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90|回复: 2
收起左侧

雷蒙德•卡佛《我们所有人》第一部分—火(第一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28 06:43: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部分  火
对吗过去不会被忘记,
既然我们把记住的
点滴往事称为过去?
——引自威廉•马修斯,《洪水》
第一辑


开着车喝着酒

现在是八月六个月来
我没读一本书
除了科兰古写的
叫《撤离莫斯科》的一点儿东西。
不过,我还是很开心
跟我的兄弟开着车
喝着一品脱装的老乌鸦威士忌。
我们没有想去的地方,
就这样漫无目的开着。
假如我把眼睛闭上一分钟
我肯定就会迷路,然而
我会很情愿的躺倒睡下在路边
永远永远。
我的兄弟轻推着我。
随时,都可能有事情发生。


作者:雷蒙德•卡佛
翻译:小亮
日期:2019-10-18



幸运

那时我九岁。
短短的人生便见识过
各种酒。我的朋友们
也喝,但他们能控制酒量。
我们抽香烟、喝啤酒,
带姑娘
去河滩。
我们会干傻事。
有时你假装
昏倒于是姑娘们
就会给你检查身体。
她们会把手
放在你的裤子上而你
躺在那里
憋着不笑,不然
她们会抽回身体,
闭上眼睛,
让你觉得她们检查完了。
有次聚会我父亲
到屋后的门廊
去撒尿。
我们能听清
录音机的声音,
看到人们围着站着
大笑着喝酒。
当我父亲撒完
拉好拉链,看了一会儿
星空——天空总是
星光灿烂
在夏天的夜晚——
然后我们一起回来。
姑娘们不得不回家。
而我则跟最好的朋友
整晚睡在河滩上。
我们互相亲了嘴唇
摸了摸对方。
我看到星光暗淡
在黎明前。
我看到一个女人睡在
我们的草坪上。
我翻了她的衣服,
然后找到了一瓶酒
一支烟。
朋友,我想这
就是生活。
屋子里,有人
在芥末罐里
把烟熄灭。
我直接对着瓶子
喝了一口,然后
又喝了温热的柯林斯混合酒,
然后喝了威士忌。
尽管我挨个屋子
走了一遍,但是没人。
多幸运啊,我想。
多年之后,
我仍想抛弃
朋友、爱情、星空,
要一座没人在家的
房子,没人回来,
有什么我就把什么喝掉。

作者:雷蒙德•卡佛
翻译:小亮
日期:2019-10-18


扣押品拍卖

一个周日早上所有东西都被拿了出来——
儿童天蓬床和梳妆台,
沙发,茶几跟台灯,装着
乱七八糟书和唱片的盒子。我们还拿出来了
厨具、带收音机的闹钟、挂着的
衣服,还有一把从一开始
就被拿出来的大安乐椅
他们管这把椅子叫大叔。
最后,我们把餐桌搬了出来
然后他们开始忙活准备拍卖。
天气不错保证了活动的进行。
我如今和他们住在一起,试图把酒戒掉。
昨晚我睡在那张天蓬床上。
对我们所有人来说拍卖很艰难。
今天是周日他们希望能吸引
隔壁圣公会教堂的人们。
这是什么情况!何种耻辱!
每个看到这堆摆在人行道上的
垃圾的人一定会感到羞愧。
那个女的,是一个家里人,招人喜欢,
曾想着当一名演员,
她跟教区居民聊着天
这些人尴尬的笑着
拨弄了几下衣服继续往前。
那个男的,是我的朋友,坐在桌子边
试图产生兴趣对他
正在读的东西——傅华萨1写的编年史,
因为我能看到从窗子后面。
我的朋友忙活完了,筋疲力尽,他也知道。
这儿发生了什么?没人能帮他们吗?
人们一定要目睹他们垮台吗?
这样做贬低了我们所有人。
必须有人立即出面挽救他们,
立即取下他们手中的每样儿东西,
必须消除这生命里的每一丝痕迹
在这耻辱持续更久之前。
人们必须做些什么。
我伸手去拿我的钱包然后我终于明白了:
我也自身难保我也无能为力。


作者:雷蒙德•卡佛
翻译:小亮
日期:2019-11-3




你的狗死了

它被一辆厢式货车压死了。
你在路边发现它
把它埋了。
你为它难过。
你自己也难过,
你也为你的女儿难过
因为是她的宠物,
她是那么的爱它。
她曾对它哼唱
让它睡在自己床上。
你给它写了一首诗。
你称之为诗为了你的女儿,
里面写了它被一辆厢式货车压过
写了你如何把它照料,
写了你把它带到树林里
埋的很深、很深,
结果这首诗写的非常好
以至你几乎高兴起来因为这条狗
被压过死掉,不然的话你根本就写不出
这么好的一首诗。
然后你坐下来写
另一首诗关于写
那条狗死亡的诗。
但是当你下笔时你
听到一个女人尖叫
你的名字,你名字的第一个词,
用的都是分音节,
你心脏骤停。
一分钟后,你又写起来。
她再次尖叫。
你想知道这样能持续多久。

作者:雷蒙德•卡佛
翻译:小亮
日期:2019-11-3



我父亲二十二岁时的照片

十月。在这潮湿、陌生的厨房
我端详着父亲那张窘迫的年轻面孔。
他羞怯的笑着,一只手抓着挂有多刺
黄鲈鱼的细线,另一只手
是一瓶卡尔斯巴德啤酒。

穿着牛仔裤棉衬衫,他靠着
一辆1934年福特车的前挡板。
他想给他的后人摆出率直友好的姿势,
带着在耳朵上放翘起的旧帽子。
我父亲一辈子都想变得勇敢无畏。

但他的双眼出卖了他,还有那
抓着钩住死鲈鱼的细线和
啤酒瓶的无力的双手。父亲,我爱你,
可是我该如何说谢谢,我也拿不住我的酒瓶,
甚至也不知道钓鱼要去哪里?



作者:雷蒙德•卡佛
翻译:小亮
日期:2019-11-3



哈米德·拉莫兹(1818-1906)

今天早上我开始写一首诗关于哈米德·拉莫兹1—
战士、学者、沙漠探险家—
他死于自己手上,用枪,在八十八岁。

我曾试着读这个求知欲旺盛男人的字典条目
给我的儿子—当时我们正在罗利2追赶着什么—
他很不耐烦,这也没有错。

这是几个月前的事了,现在这小子跟她妈妈住在一起,
但我记得这个名字:——拉莫兹
并且一首诗也开始成形。

整个上午我坐在桌子旁,
在无限度的浪费中双手前后移动,
当我试着回忆他奇特的人生。

注:1、哈米德·拉莫兹,原文为HamidRamouz,未找到相关的详细介绍;2、罗利,美国北卡罗来纳州首府。

作者:雷蒙德•卡佛
翻译:小亮
日期:2019-11-8





破产

二十八岁,长着体毛的肚子露了出来
从我的内衣(豁免)
我侧身
躺在沙发(豁免)
听着奇怪的声响
发自我妻子动听的嗓音(同样豁免)。

我们刚开始
这些小幸福的生活。
原谅我吧(我祈求法庭)
我们过去生活得不够简朴。
今天,我的心,就像房子的前门,
几个月来第一次打开。

注:豁免,根据诗歌的题目,这里指的应该是“未被法院查封”的意思,即诗人的内衣、沙发和妻子动听的嗓音仍属于诗人,未因破产而被剥夺。

作者:雷蒙德•卡佛
翻译:小亮
日期:2019-11-8


面包师


潘丘·维拉来到城里
吊死市长
叫来年迈体弱的
渥伦斯基伯爵共进晚餐。
潘丘介绍了他的新女友,
连同她穿着白围裙的丈夫,
他向渥伦斯基展示了自己的手枪
然后请伯爵给他讲讲
被流放墨西哥的不幸生活。
之后,他们谈起女人和马。
这两方面他们都是专家。
女友咯咯笑个不停
摆弄着潘丘
衬衫上的珍珠纽扣直到,
午夜迅速到来,潘丘趴在
桌子上睡着了。
那位丈夫画了一个十字
拿起他的靴子悄悄离开
丝毫没有引起
妻子跟渥伦斯基的注意。
那位不知姓名的丈夫,光着脚,
蒙着羞,试图保住性命,他
是这首诗中的英雄。

作者:雷蒙德•卡佛
翻译:小亮
日期:2019-11-23



爱荷华的夏天

报童把我摇醒。“我梦见你来了,”
我从床上起来,对他说。随他而来
一个读大学的大块头黑人似乎
要用手来抓我。我磨蹭着。
汗水流下我们的脸颊;我们站着等着。
我没让他们坐下我们一言不发。
*
他们走后,不久,
我意识到他们是来给我送信的。
是我老婆的信。“你在那儿都
干什么?”我老婆问。“你还喝酒吗?”
我研究那邮戳研究了几个小时。接着,它也开始褪色。
希望有一天我能忘掉这一切。

作者:雷蒙德•卡佛
翻译:小亮
日期:2019-11-25





挨着锦缎布料的画
德拉克洛瓦1的。这个叫长沙发椅
不叫坐卧两用床;这个叫长靠椅。
注意那些华丽的椅腿。
戴上你的塔布什帽2。闻闻你眼皮底下
烧焦的木塞。像这样,整理一下你的长袍。
现在系上红腰带这里是巴黎;19344月。
一辆黑色雪铁龙等在路边。
路灯亮起。
把地址交给司机,告诉他
别着急,你们有一晚上的时间。
当你到了那儿,喝酒、做爱、
跳西迷舞和比津舞。
第二天清晨当太阳
从弦月上面升起那个你曾经拥有
并整晚拥有的漂亮女人
现在想和你一起回家,
对她温柔点,别做以后
让你后悔的事。开上雪铁龙
把她带回家,让她
睡在像样的床上。让她
爱上你随后你和她……做点什么:酒,
关于酒的问题,总是酒——
你到底做了什么还有对其他人,那个
一开始就是你的真心所爱。

*

是下午。八月,太阳照射着
停在圣何塞你私人车道上
落满灰尘的福特车的引擎盖。
一个女人坐在车前
闭着眼听着
广播里的一首老歌。
你站在门口瞭望着。
你听过这首歌。那是很久以前。
阳光洒在你脸上你在回忆中找寻。
可是你想不起来了。
你真的想不起来了。


注:
1、 斐迪南·维克多·欧根·德拉克洛瓦(Eugène Delacroix,1798年4月26日-1863年8月19日),法国著名画家,浪漫主义画派的典型代表。
2、  塔布什帽,即土耳其帽,中央有缨子的红色无边圆塔状帽子。
3、  西迷舞,一种爵士舞。
4、  比津舞,西印度群岛的马提尼克岛和圣卢西亚岛上的一种土风舞,略似伦巴。

作者:雷蒙德•卡佛
翻译:小亮
日期:2019-12-3



献给塞姆拉,充满着战斗活力

作家能挣多少?她先
开口
之前
她从没见过作家
没多少我说
他们也干别的
比如?她说
比如在工厂干活我说
打扫卫生教书
采摘水果
说不好
乱七八糟什么都干
她说在我的国家
上过大学的人
都不会去打扫卫生
我说就在开始写作时
作家都会赚大钱
给我写诗吧她说
情诗
所有的诗都是情诗我说
我不明白她说
我说这很难说清楚
现在就给我写她说
我说好吧
一张餐巾纸/一只铅笔
我写下献给塞姆拉
不是这就写傻瓜她说
轻轻咬了咬我的肩膀
我只是想看看
以后吗?我说
把手放在她的腿上
她说以后。

塞姆拉啊塞姆拉
她说巴黎之外
就数伊斯坦布尔最可爱了
你读过奥玛开阳1吗她说
是的读过我说
“一条面包一瓶好酒”
我知道奥玛非常
了解
卡里•纪伯伦呢?她说
谁我问
纪伯伦
不完全了解我说。
对军队你怎么看?她说
你参过军吗?
没有我说。
我觉得军队也就那么回事
怎么这么觉得?她说
该死你不觉得男人
都应该去当兵吗?
当然我说
应该
她说我曾跟一个男人同居过
一个真正的男人在军队里
当上尉
但他被杀了
那好吧我说
四处找起军刀
醉醺醺的
都别他妈看我
我只是刚到这儿
茶壶就从桌子上面飞了过来
对不起我说
萨姆拉我的意思是
对不起那个茶壶
该死她说
我不知道他妈的为什么
让你来接我

作者:雷蒙德•卡佛
翻译:小亮
日期:2019-12-3






找工作 [Ⅰ]

早餐我一直想吃
鳟鱼。

突然,我发现了一条
通往瀑布的新路。

我加快脚步。
起床了,

妻子说,
别做梦了。

*

但当我试着爬起,
房子倾斜了。

谁在做梦?
都中午了,她说。

我的新鞋摆在门口,
闪闪发亮。


作者:雷蒙德•卡佛
翻译:小亮
日期:2019-12-4
修改:2020-6-4
注:诗集中此时出现两次,本人保留了第二次翻译的版本。

干杯

喝完伏特加喝咖啡1。每天清晨
我都把牌子挂在门上:

吃午饭去了

可是没人看;我的朋友们
看见牌子
有时会留几个字,
或者给我打电话——出来嗨皮啊,
雷蒙德。

有一次我儿子,那个混账东西,
偷偷进来留下一个彩蛋
和一根拐杖。
我想他一定喝了我的伏特加。
上周妻子顺路过来
拿了一罐牛肉汤罐头
并大哭不止。
她也喝了我的伏特加,我想,
随后她匆匆离去坐上一辆陌生车子
跟一个我从未见过的男人。
他们都不懂;我挺好的,
这个样子挺好,现在的任何一天
我会,我会,我会……

在这个世上我打算花所有时间
思考每一件事,甚至奇迹,
但仍保持警惕,比以往
更加小心,更加留意,
那些会冒犯我的人,
那些会偷我伏特加的人,
那些会伤害我的人。


注:1、喝完伏特加喝咖啡,指的应该是在酒吧喝酒到清晨,然后直接去餐馆吃早餐。

作者:雷蒙德•卡佛
翻译:小亮
日期:2019-12-4



1977年7月4日,俄勒冈,黄金海滩
罗格河快艇之旅

他们承诺这会是一次难忘之旅,
有鹿、貂、小鹰,还有
米克•史密斯的杀人现场——
这家伙杀了自己全家,
烧了房子在他耳畔轰然倒塌——
在那儿我们会吃一顿炸鸡晚餐。
我现在不喝酒了。为此
你戴上结婚戒指驾车
500英里亲自来看看。
阳光让人头晕。我深吸了口气
就好像最近几年
肺里一无所有,只有一点隔夜运输1。
我们坐在船头
你跟导游闲聊着。
他问我们从哪儿来,但看出我们
有些尴尬,他自己
也尴尬起来并告诉我们
他有一个玻璃眼球让
我们试着猜猜是哪个。
左边的,眼睛正常,棕色,看什么
都清楚,不会
错过。过不了多久
我想我就会把它挖出来
就因为它的温暖、年轻、目标明确,
因为它停在了你的乳房上。
此刻,我不再知道什么是我的,什么
不是。我不再知道任何事除了
我不再喝酒——虽然我依旧虚弱无力
我的病因喝酒而起。引擎发动了。
导游握着方向盘。
浪花在四周溅起落下
当我们驶向河的上游。

注:1、隔夜运输,原文为overnight portage,个人推测作者想表达的意思应该是非常少量的意思。

作者:雷蒙德•卡佛
翻译:小亮
日期:2019-12-4
修改:2020-4-14

发表于 2020-7-13 09: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楼主| 发表于 2020-7-16 05:26:08 | 显示全部楼层

卡佛口语多些,相对简单点,哈哈。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7 05:15 , Processed in 0.051390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