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85|回复: 0
收起左侧

【台历:2020年2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4 08:3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台历:2020年2月》
杨然/文
2月2日:农历庚子年正月初九,早晨去“龚羊肉”吃面,关门。位于金三角路口相邻不远的“红霞超市”门也没开。这两家,是冉义街上最早开门的店铺。情况显得严峻。春节前,国内发生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前不久已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不出门,勤洗手,戴口罩,多透风”成为眼下全社会共识,我也在义渡苑家里“封闭”一周了。这期间,没去“朋友圈”和各个诗歌微信群发贴。今日写诗一首《疫情日》,有点激动,发给一些朋友,刘兴聪、野松、胡仁泽、何均予以好评,桑眉转给相关编辑;无定河发在了《世界经典文学荟萃•新春特稿•名家有约合辑》第379期,列为《名家有约•经典荟萃》本期座客诗人。贴在“二天又火锅”群聊,水泊梁山、青铜秀才、何承洪、陈炜都予好评。贴在“朋友圈”,卜子托塔、酡红汉子、铁血寒冰、寇宝昌、阿莲、杨启友、魏杰、重庆子衣、依窗望月、胡仁泽、绿肥红瘦、周渝霞、青铜秀才、王晓忠、雪鹰、不伐、天波乐、云淡风清、一缕清风、南江等点赞,邛崃陈炜、杨启友、酡红汉子、尤佳、野渡横舟先后跟贴;王国平、骑牛撞交警、罗唐生先后在“朋友圈”转贴,陈阳、周渝霞、水泊梁山分别点赞。这天,过得还有点实在。
2月3日:针对杨然诗作《疫情日》,朱晓剑发在《成都作家网.作品赏析.战疫专栏》;罗唐生安排《丛林周刊》在《156期1主编伤痕丛林诗选抗击疫情三人行》发表并附个人简介及照片;梅香在《诗歌巡洋舰》编辑于《[诗人亮剑]以诗抗疫,用才情点燃春天的希望》栏目发表并附个人简介及照片。梅香提示:“以诗抗疫,本期诗歌巡洋舰隆重推出香港林琳,重庆郑立,四川龙郁、杨然和梅香,在全民抗疫的日子里,五位诗人用才情为武汉加油!非常时期注意防疫,多保重!”并对我说:“你这诗太长了”,我复“写成航空母舰了”。
得秦风微信,内容是一首诗《武汉:逆向的闪电破开春天》,“恳请杨然兄台,大笔,斧正,支持《芙蓉锦江》”。即复如下——
兄好!久违了!大作收悉。《芙蓉锦江》目前还没有新刊编办安排,主要是没有经费来源。这个,国平他们非常清楚,我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下一期在哪里,是什么样子,心里根本没有底。
嘿嘿,一直记着你的。请看 [杨然日志]2009年12月27日,摘录如下:
27号,天晴,10点,赵江临来电话,邀去蒲江玩耍,“王兆华要去孙勤怀那里,我们一起去。”朋友这边有杨静、郭继伦等。客人那边有孙勤怀的一拔朋友。有个都江堰纪委的熊书记,席间提到蒲建雄,问我认不认识,我说“我知道,写诗的,笔名叫秦风”。于是话题扯到了殷波等几个都江堰诗人。阳光很好。
得回复“好久不见,一切如昨。如诗,如阳光!……祝兄长,一切,都好!”“我已离开市政府,现在金融机构。抽空,聚聚,茶叙旧情。”我复“好的。我前年1月在冉义中学退休。目前在某公司任行政总监,常住在冉义,方便时,请来做客。”“好的。回见,后叙”。
得老区山鹰微信:“《疫情日》令人震撼!然兄的剖析和反思大胆而深刻,佩服!但诗中有一节恐惹麻烦……”
2月4日:农历庚子年正月十一,立春,周二。读聂作平《一不小心,疫诗就榨出了文人们皮袍下面藏着的小来》:“我在某协干过几年,知道一些公开的秘密。汶川地震,还在躲余震的第三天或第四天,通知开会。会议主题:写一批歌颂抗震救灾的作品。抗震救灾该不该歌颂?我的意见是,其中涌现的好人好事,当然该。但至少要在事情尘埃落定之后,而不是死伤数万的焦土之时。丧事还没办完,就忙着开派对了?”这段话,令我感触。那年,我奉命主编《成都地震诗选》,送审时,柏桦、刘涛等诗人作品被毙,揍进了一堆顺口溜版颂歌体进来,凭诗歌品质评判,哪像个样子,我非常气愤,电告秘书长,这个主编,我不当了,随便你们找哪个当。秘书长呢,两头受气,他说他已经帮我挡了一堆打油诗颂歌体出去,估倒揍进来的那些,他挡不了,难怪。我继续删除了诸多不像样子的颂歌体,几经周折,一拖再拖,付印了,曾智中、席永君两位统筹和我,都感到编得差强人意。毕竟,成都需要这个文本,有,总比没有要好。至于我编《芙蓉锦江地震诗专号》,就爽快多了,诸多不像样的东西,统统删除,得罪人吗,管他的。
2月5日:得诗一首《这是世上最美最美的脸》。
2月5日:农历庚子年正月十二,周三。应李志要求,建立“《春天花会开》接龙诗”微信群,与李志一起前后共邀90人加入,开展活动,“主体要求以诗歌的力量投身这场打赢新冠病毒的特殊战斗”。
2月6日:组稿编辑完毕“《春天花会开》接龙诗”,共得57人作品,汇成一首850行长诗。诗人热议有之:文佳君“@水泊梁山 兄在做意义重大的事情呀”,小笼包子“我们有杨大爷,不怕接不上。他是万能的老头”,顾燕龙“战疫接龙诗创意独特”,周渝霞“好大的高质量”,朱晓剑“写得多哦”,陈炜“杨然校长你是CEO”,等等。
2月7日:得 “《春天花会开》编辑随记”,发在《诗缘》,贴于“朋友圈”,罗唐生、水泊梁山、重庆子衣、韩俊、青铜秀才、陈炜、小太阳先后在“朋友圈”转贴。有反响:水泊梁山“杨然 这么长,这么快,这么到位”,渭波“《春天花会开》是一首由杨然等著名诗人发起而推出的汇聚70位诗人70节诗句的接龙长诗。悲悯生命,大爱无疆”,梅香“长诗花絮,然老雅兴哈”,寇宝昌“杨老师事无巨细,必记之为念,佩服”,孔兴民“令主和杨老师辛苦了”,重庆子衣“辛苦,也很有意思的活动。已经转发”,罗唐生“抗疫编辑,丛林七子之杨然”,水泊梁山“接龙长诗《春天花会开》出炉记,杨然老师辛苦了”,韩俊“最苦最累的活是编辑”,陈炜“津津有味的花絮,杨校长精力太旺盛了,对诗歌的热爱令入动容,位列仙班,封号‘诗狂’!有‘诗狂’、有‘诗虫’,诗意盎然也!”小太阳“我那可爱的杨然老头,真的太可爱了”等等,甚悦。
2月8日:得诗一首《李文亮走了》。
2月8日:《崃山文艺》以“战疫情丨最长接龙诗《春天花会开》出炉记”发布杨然随笔“《春天花会开》编辑随记”。水泊梁山在“朋友圈”转贴:“跟春天接力赛跑,两天时间,《春天花会开》出炉记”。当天,《醉美邛崃》以“战疫情丨最长接龙诗《春天花会开》出炉记”发布此随笔。
2月9日:得诗一首《伤春》。
2月10日:得诗一首《敬畏生命》。
2月11日:早起。有月。我戴着口罩外出溜花卷。义渡苑有17幢房子,8个出口。今晨,只有1个出品放行,其他7个都封了。分别使用车子、牵线、网子、塑料片子等封路。就连露天坝的健身场地,也用了塑料索子封锁。外出买东西办事,每家只准一个人出行。这场已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春节前国内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其防控工作,显然已进入“战争状态”。从春节开始,我们闭门不出,转眼已18天了。今天的春天,格外寂静而清冷。得诗一首《他戴口罩的时候》。
2月13日:农历庚子年正月二十日,周四。得诗一首《他们是谁?在干什么?》。中午,王润涛邀至舅子家喝酒。眼下,义渡小区实行封闭式管理,已发放《住户出入证》。我与培培这是春节以来第一次出门做客,戴口罩、喷消毒液等等,自是必须。饮酒地离义渡小区其实是邻居,几步之遥,转眼即到。午餐后,培培与邓丽霞、我与邓学梅等分别娱乐,他们成麻,我们长牌,其乐融融。晚饮后,归之,溜花卷。呵,好久没有外出了!得天马长嘶微信“特别感谢校长,再次发出校长非凡诗评!”原是昨日(2月12日)《环球经典文学》在“杨然丨品评天马长嘶三首豪放诗歌”发表杨然随笔《豪饮白雪醉长风》。甚悦。得叶儿粑微信“叶延滨居家问候了,祝您健康迎春到!”并图一幅“一句问候,相互牵挂。言语不多,祝福无价。风雨同舟,彼此安康。早上好”,即复“谢谢叶帅!春天好!”
2月14日:至《芙蓉锦江-诗生活网》发布《他戴口罩的时候》(组诗8首)并转贴各群,得火冰微信,主要针对我的诗作《他们是谁?在干什么?》,有了一次对话,对所谓“突击队”在抗疫紧要关头摆谱做秀现象表达“实在有点难以接受”的心情。我后来对此小结道:“从奶粉到疫苗/到口罩/什么假都可以造/疯了,算鸭毛!”具体内容已收藏于《微信对话录.与火冰对话》。
2月18日:得李龙炳微信,有了一次对话。具体内容已收藏于《微信对话录.与李龙炳对话》。
2月22日:凌晨得诗一首《油菜花,油菜花》,贴了出去,分别在各群得跟帖:天籁“好喜欢第一句:以纤纤平民气质铺开浩浩皇家气象”,晴沙“@杨然 我们的脚隔离在方寸之间,我在您的诗里回忆往日“油菜花令”的欢愉,那些可爱的孩子,可敬的老师,诗性的教育,还有‘最美的乡土野性的铺张’……”。又得王昌东(松林湾)加微信好友:“问好老师,感谢老师《芙蓉锦江》”,“昨晚与唐生老师通电话,说到老师,大家都感慨,为了诗歌,老师付出太多,每次读《芙蓉锦江》前言或后记里那些心灵文字,都有潸然泪下的感觉。自论坛关后,我没再联系了,老师还记得我,在最近的出书中,又提到了"松林湾",怎不叫人感动呢!再次问好和感谢,多保重,老师。”我复“一直在《第三条道路论坛》和《芙蓉锦江.成都诗歌论坛》两个地方经常遇到你,宛若昨天。这些,无论岁月怎么流逝,朋友们总都在身边,因为诗歌。我前年一月从冉义中学教师岗位上退休,去年一月至某公司任行政总监,常居冉义乡下。这里绿地多,生活便利,所以从城里跑了回来,应该会在冉义居住一辈子吧。问好!”即得回复“好的,杨老师,退休生活安逸些,不要太累了”,甚悦。
2月24日:农历庚子年“二月二”。将昨日随笔《怀念二月二》发贴,引得雷康17年前冉义旧照若干,历历在目,甚悦。得傅尚志《天福挚情心中留》:“又是一年龙抬头,忆昔万亩菜花游。小径人潮翻彩带,大道车水飘锦调。景台歌舞悦耳目,农家茶酒香鼻喉。抗疫宅居思冉义,天福挚情心中留。傅尚志2月24日夜请杨然兄指正”。
2月25日:《诗典名录.名家名人典藏》在《名家典藏》0680期 刊发《杨然的诗 || 如梦所遇(组诗8首)》,得《精微评论》:
杨然。文本中杨然老师的每一首诗,都如一穗沉甸甸的苞谷,内核圆实,浑然、大气。是不是生活中的诗人就是这样一个性格刚直、内敛之人,我只是猜测。一组诗作都与“梦”有关,想必诗人借助笔端,在捡拾生活中的无限失落吧。如《梦归:或与一只恐龙对话》一首诗中,诗人一定经历了一段倾魂之识,但又表述得如此隐喻,潇洒、淡然。你醒来/是只勇士特暴龙吧/似笑非笑大大小小六十颗牙齿/我如所有路人/是匆匆过客……也许,诗中诗人刻化的人物“我”,成了那“六十”颗牙齿的擦肩过客。诗人一生的梦,也许都在路上。梦,就是遗憾。当然,这首诗按照诗人思路的隐喻,也可以解读成另一个版本。
——微评.草鹤
[杨然注]我的系列组诗《如梦所遇》能够得到如此礼遇,令我欣慰。这8首诗,是去年4月至今年1月的作品。真希望有更多的人像草鹤那样,对它们有深入的阅读和理解。
这8首诗,草鹤在微信中写道:“杨然老师,拜读佳作了,不愧为大师之作,意象运用的如此之好。学习!”在朋友圈,江鸟跟贴:“寓意深远!细品:意象颠覆三观!”他们从意象的角度谈到了阅读感想。
其实,这些诗,每首落款都无一例外标注为某年某月某日记于某地。“记”,是这些诗的最大共性。也就是说,它们是“记”出来的,不是“写”出来的。“梦”是它们最根本的灵感之源。对于它们,就文字的存在基因而言,“记录”的驱使超过了“写作”的冲动。我想在适当的时候,好好写一篇随笔来阐述它们“记录”的本能意义和“写作”的真实意图。
2月28日:至“第4届油菜花诗会.诗选首发式”微信群发《公告》:
@所有人:
原拟于今年农历“二月二”期间在四川邛崃冉义地区举办“第4届油菜花诗会暨《芙蓉锦江诗选》首发式”,目前油菜花已开至盛期,成都安仁杰宸建材有限公司赞助的活动经费也已划拨到位,但因故迄今当地农家乐、餐馆、茶园、旅社等均未开门,无法接待大家,无奈于此,原拟定笔会活动只好取消,特此告知并深表歉意。
期待明年再相会。
《芙蓉锦江》诗刊编委会2020年2月28日
[注]在本群与“二天又火锅”群有关跟帖摘要如下——
何承洪:杨老师辛苦了。
阿莲@杨然 云上油菜花诗会。
杜荣辉:“竖拇指”(图)。
悦竹:云游。
也罢@杨然 谢谢然兄,明年再见。
晓曲:这里已看菜花,不遗憾了。截止今天,今年外出未超出5条街。
庄毅滨:“竖拇指”(图)。
周渝霞:明年再见。
水泊梁山@周渝霞 今年还在开。
周渝霞等候令主的李花,樱花。
水泊梁山:李花都开了。
韩俊@水泊梁山 李志花都开了。
水泊梁山@韩俊 好,都开了。
徐甲子@杨然 辛苦安康。
野松@杨然 相见不如思念。想着俺哥!
胡仁泽:“握手”(图)。
谭宁君@杨然 校长辛苦了。
梅香@杨然 相见不如怀念。
詹义君:精神和效果是一样的。
周渝霞贴出《致·远方的油菜花》。
老区山鹰贴出《油菜花,你别悲伤》。
水泊梁山贴出白正飏/诗《冉义,油菜花和诗人杨然》。
杨然:等二天可以聚会了,“首届《二天又火锅》”宜在冉义举行。当然是我打招待。
本月写诗20首:计有《疫情日》《这是世上最美最美的脸》《李文亮走了》《伤春》《敬畏生命》《他戴口罩的时候》《他们是谁?在干什么?》《蝙蝠映像》《好的——写给承洪》《爱情的负能量》《油菜花,油菜花》《天籁之音》《二天又火锅颂歌集(组诗8首)》。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10 05:05 , Processed in 0.038171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