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35|回复: 0
收起左侧

嚎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12 07:5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莫白. 于 2020-3-12 07:53 编辑

在一个狂妄的国度




在一个狂妄的国度
连反复被践踏的草也是盲目而自大的
以为扛过所有灾害
烈火与除草剂
就可以得到一个被收获的命运

而一次又一次被阉割过的韭菜
总是毫无羞耻地一次又一次重新长好
更加茂盛
像一排排翠绿的生殖器

在一个狂妄的国度
受害者也必须愉快地呻吟










你在井里看到
那一小块
圆圆的天空
也并不是它的
当然
白云也不是
飞过去的鸟
也不是
但因为
你在井里
就只剩下赞美
赞美井口
是敞开的
赞美井
足够的深
不然
它会轻易盖上
你还没来得及赞美的
盖子






没有什么是无辜的




那怕是此刻的诚实
也一定要被谎言淹没
那怕是一个指出
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孩子
也应该被打入冷宫
包括那些喊着
假的假的
隔离中苦不堪言的人
终被自己长期的麻木与无知
合力封杀
还有那些牺牲前
想到自由的遇难者
他们仅仅死于
醒悟太晚





我们的生活比蜜甜




在大国战疫的糖衣炮弹下
那些人肯定不是病死的
也不是累死的
也不是饿死的
更不会跳楼自杀
他们唯一可能的死因是
被比蜜还甜的幸福齁死



当我知道我的家在山的那一边这首歌


我突然明白
为什么对岸那个弱女子
能够将他们口中的黄色歌曲
靡靡之音
唱进大陆人的心里
我怀着敬意
认真地听了听
那些过时的怡情小调
那歌声
赶了几十年的路
风尘仆仆
漂过了海
翻过了山
又拐过几个弯之后
终于在今天
抵达
我的耳朵






斩首





我怀疑
那些坐在主席台下面的脑袋
那些坐在智能电视机前的脑袋
那些被手机牢牢拴住的脑袋
那些在广场上被检阅过的脑袋
那些面对着血旗发誓的脑袋
不是长在肩膀上
即使最大的刽子手
没有下达手起刀落的指令
而只是做了一个伟人
惯常性的挥手动作
脑袋们也会不由自主
以某种设定好的程序
自愿离开身体
沿着精准的抛物线
砰!砰!砰!
纷纷落地
干净利落
更不可思议的是
落地的时候
这些脑袋也不会发生
任何偏移和滚动






嚎叫




被困了一段时间
他们终于变成野兽
终于把歌唱祖国的声音
变成自己的声音
尽管
那声音一点也不美丽
也没有什么正能量
尽管已经不像是人所发出的声音
但那是野兽们
在灯光熄灭之后
真实的嚎叫







金鱼的生活




我不可能
把风筝放到笼子的外面
就像鱼不可能
游到鱼缸的外面
我所能做的
只是经常换一换水
或者换一个大一点的鱼缸
以满足金鱼六秒钟的记忆








墓志铭




匍匐的一生
猪狗一样
今天终于可以变一个姿势
躺下来
像一个真正的死人






两只喇叭




走到星海广场百年城雕
有一只电子喇叭提醒过往的人
注意防护
佩戴好口罩
继续往海边走
会碰到另一只电子喇叭
警告过往的人
禁止喂食海鸥
它们像疫情期间
两个尽职尽责的工作人员
提醒佩戴口罩的喇叭
声音有条不紊
口齿清晰
而警告禁止喂食海鸥的喇叭
听上去含糊不清
像戴了一层口罩后
发出的声音






隔离




那些戴着口罩
开着车
来星海广场看海的人
最后又戴着口罩
开着车
走了
收好放过的风筝
划过的滑板
拍过的照片
隔离的这些天
会不会已经让他们领悟
笼子里面的生活
永远不会变大
不可能容得下
他们所眺望的大海
海上飞翔的海鸥
以及海鸥的叫声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6-7 11:20 , Processed in 0.051533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