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7|回复: 0
收起左侧

在镜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21 16:39: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镜湖
/半桌


1. 止境

我试图理解,这止境
这突然停下的形状。一个
密码本。闪烁丢弃物的微光
熟悉过的像头发漂浮出来
冷空气筛下阴影。水葱
正离开水葱。空间扩散到空间全部
使虫鸣,匍匐根和铁锨
朝任意方向静息
被我抵押的早春隐藏了卑微的稳定结构
而暗示,一直大于生长物表面
纹理般把时间绕织成球体
清晰,可疑,散落着候鸟之羽
我试图理解,那源头
记忆力如同丙烯气味。我在
一层秋天上滑行。在敲摩尔斯电码
的夜空。我为信号两端


2. 清晰时刻

身穿,白天扇面镜里的工装
或者更早的结婚礼服
手握三十年前的一支闪电,或者红色少年
的织物碎片
我即将进入又一张照片。在被
删除之前,我又一次倒映
在两次恍惚的间隙
我注视湖——
苔藓,水烛,旧报纸,水黾划过星空额头
风的腹部,石头般的秒针
绷平一个浮力。这可视
的瞬间的唯一性填平了悬崖
我坐在又一次静止的骰子上。水齿轮转动
互不相关的部件构成一个整体
与我一起真实地存在


3. 意义后的意义

指缝漏出的力量,漏出
各种材料,搭建成
我无法控制的几何形体
湖心亭,我圆的谎,开放又遮蔽
有人循着走手音进出
有人在麻竹下注视
混入他们琐碎的釉浆,完成
对碰撞和尘灰飘落的免疫

那是我厌倦的智慧
我厌倦
那臂长之外的丑劣仿古,厌倦它
与整个人工湖堆砌的块状宁静
但它正成为一个地标
当我,试图接近水
当黄昏奔跑的马厩突然停下
参照檐角,寻找某个星座


4. 动摇

湖面平静。我忽视了水
正处于循环
我踩着落叶和锯末
被忽视的秋天的塌陷
随着鞋底,从浅棕变成深褐
我听到踩实的史籍,在
农业时代忽视的柔软
工业时代忽视的坚硬
以及在革命时期
忽视的因与果之间的道德书签
如果,这是一个停电之夜
我会看见鼠标打开的城市
里被忽视的钥匙
也会因为摸索方向的关节
忽视了楼栋编号所投映的秩序
我行走于浅层。而镜湖
镜湖之中,镜湖之上
星群都以疾速保持静止
仿佛肉体悬挂于心灵


5. 改变或者妥协

植物茂密
根系随缓核蔓延,枝条摇动巴萨鲁瓦
而倒影,像罐子融化,在打水时
模糊了乐器的去处
我忘记了它们的学名和原产地
我有仓促的沉寂。在看过电视里
一带一路和贸易战新闻之后
我从塔罗牌中出来
继续困于形体,困于年龄,困于人工湖
的缓慢注入和排放。我困于走手音
如同格瓦拉军帽和公牛队队服
压在樟木箱底
如同一部翻拍的印度悬疑片片尾
外教公寓没有带来异国风情
大门外,圣诞树上节日灯闪烁
弥散出国产塑料的亮丽气味
牢记电子锁密码是一种安全,一个海拔
我带着这个压痕,像带着氧化的银币
穿过巡查签到表和黑铁栅栏,进入与对岸
一样的橡皮抽屉
另一条数轴上,女生向兰苑九舍游去
她们小脚趾甲分瓣,头发都是外语
使整片氧气向动物性倾斜
南方,一艘搁浅的船上
同样大的孩子从站起来的父母手中
接过膝盖,然后丢失,在翅膀与鳃的接缝
海浪发出脱线的细密之声
盐,丢失了颜色
我丢失的是一条微信链接,相似于
捏碎过滤嘴爆珠的夏天
装在牛皮信封里寄来。夏天
是一件半成品,是我放弃的海的摇滚草稿
是湖边这条石板小路,因我走过而变得廉价
因我驻足,而比湖面的马戏
更响亮


6. 继续

人工湖,水的一个期限
我未曾尽力留取,或者无意错过
的流逝物,与被众生破坏的连续性
汇聚成浑浊深度。在这时间泡里
嘈杂的白日脚手架已经拆除
无数私人领地杂糅,互为
主人奴仆和劫匪。伤害之轻漂浮其上
无法分辨出影子和倒影
我像斧柄脱落,沉没于月光边缘的失真
锋利过的秘密在硝酸甘油片里扩散
把视听转化成迟钝的浮力
更迟钝的是这具身体。已经
老了吗?像虫鸣,像湖心亭和歌乐山
越来越矮小,安全,不再反光
我弯下腰,慢慢敲开银杏
从手指开始原谅那个叫生活的独裁者
以及叫我的这个帮凶


7. 失眠中的失眠

失眠。穿不透的去痛片
的晴朗

风吹在身上,像灯光消除了距离
我的移动不扰动每一种光源

亭廊,石梯,一排门窗关闭
质量以时间幻灯片拼图。我的移动
不扰动它的齐整

我消失于灯光。一块锈消失于铁狗

还有一人留在湖心,很年轻地站在
震颤的巨大闹钟之下
拉住闹锤


8. 周长上的周长

切割成条块,围湖平铺
时间
成为可视之物,比蝴蝶下的石头更安全

绕湖而行。我不是指针
我是
外来者,一个剥掉了螺壳的意图

一个
无从自证的意图,一个长镜头物质
缓慢释放出薛定谔之岸

石头抵达宿命。我抵达石头
我走过了一条排列着十二片桂皮
的直路


9. 仍然在此

必须沉默的境地——
在沉默之后,记忆把灌木的落叶
织入我的喃喃自语
我几乎蓬松。山顶磨砂窗打开
清晨踩着白猫爪垫赶来,无限宽阔的光之路
淹没了我所走完的秋天
到冬季的小径,到栏杆重复的湖畔
仿佛安魂曲结束后的无从感伤,水位平直
鱼群深潜水底
我把轻的那个自己投下
饼干和牛奶漂浮水面,持续着最后顽疾
的微弱颤动
填补了湖之薄钟的虚无


2019.11.22--2020.1.16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6-7 11:51 , Processed in 0.047951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