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67|回复: 6
收起左侧

七月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25 17:07: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雅阁 于 2019-7-25 17:10 编辑

●斑点兽

尽管够了
但精神需要的依然是
不安,宁静是床头白色的
安眠药丸

尽管宁静为心灵所渴求
宁静依然由不安:这头褐色斑点的兽
去追踪,去捕获


●粉底

演出者脸上的粉底
自然之美终将它拭去,鹿角
也会归还给鹿

在一个已经拥有真理的国
那里的人们吃着未来的面包
寻找面包屑


●床

我听见梦
到来的声音
我从我身体上的分量变重知道
梦离去了

我听着性和爱的夜夜性爱,夜夜
争执
它们呻吟
我也呻吟
我的呻吟是骨头扭动的舞蹈

漫长的夜我和天花互相对视
有时天花是地板
而我漂浮
灵和肉都堕入在黑暗中



●哦,诗人

制造一个夜晚
制造的你和制造的狗在
制造的夜晚走在
制造的野外
像制造黒稠那样制造的黑夜
像制造悲悯那样
制造的星光
这个世界已经没有神秘了
给这个未来的老妇套上新娘的面纱吧
用干冰制造天堂——
如果你的狗没有对着黑夜
突然狂吠起来



●一条狗的嗅觉

再留下它
已经不可能
这次必须把它送得
更远些,远到你无望
远到它再也找不回来
不会在凌晨抓挠你的门像
抓挠你的心
已经不是一次了
你坐卧不宁,你说你明明听到
它在呜咽,低鸣
天知道是不是这样,半夜里
你执意要出门
要找它
因为你说它也在找你
多么难,一条狗,不得不要
放弃,割舍
爱不是狗
但它用一条忠诚的狗的鼻子在嗅着




●啤酒节



有人说
我已是半截黄土的人了
他其实是在说
黄土在自己把自己垒高
有人说他出生他的死亡
也在出生
他其实是在说
死亡在生长
呲呲燃烧的导火索也是在生长么
啤酒节上
贪杯的人多么憨多么小丑多么
白痴
他醉眼迷离
他打着酒嗝
他语无伦次
他的肚皮滚圆
他的尿袋就要涨破了
他跌跌撞撞地挤开人群
来到苹果树下
扯下拉链
多么酣畅地喷射呀
像一根喷着水的兴奋的消防水管
他幸福地打着颤



●夏天来了,夏天就要过去

门前的树曾在我的诗中
落光叶子
我的妈妈并不知道
她曾在我的诗中
出现,走动
她的步履轻盈,脚上没有泥土  
死亡思考了她——
她的情感消失
面容模糊
也不再拥有性别
苦难,和她从苦难中获得的一切
纷纷从她的身体里
镣铐一样褪去
自由!这残酷的理性
但一个人如果是人子
他妈妈的灵魂就必须要存在
当它从诗中步出
穿上妈妈的衣服,走进现实的夏天
鸟,隐入树冠
像一片叶子在鸣叫



●手机地图

我们用食指和拇指扒拉手机屏幕
直到我们要寻找的
那个名字清晰的出现
我们指着那个黑点
说就是这儿
我们说它的东面是哪里,它的南面
又是哪里
我们说这个城市以什么和
什么人闻名。而未来几年
我们将在那里生活
我们说如果坐车
将需要先坐巴士到哪里然后
再转乘火车
我们这么说时
似乎我们已经到达
已经进入这个黑点的内部
看见那里的广场,街道,公园旁的
一座房子
似乎我们已经站到它的窗口
探出脑袋,眺望着未来——


●双兔

四岁时的高粱饴是假的吗
但它的甜
是真的
十四岁时的乌梢蛇和它消失的草丛
的夏天
是假的吗?但恐惧是真的
四十岁怀疑前四十年都是假的
但怀疑是真的
道路已经荒芜 ,疲惫还在
时间并不如水是
流逝如水
都是回声,回声
原来如此的真相是原来不如此
人世如梦
所以乌托邦不是梦
雌兔?雄兔?
一双假假的词语跳入一双假假的眼睛
诗,也就是真
诞生了




●在高河火车站等天明

凌晨三点四十分
高河火车站,出站口
在泄洪,众鱼进入下游

有人还呆在原地
载着他离开的汽车还没有来,还停靠在
夜的一块肌肉上。一个黎明
因为等待突然就变得
不再像一个黎明,像夜睁开的
一只眼睛

一个地点,像广州
他已经离开
一个地点,可能是家
他还未抵达
他被两个地点抛弃在这里

他被两个时间抛弃:
在过去和未来之间的
一小段暗流里
他悬浮着,又抬起头
又低下






发表于 2019-7-26 01:34: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节那节本就是人为的意外 ,消防水管的喻隐示,这首诗才不会被轻视。越往后感觉出入得更自由。
 楼主| 发表于 2019-7-26 22: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9-7-26 01:34
这节那节本就是人为的意外 ,消防水管的喻隐示,这首诗才不会被轻视。越往后感觉出入得更自由。 ...

如果只是读,我觉得是这样,但写,我觉得理清这些还是很重要的。
发表于 2019-7-27 16:00:31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阁 发表于 2019-7-26 22:10
如果只是读,我觉得是这样,但写,我觉得理清这些还是很重要的。

哦,诗人

制造一个夜晚
制造的你和制造的狗在
制造的夜晚走在
制造的野外
像制造黒稠那样制造的黑夜
像制造悲悯那样
制造的星光
这个世界已经没有神秘了
给这个未来的老妇套上新娘的面纱吧
用干冰制造天堂——
如果你的狗没有对着黑夜
突然狂吠起来





------------------------诗的制造能力无穷大
 楼主| 发表于 2019-7-27 16: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打火机 发表于 2019-7-27 16:00
哦,诗人

制造一个夜晚

其实是反讽,也反讽自己。
发表于 2019-7-28 08:44:11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
曾经以为对诗有了一些认识,确信过一段时间,现在渐渐开始发现,这些认识都还只是开始,不少已经存在误区。
尤其是对作品的认识也在变化。
 楼主| 发表于 2019-7-30 18:56: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万园枫 发表于 2019-7-28 08:44
拜读。
曾经以为对诗有了一些认识,确信过一段时间,现在渐渐开始发现,这些认识都还只是开始,不少已经存 ...

共勉。问好。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12-14 12:47 , Processed in 0.044582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