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5|回复: 0
收起左侧

雪鹰2019年诗选26首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15 14: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雪鹰 于 2020-2-18 12:26 编辑

雪鹰2019年诗选(26首)




野火


蔓延,嗞嗞嗞;蔓延,嗞嗞嗞
火苗飘动,飘动,红的黄的
大海夕光照亮的波浪,扔下一地
灰烬。那些枯草,起先并非枯草
是青草,青得逼眼,直抵天涯
它们在风中燃烧,绿的火焰
点亮春天。小虫虫鸣叫,伏于叶底
有几个调皮的在焰尖蹦来跳去
把露珠一颗颗弹落把日月
寒风说来就来,霜雪说降就降
世道人心说变也就变了
是谁扔下了火星,阴沉沉天空下
火奔跑奔跑,一阵风卷过
繁杂的世事化成了一道道黑烟




人日


一个为老父亲准备寿宴的人
想到了他的出生
一群在酒桌旁打牌的人
不停进行新的组合
请不要撕毁出生证或死亡证明
冰凌纠缠树枝的下午
乌鸦沉默
几只灰喜鹊滑进门前的菜园




命运


天空旋转,它有巨大的
轮子,有一根轴
连接夜和白天,过去
与未来。这些我全看不见
我只看得见星星、月亮和太阳
还有云,以及深邃的蓝
我看到的时候也只是看一眼
就低下了头
很少眯着眼去痴痴地想
对抓不住的事物
上帝没给我安排时间




习惯性动作


这一次他停下来
不再绕着那车转圈
他推了推眼镜
似乎这样就可以瞧得更清楚
他看其他事物
比如说看花,也是这样
他本来近视
十五岁起眼镜就没再摘下
我怀疑这是他一个习惯性动作
就像我每次开口说话
总是啊、啊、啊的,木讷,结巴
好半天都连不成一句
或者一个成熟的政客
每出一次镜都挥一次手
仿佛所有人他都认识
他盯着那车足足看了十分钟
比那转圈的时间还长
比上次不停地绕着车
他突然低下头
脸色苍白,发出一生长叹




惊蛰


似乎是为了让我们记住
并方便我们清醒
这天的气温比前几天都高
或是不想让遍野的物事
——油菜、豌豆,呼啦啦从原野
飞向村庄的灰喜鹊老陷于
低迷,而有意给它们点温暖
那长期不愿面对大众的大阳
羞涩地扒开云层,露了下笑脸
我们并不想以天象影射
人事,妄议它的残忍
而是微笑相迎,赞颂它仁慈
感念上苍不以暴止暴
用雷
结束冬的专制
小草的苏醒最具象征
经历了死亡,心会更珍惜春天
我们将循着麦苗拔节的声音
涌向街头,打开久闭的家门






她在为它搭建窠巢
一张粉色的便笺,以娟秀的字迹


她一刻不停,笔尖快速移动
发出沙沙响声,一只蚕啃噬桑叶
她啃噬自己的灵魂


一匹稍纵即逝的奔马
黑夜笼罩的灯光下
她紧紧攥住飘飞的缰绳


它被固定了下来。一枚钉子
钉进木头,它钉进了报纸一角
人类的心脏。一颗弹子
发出碰撞的脆响,冒着火星




颜色


你总想把那些字的颜色刮掉
要是没有了颜色
它们将以何面目显现
你反复问自己:黑与白,红和蓝
还有绿跟黄……无一不是颜色
世上有没有哪种东西
没有颜色?没有了颜色
是不是就不被看见,人或者蛇
都能接近,又都难以捉住
水?时间,还有空气
你赶紧翻开教科书
里面的字,插图,行星的轨迹
和平与战争,正义或非正义
以及党派的言行
无不闪烁颜色的光泽
颜色早渗进了你的血液与骨髓
你徒然地叹了口气
扔下刀子,颓丧得面无颜色




幸福


它缠住了另一只
弯下腰,她想帮它解开


只有傍晚和清晨
它才陪她下楼,逛公园
或到小区林荫路透气


房间豪华。她喂它牛奶
火腿肠,鸡脖子,给它洗澡
揽它入怀,嗲声嗲气叫它


它经常跟她游戏,把袜子
鞋,藏起,逗她生气
也帮她衔来衣服,换取


笑脸。还跳进她澡盆
钻进她被窝,她从不惊叫
温驯地任由它舔


她抚摸它,夜静得能听见
心跳和细微的喘息
似乎这样它就更乖更生猛


春阳射进房间
它能一下子把她扑倒


她骂它,恼怒地用脚踹
拽它离去;它不时回头叫
好像在把它的幸福
告诉不知发生了什么的同类




麦苗


它在呼吸。朝霞和暮霭间
摇动纤细的小手抒情


我听见它血液涌动的声音
那么细微,夹杂一股澎湃的力


没有人能阻挡它积极何上
掐断伸向天空的路,除非战争


干旱,洪涝,挖掘机的碾压
和欲火的焚烧


它的香在飘浮,它的气息
青雾缠绕,像一片梦境




己亥春分,花朝节


良辰并非全都对应美景
百花生日偏偏成了百花的坟场
就像天妒英才一样
从西北利亚杀来的冷风
犹如当年屠城的蒙古骑兵
一群天真烂漫的少女
青春还没来得及甜美绽放
就零落于地
即便贵为花神
也只能对天垂泪,感叹命运
而人间的灾难更多来自
个人的贪欲或某一集团的暴行
以致相约看花的人各奔东西
或许是硬要证明天道至公
花朵将从此拥有
一天长比一天的展示时间




春夜

夜安静了下来
我们该熄灯了


夜安静了下来
左邻右舍,满街的灯都熄了


春夜就是这般美好
不长的喧闹之后,大街静得


能听见窗台花开放的声音
和行道树与风的私语


白天,我们看花,把风筝
放到天上,实现飞升之梦


梦中我们俯视人间,看
相爱与分离;为独行者叫好


为弱者垂泪,用笔记录人世的
苦难,描画可能的足迹


夜幕说降临就降临了
我们将再一次走进梦中


黑夜是美妙的,比白天更精彩
尤其是,在春天




寻人启事

借助词语,他跳进了另一世界
哈啰!他逢人就喊,双掌合十
笑得十分友善,即使你正在生气

春天的某个下午,玉兰花盛开
他遇见两位女士。——哈啰!
他捧起双手,露出洁白的牙齿

她们挥手,一个左手,一个右手
仿佛事先做过彩排:哎——
声音甜腻绵长,同他擦肩而过

他回头瞅她们,朝两尊背影
扮鬼脸。但她们没有瞧见
行人脚步匆匆,阳光让他眩晕

他尾随她们,不过没再打招呼
也没邀她们喝酒,跳舞或者拍照
他摸不准她们的心思

他继续晃荡着,像乡巴佬
初进大都市,酒醉者陷入梦
春风柔柔吹拂,他头发歪斜抖动

我知道再也唤不回他了
大街小巷,贴满寻人启事
警察盯视行人,暴雨将洗劫现实


秘密


道路拐弯处的水塘边
一只猫跟在一条狗后面
它们个头差不多一样大
猫有点胖,尾巴斜翘,粗长
灰色;狗是本地少见的哈叭狗
白毛,身上沾有草屑
起初看见时我以为是两只猫
让我惊讶的它们竟能和平相处
狗撵猫,猫上树,猫是狗的师傅
留下救命的一招。猫捉耗子
狗扑野兔——时代巨变
莫非连猫狗也抛弃了本职
这世界难道还不令人担忧
一条狗领着一只猫钻进草丛
道路的拐弯处油菜花盛开
池塘里春水漾动。我路过的
下午阳光明丽,猫警觉地回过头
仿佛担心谁发现它们的秘密




夜雨


它来得很急,没有任何先兆
残夜将尽,我睡梦初醒
大脑清晰地回味。她在奔跑
它比她更快,带着驳杂的响声
那是它与屋顶、地面、树叶和花
的碰击,就像两个相爱的人
心灵迸射的火花一样,她瞬间就被
淹没,改变,我也不是刚才的我了
仿佛一下子衰老了十年。翻个身
我想再次入眠,重新踏上荒僻小路
陪她——白鹭在原野低翔
阳光照亮绿油油时光。隐隐响起雷声
我又翻了个身,雨声浑阔,幽邃
所有的物事都不容商量地被它淋湿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4 13:23 , Processed in 0.062905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