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5|回复: 0
收起左侧

雪鹰2019年诗选26首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15 14:2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雪鹰 于 2020-2-16 11:25 编辑

异梦


连续三年
暑假的相同时段
外婆家她吃着相同饭菜
焌米茶,焌豌豆,火烧粑和
西红柿——这种西洋蔬菜
历经千里万里
才辗转种到中国的
一个乡下老妇的菜园
与本土夏季最家常的食物
摆上同一张餐桌
这个被邻居认定为是他们女儿
转世的小姑娘
有一双好看的眼睛
和一张招人喜欢的脸蛋
他们伤心地从门前的河底
抱起溺毙的女儿时
她妈妈的产房
正好传出婴儿的哭声
连续三年的夏天
天气仿佛一样炎热
外婆家屋后的树阴下
她跳房子,捉迷藏
吃同样的食物
让她至今都弄不明白的是
每年,外婆都指她看牛郎织女
摇动蒲扇讲嫦娥和二郎救母
躺在凉席上
迷迷糊糊
她被一条蛇缠住
或者是一条龙
天空墨云翻滚
闪电撕裂心的伤口
她至今都害怕
至今都说不清
为什么连续三年
都做同样的梦
梦的次日
为什么都生了一场相同的病
那时,她胸脯平平
身体还没有发育




牢记


我俯下身低头注视
扒开丰茂的草丛欣赏
一只音乐的蟋蟀
小夜曲的颤音抖动
紫红的罂粟花令我
痴迷,热血沸腾
难道不是一样吗
你有些嗔怪,又有点
羞涩,或者……
这是通向你心灵的路径
我告诉自己
看仔细,切切牢记




牙疼


她说要去挂针
她牙疼,已挂了好几天了
好几天了?怎么一点没让看出来
她总是藏起自己的伤痛
不带给人丁点不快
日升月落,我们来来去去
如风,很少互相关心
分担彼此的苦痛
是什么让我们如此匆忙、孤独
以致忽视对方忧郁的眼神
我知晓牙疼的痛苦
我母亲牙疼时
常捂着脸,咧着嘴
哼哼唧唧房前屋后乱走
似乎这样才可以减轻疼痛
每次都让人揪心
难道——你没牙疼过?
她望着我,又倏地收回目光
没有,不过一听你说牙疼
我就心疼




验证


她身上有树的气味


这话他说了几次
我在不同的时间听到
在不同的地点


每次碰到她
我总是瞪大眼,耸动鼻子
似乎是要验证


她和其他女孩
没啥不同
只是她的笑
好像在哪儿见过




威力

我不停地念着一个词
不停地念着
一个词,不停地
直到语音迟钝
像燠热夏夜
一只蚊子的嗡嗡声
一架轰炸机
掠过阴沉的天空
人群惊慌逃匿
扪着头,大声呼叫
在念这个词之前
我根本不知道
不停地念某个词
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


许多鸟我都不认识

金翅雀长得什么样子
鹪鹩长得什么样子
还有仓庚,也就是黄鹂
还有蓝铿鸟
我一律没看到实物
就像夏朝
西方人是不承认的
因为至今都没挖出它的遗址
就像针灸
美国的研究员说它近乎巫术
但我必须承认
这些鸟,在某座大山
或某本古籍中
它们飞行,啼叫
喙尖把树杆
啄得嘣嘣嘣直响
它们从我面前飞过
结伴或者单独
但我叫不出它的名字


隐形人

他时常在我眼前闪现
有时是我母亲,有时是我父亲
我走向他,在阳光照亮的
仲夏的午后。风中
葱绿的白杨叶窸窣发动声响
他忽然消失,像一只蜻蜓
在我胸前划了条弧线
就飞进了庄稼地里;或者一只鸟
从田野深处传来,它的叫声
我站在那儿,愣愣的,似乎忘记了
身在何处。他的确在我梦里出现
几次,我伸出手想抓住他
就像抓住闪电。雨总是在
我不想它来的时候到来
打乱了我一厢情愿的计划
我曾经设计好了台词
我想像演员那样,流利而潇洒
但却连自己都迷不到
我总为我的失败懊丧
就像每次都抓不到他一样
秋一晃就到了,黄叶飘飞
他也不知归向了何处,没再出现



大暑日

它馈赠着礼物,一场暴雨
炸响的那刻我正坐在昏暗卧室
读远方的消息,我以为是一阵鞭炮
在这座寄居的小城早出晚归
打着零工。局势似乎愈加不利
昨晚谈好的事一大早就被翻悔
我默默忍受,说:没事的
似乎在重复那个刚被枪毙的话
我还能说什么呢?人不知而不愠
继续顶着烈日出门
谁不希望改变,让沉寂快点结束
酷热的夏日,我单薄又
略显老态的身影被喧嚣吞没


霜降

黑压压一大群乌鸦歇在堤顶
好的是没发出叫声

该收割的都收割了:大豆,水稻
棉花奉献完纯洁也会退隐
而防护林的白杨叶仍不肯飘落
正窸窣摇动死命吸纳暖秋的阳光
堤两旁田野有人忙着秋播

我想看它们飞起的样子
故意按响电动车喇叭
果然,它们腾地扇起了翅膀
堤左堤右,低空盘旋,却不肯
四分五裂,似乎想全体一起落下
重温团聚的好时光

我扭头观看,不停按着喇叭
在深秋的上午,仿佛要阻止一场
霜降,蓝天下一道道黑影乱晃




颠覆

二十只白鹭,为什么还没迁移
看见它们,我怀疑我的眼晴
怀疑看见了另一种鸟
马上就要小雪了,往年看到的
是从不迁移的麻雀、乌鸦
和刚从北方飞来的椋鸟
一个枯干的鱼池上空它们盘旋
夕阳把洁白的羽照得发亮
我停下车,观看,扭着头
它们落下来,在鱼池的尽头
离我不足百米处寻找食物
没有交颈嬉戏,没有梳理羽毛
我一只一只数着,二十只,不多不少
我又数了一遍,不错,真是二十只
怎么还没离开呢?一进寒露
理当再也看不到它们的踪影啊
是太留恋这里?直到拿起笔
我才怀疑,它们是天鹅,天鹅
哦,我的错误,颠覆了我的常识


冬至

我以为是明天
我忘了今天是冬至日
连日的冷雨和忙
和孙子的咳嗽
容不得记住更多的事
早晨天没亮时出门
一钩下弦月贼亮贼亮
我暗自惊诧
难道今日是晴天
一个人连续走着霉运
就像天长篇大论的阴霾
能让大地屈从
让心习惯
对本应享受的权利
反倒认为是火星人驾临
其实十数天前
我就想好了一句
一年里黑夜最长的一天
正在到来
可这天偏偏阳光明丽
当时我正骑车
感受着遥遥无期的雪意


惊悚

似乎真的心有灵犀
街对面我收起手机立起身
她正好从小区
绿化带背面冒出来
一抹隐约的晴光
春的气息倏地铺展
在我脸上
我屏住呼吸眼一眨不眨
望着,被市声遮蔽
和过往的车辆
像驶出雾装饰的水面的帆影
她愈加清晰
长发一抖一抖
芳馨缕缕飘逸
冬阴晦的天空下
一束幽微的火焰
我惊悚地发现
我竟能在熙攘的人群
远远的一眼就认出她来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4 13:30 , Processed in 0.043319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