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16|回复: 1
收起左侧

[原创] 天空是一间大房子(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15 18:5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天空是一间大房子(组诗)
                         刘炜
归宿
不知道哪天就会死去
我对此有过很多思考
死了,会不会真的灰飞烟灭
还是有另一个更好的世界
等着我们,我更愿意是后者
否则,那些死去的人
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折返
是怕一旦泄露了秘密
世上的人,便不再珍惜生命
还是怕颠覆人类
有史以来,许多自以为
颠扑不破的真理
我们,都不得而知
2020.7.11
山上的树
山上的树绿得有些沉重
一般的小风已吹不开它们
紧锁的眉,这个春天
夏天,已死去太多的人
山上的树,不开心
是它们在人间久了,已通人性
天很蓝,云很白
今年的七月,与曾经度过的七月
也没有什么不同
当然,若在故乡会有泡桐花
和欢腾的喜鹊
会有母亲做的饭菜
给予安慰
她会藏匿悲哀,给我们笑脸
如若安静的湖水
从不说出内心的疼痛
但她不说,我也知道她疼痛
南方的太阳涨红了脸
像一个说单口相声的人
使出浑身解数逗着山上的树
像逗着一群心情不好
压力大,患了焦虑症
又想找乐子的人
太阳得有大包袱使劲地抖
才能让他们的心情轻快一点
我喜欢山上的树
它们的笑点已被冻结
像戴着口罩想笑
笑不出来的人
他们诚实,悲悯,不娇情
不开心就不开心
从不假装开心
从不为忧郁的日子
歌唱,鼓掌
他们始终都有廉耻之心
2020.7.11
像那些上班挤地铁的人
早晨的天空风起云涌
像那些上班挤地铁的人
一团一团的,挤都挤不散
九点过后,天空平静了
天格外的蓝,偶尔的云
像是公园里的老人
坐在石椅上闲聊
即便动起来,也是慢慢的
像打太极,到了傍晚
那些早上散出去的人们
又回到了地铁站
风起云涌,然后再次散去
天一黑,各点一盏灯
像家字的一点,也像宝盖头
遮风避雨的房子
已成为这个年代的宿命
街上有恋爱的年轻人
喝夜啤的食客,在路灯下
摆地摊的谋生者
嫖客,和妓女
下夜班的工人……
他们像天空小朵的云
散落在生活的角落
很难聚集到一起
我穿过他们,像是热爱
也像是绝望的旁观者
身上,到处都有疼痛
每一个新鲜的伤口
仿佛都将有绿叶绽出
2020.7.11
梦是几维空间
这个世界很小
于是,又有了个叫梦的地方
有许多人曾经见过
也有许多人从未谋面
在梦里相见,是真是假
有欢乐,有疼痛,也有惊恐
像一部黑白电影
多了许多细节
在这个世界从未干过的事
却在梦中干了
有些地方,是熟悉的
有些地方,是陌生的
梦像是旅游,也像是探险
周公解梦也给不出答案
好梦不愿醒,醒了还想做
恶梦不想做,醒了还后怕
这个世界很大
相爱的人总会彼此错过
于是,又有了一个叫梦的地方
给弥补。有人说
肉眼能看到的人间
只有百分之五还不到
不知道梦算看见的
还是看不见的
因为,梦都是闭着眼睛做的
这几个月几乎滴酒不沾
睡得不香
仰望月亮时,都觉得不配
远人说,有十二维空间
我忘了问,梦是几维空间
在这个世界见过
又在梦中相逢,是否彼此
都有感觉
就像鱼,记住了河流
又在七秒后忘记
十二维空间,像是游戏的十二关
人间,只是游戏的第一关
梦,是第几关
不知有没有人打过通关
这个世界太小
梦,是老天赐予的飞地
2020.7.10
失落
当白鹭张开翅膀
我忽略了它深褐色的焦虑
它咚地一声扑入水中
并不是每次都有收获,它飞
并不是要远行,只是散发一下
这个下午的失落
我们也一样,时常抱在一起
越抱越紧,甚至发出奇怪的喘息
可这又能怎样
孤独,就坐在我的床边
它自信的样子,令人作呕
可我却从不会忘记
白鹭和我
在这个世界,已习惯
冷眼旁观,各安于命
2020.7.10
自愈
湖水藏好的秘密
不会为月光而浮出水面
那些惊飞的水鸟
和轻轻摇晃的小舟
撒下的鱼网,并不在乎捕获
而更在乎湖水的情绪
会不会波及生命
我们一直以为知道
明天会干什么
其实,却一无所知
天气预报,时常出错
在湖水里洗过的云
一会又染了风尘
我走过千万里的路
遇见过各色的人
他们都表情平静,像湖水
从不轻易说出快乐
和疼痛。尤其是疼痛
更像是一种耻辱
患有焦虑症的人,在湖边垂钓
他也不知道要什么
但愿菩萨保佑,只想好的
不想坏的。死亡的词性
看似简单,却不确定
就像患焦虑症的人
并不清楚焦虑什么
这平静的湖水
什么样的安慰,都是错的
在最绝望的时刻,它告诉我
如果不选择死,就选择
安静地活着。别轻易打破沉默
一切的疼痛只要湖水不枯竭
大多都可自愈
2020.7.10
天空是一间大房子
天空是一间大房子
它的门窗都开在地上
天边的墙
我曾以为很近
可走了半辈子都未曾抵达
天空的房顶不高
小时候,以为月亮
爬上树踮起脚就能够着
还有星星,只要有把梯子
架上草垛,就能把它拧得更亮
可这世上没有这么高的梯子
天空是一间大房子
大到找不到它的门窗
高到换不下一只坏了的灯泡
怪不得,这么多年下来
星星会越来越少
好在月亮耐用
无数个中秋
还是好好的,还是那么亮
在李白与苏东坡之后
还是有那么多人在月下
思念故乡……
2020.7.8
我不会悲哀
榆树林里有许多鹊巢
雪下得好大
我们在树林里走着
脚印越来越干净
阳光照亮了整个树林
也照亮了我们
多么希望时间就此停下
不再流逝
那样的美好,除了死
再没有什么能挽留
夏夜的星空下
人们相爱,又像落叶
在秋天走散
这就够了
如果有一天突然死去
我不会悲哀
也不会带走遗憾
2020.7.8
惊喜
打开窗户
我看到阳光
落在房间的地上
这多么令人惊喜
一开始还以为是谁家的孩子
淘气,用镜子照过来的
可它却是真的,实实在在的
第一手的阳光,第一次
照进我房间的阳光
之前,我一直误以为
出租屋没有阳光
所以,一直拉着窗帘
而现在,晚上睡觉
也不会拉窗帘
生怕睡梦中,会错过
阳光最奢侈的照耀
虽然,它看起来是多么微不足道
暗淡的岁月
波澜不惊的日子
多么需要这小小惊喜
只有小镜子
那么大一块的阳光
让我的出租屋
霎时明亮,犹如众神降临
2020.7.8
蝉声
春天放下的鱼苗
在七月的月色下亮起
银色的背鳍
枣树上青色的小枣
对风说了一些谄媚的话
但并不至于让我讨厌
房子的墙根上青苔
已被太阳晒得奄奄一息
只剩下对雨季的一丝怀念
夜鸟在树上,不说话
也不歌唱,飞累的鸟从不失眠
也不做恶梦
一条河就在的树的脚下
更像是伸向大海的根须
苦棟树紫里透白的花
香了半个夏天
一个村子,百十户人家
春天的蝌蚪,早成了歌唱家
每夜都在池塘里练嗓
而蝉,正好与青蛙相反
只在白天诵经
信佛的人到处都是
他们的禅,深入人心
不能小看一个字的
偏旁部首
七月,站在石拱桥上
看萤火虫,就像站在天桥上
看车流,那些提着马灯的人
要把世界带到哪去
霍金说,如果人类发生
第三次世界大战
战争的对象,会是智能机器人
我半信半疑
七月的玉米地
像怀抱孩子的妇女
肆无忌惮地露着乳房喂奶
月亮好圆,好大呵
接吻的恋人
都伸出了舌头,不再说话
麦子已被收割
麦茬,像被剃了小平顶
我亲爱的父亲
春天放下的鱼苗
在七月的月色下亮起
银色的背鳍
多么令人激动呵
这银子镀亮的水面
2020.7.8

发表于 2020-9-16 23: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写的不错,随手拈来,佳句迭出。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3-2 04:39 , Processed in 0.045849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