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3|回复: 6
收起左侧

玩偶,修改几个旧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22 09: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玩偶》


这几天我突然害怕死亡。
一想到:这小小的地球居住着我的父母
和我,路上行走的人
必死无疑。
他们认定他是将死之人
开始瓜分遗产——
拿走剩下的几幅油画。
这些人很可怕
但他们不觉得,鬼与鬼之间。


我们出去的不是时候。
在这之前
我是带伞的人。
燕子贴着地面飞,就要下雨了
已经在下雨。
那些打伞的人,自以为活着
没事。


你看到那座最高的办公楼了吗?
它很孤独。
因为你坐在那里。
因为周围的事物。
你从这里跳下去
自由
必死无疑。
但与诗无关,是另外的东西。


这几天
你没有照镜子吗?
你的气色——
一脸的俗气,百分之七十是假的。
你当不了李白
这是命运。
不要跟我谈海德格尔
你的鼻毛该剪了。


“喂”!
我正坐在十字路口喝酒。
你以为很傻
我却看到了诗:
来往的车辆,世界的次序多么井然
玉兰花适时开放
一个挺着肚子的孕妇
吹着口哨
像上学时那样对着美丽的少女。
你该到外面发展了
不是发展,是说话。
他在我心中彻底垮了,诺大一个油田
没有一个谈话的人。


《近视担忧》


1、你跟旁边的人说悄悄话,远处的人肯定会猜疑。

2、看不清远处,走到跟前,不知是点头还是不点头,常为自己的近视担忧。

3、四、五十岁了,还没觉得他们可怕,那看来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4、我不敢游泳。如果游得太远,必须要有方向盘。

5、我的身体一天奔走在三个地方:单位、家庭和自己。

6、蔷薇,开花了,安抚铁栅栏的尖顶。   

7、你说:从远的地方回来,一时不适应。

8、向上长的树叶是新鲜的,不像颠倒错乱的人。

9、泛舟多好,走路吃力。

10、你在的话,就在窗台上放一盆茉莉花;不在,就让它空着。  

11、庭院种松,看它像大鸟展翅欲飞;墓地的丝柏,尖尖的,让人害怕。

12、她如缧丝,楔入你,越来越近接里面,非拔掉不可。

13、只剩下越来越少的人或事,想念。

14、不喜欢,不能改变
    燕子
    我衰老。我梦见。

15、你在这日
    不哭。
    不歌。
    老虎过河,死都不悔的人。

16、我得不到
    看见
    就可以。比如,钓鱼。

17、我拿着尺子
    用尽它的两端。
    我停下
    看见衰老的人和瞎子
    越过他们。

18、不喝酒,做什么呢
    春天,草淹没了石块。
    戴帽子的五、六个人,在风中追逐。

19、我曾终日不吃,终夜不睡。
    在武城
    听见弦歌声,你莞尔一笑。

20、你的墙,不得入。
    不可毁,不可逾。
    孤独。
    开花。
    很多的星星一起。

21、你有病,周围的东西突然慢了下来。

22、山林做什么
    深入了就是禽兽,浅了就是俗人。


《越界》


你不能自说自话
在一个人的房间
开车不能开到人行道上
对待上级
要有下属的样子
有时,我烦了
站在窗户边
有越界的冲动
但我还是老实呆着
我被划出
70后、80后谈梦幻西游、天龙八部、QQ农场、魔兽世界
朋友劝我
改写小说,我想
写小说要有好的想法、好的虚构
但现实的事
超出我的想象——
两女生因座位发生争吵
一男友捅死另一男友
一女生夺下水果刀
捅死另一女生
及老师来,见人已死,说叫我何用?
女生愤然。
上前,捅死老师复自杀。  
我只能描述。
生活就是这个鸟样。  


《那只是一个梦》


事情是这样的:
我梦见妻子与另外一个男人
走了
好像是几天前
我们一块到银行
热心介绍理财产品的大堂经理
你一直嘲笑我的诗人身份。
但你告诉我另外一个结局:
有一个陌生女子
躺在和我们一起的床上
你不给我解释
她像女主人一样起来
走到阳台浇花。


《废墟》


很长一段时间
我没有找贝贝谈诗。
一方面,年底很忙
另一方面,他上班的地方拆了。
星期天,买菜
路过那儿
树根朝向天空
砖瓦断裂
工人抡锤砸着屋顶
钢架裸露在外。
我很后悔在拆毁之前
没有拍上几张。
我在发愣时
对面骑摩托车的人对我喊:
过不去,堵住了。
那不是上小学
外号叫“美人痣”的老夏?
最近他老婆出事了
和五、六个男人有关系。
我不知道该如何对他说
便问:听说要建成小高层,你打算买吗?
“我不会在这买的”
说完,扔下烟头。


《盒子》


办公室堆积愈来愈多
的盒子
那是东西拿走后
留下的。
我想,也许有一天
用的着。
可我没有寄出什么。
有一天
起了大雾
愈来愈浓
我感到莫名地绝望
突然冒出:
写诗就是收尸。   


《想一想快乐的事》  


像耳朵进水
嗡嗡响
听不清。脑袋
如烤干的果脯。
“我真不想上班了”
她躺在床上。
我不是心理医生
帮不上忙。


有时我很累
不想起床
给孩子做饭。
滚筒洗衣机,还得不停地转。
我工作快二十年了
却不知道在做什么。
小时候我知道爸爸
会从北方带回一个青苹果。        


我对挖沙子、修隧道
充满兴趣 。
疯狂飚车
带来速度的快感。
“我怎么就不会反驳?”
榆木脑袋,缺少窟窿眼。
他们像莲藕。
那你就是考拉变得
不该生在中国。
你才是小狗变的,只会嚷嚷
不敢咬人。


家里突然来了一群蚂蚁
有一天,又突然消失。
雨后的蜗牛、蚯蚓、草丛中的蛐蛐
海啸地震。二十万的死亡
只是抽象概念。
电视里一头狮子杀死一头野牛
其它野牛,在旁边继续吃草。



我妈打来电话,让我看一看姐姐。
我感冒了
不能去。怕传染。
有些人如板栗。有些人
如草莓。
我在医院碰到一个
满身张着肉刺的乞丐
怜悯瞬间变成恐惧
我飞快地避开。


有时想想:
写诗,只是玩玩而已。
想一想快乐的事——
那天停电了
走出门外
月亮从没这么亮过。
读书人在古人借着月光读书
你不信
我从胸口掏出量贩票
上面的字清晰可辨。


《鸟人》


你梦到
变成一条鱼
被一个男子举着
涉过对岸。
在古埃及
大地是驼在这条鱼背上的。


其实,每个人
孤独的,背着自己的影子。
在酒精高度中毒中
弄得脑袋不是脑袋身子不是身子。
不停地走来走去
单位的同事以为我一定
会发疯或自杀。


现在,回过头来看
似乎很可笑
呕吐的胃。痛哭的爱。
月季不会开出蔷薇花的气息
童年时的我并不比四十年后的我更幼稚。  
天气一年比一年温暖
水杉树上的鸟巢
离地面越来越高。


《瓷器》


我赠你瓷器
说白
越来越白
所有的花开都与你无关。


描上一抹桃红
叶子
绿得发狂我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
夏天改变了速度。


《幻象》

01
她反对用唯一的身躯
苹果树
吊在苹果与叶子之间
双臂张开
像受难的耶稣
我不能动
空气越来越稠变成青苹果的颜色
你制造什么
幽暗的房间你的儿子在沉睡
那面墙也长出绿色光滑的叶面
我看着他离开
在梦里穿过你的身体
坠落。

02
他厌倦等待
黄昏打开的石榴
从白色的光
滑下
在冰面上移动的越来越快
这毫无意义
一条鱼停在石头
他明白为什么他不能停下。

03
在童年的花园
你用巨大的绿叶和粉红的花蕊
塑造你的身体
在坚硬的动物之间
风吹过这些蓝色的身躯
它们都是可怕的
但你热爱它们散发出的气味
蚯蚓回到泥土
而我的身体不能一直保持在黑暗中。

04
也许你不能死去
在你之前河边生长着一株水仙
61年
生活似乎依然可能
被梦包围
但不要看
尽管不正确——
桔子看上去太红
像我的心脏
从土里发芽
在很久之前就已重复
我看到一个青年
写下“乌有之乡”
在寄出的信封地址
我努力把他举起
让他看到国王和王后
在花园散步
他试图从镜子抓住我
赋予他能量
我说不可能的
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
他变成我的面孔
离我而去并对我说:
让我一个人一直孤独下去
忍受
用绿叶去反对花朵。

05
他独自走向山顶
绿色的树木挡住他的背影
抹去重量的位置。

一个妇人至今环绕在他床边
守护
如水环绕玻璃。

他呼唤所有的黑夜
并使它们失去区别
好让水重新回到杯中。

06
我感到吃惊
从后车镜的反射中看到自己的样子
低头吃草的牛
并不为我们的接吻而放慢速度
相反的事物——
紧闭的嘴唇、开放的瓶子。

从遥远的地方
收音机传来女播音员的声音
抛出的石子
转变为水波传达给岸边的睡莲——
一本书、记忆打开的眼睛。

散乱的水滴
随风洒落在荷叶成为完整的珍珠
火焰
皆化作莲花
佛借此呈现——
薄的芯片、一张桌子笨拙的腿。

07
几何课以菱形的花瓣开始用椭圆型的梨结束
——马兰花开,二十一
从左跳到右
从上跳到下
从白天跳到黑夜,从房子跳动户外
如果可能
遇到一匹白马会带我到她窗下
也许她已经入睡
混迹在我路过的野花丛中
最后我决定放弃
多可笑
这也是游戏的一种玩法——
从跳梁小丑到白马王子
现在我明白
白天只是黑夜梦的继续。

《边底》

1)
树木发黑,
我听到多汁的枝条发胀。
路过树林,
密集的鸟鸣把我密封在罐头里。

2)
困在巨大的水泡
我在梦中“啊、啊、啊”发不出声音。
隔着透明的水面,
我看到许多影子从湖岸跑过。

3)
鼻毛,如拖长的鼻涕,不断生长。
我忘带了剪刀,
躲在桌下。
怕你进来看到。

4)
闹钟被我拆散,
乱七八糟。
零件,让我笨手笨脚,
证明我的无能。

5)
我用手在妻子的身上写字。
在拐弯处,
我一时忘了字的含义。
她属于另一种语言。

6)
这几年我不写信了,
开始写诗。
偶尔翻出十年前大姐的来信,我
终于明白,
“笔墨等于零”。


《玻璃罩》


偏头痛
周期性的抑郁症——
一会黑,一会白。
斑马条纹
出现在精神病人身上。


我喝下一口。
茶叶泡出尸体的苦味。
当年海明威,也是
用枪
对准嘴扣动扳机。

她借用抒情
花开一日,死亡一日。
车子在雪地上留下混乱的路线。
可是这些蛾子
黑暗中飞向玻璃罩里的火焰。


《爱死你》


爱死你
一个春天
伪善的瞎子
杀死
真正的乞丐
并不祈讨
盲眼于
人世的野兽。


《书写》


白天的植物使我安静
插几朵百合
看她在瓷器的身体里慢慢颓败。
梦里
用黑色的墨汁在白色的宣纸上杀人无数
鲜红的印章压住剧情。


《瓶盖》


小鸟唧唧
窗台上摞起一层层用过的纸杯
废弃的烟头。
擦去唇上留下醒来后的苦味
镜子里的人是谁。

手指不经意碾死书上的爬虫
它太小,天空太辽阔
我太脆弱。
身体不能进入
黑暗的淤泥打开密封多年的瓶盖。


《读经》


天黑了我在弯弯曲曲的小巷奔跑
父亲落在茅坑里。
过往的人留下明片写满了形容词
找不到一个命名。
我疾呼
小鬼一下跳出妈妈的身体。


妻陷在韩剧中
我在芭蕉树下读经宽大的叶子正适合书写。
小男孩捡根枯枝绑上纸片
放风筝。
洋洋躺在地上用小手扒着落叶
学海豚。
有时我需要猛干一口
忘掉来世。


《养花》


天气转冷,她把花搬进屋子。
遇到太阳,她把花搬出阳台。
这些花在冬天并不开花,她独自玩跳房子游戏。
和草儿没什么不同。


落叶,堆积如日,新出的嫩芽如细浪,这些并不使她伤感。
花儿很安静
如楼下又聋又哑的盲女和石狮,不泄漏
一丝光和线。


在一个月之前,她的阿黄
被车压死。
看到它临死的挣扎和身体渐渐变冷
决定,从此不再养狗。


狗子也有佛性吗?
无。
黑狗能进天堂吗?
不能。


《她反对》


园丁惯于死亡的手艺
五月
狂暴的生命
除草机
疯狂地切割
不顾我们的心情


早在春天
他们就给水性杨花
做了无性手术
夏天
不再招惹人的眼睛


你可以爱一颗树
爱一只哑默中的动物
它们无所谓
但你不能在你爱人身上乱画
她反对。


《事实上》


醒来
站立的大海
书桌的腿还立在那儿。
事实上是这样开头——
整个城市被拿掉
衣服选择他们
扣上钮扣或解开
身体如蛇隐藏在电线
山顶像玻璃的边缘露出白光
纸折的花朵
插在水杯神秘地开放
是谁在黑暗中呼唤
叫出他们的名字
那些死者的面孔
一个人独处
所有喜欢飞行的东西汇集
在灯下。


《蛐蛐》  


时间进入八月底
天气依然炎热。
晚上从办公室出来
停车棚里明亮的灯光下
到处飞舞着蛐蛐
地面也爬满了它们接触的身体。
即使被车轮辗死
被人踩死
也不能把它们分开、赶走。
我看到
地上留下大片的尸体
它们视而不见
继续狂欢。


《殡仪公司》


老牛自称牛总
原来卖寿衣和花圈的小店
转眼成为殡仪公司。
买花圈还得排队
很是火爆
象妇产科每天都有人生孩子。
一个纸扎的花圈要一、两百
比真花篮还贵。
他说真花再好不能烧。
看病或死人是
不讲价的。
他很乐观,不怕死人。
有一次
四、五个人也没给死者换上新衣
老牛三下五除二
就给穿上了。
单位死了人
为了省事,让他一块把悼词也写了。
有些人家
还让他雇一些人哭丧
并不是每个人在需要时都能哭泣。


《枯树赋》


清晨,我临枯树赋
“庭中之树,何其枯耶?”
早、晚凉气
中午酷热。
身下竹席,不可复用矣!


梦中醒来
我仿佛还看到手术医生
不断从我母亲的身体抽出白色的线条。
你哭了
狠狠地一脚把啤酒瓶踢碎。
发表于 2019-10-29 18:3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意识流,还有些恍惚的走神。来读雨人,问候。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0 10:0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打火机 发表于 2019-10-29 18:36
有些意识流,还有些恍惚的走神。来读雨人,问候。

谢谢火机兄!多批。
发表于 2019-10-30 16:0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雨人. 发表于 2019-10-30 10:07
谢谢火机兄!多批。

看到“笔墨等于零”啊,久违的一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09:39:09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杉 发表于 2019-10-30 16:01
看到“笔墨等于零”啊,久违的一句。

谢谢水杉!我的理解是若没有人心皆等于零。
发表于 2019-10-31 13:59:21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喜欢《越界》、《盒子》、《书写》及《蛐蛐》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 09:5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唐绪东 发表于 2019-10-31 13:59
读,喜欢《越界》、《盒子》、《书写》及《蛐蛐》

谢谢绪东兄!多批。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12-6 11:54 , Processed in 0.065893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