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80|回复: 2
收起左侧

[原创] 雨人2020年1-10月诗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23 09: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世间》

这世间可做的事
剩下一、两样
可读的书
也不多
交往的人
越来越少
唯有青山
不解松。

《树》

抚摸树干
它是干燥温暖的
若松针
转换成秒针
你会拥有
一颗树的时间。

《消失的事物与空间》

我突然想到“植物的轮子”
还可以交谈
过去喜欢的东西大多已经抛弃
逝去的不只是拨号的老式电话
脚踏缝纫机
还有绿皮火车上翻越窗户
席地而坐
高声欢唱
喝酒打牌
一路向北
到哈尔滨
求学的青春。

《猫》

带着猫咪看世界
大多数的人
只是活着而已
干的许多事没有意义
作为动物的猫
孤独的野兽
临终前
会找到没人发现的地方
静静死去。

《七日》

红叶刚落下的时候
它的色彩
你在绘画世界
无法找到
第二日
色彩变暗淡
略显干涩
第三日
出现小斑点
第四日
整个树叶遍布针孔大小的黑点
第五日
树叶开始慢慢卷曲
第六日
树叶破裂分解
第七日
树叶随风而去。

《拾荒》

收割后的秋天
有人到田野拾荒
用小耙子
把遗落在地里的红薯、花生
刨出来
洗干净当粮食
还没有发现的
就埋在地里
等待它们的是
发芽
无效的死亡。

《火狐》

晚上回家
我和妻子路过停车场
一团火苗
迅速从草地穿过在车底消失
妻子说那是黄鼠狼
在我眼里
是恐惧
让流水凝聚成晶莹剔透的冰柱。

《虎、虎、虎》

为了吓跑一帮匪徒
他把一根绳子
抛向对面
在高速旋转中变成一只猛虎
只见那僧人跨虎向西而去。

《红叶》

红叶落在漆黑的路面
瞬间明亮起来
远处有更多的落叶铺在上面
我绕着走过
生怕踩着它们
好像它们还在呼吸。


《睡莲》

一个女人
梦到一匹蓝色的马
她侧卧身下
锯齿状的海浪卷起
发冠之上
带火花的银鱼游过。

《秋雨》

雨后
使树干显得更黑暗
走近看
有少许绿苔
再见
炎热的夏天
再见
美丽的大腿。

《飞向天空》

我病了
他来看我
我跟他并不熟
他夸老婆在合唱队
很专业
我说不就是大妈队吗?
他很愤怒
突然掏出弹珠枪
我一把扭住
送到单位
我说现在连气枪都是违法的
你们好好处理
过了几天
门卫说纪委带着他找我
到经理室
掏出95式仿真枪
逼我打开保险柜
取出钱
让我带他们出门
上了车
来到郊外一座废弃的厂房
用抢来的钱购买设备
组装一台飞行器
绑在身上
这时警察包围了厂房
他发动点火装置
强大的气流把上空盘旋的直升机
颠了几下
但他没有飞起
他说既然不能飞向太空
就打算自杀
把枪口指向太阳穴
最后他失去了勇气
把钱扔在草地
这一切我从地下室的窗口看到。

《山顶》

我看得见他们
他们看不见我
在山顶
除了风
我听不到其他的声音。

《蝉》

我在地下隐居了七年
才爬上树梢
我是诗人
要放歌一曲
但周围的人却以为聒噪。

《镜子》

盲人照镜子吗?
我们既在现实之中又在现实之外
经历时间中的空间和特定空间里的时间
随手捏死一个虫子
但虫子依然存在因为它们没有自我的意识
这就是我们害怕死亡的心理
我再问你一句:
盲人照镜子吗?

《长发》

我练太极拳时
那个女的坐在门前
低头梳理长发
瀑布一样瀉下来
很像傅抱石的美女图
平时你看不到她的长发
隐藏在挽起的发髻
如隐喻埋在乌云里。

《点赞》

昨天大姐打了一个电话
说在微信上看见我在写字画画
就知道我身体还好
其实大姐并不懂得水墨
虽然每次给我点赞。

《马龙》

我抬头望天空
白云被大风吹着
变幻成飘渺的仙岛
或昂首愤怒的马龙
我低头瞧地面
一只蚂蚁在石子路上爬
在我们来到地球之前
它已经生活了很久。
我头脑里冒出:
你可以粉碎现实
但你无法摧毁影子。

《电梯》

坐电梯
他们到六楼下来
我发现我坐在秋千上
下不来
又不敢跳下
秋千绕着楼顶旋转
我看见旷野里
有一匹白马在奔跑
我落在窗台
姐姐躺在床上
我拍着玻璃
大声喊:姐姐,是我呀!

《书签》

这是一座活火山
有一个人
站在山顶
其实它是一个书签
仔细看是一只铅笔
写着:
当你像一只飞鸟
飞过你的巴科峰。

《夏日》

我在柏树下行走
在夏日的阳光下
呈现三角形的绿色阴影
我的内部像柏油路
开始出现裂缝和塌陷
天空无中生有
吐出大量白云
明亮耀眼的白色夹杂
暗淡柔和的黑色
梦中的事物变得庸常
没有什么值得记录。

《花儿》

妻子问:
花儿有学校吗?
学生回答:
有。
对我来说
花儿只是送信的人
从地下带来消息
就走了。

《松树》

大松树的树枝
横穿整个画面
相对于远处的圣维克多山
它显得高大而孤独。

《云山》

我在花园
一个人
走来走去
望着天空的云
边缘的勾线
如大山的皱褶
就那样凭空而起
没有一条路可以通向那里
只有连绵的空间
在明暗深浅中凸现
没有人
没有房子
也没有期待的约束
如良宽所书:
天上唯有大风。

《风》

甲骨文中
把风
写作鸟
你可以想象小鸟飞行的状态。

《泉》

那棵树
开花的样子
像泉
拥有少女的姿态
向上喷涌。

《空间》

我顺着山坡
走下去
远处的大海
岸边的树木
和野花
依次展现
折返时
天空渐渐
变暗
快到出口
发现是一个封闭的空间。

《难民》

天空塞满白云
一朵朵
如逃亡的难民。
树皮剥落
裸露
浅色的部分。

《城市》

我从飞机的眩窗
朝下看
大片的白云
如南极的浮冰
杂夹着几片枯叶
我在想枯叶怎么能悬浮在空中?
飞机降落时
我发现悬浮的枯叶竟是我降落的城市。

《我是》

我是你的粮食
你的肉
我是你时间的睡眠。

《通道》

我看了一会书
痛苦的中国人
在过道上
长廊连着一扇扇门
没有一个人
很安静
也很阴凉
我想我从没有走进
一个事物内部结构
的通道。

《枇杷》

痛苦
让我重新发现
多年前姐姐楼下
的那棵枇杷树
又结满金黄的果实。

《蝴蝶》

一了说
在山上生活了十年
最大的感悟是
艺术并不重要。
我在花园漫步
感受风吹过松树阴影下的微凉
一只白蝴蝶
飞过来
触动时间转轴上的某一个点
我想用蝴蝶描述它。

《我梦见》

我梦见
小马驹
变成一个小男孩
我怕湿了他的脚
抱着他
过河。
我梦见
我妈妈
变成冰冷的楼梯
每天我踩着她
回家。

《太古》

在太古的时间
蜘蛛呆在一个角落
编一张网
等待即将到来的将死之物。
在太古的时间
上帝创造了九重世界
每一层世界
都以另一层世界的塌陷开始。
最后,上帝像一个艺术家
一样绝望
作品终将与这个世界一同毁灭
但他发现每一次毁灭的过程
都是重新寻找法则的游戏。

《团扇》

我让妻子回洛阳时
给耀志带一把扇子。
去年我在微信上
发了我画的几把扇面
他说哥能给我一把吗?
妻子嘲笑道:
拿回去
他也就当一把扇子扇
不会收藏。
我说扇面上题有:
莫道山前深覆浅
清淮一日两回潮。
就是说
你怎么知道我呀
像山一样幽深
就如你想不到
一天
会有两次涨潮。

《海边》

最近看了一些印度电影
从过去的舞台表演
转变为缓慢的叙述
给你更多的真实感
你读卡夫卡的短篇
小说更像诗
瞬间的感觉
如大海
无穷无尽运动的重复
让你晕船
一切物像在晃动的模糊
中失去界线
吸引你的是海滩
上的人、椅子、遮阳伞、五颜六色的泳衣
救生圈和冲上岸边的贝壳及垃圾
形成的符号。

《另一种现实》

换一种玩法
比如,现在我不写诗
改为画画
图像中表达了许多
语言中无法传达的东西
在画画时
我可以糊涂乱抹
任意妄为
甚至抛弃毛笔
直接用手、用身体去击打
去翻滚
用脚去踩踏
或用桶把颜料泼上去
不像诗要遵从语法的次序
要考虑诗歌与政治的关系。

《高速公路》

春风浩荡
从车窗俯瞰
两边的树冠
如云团激荡
在高速公路
我握紧方向盘
感觉车有点飘。

《从来没有》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
关心家里的花花草草
摘掉枯黄的叶子
松松土
浇浇水
不知窗外谁家的狗在叫
更不知田野麦子长势如何。

《吃掉》

他一直在寻找灵魂的证据
吃掉红色的火龙果
他的灵魂就变成红色
吃掉白色的药片
他的灵魂就变成白色
吃掉蝙蝠
他的灵魂就变成新冠病毒。

《调音师》

这一段时间看了一些外国电影
其中有一个讲切割孩子与守护神之间的灵魂。
还要一部印度电影调音师
他假装盲人
捕捉周围的声音
然而命运难于捉摸
一只兔子挽救他
也成全他
成为真正的盲人音乐家。

《世界是否以相同的方式发生》

“在不同的语言里
雪是否以相同的方式降落”
在不同的时间里
我们看月亮的心情
是否一样的圆。
我知道在梦里
我看见自己年轻时的样子
在街头涂鸦
写上名字
各种胡言乱语
在拐角处遇到躺在血泊中的兄弟
跳上舞台
给所有的空椅子绑上红布条
戴上防毒面具
先敲打白色的键盘
然后弹黑色的键盘
如此重复。

《梦游》

我看见远处
奇峰出现
慢慢飘过来
不知怎么站在云上
又突然从云端跌落
在有亭子的地方
前面有轮渡
可以到一个岛屿
我们一块同行的人
转眼不见
我俩怎么回家
摸一摸口袋
只剩两块钱
打个电话
让我哥汇钱
可我没有带身份证
办不了银行卡
也买不上火车票。

《抉择》

我跟踪小毛怪
到沙地
它突然钻入沙里
我扒开
冒出一股热泉
漂出一顶帽子和口罩
在沸腾的水流中游着
两条热带鱼
我把它们带回家
母亲说它宁愿跳进沙子
是选择从生到死和从冥冥中降生的轮回。

《洞穴》

妻子说杜甫
生活的不如意
所以不会是浪漫主义
在现实中2020
注定是世界改变之年
虽然我做的梦
很平淡
甚至有时很灰暗
比如:有一个梦
我寻着儿子的歌声
往前追(那时他还是孩子)
突然被吸进一个洞穴
我趴在平板车
在铁轨上高速运行
上面还有其他的人和动物
车子忽上忽下
摔下旁边的同伴
他们试图爬上来
但我拿着像钢锯一样的东西
捅他们
因为只有少部分的人
可以活下来
回到地面。

《洞》

在新冠病毒疫情撕裂期间
我们彼此关在屋里
每到晚上
家人在微信视频聊天
小外甥给我们出脑筋急转弯
口袋里有十枚硬币
从口袋里漏掉
还剩下什么?
我说就剩下一个洞。

《游戏》

他叫彼德,我叫阿尔
在游戏里迷失了方向
看见两个男孩在台上扔石子
彼德走向前去
一个小男孩把他抓在手里
撕成碎片
我说他是枯树蝶
不是一张废纸。

《两棵树》

门前有两棵树
一棵石榴
一棵橘树
石榴结满果子
橘子树爬满虫
砍了吧!
母亲说它也是一条生命
留着。
那年春天
母亲生病
躺在床上
困在家里
窗外橘树开满白色的花
一天天陪伴母亲
走完这个春天。

《出门》

我需要打印一份报表
到办公楼
我很惊讶
厕所旁的两株樱花盛开
路上行人渐渐多了
尽管戴着口罩
看不清面孔
办公室里摆在窗台的吊兰
剑虎、碧萝还活着
桌上的日历停留在1月23日。

《樱花树》

“突突突”的声音
把我从梦中惊醒
挖掘机在楼下工作
我从窗户看见几个人在挖坑
栽种广玉兰
原来几棵樱花树不见了
昨天我知道他们把一棵枯死的樱花锯了
我跑到阳台探头
发现楼后一片樱花树也没了
我问妻子他们把樱花移走了
妻子说统统锯了
“他们连招呼都不打,就砍了?”
“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以前每年这个时候再过几天就开了
比别的地方开的晚
从我搬到这儿住已经20多年了
这是樱花最后一次出现在我诗里。

《地球》

在梦中我拍了一部
有关爱情的电影
妻子问若地球上
没有了人类
会怎样?
我说植物和禽兽会活的更好。

《四月》

屋子前
有一束高压线穿过
她问,你不出行吗?
已是四月天
远处有人放风筝
我想起
客厅里养的台湾竹
它只需一勺清水
就长出清翠的叶子。

《土豆》

拍摄童年
(发生在修理车库)
时他已经慢慢走向死亡
当一个人
在沙滩
大海
天空
和脚下的沙子
以及冲上岸空的贝壳
残破的衣物
泡胀的乌木
这一切
让你想到
田野收割后
遗弃在土地上
巨大心型的土豆
因为它不符合超市的规格。

《兰花与小鸟》

囚在家里的日子
我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
有一天
我发现阳台的吊兰开出一朵
米粒般的小白花
若开在旷野里
小路边
我不会注意
在这段时间里
我一个人
关在屋里写大字
会有一群小鸟
从下而上
张开翅膀
煽动着
如天使一般
落在我窗台的雨棚上
接着一阵猛烈的啄击
有时我觉得
我与小鸟的关系
比某些人更密切。

《开车》

我开着车
玻璃如隔板
我什么也看不到。

《野兽派》

他做画时
把人体与植物结合在一起
有时人拥有树根的大腿和藤蔓的手指
他甚至把野兽的头颅
比如黑豹或你根本不知道的动物头颅
按在人的躯体
几乎让你无法忍受作为人的事实。


发表于 2020-11-6 06: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确实不少
 楼主| 发表于 2020-11-6 11: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靖东兄,多批评。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27 12:42 , Processed in 0.036469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