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60|回复: 6
收起左侧

我没有写出这些声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 10:5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杨园 于 2019-8-1 11:18 编辑

我没有写出这些声音

白天欢迎清醒的人,
正如夜晚欢迎失眠的人。
我失眠随着明月打开的灯光来到这里踱步,
怀着对你的思念,踩着诗行的节奏。
群山不欢迎踱步的忧郁,
向我展示挺拔的坚毅。
派出一只多嘴的鸟打扰,似在无声责备。
鸟的责备落在我的诗句,
我反倒有种清醒,拂过群山的风,
有不同的方向,吹拂我的脸,
就像削下薄薄的木屑,
扬起它刨子既有的推理,
用散发清香的纹理预告一种美的到来。
我缺少对美的预见,更多喜欢耍耍嘴皮,
制造多嘴的鸟对大地的声音之源的污染。
我握锄头的手没有打铁的铿锵,
我打铁的铿锵没有握锄头的耐力。
围着铁桩转与耕种土地
有多大不同?
抖动的双肩告诉我,群山的坚毅。
面对眼前的土地,漆黑起伏的城市,
月亮用同样的灯光照亮
那些流浪无家可归的失眠人:
一个躲避着卖身的女人的脸拥有女人的温柔,
她双手轻柔的抚摸潜入我诗行的内部,
就像我在工厂,听着螺丝,卡座落地,
听着刨床切削铁块的嘶鸣。
拾起的手,操作的手,抚摸的手与提笔的手相同。
我没有写出这些声音,
而月亮带给我多余的温情,
嘲笑我有时企图做个捉刀吏,
像辆熄火的车,停止强劲的发动机,
等着食槽上它的主人喂食汽油,
然后提着钥匙驾驶。
我不需要开启,最基本的良心已经将我点火,
我还有既定前行的里程,
轮不到报废。我将发出我的这些声音,
真实而非虚无,不来自虚构的故事,
不来自激情的轮番演说,对头脑进行数次刷洗;
我将发出我的这些声音,
响亮而温柔,就像受压的大地
保持一惯的风度,活着而有骨头。


 楼主| 发表于 2019-8-1 12:4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园 于 2019-8-2 12:10 编辑

雨落了下来

雨落下了来,雨落在你童年的居所,
屋外下着大雨,雨内下着小雨,
就像让狂风吹破的茅庐,
屁护不了任何人,
落下的雨击打着每件陈雨的碗瓢或者木桶。
在漫长的时间,你张着耳朵,
把它们当作每件乐器,倾听雨击打乐器的回声,
几乎忘记每件乐器发声前
熬着怎样的雨击打。
就像眼前的雨落下。
雨落下,落在荒凉的田野。
一个衰老的妇人穿戴着雨衣,
弯腰忙碌,在田地里种菜,
她每天早起,田地里采摘,集市里吆喝。
下起的雨淋湿她的身影,她忙碌着养活家人。
她最疼爱的儿子不孝。
雨落下,她最疼爱的儿子
在工厂对着窗外写诗,专做没有用的事情。
忍受着白昼与黑夜
两班12小时的双重剥削,
他追问幸福的起源,
倾听每件让雨击打的乐器的回声,
弹起对大地记录的音符。


 楼主| 发表于 2019-8-2 11:0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园 于 2019-8-2 18:41 编辑

谈起我们的祖先

谈起我们的祖先,
黄河上船帆扬起,绕过山河,
来到泾水与渭水,
他们曾在这里繁衍生息,
治铜,织造烧窑,创造出古老的汉字。
我们说不出的高兴,没有人敢否人祖先的荣光。
如果不是由黄河驶向的大海,
闯进了入侵的枪炮。给予我们一场考验。
你的祖先,即便是不可以推毁的神,
他们的法力也不可能延续到
你活着的时代。还仍将借用你的嘴
讲述他们的文明与神圣,向着他们神像跪倒。
如果那时确实文明,我们不至于
沦落到今天还如此纠结,
用着那些入侵的枪炮所捎带的礼物,
在一台手机,一台电脑,
在一包薯片,一杯热咖啡,一个胸罩
在一部启动的电视与跑车前,
谈起我们祖先的荣光,
由上天选中会是一种怎样的耻辱。
他们用外来的丑陋奴役着人民,
他们用祖先的丑陋驯服着人民。
而谈及人民,有人向宪法吐口水。
上面并没有写到的自由,民主与平等。
谈及人民的身份,谁会想到自己只是一件家俱,
一件商品,随处可移,
而主人是谁,你并不清楚,
当游荡在公园,你的视力是否可以看见,
越过那些过滤的噪声,
半路让俩个人合谋打劫:资本与权力。
你看到的只是形形色色的人,
穿着衣服讲述着文明。你像个古代的贱民。
政治正确忽视你的质疑,上面没有书面的标准。
你想因此起诉到的法庭,尽管公正,
有时还要学会等待,有需求时的沉冤召雪。
你要养成一种耐心,倾听,
他们对事物的解释与命名。并相信,
你与他们有共同的敌人,
他们与你是一家人,有共同的祖先。
说不,就是背叛,这就是你,作为二等公民的感受,
尽管政治正确忽视你的质疑,上面没有书面的标准。
如果难以忍受,去问及共有的祖先,
他们延伸到现代的法力,他们高度的文明,
真切地告诉你?什么可以相信,屠杀与献祭,
如果蚩尤被砍下的头,依然清楚可见,
如果那个时代确实存在,而非来自于神话,
如果共公的头不撞断天柱,
你仍将活在由嘴巴讲述而来的仙境。
然而,该死的生物学给你上了一记闷棍,
那时只有进化的原始人,半穿着兽皮,
饥饿也吞咽死去同类的尸体。
然而知识的肮脏,并没有带来智慧,
带来的是无数同类的血去验证,
知识虚构的梦境。谁会是下一场行为艺术的实验品?
不管风向那个方向吹,你不追随,
你的肤色,你的文字,决定你的痛苦,
你是一个中国人,
一些合理竟争淘汰下来的次品,
一个早已丧失血统的汉人

未定稿。
发表于 2019-8-2 12: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标题有挑战性
 楼主| 发表于 2019-8-2 12: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总要有人去做一些没人愿意做的事吧。

只是感觉还没有足够的有闲去研究,
让诗写足够的从容优雅。富有诗义。
发表于 2019-8-2 18:18: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如果...就 于 2019-8-2 18:45 编辑

勤奋,是对作者最廉价的赞许,是对激情最简单的回避,也是对年轻最真切的回悟。
 楼主| 发表于 2019-8-18 08:29: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园 于 2019-8-18 08:32 编辑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19-8-2 12:08
这标题有挑战性


怎样才能让我走出这个先天文明,并走出这种文明所形成的伦理与道德要求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12-14 12:43 , Processed in 0.040096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