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57|回复: 13
收起左侧

在某个未命名的港口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1 09:5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发呆 于 2019-9-2 16:20 编辑

在某个未命名的港口上

凌晨,久病失眠的我
拖着沉重的身体,来到海边。
远处,一条返航的大船
推出层层波浪,涌向昏睡的城市一一
大海灰蓝的皮肤越来越红,仿佛将渗出鲜血。
一一我的父亲回到村庄,他
赤裸着脊背,趴在摇摇晃晃的床上
在做着刮痧

     在远处,死亡不停地成长

在远处,死亡不停地成长,
一直要持续到它的影子,覆盖一个又一个
不知死为何物的生物。

它有不知餍足的胃口,
除了尘埃,万物皆可为食物;
无穷又无尽,它有贮藏食物的习惯,
像土拨鼠,把玉米存入黑暗中的睡眠,
也像松鼠,把榛子藏进不同的树洞。

停不下来,它根本停不下来一一
伟大的记忆,是它在反刍;
忘却,是它囫囵地吞咽。
牙齿之锋利,正如生之逼仄。

"万物的消化多么好,多么温良啊"。
苦难、不幸、罪孽,终化为泥土。
但也有很多东西它无法消化,
于是呕吐,呕吐出未来一一

古老的灵魂,常密布新的哀伤:
星辰隐没又出现,月亮圆满地升起残缺,
真理,吐着长长的梦的黏液
拖曵过世界,这宇宙的新叶......

    印章,或者墓碑

活着时,你在一块石头上,
刻下自已的名字。
离开尘世后,子孙在更大的石头上,
刻下你的名字。

人心如纸。有的墓碑,
是大起来的印章。
有的印章,却是
缩小的墓碑。

        保护色

趴在土豆叶子里,蚱蜢仿佛一片
还没伸展开的嫩叶;
贴在灰墙上,壁虎好似瓦工不小心
甩到上面的水泥点;
匍匐在树下的草径上,蛇恰如一条
移动的斑驳光影。

终于,你适应了周围的环境,
也可成为蚱蜢、壁虎、还有蛇。
但如不能,要么你是石头一一
青苔是从内部长出的忧郁。
要么你是闯入者,行进中会渐渐懂得
渺小的事物也能完成飞跃、挣扎的其实不是本身、仰起头的
必吐露生存所需的剧毒的蛇信。

       火柴

一个,又一个人
擦过黑夜
被大风,吹熄了

神,低了下来
低过房屋、草木、甚至低过
投掷过他的石头

在他匍匐的身下,最后一人
擦过黑夜,最终燃起他
攥紧自已的,洁白的手指

       碎片

总有无力,或疏忽的时刻一一
一面镜子,失手跌落地面:
碎片,溅向四面八方。

而捡拾离我最近的一片,你竟从中发现
尚完整的自已;
更多的碎片,在不断的寻找中,也会渐显现
不同年代的你。

而愈接近最后的圆满,寻找也会愈
凝重、缓慢、艰难。
正如我们年轻时,向往高山、大海、星辰,
当老了,却更专注于其
内部基本的结构、元素的分布,以及
生命里细微的感动、灵魂每一丝的颤栗。

这些最小的,是最尖锐的,
不为影像而存在。它们
隐藏在裂缝、尘土、忘却里,
扎在世界的血肉里,体察世事变迁。

挖掘由此而来的疼痛,就是挖掘天空这面镜子一一
以从命运的某一侧面,反射入孩子眼里
那废墟上、沙砾里、淤泥中的,
星星点点的光。
发表于 2019-9-1 15:48:30 | 显示全部楼层
博尔赫斯在他的《雨中》也有一句:我的父亲回来了…。不是不能用,如果都有相似的承接性,个人觉得换掉也未必不可。欢迊来玩
发表于 2019-9-2 12:33: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首有击中感,喵
 楼主| 发表于 2019-9-2 14:5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9-9-1 15:48
博尔赫斯在他的《雨中》也有一句:我的父亲回来了…。不是不能用,如果都有相似的承接性,个人觉得换掉也未 ...

多谢师兄,当时用时也有你感觉。也觉别扭。毕竟大师在前,再用觉得那个。。。。。哈哈。真得改
发表于 2019-9-5 13:56:4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远处,死亡不停地成长

在远处,死亡不停地成长,
一直要持续到它的影子,覆盖一个又一个
不知死为何物的生物。

它有不知餍足的胃口,
除了尘埃,万物皆可为食物;
无穷又无尽,它有贮藏食物的习惯,
像土拨鼠,把玉米存入黑暗中的睡眠,
也像松鼠,把榛子藏进不同的树洞。

停不下来,它根本停不下来一一
伟大的记忆,是它在反刍;
忘却,是它囫囵地吞咽。
牙齿之锋利,正如生之逼仄。

"万物的消化多么好,多么温良啊"。
苦难、不幸、罪孽,终化为泥土。
但也有很多东西它无法消化,
于是呕吐,呕吐出未来一一

古老的灵魂,常密布新的哀伤:
星辰隐没又出现,月亮圆满地升起残缺,
真理,吐着长长的梦的黏液
拖曵过世界,这宇宙的新叶......

-----------------------------------------
好诗
发表于 2019-9-6 17:31: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万园枫 发表于 2019-9-5 13:56
在远处,死亡不停地成长

在远处,死亡不停地成长,

解释的有点多,喵
发表于 2019-9-6 17:3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掲示会让我们更接近这个世界,更着迷
 楼主| 发表于 2019-9-7 11: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万园枫 发表于 2019-9-5 13:56
在远处,死亡不停地成长

在远处,死亡不停地成长,

多谢鼓励 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9-9-7 11: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19-9-6 17:35
掲示会让我们更接近这个世界,更着迷

猫兄批得好,太谢谢了。今后还请不吝赐教,一定多批
发表于 2019-9-7 18:00:2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呆 发表于 2019-9-7 11:17
猫兄批得好,太谢谢了。今后还请不吝赐教,一定多批

互相批斗互相学习,其乐无穷
发表于 2019-9-7 18: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父亲回来了。很好,回到村庄,村庄把诗的格局整小了,整诗的冲击打了折扣,个见
 楼主| 发表于 2019-9-7 21:58:08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19-9-7 18:11
我的父亲回来了。很好,回到村庄,村庄把诗的格局整小了,整诗的冲击打了折扣,个见 ...

还真那么回事,但那句总有熟悉之感。写诗难呀
发表于 2019-9-21 16:43:0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远处,死亡不停地成长

在远处,死亡不停地成长,
一直要持续到它的影子,覆盖一个又一个
不知死为何物的生物。

它有不知餍足的胃口,
除了尘埃,万物皆可为食物;
无穷又无尽,它有贮藏食物的习惯,
像土拨鼠,把玉米存入黑暗中的睡眠,
也像松鼠,把榛子藏进不同的树洞。

停不下来,它根本停不下来一一
伟大的记忆,是它在反刍;
忘却,是它囫囵地吞咽。
牙齿之锋利,正如生之逼仄。

"万物的消化多么好,多么温良啊"。
苦难、不幸、罪孽,终化为泥土。
但也有很多东西它无法消化,
于是呕吐,呕吐出未来一一

古老的灵魂,常密布新的哀伤:
星辰隐没又出现,月亮圆满地升起残缺,
真理,吐着长长的梦的黏液
拖曵过世界,这宇宙的新叶......


推荐诗歌周刊376期!!!如有不便,请谅解。
 楼主| 发表于 2019-9-21 22: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海云 发表于 2019-9-21 16:43
在远处,死亡不停地成长

在远处,死亡不停地成长,

多谢 问好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12-6 11:28 , Processed in 0.049807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