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0|回复: 3
收起左侧

生日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16 19:03: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日歌》

年少时很少想到死
想得更多的是
拥有自己没有的东西,比如卷发,吉他手搂抱的校花,还希望
另一个父亲是元帅
初中就去当兵了,吉他手去农村了再也没回来
去年遇见校花,她说那时你没来搂我,是历史的错误
我再次被她无色的气息迷住

G20高速上,站牌一块块消失(像我认识的人从我身边消失那样)
我觉得埃兹拉·庞德该来了,带着精神科主任
来诊断我的前半生
是不是一场精神暴乱

去年生日阿满送我一顶草帽
我感动了好一阵子,后来我们喝醉了,他假扮中国的庞德向我
发起一场诗歌和物价的论战
结果我们两人都战死了。阿满
迎风站在沙家浜的芦苇荡里,有一种凛然
她女朋友靠着他,这场景
让我想霸王别姬,阿满喜欢设计这种伤感的场景
他是老实人

今年生日我去皖南,走一条徽商消失的密道
无论他们拥有了多少,也死了,像淡马湖的渔夫
蓑衣挂在祠堂里,荡里的鱼依然敌视这棕色的皮
阿满要回湖北老家,临走说
“哥,今年生日一人过吧
去钓鱼,活着真好,别总想拥有
你这一辈子也没长出卷发来





《生日歌》2

蘸酱油吃油条是我最爱
说好生日一起钓鱼
我等他们
去年生日写了草帽歌
西边的给我寄来新疆帽子
戴上不像阿凡提,阿满说
哥你的草帽歌写得很烂

我和阿满在镇上溜达
橱窗的镜子里我是高仓健,那么苍凉
空气是液态的,日子追捕我一年年老去
良人在远方搜走我所有的词,这里开始冬季
我们蘸酱油吃油条
阿满端来豆花说,白如玉啊白如玉
上面漂着几粒葱是我的童年
香香的,呛呛的,轻轻一吹
就沉进日子里找不着了

阿满问我今年还写生日诗不
诗歌是帮我胡思乱想的
我的那帮诗人朋友是古希腊的神
每人都有自己的蒲团团
今年不打算写生日诗了,写点肥皂剧、插播广告
出售我的小马车
挂上标签:
本来是静物,何处惹风尘


2019.10.1

发表于 2019-11-17 09: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少见机机兄写这么长的,应该是尝试吧,喵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1 08:37:3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19-11-17 09:00
少见机机兄写这么长的,应该是尝试吧,喵


一直有这么写来的,这类的写发出来的少。猫咪好,问候。
发表于 2019-11-25 22:24:31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叔可以多发些长的。很少见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12-14 13:18 , Processed in 0.038251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