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12|回复: 1
收起左侧

洪烛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26 11:28: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洪烛记
.
杨然/文
.
A
.
最早获悉洪烛去世,是在昨天,3月22日,星期天。我家到“水岸庭院”为防疫两个月以来“快乐族”首次聚会打前站,培培去接洽餐事,我得空闲,看朋友圈微信,很意外读到了下面这个许军帖子:
“十多年前获上海某诗歌征文奖,洪烛兄是颁奖嘉宾,前日突闻噩耗,愿诗伴他赴天国”,还是前日呵,“洪烛怎么了?”我跟了一贴,时间是09:45,心里顿时空荡荡的。
去年惊闻况璃去世时,就觉得他英年早逝,走得太年轻。而洪烛更年轻,53岁,正是人生巅峰时期,怎么就走了?
接下来,在朋友圈,陆续从发星、安琪、山鸿等诗人贴子中,进一步得知和印证了洪烛去世的消息:
“2020年3月18日18时左右,著名诗人、作家、中国文联出版社文学编辑室主任洪烛因病在南京逝世。犹如一支燃尽了蜡炬的红烛,他将自己的生命化作一首又一首脍炙人口的诗歌和散文,留给喜欢他作品的读者们……”
呵,3月18日,已经过去4天了呵……
.
B
.
洪烛,我久闻大名。
28年前,1992年4月20日,在一封凌晨1:00写成的长信中,伊沙谈到了洪烛:
“两个小时的朗诵会之后有两个小时的舞会,我不善此道,岛子、沈奇似乎也不善此道,就上岛子家聊天。赵琼(岛子的老婆)、渭水、李岩等人也在场。席间在一个话题之下谈到两个我的朋友(都是最好的朋友),一个是杨然,一个是洪烛,另外扯到的人们有秦巴子、耿翔、早年的柯平等,这些都是现阶段发表产量最多的诗人,谈话间有人提到功利主义写作的问题,我与杨然以前没谈到这问题,与洪烛曾谈过,他直言不讳地说:艺术即权力,要通过艺术获得权力,他也坦言道:他的自身条件适应这条路。我当时(在北师大的凉棚下)因为他的第二句话而原谅他的第一句话。那么杨然呢?他绝不会说他的自身条件……——他开始在烧自己的从前了!”
“但是作为我,绝不能说更多的什么,不论对洪烛还是杨然,如果是那样,那实际上在剥夺朋友的钱财——据我所知,洪烛靠诗一年可挣三千元以上——绝不能因为我的一两句‘劝告’,使他的财产减少一分钱——对杨然也是如此,这是我对待朋友最重要的方式:民主第一!”
那时候,我跟伊沙是无所不谈,无所不包,可以说是包罗万象。而洪烛成为话语节点,这在伊沙书信中,是很特别的。这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那个时候,洪烛在中国诗坛,真是红遍了天。要知道,那时候,他很年轻,25岁。
.
C
.
因而,时不时在报刊上碰到洪烛的诗,自是必然。
2001年1月,我在《诗歌的创作在呼唤良知》一文中,在阐述“现代诗人正是在‘真’的旗帜下才出现了那么多敢做敢为、敢说敢写、不顾利害关系的、独具个性的、不可替代的、独自欣赏的、互相照耀又互相远离的‘创新’诗星”时,就提到了“洪烛的睡莲”,那是他的早期成名作。
2015年,我在编辑《芙蓉锦江》第16期“新诗百年纪念专号”时,在《现代新诗选》栏目,选发了洪浊的两首诗,
《你不可能了解花朵的心情》和《撷花的人或倒影》。
   这期间,我给他寄赠过《芙蓉锦江》等书刊,保持着通邮联系。我们心照不宣,在诗歌上成为朋友,也算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
D
.
2011年9月29日,应王国平邀请,我赴双流参加“黄龙溪笔会”,在那里见到了洪烛,一见如故,甚是亲切。
我在《黄龙溪笔会》一文中有记载:“我们一伙人是先行者,凑够一桌人,梁平说:‘都饿了,动筷子吧。’时间已是下午一点半,大家确实都饿了,所以先行先吃。同桌者,叶延滨、梁上泉、梁平、晓雪、洪烛、李少君、龚学敏、张新泉、聂作平,来自天南地北的诗人。其中梁上泉、晓雪、洪烛、李少君四位,我是第一次见面,所以敬酒先敬他们。喝红花郎,满桌诗人我皆敬酒。酒话连诗,诗话连酒。诗人兴会真是诗歌之缘。邻桌牛放、杨景民、祁人前来敬酒,回敬不提。”
餐后,游古镇。我记载:“古镇清代风格的房舍建筑保存完好,行走在青石板路上,多了古朴宁静的感觉。行进之中,与洪烛谈起了中国的现代新诗,我们在‘多元、自由、平等’的诗人存在观念上取得了共识,对拥有统治者面孔的卫道诗人和拥有唯我独诗主张的极端诗人都不敢认同,甚至也可以说是不屑一顾。”
参加诗歌笔会做笔记,是我的习惯。《黄龙溪笔会》记下了我与洪烛唯一一次见面的片段。现在读来,依然历历在目,犹如昨日。
.
E
.
洪烛走得太突然,也太年轻了。
我前年退休后,除了参加“成都国际诗歌周”和“中国田园诗歌节”两个笔会外,没再在其他“全国性”诗歌活动场合露过面。因此与洪烛的接触,到“黄龙溪笔会”为止;与洪烛的“交往”,仅限于朋友圈信息。
曾在朋友圈见到过他的一些帖子和图片,天南地北,仿佛他一直都在忙,在全国各地的诗歌场合,到处都有他的身影。
我知道他在中国文联出版社工作,负责诗歌板块的事情,忙,是肯定的。
我们有过一段“文字照耀”的经历,在我,肯定是无法忘却的。我现在心里空荡荡的,凭自己的回忆,记洪烛,就记这些。
.
杨然2020年3月23日记于度渡苑

发表于 2020-4-2 23:2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妒英才,痛惜。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10 04:49 , Processed in 0.041743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