陪我一杯
听兄弟有话慢慢对你说
你听,周围那么多人说咱俩关系好
不搞阴谋诡计
不搞阴奉阳违
不像其他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不当面称兄弟背后掏家伙
不两面三刀
不过河拆桥
不是酒肉朋友麻将圈友
兄弟,喝了这杯酒
我我我就带你到外面好好说说胡话
你可知道
那档子事不是我对不起你
也不是你对不起我
那档子事是那事实在对不起咱兄弟俩
喝吧喝吧
……什么?什么?哈哈哈哈,没事,我很清醒
兄弟,你放心

◎分道扬镳者

也许,只有分歧
才如我一样,走向岔口
时间和机缘

让相逢成为音讯
而每一次的侧头都可能怀揣着
矛盾的你

然后
然后就成了渐远
然后就有了
绝情的你

◎淘宝加盟者

网上看网,加盟店里看加盟
放不下一串浏览,两笔交易
一条信息,来去一单
一座商城,压得住心疼

代理高明了,骗局也就被湮没了
一份冒险,宝贝在尝试里,尝试在原地之外
一次流程,描珠串玉
一句在天上,一句在地上

用推广捆推广,用信任捆信任
一生中的谨慎不言,一把关系统领着哲学

店内观货,框架上闻语
侧目,千帆竞流
守过的方寸,在时尚里点击
而攻占的领地,信誉在法海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3-7 17:25 , Processed in 0.032608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