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9|回复: 1
收起左侧

老人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22 06:4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开县林立 于 2020-9-22 06:47 编辑

老人村
        傍晚的星星哟,你痴看乡村做啥?太阳下山,晚霞绚丽,不见牛羊归栏;社员收工的情景没有了,竹林掩映的农家不见炊烟。从深山里流窜来的野猪,带着幼崽时隐时现,也把深山里的荒凉,带给昔日繁荣的村庄。七八个老人,舍不得离开乡村,晴天的黄昏聚在一起,四处转悠,指指点点,诉说往日的故事。
       古老的码头啊,你还在等待喊渡的人么?摆渡人以船为家,当行人在对岸吆喝,船工吧嗒着烟杆儿刺船而去,烟斗明灭,船儿来往,他接送行人走四方,如今安在?码头上原来有个商店,那里曾经酒旗招展,过往的行人会停下来歇口气,与店家打招呼,寒暄几句,如今已是残垣断壁。
       这时候,有个老头儿说道,你们还记得那个挑货下乡的老妖怪吗?他头上盘着辫子,他的担儿轻巧,他的脚步轻快,他高声的吼起山歌,小孩儿妇女就围了上来,孩子们用零花钱买糖吃,妇女们拿鸡蛋换针线,大家都是乐呵呵的,那才叫做生意哪。
      老人们来在大院子里,这里的院坝宽敞,地下铺着石板。看呀,我家的大门开着,老伴儿在门口剥花生,屋檐下的石磨很久没用了,磨搭钩生了锈,弯弯的磨刀石还在诉说岁月的悠久。从前这个院子好热闹呀,现在十室九空,晚上静悄悄,鬼气阴森。有个老头儿发感慨,大家都有同感。
      对呀,这里从前人口兴旺,人来人往,如同赶场。大队的宣传队来搞演出,演《红灯记》,那个重庆女知青演李铁梅演得好,大家都把她当成了崇拜的偶像。表演歌舞,歌声飞扬,花枝招展。如果电影队来放电影,院坝上人山人海,家家户户都把板凳端出来给人坐,来者都是客呀。从前这里是地主的庄园,过年的时候,地主请城里的戏班子来唱大戏,那时候的人间烟火味也很浓呵。
       这时候,德高望重的王老头儿说起往事,大家洗耳恭听。从前院坝里常常晒着收割的庄稼,连枷打得一片响。夏天的夜晚,星汉灿烂,家家都在院坝上打铺睡,点燃艾蒿的火把熏蚊子。小孩儿在铺上唱儿歌,大人仰看星星谈家常。那时候,旧社会的那个老兵还健在,那家伙晚上喝了二两酒,他讲起故事口若悬河。他讲他打仗的经历,绘形绘声,他讲日本的风俗人情,男人忠勇,女人柔情似水;他讲在武汉逛窑子,傍晚的街边站着一排排的美女,客人去挑选,喊价还价。透明透亮的做生意。他见多识广,听众很多,有时候讲到星汉西流。
       老人们走在乡村的大路上,柔和的风吹来,吹在脸上如绸绢拂过,又像小孩儿的嫩手,摸着脖子摸着耳朵,让人痒痒的感觉舒服。看呀,张寡妇坟前墓木已拱,她体态丰满,脸似银盘,走到哪儿都是一道风景,男人们的眼睛都往她身上看,谁都想去扇扇翅膀,弹弹脚杆,表达爱意。彩云易散呀,村里的名花走了,男人们见不到那道风景,心里空荡荡的,干活软嗒嗒的没力气。她墓旁的桐子树苍郁,桐子花开时,洁白美丽,那是她显灵,回敬流言蜚语。
       老人们走到昔日的村校,空空的教室,写有粉笔字的黑板,又让老人们感概万千。这里曾经是孩子们的安乐窝,清早就有学生叽叽呱呱的去上学。布谷鸟啼叫的深春,社员们在田野里干活,听到学校里的读书声,心里舒服呵。那个多才多艺的重庆女知青,她教孩子们读书唱歌,她回城的时候,村民都去送行,洒泪而别。后来村校没有了,孩子们读书往城里跑,家长也跟着往城里跑,农村的荒凉,学校有很大的责任,顶层设计考虑不周啊。
      傍晚的星星哟,你痴看乡村做啥?火热的劳动场面没有了,浓浓的人间烟火味也不知去向,野猪与老人争夺庄稼。当留守的老人走了之后,这里必定野树成林,荒草漫道。未来若有人经过这里,谁知道曾有兴旺的人间,谁记得这里万千的故事。

 楼主| 发表于 2020-9-22 07:0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多散文诗没写对,我试着写了个帖子,希望能够抛砖引玉,推动散文诗的发展,献丑了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7 04:54 , Processed in 0.037273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