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3|回复: 0
收起左侧

@十女一男(8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4 14: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僧人与草莓


“亲亲的弟弟,来,吃完这颗草莓”你再回寺庙,这年月读经
和评职称一样。在佛的殿堂中,你要走路还很长。过了我,他
才有可能看到。僧衣,披在少年懵懂身上,华光与肉交相辉映
佛啊,请别怪我拐了你学徒。从网络到奔现,那一步不一步一
惊心,一步一生魂。还好有这草莓地,与白骨


“月亮啊月亮,你什么时候才出来”这女子就像草莓一样。含
在嘴中的香,和睡在佛旁的美,有啥差别。我种的草莓,她拿
来喂我。可为啥我吃得这么美。有一次,我念师傅抄的经,他
在我背后,露出笑与迷惑。“唉,小-姐姐,你要草莓已好”夜
晚的草莓,在月华下篮子中,粒粒红透的宝石


月亮,种得草莓,照得男女。“看我一眼,你就得死”我的心
被静化。这人间,还是那污秽人间,却已美了,在森严的白骨
堆中,在蠕动宇宙洞穴中,在你不看向我的眼中



@辉煌戏文


未等这一河浑浊河水,顿清。它便飞上天去了,在屋老太的
黄斑,淤泥的石头房旁。这划行彩船,在黑污泥里
停摆。这河底透上来,腐败气息,冲得五女,兴奋不已
她们分饰一人行头,在戏旗下,摇曳的芦苇边
开演。可惜了,码字人,依然在黑夜,分不清他的石头与


面包。他唯一看清,她们肉体与天赋。在没人,没神叫好时
七妹是唯一,推动这一河河水,和这一彩船的人
这歌唱到泥里,这舞,跳在鹅卵石上。没有滔滔的江水
可他们一直都在看,两岸,无边无妄的睡梦
他们摸到她们肉体,月华,佛性,与火灵,甚至摊头的泥鳅


与古典。打开电脑,打开游戏,打开修仙,码字人的木制
宇宙飞船,飞过这熟悉而陌生星球,他依然,为回转而犯惑
“有多少人就靠这一折戏文活着”



@五女色骨牌


摸着白骨垒成雀牌,手感那叫好。美艳一姐扭头看外面苍莽
她未输一文,未脱一件衣物。想见她胴体,这不可能
只有墙上贴着死人,才看得见她的牌。更别说,她高贵
孤傲的心。死人头像,在灰暗尘烟中,依次变化
谁的眉?谁的眼?谁的鼻?谁的胡子?这屋里,惟一男人


褪脱了上衣和胸衣的二姐,三姐,和四姐,她们,谈笑风声
骨感肉体,几触手可摸。那一座座,傲人山峰
在她们俯身,起身时,飘来梅樱二花香味。第一个脱光
的人是谁?墙上,死人笑里,仿佛藏着一切
他不开口,他只笑。穿红肚兜十妹,在旁观战,年龄尚小


她,裸下体,端果盘。世纪洪水刚过,外面浮尸,已化蛀为
太阳金光。屋老太,在当年的河边,唱着当年,醉死人情歌
用她美轮,美奂的小脚,狠狠,捣衣。什么时候才会变清?
这一江的水啊



@戏台上的九妹与七姐


金盆子洗过谁的手,又洗过谁的下体。着大元帅服男子,手持
二胡。台下,都睺他。这盏煤油灯,照亮的戏台子
任意妄为的床榻。浩月般九妹,编腿,玉体斜陈
旁边是那京人久吃不厌的饺子。七姐,幽声滴怨,婉如一磁铁
吸引台下众多铁屑。空寂山谷,鸟不来歇


铁屑们为此,正愤愤不平。炷台旁诺基亚手机,并未传来前线
战事。大元帅尽可春宵,慢慢长夜。一笼轻纱蚊帐
透台下众生面孔。他们并未消失。相隔一个世纪
他们的专注如初。人群中,苍普生老外及夫人面孔,格外显眼
台上,仅剩一笼床榻,还够,后现代折腾


屋老太居空巢,宅男宅女们挂空网。七姐忙购金,九妹忙离婚
台下芸芸众生,并未退去。大元帅,大元帅无影无踪



@屋老太和她闺女们


屋老太坐屋一角。标志性烂柿花般笑。蜷左脚,伸右腿。哪是
一只怎样的古典金莲,曾招致怎样疼爱
旁边裸身的年轻女子,她已分辨不出。是她自个?还是她的第
几闺女。她们一个个,长得和她一样。个个都是传说中白虎。
那墙缝儿,曾收留多少,无家孤儿与壁虎


那起身拉扯窗帘的男子,蜷裤腿,像刚打田里插秧回来。腿上
泥水,一滴滴,滴落在她白茫茫胸脯上
她双腕,银子闪着黑光。她左手提钱袋,搂男子双脚。屋老太
护胸大手,骨节分明。除了握惯锄头把,还要捏惯绣花针。她
身上那件灰罩衣,朵朵洛阳牡丹在飞


窗外,和屋里河水,漂来多少漂浮泥斑。泥斑上,泥斑下的戏
台子,演绎多少人间悲苦情色。屋老太的屋子,漂浮在一条静
遥洪水中。下面人,就看到,一朵朵云飘过天空,有几人能知
世界实情。上面,上面无人



@二女晒月


她们像俩白蚕,赤身裸体,躺在青瓦的屋顶。三妹和五姐,说
着迷雾般话语。檐下,挂着包谷棒子,粗壮饱满。一株蒲公英
长瓦缝里,开白花。三妹抬她左手,和月亮打招呼:“嗨美女
你好吗?”五姐闭着眼:“阿云,不知死哪去了,这久都没见
他,我的小心肝啊,嘭嘭直跳”


“你的云在天上飞,呱,那边那朵,他在和天上的月妖谈情说
爱。他那张小嘴可甜,是不?我都想尝尝”三妹是一乡村教师
有着博爱精神。五姐是一售楼小姐,却偏爱着写诗的云。她说
阿云建的楼,她一栋都不想卖。那是一座伟大的城市,七色花
瓣,开满墙壁,自由鸟,出入房间


“你俩这发嗲鬼,又死屋顶上洗澡去啦?”屋老太,拄着拐杖
在檐下吼。“小心着凉,小心又被猴脸猫头鹰给抓了。它这两
天可心烦,隔壁星鹋,就被它给叼拉”



@八女和她的羊


八女领着她的羊,走进一间屋子。屋子铺着棕色地板胶,羊蹄
踩在波形回纹上。西式咖啡色窗帘。衬着八女
银白色藏袄。她看窗外,城市街区,高楼,小车
裸露的左肩,光洁。羊们围拢在她周围,有两只同她一样
密切注视窗外,其余各只,有些疲乏


没有火炉没有奶茶,没有酥油灯的屋子,羊们并不习惯。它们
信任它们主人。踏上这条,没有青草的路途
它们主人和它们一样茫然。屋老太,告诉八女
她是她女儿,这趟路命里注定。明天她就可回去了,继续
在草原上放牧,雪山上,唱歌


一只雄鹰,将成为她男人。而她,将把这些羊留下。屋老太将
一条金色河流,挂八女脖颈;它曾带你来,也将带你去



@十女一男


穿长衫的男子在海边,背对大海。说书般挥舞右手。十女围拢
过来。大海苍莽,天边余光洗白她们脸庞,乳房和浪滔
沙滩上凤冠,绿军装手风琴,若隐若现。她们郎君
此刻风流倜傥,道不尽大家心声,逗引得十女,个个踌躇满志
九儿点头,十妹折腰,两条崭新的丝绸,水袖般延展


层云在天上结着斑锈,结着泥。看不见的屋老太在上面。海风
向下,吹着她的腐朽气息,撩起四姑娘飘逸
黑发。大姐的手,捏着长衫男的腰眼。丰满屁股
几可以与大象媲美。他们光赤着脚,在白骨滩上留下划痕
就像隔夜画笔,在革命的画布上涂抹。油彩,响彻


四姑娘的海豚音,飞上旁边的悬崖峭壁。西面食人海鸥,在上
面筑巢,天使把蛋,下在虚幻的教堂中。十女和一男,是它们
此刻最大心病,无人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攀上崖壁,挂满洁白
的月亮,和五星红旗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6-7 10:34 , Processed in 0.048737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