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9|回复: 0
收起左侧

梦见毛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13 16: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梦见毛毛
.
杨然/文
.
今年的植树节是个值得特别纪念的日子,因防疫关门闭户40天的饮食店铺,终于可以开门了。普天同庆,日子又开始逐步恢复常态了。
晚上,到朋友圈浏览,读到雪狮子贴子:“今天在广场遛狗,看到流浪犬毛毛,心里高兴。也不知道,这一个多月,关门闭户,也没有人给它带吃的喝的。它是怎么熬过来的?熬过就好。晚上,同事烧肥肠,味道不摆了。必须喝杯酒。喝完走路回家,看见商铺营业,人在走动,宠物在散步,日子又重新一点点回来了。走着走着,心里的沉重和无力感,又涌出来,比08年四川大地震更甚……”
禁不住心里难受起来,跟了一贴:“毛毛呵!心酸,心酸,心酸……”雪狮子回复:“3年多了,都是爱犬人士喂养,所以一直在广场没走”。
雪狮子哪里知道,此毛毛非彼毛毛,我想到的是另一条同名同姓的狗。那是一条土狗,一晃,牠已经失联29年了,如果“二十年后又是一条汉子”,牠应该改名换姓叫奇奇了。
说来话长。1990年5月,我家在冉义“背街小巷”买了一间平房,从倍受窝囊气的学校搬了出来,有《土地使用证》和《房产证》,叫冉义南街64号。房舍虽然非常简陋,但从此安宁向隅,倒也快活。
后来,不知为什么,一条长得还比较高大的黑黑亮亮的土狗,每当午饭和晚饭时刻,总要跑到我家门口来,蹲在外面守望。我知道牠饿了,所以专门为牠备了一个洋瓷碗,横竖总有饭菜喂牠。
洋瓷碗就放在门角角那里。“来,吃吧”,牠警惕性很高,匆匆忙忙跑进来把碗里的东西吃完,又立刻匆匆忙忙掉头就离开了。天天如此,回回都这样。久而久之,就习以为常了。
有一天,“赖汤圆”跑来对我说:“牠有名字了,就喊牠毛毛!”这个名字是她给牠取的。在这条偏僻的小街,牠就到两家进餐,一家在我们这里,另一家就在“赖汤圆”那边。
“毛毛!毛毛!”每当“赖汤圆”一喊,用不到一会儿,牠不知从哪里就拱了出来,跑来进餐,已经成为满街都知晓的日常事儿。
“毛毛!毛毛!”每当我这样一喊,不到一会儿,牠也同样应声而出,跑来轰冲轰冲进食。
“牠就住在附近,在一个下水道的管子里”, “赖汤圆”告诉我。“牠对这条街很忠心,每次遇到有外人来,牠就要吼叫,多远都听得见”。
晚上,在睡梦中,时不时听见牠汪汪汪吼叫起来,“不是客来,就是贼来”,对此,我已经有了经验。因为,对于满街的原住居民,牠都认识,只有外面的人来了,牠才吼叫。所谓“满街的原住居民”,其实只有不到十户人家。这是一条很小的街,短到只有一根电桩到另一根电桩的距离。
冉义老街呈丁字型,由东街、北街、南街三条主干架成,没有西街。南街集鱼市、猪市、菜市于一体,每逢赶集,热闹非凡。在南街收尾处,正好有一个拐弯,抵进死角。我家恰好处在这截短尾巴上。毛毛以此为家,牠成了这条小小的短短的冉义南街的忠诚的义务卫士。大家都对牠很好。
晚上在家独饮,是我的习惯,也是我的喜爱。喝酒的时候,招呼毛毛“来吃”,也自然而然。其实牠也遵守作息规律,总在碗筷作响时刻,牠已守候在门外。
后来就有那么一顿晚餐,怎么有些异样的安静,“今天毛毛没来”。只觉得牠是不是在“赖汤圆”那边吃饱了,所以没来。那是在冬季。“今天毛毛又没有来”。连续几天都这样,就明显感觉到了一种失落,一种空白。
“毛毛是不是拿给那些龟儿子些打来吃起了?”同样感到失落的“赖汤圆”,跑到我家来如此嚷嚷,“那些懒逼日吊的龟儿子,吃他妈卖皮!吃,吃我们的毛毛,吃死他们龟儿子些!”她的伤感跟我们的痛感是一样的,我们都把毛毛当成了自己的家庭成员,虽然牠是属于全体冉义南街的,虽然那是一条小小的、短短的南街。
失去毛毛的南街,从此也失去了好多的气象和意趣!
一晃就到了1993年9月14日,我写了一首诗,叫《梦见毛毛》。这是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结果,也罢。
日子很快就过去了十七年。转眼就到了2010年11月15日,我写了一首诗,叫《梦见狗狗宠物》。这条梦中的狗狗,跟毛毛没有关系,牠们之间已然存在着巨大的天壤之别。这梦非常奇异,因为这条梦中的狗狗又要抽烟又要喝酒,非常反常,我不得其解,只当做梦,记录了之。
然而,就在《梦见狗狗宠物》五年之后,一条名叫花卷的迷你型雪纳瑞,来到了我家,从此成为家中一员,要风要雨,好生了得。
跟毛毛失联29年后,到了今年,庚子年春节之夜,我梦见了一条名叫奇奇的狗,样子就像久别重逢,令我惊心动魄。牠是不是毛毛的化身或者替身,投胎转世,我无从知晓。
当我拧开台灯,在枕边匆匆记下《梦见奇奇》这首诗后,恰好看见手机上的日历换片,新的一天开始了,正月初二到了。
“经佑牠花卷,就像侍候先人板板!”目前花卷在我家的地位,从培培的这句话中就可以窥其全貌。牠在我家呼风唤雨,称王称霸,给我们平凡的日常生活增添了格外的生气和欢乐,这无须多说。
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人不如狗”的感慨,是基于诚信、依赖和相伴而言的。所谓“狗仗人势”,在我看来,牠们在势利方面,跟人的虚伪与奸诈相比,竟是那么真实和可爱,至少在我,绝不至于厌恶和反感。
从2015年10月20日到2020年1月7日,四五年时间里,不知不觉,我先后写下《带花卷走过凤凰大道》《花卷,花卷》《梦见花卷走落》《世界上最漂亮的狗狗》《梦见花卷讨口》《窝边赋》《今天花卷过生,得诗一首:烟头》《花卷与蛇》《多好的一次旅游》《牵起花卷显摆》等10首跟花卷有关的诗,表明牠已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天然入诗,无须赘述。
另外,我还写有《流浪狗》等诗,表明我对狗的态度,具有“普遍情结”。
庚子年植树节之夜,想不到雪狮子一个贴子,竟然引出我这么多话来,谢谢他。我曾听廖亦武讲到过他的传奇,诗歌方面的,《知识分子》方面的。后来我们成了诗友,在“海棠诗会”“田园诗歌节”等场合见过几次面。
我常常在朋友圈拿他的欢帅开玩笑,那是一条他心爱的狗狗。今天终于发现,原来,在“流浪犬毛毛”层面,我们有殊途同归的共同语言呵……
杨然2020年3月13日记于义渡苑
【附录】
《梦见毛毛》(外二首)
.
杨然/诗
.
《梦见毛毛》
.
毛毛是一条外地狗
爱蹲在我家门口
其实是混一口饭吃
吃完了就走
.
残汤,剩菜,骨头
渐渐就混熟了
有客来有贼来它总是先咬
大家就依它的脾气叫毛毛
.
什么时候小街静得出奇了
夜里的足音踏踏入梦来
猜不出客来还是贼来
大树下只剩下空碗
.
今夜我梦见它回来
还是油黑黑的那一条
看守在门外
满眼都说好饿呵
“故乡”真香
回来了就好
.
醒来,已是大天白亮
我不明白
我为什么要梦见毛毛?
.
       1993-09-14
.
《梦见狗狗宠物》
.
梦见狗狗宠物
在老家黑屋东窜西窜
仿佛老赵家的来福
却不甘心做狗
渴望我们认做侄儿
总在身边惹事生非
以期我们对它注目
.
它的面容奇特
有点像蒙克的《嚎叫》
但却鬼精灵一个
听得懂我们笑谈什么
当我们几兄弟畅饮
它也跑来凑酒
“走开,一边去玩”
“明天给你照相”
“把你照美一点”
它叨走这些诺言
美滋滋蹲在旁边
.
杨灿在读小学
天黑了也不回屋
还在外面做游戏
我喝酒喝得三心二意
因为外面已经起雾
培培在窗前剌绣
“快把女儿喊回”
一场大雨来临
房檐下天色很灰
.
肥胖红鱼在池里挪动
显得非常笨拙
黑鱼在水里闪亮穿梭
归来了早已走失的金龟
老鼠在里屋角落盘米
偷走了竹篮里许多花生
只有宠物狗狗
它想做人,成为家中成员
跟江湖上的二杆子一样
喝茶,抽烟,打牌
想得真美,非常愉快
.
“明天给你照相”
“把你照美一点”
它的样子奇特
就像蒙克的《嚎叫》
.
           2010-11-15
.
《梦见奇奇》
.
奇奇是一条流浪狗
我收养了牠
从此过着幸福生活
.
但牠还是出事了
那天出行,摔倒在河边
河水漩啊、漩啊、漩啊
把牠陷进急流
我见牠伸出最后一只手
宛若生命尽头的温柔
猛冲过去把牠抓住
倒提着,请牠吐水
但牠再也没有醒过来
.
许多年后有一天
我在外地碰见了牠
带着一大堆孩子
地面有忽大忽小的玻璃虫
可以逮来吃,但是太肥了
天上的星星起串串
忽明忽暗,像花树
.
奇奇,是你吗?是我
我没救活你。你尽力了
我安葬了你吗?安葬了
安葬在哪里?记不得了
你还吃得来饭吗?
吃不来了,但我吃得来面
像你,每天,每天
别说了!……
.
惊心动魄,我醒来
手机上,悄悄地
我看见日历由红变白
像窗帘正在往下拉
又像静静地变脸
呵,正月初二到了……
.
2020年1月26日凌晨
醒来即时记于义渡苑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10 05:23 , Processed in 0.041504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