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80|回复: 7
收起左侧

《杀瓜》《口罩人的春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15 14:4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猫(薛定谔的) 于 2020-3-16 21:45 编辑

《杀瓜》

黄昏毛绒绒地落在菜园子里。
父亲突然开口说:今晚,我们…
杀个瓜吃吃吧…。
一个瓜的凶猛是它单纯的翠绿,
父亲提进来的瓜显小。在砧板上
挣扎着。我久未杀瓜
手边抖动:剖腹、挖出它
满肚子的仔,它绿色的血
淌到地板上。
吃瓜的时候我们都不作声。
直到最后收拾碗筷,
父亲说:杀之前拍晕它,
不然显苦。

2020-03-16

《口罩人的春季》


1,再不把它撕下来,
就要长到脸上去了。


2,最安静的事情莫过于看着
两个防护服,站在二月的几棵树下
作揖、交谈。阳光皑皑,照耀它们
之间的白雪。


3,不如这么写:一个人的城池里,
目光所及,满城的樱花如期开放了。
殡仪馆的车缓缓而行。我没有权利
仅仅是哽咽,母亲。


4,天空是另一种形式的树冠。
群鸦蜷缩着。一百只乌鸦,
发出一百种不同的沉默。


5,无非是一百种不同的
黑,飞了起来。无非是无数个
不同的你自己,从火车站、从高速
卡口、从发热门诊,奔向了你


6,无非是其中一个来自湖北的你
被隔离在异地酒店昏暗的镜子里,
无非是不知所措地站在小区门口
脑袋被一支塑料大枪指着。


7,爬山虎攀上
它翠绿色的高梯


8,再不把它撕下来,
火焰就要怒放殆尽了。厚厚地
覆盖我们的,不仅仅是春天。
母亲。


(2020-03-13)

发表于 2020-3-16 00:40:44 | 显示全部楼层


还好,这个谜语我看得懂,却没法说。还好,有你的记录,迟早都能说。
 楼主| 发表于 2020-3-16 10:29:05 | 显示全部楼层
烦了 发表于 2020-3-16 00:40
还好,这个谜语我看得懂,却没法说。还好,有你的记录,迟早都能说。
...

握爪爪
发表于 2020-3-16 11:53: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20-3-16 10:29
握爪爪

老猫,喵
 楼主| 发表于 2020-3-16 15: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握……
 楼主| 发表于 2020-3-19 22:2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口罩人的春季》


1,再不把它撕下来,
就要长到脸上去了。


2,最安静的事情莫过于看着
两个防护服,站在二月的几棵树下
作揖、交谈。阳光皑皑,照耀它们
之间的白雪。


3,不如这么写:一个人的城池里,
目光所及,满城的樱花如期开放了。
殡仪馆的车缓缓而行。我没有权利
仅仅是哽咽,母亲。


4,天空是另一种形式的树冠。
群鸦蜷缩着。一百只乌鸦,
发出一百种不同的沉默。


5,无非是一百种不同的
黑,飞了起来。无非是无数个
不同的你自己,从火车站、从高速
卡口、从发热门诊,奔向了你


6,无非是其中一个来自湖北的你
被隔离在异地酒店昏暗的镜子里,
无非是不知所措地站在小区门口
脑袋被一支塑料大枪指着。


7,爬山虎攀上
它翠绿色的高梯


8,再不把它撕下来,
火焰就要怒放殆尽了。厚厚地
覆盖我们的,不仅仅是春天。
母亲。


(2020-03-13)


<大象>


阳光的巨齿
树林一样的皮肤


每天,都有一匹大象
倒伏街口。
它静静地躺在整条大街上
眼神安祥象两盏故障的交通灯
你骑着电单车,穿过它的身体


2月,花朵逃离
果实如肥皂泡膨胀。
7月,你从大街上回来
穿着碎花裙子,满脸笑意
你说:多么温暖的死亡呀。


鸟群偶尔回来。从星星之间
占据我们未曾发现的屋顶
我们目光坚毅
走在前往购物的路上


在持续下着雨的月份里
我们无所事事,喝茶、聊天。
听楼下,象群有序地走过大街
它们要赶在世界变平静之前
让街面恢复一些泥泞


2019-09-03




《杀瓜》


黄昏毛绒绒地落入菜园子里。
父亲突然开口说:今晚,我们…
杀个瓜吃吃吧…。
一个瓜的凶猛是它单纯的翠绿,
父亲提进来的瓜显幼。在砧板上
挣扎着。我久未杀瓜
手边抖动:剖腹、挖出它
满肚子的仔,它绿色的血
淌到地板上。
吃瓜的时候我们都不作声。
直到最后收拾碗筷,
父亲说:杀之前拍晕它,
不然显苦。


2020-03-16




<第四阶段>


蚊子怀孕。诗人上吊。孩子们在埋藏
老师骨骸的塑料操场上,欢快地奔跑。
小乙说:“哈利路亚”。自从上帝被绑架后
他越发瘦了。我们默默地看着小区里
园林工人在伐树,树被锯成木、又、寸
堆放在地上。一些四方形的树长了出来
噢,这个四方形的季节。
“可是有什么关系呢?”
我想:
“上帝已经被绑架了……。”
天空被谎言越撑越大,小乙放养了鸟。
鸟鸣茂盛,小乙常常忘记收割。
几朵疑云,缓缓滑过蔚蓝色的屋顶,
一幢高楼的阴影倒伏在地面上,
正好填补了地面缺失的那一部分。
我和小乙说:“哈利路亚”。




2019-07-26




<指纹>


下班,她从打卡机上取回
自己的指纹。


她用带指纹的手,抚摸大街上
所有柔软的事物:面包店的玻璃、
公共汽车的不锈钢扶手、虚构的
门…。
(包括从一个陌生男孩的脸上
取回一个红通通的苹果)


路边的树桩截面上,长着巨大的
指纹——一个巨大的旋涡
坐上面的人消失不见了。她发出
一声没有人听得到的尖叫。


每个月初,她要到派出所更换
磨损的指纹。每个年底她塞着车
去给自己的指纹年审。每天晚上
她想象自己和没有指纹的男人
作-爱。边呻-吟。


边把指纹印满男人的身上。
一个全身带着指纹的男人。
一个全身带着指纹,
而手上没有指纹的男人。
她边呻-吟,边哭泣。




2019-10-28

发表于 2020-3-19 23:27:4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都是硬菜~~
 楼主| 发表于 2020-3-20 12:49:23 | 显示全部楼层

绪东兄好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5-29 06:32 , Processed in 0.040174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