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2|回复: 0
收起左侧

睡前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23 23: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唐绪东 于 2019-10-23 23:57 编辑

雪的诗

南方有雪,是人们在
翘首期待中盼来的
但它不落在我们中间
而是选择了杳无人烟的山区
如此,便不会
在闹市纷沓的步履里
如流的车轮辗压下
丧失自己。它们在山上
零零星星来了——
自由的呼吸,干净地消融
不比北方,纷纷扬扬覆盖万物
从不挑剔城乡有别,不管怎样
幸福的范围总是大同小异
直到渗进泥土如浸入肌肤




将有适

收到刘郎的诗集
扉页上写着一个陌生名字:
烟画姑娘存读

在另一个城市。我相信
当她满怀喜悦奔下楼
拆开包裹,也会有短暂的一怔

手捧一本新书
刘郎露出古旧的笑意
快递小哥将名单刷新了数省

夜幕低垂,并无神迹降落
啊,如此美好的一天
它已不必具备完整性




谁之过

人易老,游手好闲的这一生行将就木
尚年轻,像爱谁谁的那一天蚍蜉撼树




复仇者

这是个重要决定,全心全意
做抵达“你们心中的至恶”的邪恶之人
一颗红心,一手准备,并不看重后果
精心蓄势而后快意恩仇

一意孤行,覆灭的方式只有一个
无可避免的生活有谁能够调和?
像崩断的琴弦使音符戛然而止
他的出现是个意外。消失可能也是




费思量

已经是第三个了,这种方便快捷的电热水壶
耗尽了寿命。平均每年一个,被弃于垃圾桶

我试图修复它就像修改我捡不回来的文字
这线路简单的廉价用具态度强硬去意已决

徒劳不安的因素,于暗夜串起火苗
笨拙的人,他要以另一种姿态确定一个境界




忽已晚

从克一河这边一直走,直到看不见
这边。耗时并不太多
又从那边踅回,同样看不见那边

很多人晚饭后消食,遛弯
就是这样,不紧不慢走到那头
再回来。天差不多将黑,插上院门

恍惚是人世的第一次
几乎没有想过,脚步便不由自主
我独行至影影绰绰的车站

暮色苍茫,铁路的那一侧
错落的民房次第点亮昏黄的灯光
犬吠声时远时近,仿佛示意

我,已经走上迷途。这寻常光景为何?
像所有的亲人、朋友们忽然不见
我在原地打转,想不起那年曾几岁




在冬季

明月照沟渠啊。照,都照着呢
什么将迎来他永远的活水
我们开始从那里出发就
走了几十里。所到处皆为神祗
寻求未果,他们在稻草人不以物喜
拉完一撂子就往爽处去了
那些袍哥的事主往芥末里衅事
这恶也是有因果
应有漶漫的十万簇拥趸
哦,顺应小道,一鉴方塘及早来
从赶集里,有人生出明媚色泽




睡前书

泡完脚,我痛恨
大脚趾拇侧面生成的
厚厚的老茧
我试着剔除,它
日复一日。层层又长出
新买的吉列刀片下
薄薄的不讲分寸
唉,我如何将它根除
不知分寸——
一刀刀旋下去
直到有了痛感
直到有血涌出
大量的被一些手纸吸掉
少数则在梦中自然风干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12-14 12:54 , Processed in 0.033813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