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8|回复: 2
收起左侧

突然有了想法,想一下也可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18 09:07: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四川杨然 于 2019-11-18 15:42 编辑

想有个川西文学博物馆……
.
杨然/文
.
今天,将昨日《诗歌月刊》在《诗歌月刊创刊35周年纪念专辑》以“纪念|杨然:《诗歌报》:一座永远飞翔的圣殿”为题刊载的杨然随笔《<诗歌报>:一座永远飞翔的圣殿》转帖至“芙蓉锦江•词典诗选•客座诗人”群,引起热议——
王晓忠“竖拇指”(他在“朋友圈”的跟帖是:在诗歌报上读到过许多)
谭宁君@陈树文 陈兄收藏了那么多珍贵文物啊可以弄个小众博物馆。
王国平:杨然个人诗歌资料展。
老区山鹰:杨然,一位执着的纯粹的诗人。
谭宁君@杨然 校长早上好!永远飞翔的圣殿!你一定也收藏了大量的珍贵的诗歌资料,可以办博物馆。
谭宁君@王国平 国平也收藏的多。
王国平:对我学习写作影响最大的三首诗:杨然的《我就是黑脸杨然》,聂作平的《灵魂的钥匙》和张新泉的《为亲切塑像》。
陈树文@成都谭宁君 有关诗歌信件信封收藏万件左右,文学藏书已过万本,在川西坝子,这个数估计不是算最多的,各位仁兄亮亮底牌,倡议建一个川西文学博物馆如何?
陈树文@杨然 @成都谭宁君 @王国平 学习了。
范曾研究会@陈树文 向陈老师致敬。
陈树文@范曾研究会 我零星收到的,杨然自已保存的才更丰富。
范曾研究会@陈树文 咋说你是文化人中最细心的,也最有鉴赏力的伯乐。这么多年了,如果我是杨然,可能比他更兴奋。
杨然@王国平@谭宁君@陈树文:现在说这些川西文学博物馆事情,于我而言,晚了!我手头的20世纪80年代诗歌书报刊,或借阅,或拿走,或赠阅,比如杨春光拿走了一些民间诗报、胡亮拿走了一些书籍、姜红伟收到了诸多资料,等等,我是个败家子,现在几乎沦落为这方面的乞丐,辜负了大家的想象,我正在挖地洞,往里面使劲钻,羞愧、羞愧、羞愧……
范曾研究会@杨然 向诗坛常青树杨然诗家致敬!
陈树文@杨然 都是诗友保管着,至少我保管的全在。川西建一个文学馆,以后四十年为主,资科应该不少。诗歌这一馆,你的电子文档诗记,及纸质的,其个性特质,会给诗坛提供更多研讨空间,可惜的是我们官方的太多协会无这种档案的收集收藏整理功能,有的也是只停留在条文,空口话而已,这个群里能人多,我倡议有人能出面做此工作,官办最好,不行则民办。
范曾研究会:能人多,群策群力才有意义。
郑小琼@杨然 做个电子版的保管。实体照片,电子版化。更有利于传播。
范曾研究会:实体照片,电子版化这个有必要考虑一下,杨校长。
陈树文@郑小琼 实体馆与电子版同存是不是更有意义,其实这是文化体制改革深化的大事,是文化官员首先要讨论研究的,我们民间讨论下无防吧,提供一个话题与诸位。
杨然@郑小琼 我对电子版还很肤浅,但它的操作性强,有实在意义,可以去做的。
杨然@陈树文 民办博物馆,安仁建川当是当今海内外大家。诗歌方面,姜红伟的80年代纪念馆也很牛。需要三个东西:底气、钢火、关系网。底气是指资料,这个,是可以征集的。钢火,当然指钱,包括地皮和房舍在内,这个,悬!而且多半只能指望民间。关系网,是指博物馆存在的大气候、大环境,这个,最为破落,或者说眼前根本就没啥指望。只有盼望,哪天有个有底气、有钢火也有关系网的真心者,像樊建川式的人物,他出现,才有火烤。在这方面,我是灰心派,手头虽有一些资料,但,连幻想的勇气也荡然无存了……
侯平章:@杨然 不知道可不可以到111东。诗歌博物馆地皮,房子应该是可以在。
杨然2019年11月16日临屏记于义渡苑
[附录一]
本贴发布后,继续在“芙蓉锦江•词典诗选•客座诗人”群引起发言——
陈树文@杨然 行家!临邛的底子厚,能人多,传开来有望。现城乡一体化,有些不该推的古屋也被推了,有能人出面搞定一块就成!先广泛传播呼吁。
陈树文@杨然 冉义历史上曾经作为县城存在上千年,有能人挖掘此文化,在那里建馆更妙。
何均@杨然 很有意义,其贡献是极大的。
杨然@陈树文 能不能在临邛建个川西文学博物馆,我无从知晓。我知道的事情是,源于冉义付安的“长安记忆”博物馆,将建在邻县的大川。你在大邑县曾创办过《川西诗报》,你对川西文学博物馆具有初创灵感,在大邑县想办法,更有意义。
杨然@陈树文 在邛崃历史上,拥有县城资格的地方,据我所知,有火井(隋朝大业十二年[公元616年]设置火井县)、牟礼(境内永丰场为秦时依政县)和现在的邛崃城(临邛古城,巴蜀四大历史文化名城,始建于秦惠文王更元十四年[公元前311年]),冉义不具备“作为县城存在上千年”这个资质,你可能上了网络谬论的当。现在网络上查到的“冉义”资料,有山有水,有资源,有城区,把属于临邛的东西搂在自己的怀里,纯属打胡乱说,真是活见鬼了!
范曾研究会:建川西文学博物馆是否可行?以我之见,先论证一下建这川西文学博物馆的现实意义——让专家,学者,与作家,以及媒体共同讨论。如可行,便上报四川省相关主管单位审批考证。当然,如不可行就是——纸上谈兵,虚喜欢一场罢了。
杨校长《有想法》,以及与此想法延伸的附录既使意义极大,没有政府支持与企业参与,也许都是梦想一场。当然,希望这《川西文学博物馆》能引起地方政府重视,那怕是引起地方抓文化官员的点赞与鼓励也好,也不枉在《芙蓉锦江》讨论的轰轰烈烈。
罗唐生:南有一都诗人村。
郑小琼@杨然 电子版公共性开放性便捷性,更利于传播。实体的面临很多现实问题,场馆、经费、传存等,因人事变迁导致的不确性太大。
范曾研究会@郑小琼 并致小琼等诗友还说《杨然倡议筹建川西文学博物馆》的话题(注,据网络整理)
这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川西文学”范畴中的珍贵藏品,集中展现四川20世纪文学成就、文学出版及文人生活的综合文学成就等文物和文献档案丰富文化资源在互联网迅速发展、云端储存盛行的今天,那些真实留存下来“物”的重要性、珍贵性和不可复制性尤其凸显。在许多人眼里,文学独立于物质世界,可以凭借其精神力量而不朽,但正如我们所熟悉的一句俗语:“文学总是源于生活”,任何文学作品的诞生离不开作家的成长、生活经历所赋予的创作底色,也离不开作家所身处的时代特质、社会氛围。从杨然多年来珍藏的诗文手稿、信件、纸本作品,到构成作家诗人人生的种种生活痕迹,以及作品所涉及的具象化真实细节、物件,这所有的“物”,是读者真切接近作家诗人、接近作品以及作品背后时代的直接途径,也是文学的重要构成部分。
由杨然发起构建——川西文学艺术博物馆的倡议,可以向大众推出各种文学主题展览、讲座和交流课堂,不仅为许多作家和读者提供求取知识、交流沟通的场所,其本身早已成为地域知名的文化地标。早在上世纪80年代,巴金先生就曾受其启示,深感建立专业文学场馆的保存、展示和交流文学作品的重要性,并由此写文章呼吁建立中国现代文学馆。
作为杨然常年生活、工作的川西大地,是中国现当代文学重镇,文学底蕴深厚广阔,拥有大量珍贵的文学资源和文学遗存,一座文学博物馆既有建立的必要性,也有诸多层面的文化意义。如能从这里诞生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许多经典作品,更因为这里曾留下中国现当代几乎所有知名作家,诗人,艺术家的活动足迹。川西地区具有浓郁川派特色的文化气息影响着居住和行经这里的作家,诗人,艺术家为他们的写作带来更丰富的文化构成,而文学创作和城市发展始终相互印证,相互推动,这些都是这座城市引以为傲、需要珍藏的重要财富。建立川西文学博物馆,也是四川作家共同的心愿。早在数年前,杨然,凸凹等文化界人士以更好呈现文学在这座城市的发展脉络,不仅因为它是文学门类的唯一博物馆,更因为在藏品收集、展示等物质功能外,文学博物馆承载着无尽的精神意义和文化价值——通过参观、聆听讲座、参与交流等方式,从作品精髓,到作家丰沛立体的文学人格,以及蕴育这一切的城市人文精神,将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留驻在每一位参观者的心里,产生长远的影响——这也许是一座文学博物馆被需要的最大意义。
陈树文@杨然 有关依政故地,有人以为在冉义地盘上,也有些依据,待再查证后一起讨论。其它问题各位说得在理,做来难。先有想法传开来,吸引识之士也是好事。
杨然@陈树文 邛崃牟礼镇境内永丰场为秦时依政县,这个,我们不必再讨论了,我对冉义介入此事没兴趣。
我说另几个事。
作为冉义付安出生的“长安记忆”当事人,带着亿资,想回家乡落地生根,结果不行,只好外飞,到邻县大川才有了着落……
《丝路雅集》令主经过千辛万苦搞了个《培育成都西部区域诗歌中心报告》,今年5月终于得到书记签批,着令“相关部门落实”。我获悉此事后,叹了一口气,我深切知道,这又成了一个官样文章样品……
当地有关文艺创作激励措施、奖励制度等等,可谓应有尽有,十全十美。恕我无知,我只晓得这些哄人喝人的玩艺儿,好像至今也没怎么兑现过……
迄今为止,唯有郑小琼的说法,具有操作意义,我想从她的建议层面去展开相关活路……
雪狮子:@杨然 对体制太了解了,不做梦,接地气。
范曾研究会:杨然倡议筹建川西文学博物馆的话题,无论结果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么多网友参与这个话题的热议与探讨,有其推波助波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说也许这个话题能变成现实,那么,我们的作家,诗人就真真是有福报了。什么事都有可能,如果我们连想都不敢想,那就无从谈论建立川西文学馆的话题。何况,杨校长这么有心,有才,又在文学领域多建树,再次为杨校长点赞加油。
何承洪:为杨老师点赞。
天马长嘶@杨然 川西文学博物馆,川西精神殿堂,川西文学人的永恒坐标!
陈树文@杨然 对于文化文学的投入介入,邑中亦然。同样体会,不想多说,说多得罪人,况且你还是四大班子中一分子亦如此。郑小琼的建议时下是常规,出版界、刊物、杂志、机关企事业等都进入电子纸质同步时代,有电子无实体类场管亦是个缺陷,文化文学大众普及,实体直观效果就不同,现今纸质虽是低潮,但城市乡村的文化提升春笋样疯长,一座成都市不知有多少书吧书店书城书市,文化历史场馆在不断涌出来,就临卭有关纸质的场馆也不是过去的一个新化书店,还有酒店餐饮专以文化角度进入,文学类书应有尽有,如有个亚朵联锁酒店,书籍过万册,把中国’大部分流行纸质文学书推往世界各地。总之纸质有永不磨灭的更多理由。仍然是那句话,作起来难,但梦不灭。供诸兄诸弟参考研讨。永丰场为旧时依政县旧地,你观点可能也是卭崃文管所老师们的观点,不知有无发掘资料,实物、文字等的一种依据。说依政县在冉义是邑古县志介绍,邑水斜江流经城西折而南向过几个场镇,其中有冉义,有前夫子考证说是古依政县址。
杨然@范曾研究会:“杨然倡议筹建川西文学博物馆的话题”是个伪命题,真命题应该是“陈树文倡议筹建川西文学博物馆的话题”,我是个附和者。
杨然@陈树文:古时依政县旧地,让文物文史界去纠结吧。另外,你谓我“况且你还是四大班子中一分子”,此话早已过去式。我在退休前5年就没担任了。我于去年1月以教师身份退休,政治面貌为群众。
[附录二]
建一个川西文学博物馆,可行吗?
原创: 行脚成都  成都文学馆  昨天(2019-11-16)
也许,成都在今天应该赋予给文学更高的地位了。
今天,不少老师在微信群里提到建立川西文学博物馆的事。也引起了更多的作家、诗人的关注和探讨。
比如编辑一部成都的作家辞典,也很有必要。像这样的工作需要有心人去做。
杨然老师此前收集了关于诗歌的众多资料,包括手稿、诗刊等重要的一手资料。这些资料依然有重要的价值。
像这样的资料有多少保存了下来?当然是未知数,如果仔细梳理,假以时日,应该是成规模的事。
但具体如何做,需要更多的考量,比如资料的积累,比如相关的研究,当然最大的问题是经费、博物馆场地等问题,这一切如果谈不上,就等于纸上谈兵。
但愿,能早一天看到这样的博物馆能从纸上落实下来。这无疑也是助推成都成为世界文化名城的重要组成部分。
成都现在有文学馆、作家故居的数量并不太多。因此,如果做一个这样的博物馆,完全可以展示成都丰富的文学内涵。
发表于 2019-11-20 17:56: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切事在人为。有想法总是好的。
发表于 2019-11-21 07: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校长肯为我出一期专辑,胜过你所有的炒作。中国的新诗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从朦胧诗到批判现实主义,发生了质的改变,但是,没人敢承认这种变化,无视我的存在,媒体和评论界严重滞后。去年在打印店搞了个集子,工本费高达八十元一本,此书是新诗的里程碑,值得。很想给校长寄一本,也想给邱绪胜和谭宁君寄一本,由于不知道地址,至今没有寄出。如果《芙蓉锦江》还出刊,请带上我的独幕诗剧《三峡情》,请观看列表。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12-10 10:02 , Processed in 0.183787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