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76|回复: 0
收起左侧

《邻妹》《七日之殇》等22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3 14:2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邻妹》

放诗到随机状态,碰到
二十年前,找不到古典的
邻家小妹
吃了一整板巧克力
头疼震怂了图书馆
她把XH写进论文
以支撑自己不自暴自弃
听到艾略特敲门
和西尔玛抱头痛哭
听说有一个不断出游的
毕肖普,关进迪金森花园
三天就彻底崩溃
还是不追逐英文里的神性好
要动,就撤进日本动漫里

还是焦虑,不断意淫惨死
被十万吨扁酸果爆头
史诗级崩溃,痛哭
也想找点纯文学仪式
陀思妥耶夫斯基太歇斯底里
卡夫卡绕来绕去,可怜的小妹
找世外桃源嫌交通不便
回到秩序就抖若瘟鸡
多想去北海道或横滨自杀啊
苦恼钱——碰到隔壁大哥
想借点盘缠——
他已钻进二十年后的诗里
两眼直直看着她,好像二十年前
她真的借走了去日本的路费钱



《七日之殇》

七日,重温共和之殇,节庆
变成词的喜丧。以流梦寻访,
地点晚了,更名重启。
它们更在乎时间的命名方式,
而你,偏放置于内容的叛逆。
错裂,变异,闪跃,死亡排练
惊奇,终逃不出形式的主题城。

翅膀插满柳,卸下语言的自负。
意指欲荫护,卸不掉的自在。
或然斟酌,必然失足,自为
月亮里抬头,“我们是最后的狼籍”。
深蹲,平衡文明,腋下逃离;
再深蹲,就是存在流亡的呼邪。

性的不同生长,虏获不同根据,
利于长寿的,似乎也利于创造。
它们以道听途说,欲说服风格;
或埋伏于幽暗,以变性迷惑。
浓荫之魅始终存在,像皂荚树冠中心。
它凸起,凹陷的就是狗牙根的龙穴。

一日深度也足以举证,异域的蜂箱王子,
感动友谊,深入蜂巢,为语言的蜂浆师。
碰巧流体回忆,撤离生存,抵御
大规模城市神话的假惺惺。其实
街头的风波遗事,才是它的核心,
凝固住,就是混凝土文明的遗迹。

第五日叩回,站满词的大厅,
尸上蹬踏,一座酱上高峰。
技巧打卷,舌头们,负责制作园艺,
不停痛饮终会踢穿蓝翅蝶的创新婉约。
腰果火焰,组织纸张的失望,
用苍蝇象征燃烧,掩饰悖论的不耐烦。
碰到上帝埋单时,才算深邃的意外。

名词中直起腰,冲顶的真相
或铁肩上的豪气,错过了秋白的移译。
浪费深渊就浪费了长嘶奇迹。
一个声音,又一个声音,汇成
第六日的远朋,给事物剥开孤独。
它坚持活力,你就坚持尊严。

第七日深陷旋涡,催出真理的深褐色。
你要为词的幸福保守秘密。
养殖经历,维持生殖敏锐,
和思维的间距,咬出朦胧,像
风箱水母的曼妙消化效果。
她飞翅的湿梦,体香的呢喃,
透过帘栊的晚霞之痛,一醒来
竟直抵烟囱的哲学黑森林。
              2012,10

《阙》

这一次我又会借口说无意中
绕道那片海棠的西府
碰到一些匠人围着你的故意
敷衍以大雪和乡音
他们说碎了、破了,或者
在诗歌中洇出真理幻象
验证意义或灵感的感化
你说到语言会劫持你时
从没想自己就是语言(和真理)
活生生劫持了别人

完美让人却步,而欲望的缺口
总流出酒,一杯一杯的人,口中
还念念有词:小阑干,梅溪渡,渔夫家风
罗敷夜歌,闪着芥末光辉
扯上家仇国恨,平地起风云
为情怀天作之合;诗的妒意
总算钻出平庸者的乌托邦
让男人维持阙口,纵女人各奔东西
隐喻里的事物总会再次聚首
一次次词语暴震,怎能找不到感动

阙如如斯,爱才会时断时续
槛外人只能猜到光阴欲摧
分裂、苦难、孤独,别离或死亡
生活分配的,语言会再造
替身,意欲复活自杀的神
一味沉默的人,突然放诗鸣叫
雪背上的植物像夏天疯长
看不到这首诗,正是小城的愿望
它做城中城、门内门、诗中诗
被别人感动,注视也顿显深刻



《语言的好事》

拽着疲倦的尾巴
她穿墙而入
摊开纸,画看不见的
间谍活动
应了时间的秘密

语言的好事,无非是
一首诗嫁接了邻妹的裙裾
她画白色的喇叭花
和红胡子海盗
画一排排词悄悄上岸


《如期》

糟透了的时候
从鱼、豆腐、谷物的腐烂里
都找不到他
他藏在酒糟子里

他拉朋友入酒
拉外国大诗人入诗
花前月下,烦心的词
伴着客人喝、喝、喝

我总爱在他的酩酊里
等桃李花间
一位红碎花衣着的女人
如期而至,不蔓不枝


《会与不会》

看别人的《镜子》时,想起
张枣镜中的软木梯子,再想起
维特根斯坦抛弃的梯子

美丽的危险,一生中后悔的事
会发生在诗人张枣身上(或诗中)
哲学家维特根斯坦不会


《土里的鱼》

月光,也停止了挖掘
土里的鱼,继续
向遗忘的深处游
一个独白的人,猛然间
声音失去性别
水做的或泥做的
模样,被冲动搅浑
你看不见的,色子
一个翻身就是这首诗

说棉花是可恨的
那人已经走远
插科记忆的迷迭香
打诨龙葵的墨迹
印象和抽象一起发力
奔丧的美
语言里一走十几年
听到玉米已经成熟
想谋面,得通过这首诗


《雷音寺的惆怅》

它悬空的姿势
应诺在崖壁上
本来应叫悬空寺
但北方已有这个名字
我们又是在西方对弈
才取了《西游记》里的名字

有大奇迹,但等待
会超出我们的生限
把光阴置于“解放前”
我们做真正的隐士
把历史沉疴积存“解放后”
或“改革开放时代”
高速公路传回电锯声
我们预装了消声器
心中始终绿树成荫
一如我们的隐忧和惆怅


《离去》

只看到过他一次
他像放鹰一样
放空一团几何图案
然后乘船而去

也许是骑马而去
在像撒金鱼一样
撒出一片灿烂的词之后
他像飘逸的骑士

他颠覆不了我的羡慕
落下那么多英文的狼藉
我高估了思想的咬合力
却低估了人的自负

清理想象的残渣时
他竟然在现实中留下
那么多庸俗的痕迹
这一定是他离去的逻辑


《香港》

檀香与凤香提神,香水与酒
一个箭步,越过昏昏欲睡
再迈步,不知酒醒何处
迎头撞上中秋
碰落随身托词
写不写,与你何干
读不读,都是他的权利

本来我被遗留在某个港口
混迹在百万游行者中
像在隔世的梦里不知所措
我清算不清自己身上的麻木
许久许久走不出来
像困在米诺斯迷宫里
奇怪地等着那个怪物出现

这便是诗歌捏合的时空奇迹
随意都是方向或困境
对不自由的人充满诱惑
煞有介事或若无其事闯进去
出来时浑身事件和寓意
无意义,也更显意义
哪怕只对本人,也脱胎换骨


《实情》

避开思想,放弃诗情
我为什么恨?实情是
我钻透了他们的油箱
灭了他们的火
所有可能的地方
都等待着告发者

那晚我去香港
听到一大片窃窃私语
称为大陆的地方发生的
对人分段强奸的恶性事件
正向良性转化
脑袋、五官、胸、躯干,都好办
最难的生殖部分
也似乎萌发了爱情


《假如》

假如没有这场暴雨
民选的气象,从山坡上
蔓延到自由港
鱼群召唤渔船出海
满载而归的章集
释放出消化不完的词

假如没有这场暴雨
那些烧成粉灰的意象
不会一下子荡然无存
时间里不倒下的尸体
隐身在干燥的空气里
坚守遗迹,等待复活时刻

假如,假如没有暴雨的假设
此刻的城市里我们多尴尬
一切照旧,如故,老生常谈
我们充当行尸走肉
更多更多的人挤压时空
甚至找不到虚无可以躲藏


《苇姿》

下次养育四倍智慧
抢在期限以前
让轻盈的白色事物
铺开一片意识的海
方形意志,码进这一次
与下一次之间的
广阔;风卷进圆形寂寞
涂抹掉一片词
踏进去就是黑暗现实

曼姿划开深渊
在已去和将去未去之间
也许神,算错了同情
蒹霞苍苍,心忧如霜
“谁谓河广?一苇杭之”
实体和形式已经敞开
算计好的人从容泅渡
而你还醉倒在自己的经验
等着神更正确地唤醒


《白茅》

风吹乱现象,野趣招展
根本的人不惜深陷荒丛
目的上分出层次
第一层已茅花飘飘
茅叶刺入革命的迷幻
排列于感受季节
美轮美奂,不知疲倦
时间挥霍为
白花花的肉体之恋
妄想托付给冰天雪地
第二层克服了盲目
和失败,北斗回眸南方
甜美感觉码进理性
温柔的辩证夹杂着
资产阶级的革命效果
摊开想象,又覆盖建筑
和平渐变制止了流血冲突
第三层递进到古典的根据地
“兰根耿节兮,有女如玉”


《乌鸫》

找一只乌鸫
想让带走社区的情绪
听到叩击岩石的声音
隔着宣传的墙体
哦,多想芝麻开门

竹影绰动,观念骤起
不是一只,是一片
穿过我的精神密度
来自黑格尔或来自胡塞尔
都能让我飘起来


《造车》

闭门多日,造不出一辆车
我禁不住焦躁起来
门外,立秋后的阳光下
无数车辙通向各种去处

我只想通往罗马
共和与法的奇异
唤起我两千多年的惊诧
我要造一辆车,合辙它的轨迹

没有这辆车,条条道路
都通不向罗马
我劝慰自己耐心造下去
毕竟,罗马也不是一天建起来的


《左右》

从共和里钻出来
左右正在一个身体上互博
不停翻转的形态
很难分清楚左或右

秋天开始收获成果
看似在前,实则在后
左和右恰好呈现悖论
我们落在中式果壳内

坚硬,是我们的宿命
也有生长的声音
左传递到右,右传递到左
循环往复,就是不出壳


《溺水的人》

再写,再看,还是兴味索然
心事,风景,凯撒,穆旦
试了又试,跳下,再浮上来
意识固着于自我的烦躁
拒斥力,推开一切
好像很乐于百无聊赖

顺手抓住一个溺水的人
他说“你今夜过世”
谁?写这首诗的人是我
如果我强迫自己停笔
他会无牵无挂死去多年
而你,更安于百无聊赖


《另说》

不另说你看不到转变
先前我们一直追随
最自由最爆破的先驱
突破在人类前头
回头看见自己关在最后面的
囹圄里,别说有多尴尬

另说就掐掉客观和身体
满口都是精神的纯粹和高贵
满足于形式的自由和超越
如果你看见,也像被囚禁的神
披满精神之光——这一次
我们才敢妄称人间枭雄


《弗罗斯特》

秋天从后现代意识倾斜下来
砸倒了现代诗人弗罗斯特
犯贱的玉米大豆,总突破
农民底线,让阴郁的人
不得不用写诗来支撑

形式上,他的揶揄冒充智慧
坏意缠上语言的不可思议
多年后,在异域的无名者
的诗歌生态里插上一腿
很好,你正好和他干杯

这是随意碰落的果实
秋天总会沾上腐烂的成熟
就像这首诗,被弗罗斯特的
声音讹上,“上帝,注意我”
你不得不把“无题”改成他的名字

《困惑》

微雨,情愫敞开
白纸上泛起神的思绪
引来恶意和嫉妒,这里的
人们,一切皆可食用
还没到我放开脚步的时候
前方已被咬噬一空

本来,有个困惑的莫斯科之夜
走进我这个第三者,当时
普希金和果戈里疲惫不堪
俄罗斯文学很快就要因决斗
倒下开山者,我有些急
但听不到他们说些什么

神也不想阻挡你的愤怒
天才罹难,流氓幸福一生
暴虐历史继续压迫现实
远方受伤,近处也流血
但拔出剑就当义无反顾
刺穿生死,自然也刺穿困惑


《谋逆》

时间里捕风捉影
逮到禅师归清晨
逮到巫师算夜晚

现在是中午,耳边
一直有个温柔的提示:
逮到你自己,就是结束

已经过去的清晨
的鸟鸣还嘤嘤叽叽
似乎是禅师的遗憾

夜晚也开始下套
黑衣人钻进了想象
预言的占据肆无忌惮

如果禅师和巫师
碰巧逮住了你
那可能是乱作一团的

黄昏时分,灵感
参与了写作的谋逆
拿下现在,却并不结束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10 17:11 , Processed in 0.034852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