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7|回复: 2
收起左侧

致虚无 (外九首) 我向 我的虚无举手致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9 09: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致虚无 (外九首)


虚无的深处,我获得了
安全,即使
很少的事物放在里面
也够多的了。

面对喧闹的时代, 我向
我的虚无举手致意
呆在里面,很好,
不需要有人带来具体的物质。

我会把别人在路上丢失的
东西捡回来放在
我的虚无里
来建设好我的国度,


一阵风,吹散我的灰烬

什么地方能安置我即将
遗忘的东西?
也许,一阵风
就要吹散我的灰烬。

每穿越一秒钟,血液
就喘息一次。
惶恐中,我
感受到词的颤栗。

最后一个人,在我久久
凝视中死去。可
乌有乡里没有
一个文字刻在墓碑上的。


真空地带

一群人木然的走过,
在我面前
扔下了那么多
东西,需要我来解释。

有些东西,还没有
形成它的事物,
我只能咬紧牙关什么也不说

如果我能够解释好这个世界上
飞过的一只飞鸟
或者一朵枯萎
的花,就已经令我开心了。


轮回

一个孩子不小心撞到了
我的影子,瞬间,
疼痛得发出一声尖叫。

我还是回到影子身边,
小心守护着它
就像守护一个赤裸的灵魂。

有一天当我不在了,它
会不会以轮回的方式
缠绕着曾经和它相遇过的孩子?



对峙

一只老鼠瞪着发亮的
小眼睛,在
天花板上盯着我。

我也一动不动的看着它。
此刻,我先
朝它发出吱吱的叫声。

离得很近的东西,已经不是
我看到的了。它像
上帝一样从高处看着我。

在我转身的瞬间,一只
无意识的猫
从我的反面一擦而过。


面孔

我有一张似是而非的面孔,
它仅仅是一个
摆设。我试着用过
无数面具,都无济于事。

劳动的时候,我低下头,
走在街上,我低下头。
在孩子面前,我
侧过身看空荡荡的窗外。

死去的父亲在远处
的一个路口
向我招手。只有他能够
领会我这张面孔。

这样活着,不像是活着,
但我还在呼吸,
想一想,该拿出
什么来证明它与死亡的区别。


随笔

五十岁后我才有了“故乡”
的概念。才想起
问候那里的一只鸟儿,
一片落叶,一些死去的人。

还乡的一天,比一生还漫长
在陌生的目光里
我才想起曾欠下的债务。

但我还是沉下心来,清理好
祖辈们的房间。不让
旧时代的东西,
成为孩子们的遗物。


我的错误

我的错误在于将一个女人的夜晚
带进社会心理学,经常
用一来否定二,直到有人对我
大叫一声,才醒悟
过来。但性的人,已经枯萎。

我的错误在于用一朵花的
绽开,来推测女人在
镜子里的姿势。我没想到
性的语言,来自体内的噪音。

如今,孩子在一个影子里
流产了。的确,我
感到海豚不是鳄鱼的朋友,
用血,相互吸引
然后虚假的浮出水面。


面对这些


也许,风中的老人是没有
形式感的,在一个
地方呆久了,变成一只壁虎。

也许,我看到的这朵花
应该在暗夜中
妓女的手里开放。

也许,在语言里,我替
一个死者活着,
那引诱我消失的事物。

面对这些,我不知所措,
傻乎乎的世界
是由不及物动词构成的吗?


窗口

这窗口,也许不是一个
人类的窗口。
哥哥死在午后的太阳里。

不再开口说话,时代
的笼子里,身体
内部的野兽,终于安息了。

为此,我感到
一些细小
事物里的灰烬。


窗外的树

窗外的树还没死,窗外的树
快死了,窗外的树
可能死了,窗外树也许不会死
每天我都要打开窗子
朝这棵树看一眼,每天都要
从这棵树的身边走过
每天都在想这个问题。想得
心烦意乱。如果没有
这棵树,我就不会想这个事
世界上的事可能都和
那棵树一样,可以这么说,也可以
那么说,说来说去
我还是我,它们还是它们
2019年7月25日 酷热 星期四 下去 15;16

发表于 2019-8-19 20: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表达上个人觉得还是有缺失,还是随意了,比如第一首
发表于 2019-8-22 09: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恐怕又是一个吃皇粮的教师,搞点文字娱乐一下可以,千万别以为在作诗。老是写些毫无意义的文字,看了令人失望。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12-10 10:49 , Processed in 0.040288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