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54|回复: 7
收起左侧

我最好的年华是一块有脏污的玻璃硅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6 18:55: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杨园 于 2019-8-18 17:24 编辑

我最好的年华是一块有脏污的玻璃硅片


我最好的年华是一块有脏污的玻璃硅片,
沸腾在光明制造工厂的前工艺。
希望的清洁剂,
硫酸,双氧水与水混合成卡罗酸,
给予它首次洗。
看它钻石衬底上的脏污
受到怎样强烈的腐蚀,纷纷脱落,
把它清洁成可以制造的半成品。
打包依次送到黄光,蒸镀,
再送回到人生的清洁部,享受氟化铵,ITO,去胶液,
各种剧毒的化学溶液剧烈反应,
混合成浑浊与清晰并存的爱恨
给予一定的蚀刻。
就像金属版画,浸入流动的岁月,
不因命运的操作失误而报废,
失去立体与凹凸的美。玻璃硅片上
刻蚀出不同的图案,
黄金最后给它镀上一层闪亮的底色,
历经了不同站点,
打磨,切裂,分割,筛选,
焊接上灯具,装在夜晚的道路,
闪着莹莹的柔和之光,就像晚星,
温柔地牵引迷失的你,
走向亮出刻刀的遗失之地,
顺德容桂,中山三乡,深圳坪地。


我最好的年华是一块有脏污的玻璃硅片


我最好的年华是一块有脏污的玻璃硅片,
沸腾在光明制造工厂的前工艺。
硫酸,双氧水与水混合成希望的清洁剂,
给予它首次洗。
看它钻石衬底上的脏污
受到怎样强烈的腐蚀,纷纷脱落,
把它清洁成可以制造的半成品。
打包依次送到黄光,蒸镀,
再送回到人生的清洗部,浑浊与清晰并存的爱恨
分解成各种剧毒的化学溶液,
氟化铵,ITO,去胶液,
给予它一定蚀刻。
就像金属版画,浸入流动的岁月,
不因命运的操作失误而报废,
失去立体与凹凸的美。玻璃硅片上
刻蚀出不同的图案,
最后用黄金镀上一层闪亮的底色,
历经了不同站点,
打磨,切裂,分割,筛选,
焊接上灯具,装在夜晚的道路,
闪着莹莹的柔和之光,就像晚星,
温柔地牵引迷失的你,
走向亮出刻刀的遗失之地,
顺德容桂,中山三乡,深圳坪地。



 楼主| 发表于 2019-8-16 19:58: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园 于 2019-8-17 13:13 编辑

手握笔上的离火器

在打开钥匙,启动书写的摩托之前,
你要事先检查智慧装满油箱;
再按响笔上的离火器,脚踩音节挂挡,
前进,后退,响起声母与韵母的敲击,
你准装蓄势待发。
这首诗上起伏的山岭随着晨雾的散去,
踩着鼓点,马上撞入你的视线。
词语上生长枝叶,覆盖了群山,
群山上的道路十八蜿蜒,
随着你书写的行进;
这首诗上山岭高耸,你前面的几个老司机,
赶着一辆驴似的车,争吵在路口,
他们有太多的民族与禁忌。你不加理会,绕道,
轰着的摩托渐渐疲惫,
在节奏停顿的小镇,有旅店床上的睡眠
把你吸引。
。。。。。

 楼主| 发表于 2019-8-16 20:52: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园 于 2019-8-16 20:58 编辑

你唱出自己的歌


没有鹦鹉的巧舌,拒绝为他人代言,
你唱出的歌不受欢迎,
但来自内心血水的流淌,
伴随着溪涧,像一节受流水冲击的木头
在不同的转口撞击自我碎裂的碎石
沉入溪底。
起落在夜色覆盖的白露塘的群山。
在夜晚,你唱出自己的歌,
不渴求有人倾听,因为身处世界的一隅,
在一个地图上没有标注的角落,
若是没有人需要用信件或者电话,
加强情感的联系,追回失去的熟悉的面孔泪流满面,
世界上不会有它的通讯地址与号码,
就像地球身处宇宙无人通联。
远方的星星闪亮,写在用夜色制作的通讯册上,
你有时无意识打开阅读,
从整页的夜色中寻找
用黑墨水记录的内容,有你追问的历史。
但夜晚患有偏头痛,选择性失忆,
忘记在夜色中发生过的一切事件。
沙沙的树叶作着拟定的官方陈词,
沿着树林某种左右摇摆的轨道,不均衡摆动,
用不同的方向给予回答,
要求你作出那种努力,把飞走的答案抓住。
而你在不恰当的时间,地点旧事重提,
会遇上那种不幸?
别指出远处闪亮的星星上面,
其实是一片坟墓,
翻阅已有的记录,你接近,取证,断绝他人仰望,
给世界制造那种不快?
若要挖掘的坟墓还有祭奠的众多后人,
别轻易去动别人抬头走路的荣耀。
尽管太多的荣耀来自远处星星的施恩,
升起,降落,
太多的人对着星光许下自认美好的心愿。
而你早些年试图把它们摘下来解剖。
人会长大,不会永远活在他的童年,
但世界上沾满灰尘的的色彩也不会污染所有长大的人。
你唱出自己的歌,给夜色听,
你何时才能越过眼前的群山,伴随溪水,
又回到自身的寂静与欢快?
白露塘的群山等着你回归。
然而,溪水与大地这次相爱很深,
你唱出的歌不能改变,
你不受众人祝福,不受欢迎,
但已经不再是个应该合理失踪的人,
值得庆幸!你随身带着的身份证还能找到你的籍贯。
 楼主| 发表于 2019-8-16 21:0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园 于 2019-8-16 21:09 编辑

你唱出自己的歌

没有鹦鹉的巧舌,拒绝为他人代言,
你唱出的歌不受欢迎,
但来自内心血水的流淌,
伴随着溪涧,像一节受流水冲击的木头
在不同的转口撞击来自我碎裂的碎石
沉入溪底。
起落在夜色覆盖的白露塘的群山。
在夜晚,你唱出自己的歌,
不渴求有人倾听,因为身处世界的一隅,
在一个地图上没有标注的角落,
若是没有人需要用信件或者电话,
加强情感的联系,追回失去的背影携带的熟悉的面孔,
以致泪流满面,
世界上不会有它的通讯地址与号码,
就像地球身处宇宙无人通联。
远方的星星闪亮,写在用夜色制作的通讯册上,
你有时无意识打开阅读,
从整页的夜色中寻找
用黑墨水记录的内容,有你追问的历史。
但夜晚患有偏头痛,选择性失忆,
忘记在夜色中发生过的一切事件。
沙沙的树叶作着拟定的官方陈词,
沿着树林某种摇摆的轨道,不均衡摆动,
用不同的方向给予回答,
要求你作出那种努力,把飞走的答案抓住。
而你在不恰当的时间,地点旧事重提,
会是遇上那种不幸?
别指出远处闪亮的星星上面,
其实是一片坟墓,
翻阅已有的记录,你接近,取证,断绝他人仰望,
给世界制造那种不快?
若要挖掘的坟墓还有祭奠的众多后人,
别轻易去动别人抬头走路的荣耀。
尽管太多的荣耀来自远处星星的施恩,
升起,降落,
太多的人对着星光许下自认美好的心愿。
而你早些年试图把它们摘下来解剖。
人会长大,不会永远活在他的童年,
但世界上沾满灰尘的的色彩也不会污染所有长大的人。
你唱出自己的歌,给夜色听,
你何时才能越过眼前的群山,伴随溪水,
又回到自身的寂静与欢快?
白露塘的群山等着你回归,
然而,溪水与大地这次相爱很深。
发表于 2019-8-16 22:4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道理在,我们追求的美在哪里?就如我们蒸一条鱼,我们要的是感觉它的鲜,而不是解说它的美味,对不起,我今晚喝多了,明天我就很正常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8-17 13: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19-8-16 22:43
道理在,我们追求的美在哪里?就如我们蒸一条鱼,我们要的是感觉它的鲜,而不是解说它的美味,对不起,我今 ...

有一定道理。现代诗确实已不太好挖掘,木质,金质,石质,玉质的材料都让人用尽了
再写出不同又有诗意,努下力吧
 楼主| 发表于 2019-8-17 17:17: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19-8-16 22:43
道理在,我们追求的美在哪里?就如我们蒸一条鱼,我们要的是感觉它的鲜,而不是解说它的美味,对不起,我今 ...

蒸过头了,也还会有美味,挑食者却绝对嫌弃,
喜欢这种吃货本色
 楼主| 发表于 2019-8-18 14:24:1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19-8-16 22:43
道理在,我们追求的美在哪里?就如我们蒸一条鱼,我们要的是感觉它的鲜,而不是解说它的美味,对不起,我今 ...

再重新取了一条同类的鱼,又蒸了次。感觉比较鲜了。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12-7 12:07 , Processed in 0.059246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