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67|回复: 0
收起左侧

查尔斯·布考斯基《混蛋》(197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8 22: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说明

  布考斯基60年代的诗作,到了2007年重版时,已有改动,译后注释中做了对照说明。
  老布不乏愤世疾俗或惊世骇俗的言论,比如把过往时代的诗歌统统枪毙了,因为它们文艺腔,写的不是活人,不是真正的普通人的日常生活。而他要给工人写诗,写生活本来的样子,写工人家庭里日复一日的柴米油盐,尖叫的老婆。但在目前的老布诗歌中译本里,能看到朝政客、文艺青年和“操蛋社会”吐痰的诗,整本的泡妞诗,但几乎还没有看到“给工人写的诗”。
  这首诗里的工人——也许就是老布自己的影子——是一个欧洲移民,住处“很黑”(说明条件很差),对周围的人和事诸多不满,对工头又怒又恨,整个生活和环境让他感到失望和没劲透了,脏话连连,带着茫然无聊和厌烦,仿佛到了忍无可忍的边缘,不想对任何人敷衍下去了……


混 蛋
 

作者│〔美〕查尔斯·布考斯基(Charles Bukowski)
译者│吴季


是的,这里很黑
没法打开门
没法打开果酱盖子
找不到一双配对的袜子;
1915年我在维也纳出生,从没想过
会像这个样子。

在今天的比赛中,我站在第5道得胜线上
而这个有体味的大胖子
一直把双筒望远镜戳到了我的脊背里,我转过身,
说,
“对不起,先生。你能不能别再把该死的双筒望远镜戳进我的脊梁骨里去?”
他只是看着我,用那对小猪眼——
粉红的,瞳孔带着沙砾似的斑点。
那眼睛一直盯着我,直到我走开去
作呕,呕在了
垃圾桶里。

我一直收到维也纳一位叔叔的来信,他准有
75岁了,他一再地问,
“我的孩子,你为什么不写信?”
我能给他写什么
我什么也写不出来。

我穿上短裤,它裂开了口。
没法睡,我是说没法睡得好,我只能
一点点养精蓄锐,然后回到机器旁,工头
来了:
“克里恩霍尔茨,你一个计件工人,跟蜗牛爬一样!”

我恶心,我累,我不知道该上哪,也不晓得该做啥,
好吧,该死的,午餐时间我们一块坐电梯下楼
开玩笑,大笑
然后我们坐在员工餐厅里开玩笑
大笑,吃着重烤了一遍的食物;
他们先买来,再油炸
然后烘烤,再卖掉,一个细菌不能留
维生素也一样。

但我们开玩笑,大笑
要不然就要开始
尖叫了。

在礼拜六和礼拜天,当我没钱上赛道的时候
我就只躺在床上
我从不下床
我不想去看电影
一个成年人孤零零去看电影是可耻的。
女人比啥都不如。她们让我恐怖
把我震住了。

我想知道维也纳是啥样?
我想要是他们让我在床上呆得够久的话我可以
变得健康或强壮或至少感觉更好些
但总归得起身回到机器旁去
找一找配对的长袜
没有开裂的短裤,
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厌烦
自己的脸……
但没办法啊
没办法。

我叔叔,他写这些信是怎么
想的?他就没更好的事儿
可做吗?

我们全都是些小混蛋
我们只是走啊说啊
笑啊
开玩笑啊
还有
拉屎啊。

总有一天我要教训那个工头。
我要教训每一个人。
并且一条路走到黑
用乌鸦造出天鹅
用浆果叶造出蚂蚁来

我要睡觉,大笑,唱歌直到有什么玩意
把我杀死。


译注〕标题是the shit shits。作为口语中最常用的脏话之一,shit意为屎、狗屎、胡扯、废话、混蛋、该死的(名词)、拉屎(动词)。诗中多次用到,但是难于使用统一的译法。凡带有上述字义的,原文都是shit。

[1] 1915年我在维也纳出生:2007年版改为“1920年我在安德纳赫出生”。
[2] 而这个有体味的大胖子:2007年版没有“而”(and)字。
[3] 戳到了我的脊背里:2007年版把“脊背”(back)改成了“屁股”(ass)。往下2行的“脊梁骨”亦然。
[4] 但没办法p啊/没办法:2007年版将这两行和下段末的“他就没更好的事儿/可做吗?”删去了。
[5] 我们全都是些小混蛋:2007年版改为“我们全都是些被人忘掉的小混蛋”。
[6] 蚂蚁(ants):2007年版改为“狮子”(lions)。
[7] 末段(末2行)在2007年版中删去了。


原标题:the shit shits
来源:发表于杂志《Runcible Spoon》(1970年),后收录于2007年出版的诗集《The Pleasures of the Damned》,第201页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2-3 09:07 , Processed in 0.035124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