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66|回复: 2
收起左侧

水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1 18:3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水面》

永恒的老
是水面
它的脸
从未有过笑容
我有些清冷的日子
藏在里面
旧的物件
是水的颜色
寂寞时
就划船过去



《复活节》

滑板少年和
100年前的老乔治
都在八月经过这里
靠窗的地方,一位少女
正要离开
这次天空用的是蔚蓝色
海美丽的花纹一直到很远
海滩没人之后
阳光拼命地
沐浴那些石头


《叶落》

在T3航站楼我仔细打量招呼我的人
谁?推销商,牙医,某人老公,乙方经理
我晕。
他摇着可乐瓶对我说
嘿!这么巧!
瓶里的泡泡迅速膨胀
这谁呀?
我也对他说——嘿!真巧啊
他接着说战地演习,树丛的深夜
伸出手臂一排牙印,他说蛇咬的
他光头穿一身黑衣
胸前印一个白色骷髅。
我们像两片落叶在空中碰了一下
就各自飘走了
起飞之后
我还是没想起他是谁



《写信》

铅笔
和一块磨去一角的橡皮
摆在信笺两边
我画的画是鸟,飞走了,它对面的天空
有很大的出口
像我现在这么空洞
还剩一张
马儿的邮票
它停在碑亭那儿
有些不舍




《上午的样子》

良老师
画六角形
六角形就有了诗意
“这是不等边的围栏”她说
我们跟着画
六角形的冰
六角形的气垫船
六角形的海
现在
是粉红色的
六角形上午



《 滆湖》

这蓬松的水
有一种忘我
松动了黄昏的一切
滆湖每次淹没我
都是一场喜悦
让我忽然看见一组古词
有人吟诵
是范宽图画里的
那个渔夫
披着我喜欢的蓑衣




《心的深处》

晚上散步遇到松鼠
它好像也没见过
我这样的中国老头
瞧了一会
便跳进树丛
我想
这会儿它已忘记我了
奥斯丁家有棵很大的树
灯光从底下打上去
像祖国盛产的烟叶
经过它
眼前的一切
是心中静物





《在雨中》

天空一团团的
像丁蜀的陶土,或
上世纪的碎片
几个农夫在确定田野模型
神不定时地向他们喷水
我和阿满爬上山坡
才看见楚河汉界
看见孔子他们
在蒲团上修订汉字
镇里人说
从那之后
便是沧桑岁月





2019.8.11墨尔本
发表于 2019-8-13 10:02:04 | 显示全部楼层
范宽的画我也喜欢。
发表于 2019-8-22 11:55:1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的一组。寂寞时
就划船过去

问好。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0-1 16:08 , Processed in 0.038047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