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7|回复: 3
收起左侧

网潭聊志:“诗虫茅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25 14:57: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网潭聊志:“诗虫茅屋”】

时间:己亥年六月十五
地点:帮土谷草园

【事件】

诗虫:图片《一间瓦房倒塌了》
昨天下午老家房子突然垮了,所幸没有伤人!
二令主:咋垮了?
令主:震中?
二令主@邛州冷客:你的哪个老家?(失恋狂礼貌用语)
金古董:去帮你不@邛州冷客 ?
诗虫:30年旧房子了,过担断了。
@依窗望月 谢谢,不用。
金古董:楼房没垮嘛?
诗虫:没有。
金古董:那好。

【聚焦】

令主@邛州冷客:那是不是要办个招待呢?(丐帮嘴脸)
或者大家组团去视察灾情@依窗望月(恢复了领导本色)
好久不见义君姐姐了(略受舔协影响)
金古董:好呀,马上去(房子垮后,自有文物暴露无遗)
令主:茅屋春风令(想在一起了)

【诗人梦:浪漫主义】

二令主:给书记报告下,组织一个慰问团,对诗人进行慰问。@水泊梁山 并报财政局拨专项资金,对诗人危房进行改造。以便将来作义君故居。
令主:我把书记电话给你,你代表世界货币基金组织捐点款哈(说起钱,来劲)
二令主:举手表决图《我赞成》
书记重视了,邛崃文坛绝对要夹吃了。
令主:@邛州冷客 去乡政府申报灾情,然后为下一步灾后重建创造条件。我说真的哈(这个是申报灾情令)
二令主:图片《哈哈哈》(当真夹吃了)
诗虫:现在没时间说这些,先整理临时煮饭和上厕所的地方(民以食为天,那些当令主的懂得个铲铲!)
二令主:真整浪凶哦?
转帖《文联作协重要讲话》

【诗人梦:现实主义】

炜哥@邛州冷客: 还是要先修起。
不然今后土地整理不算而是宅基地面积。
二令主:干脆重新修建下,整来上档次的民宿,还可对外接待。蒲江作家罗树盈就是浪整的(有钱人是不同,吐蟒)
老杨:炜哥说到点子上了,先修起最要紧(很懂得民以食为天)
秀才:如果是为以后赔偿做准备的话,简单些,铁皮房子(在非洲,这些情况多得很!)

【插曲】

老杨:《分享通知》
最近我从北京邮购了10本安琪《人间书话》,准备自己阅读1本,另外9本赠送给《丝路雅集》朋友分享。
我今天下午就要去一个地方,送给令主、二令主、古董大人等4位朋友。
其它5本,给皇上、汉师、炜哥、帮主、尤玲5位朋友留着哈,等有时机见面,就送给你们。
安琪是我在“第三条道路”上的好朋友。她出版著作,必须祝贺。
非洲朋友太远了,就没他的份了,把他气安逸。
小太阳:爱你么么哒。
气死非洲朋友。
老杨:当然,如果非洲朋友毛了,我只好把自己那份甩给他。
小太阳:除非他不计后果跑回来。
野渡横舟@杨然:谢教主隆恩。
炜哥:谢谢校长。
晴沙@杨然: 然老大爱,谢谢您。

【言归正传】

皇上@邛州冷客:建新房娶新娘(圣旨到)
老杨:这几天他非洲朋友也把我气安逸了,差点跳斜江河。
皇上@杨然:还是我聪明吧,把斜江河加了个盖子(皇恩浩荡,就像斜江河那次百年难遇的大洪水)
老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令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二令主白睡、白睡、白白睡……
喊错口号了。应该是:失恋狂什么什么……!
帮主:反了反了!帮主都不万岁了!
老杨:哦,帮主也万岁、也万岁、也万万岁!
帮主:这就对了。
老杨:哎呀,人在谷草园,比江湖还难。
帮主:二令主骗子,骗子,大骗子!
二令主:(闭嘴也)

【好悬】

金古董@野渡横舟:皇上,文章弄好没有?(错。应该是:圣旨下诏否?)
皇上:(无语,勒了一眼)(遂想起阿尔巴尼亚成语:不怕暴君发怒,只怕暴君沉默)
二令主@野渡横舟:下午我们几个去看义君姐姐。你是他的前任,你去不?(钱令智昏,要惹祸了)
小太阳:我要招待我们老头跳广场舞(小朋友对国际国内大事毫无察觉)
皇上@何承洪__邛崃:行长,不是朕一直命你统御后宫吗?结果后宫年久失修,今天义君小主餐风露宿,你该当何罪?(果然)
二令主:要去的话,转500元给然老,一并慰问(还钻在钱眼里面,不可救药了)
小太阳:只有降为三令主了(连小朋友也看出了苗头)
皇上(突然良知发现)@何承洪__邛崃 :准奏……
二令主(得意忘形):看来你们还是有感情的。
皇上(也食人间烟火)@何承洪__邛崃:朕就宠义君一人。
二令主(睃了皇上一眼):你有喜啦……

【正事】

炜哥:已经委托然老代为表示点心意,为诗虫茅屋添几根草。(几根草,挡风挡雨恼火,但可以遮一下诗虫的丝丝)
老杨:今天晚餐在冉义哈,我张罗(他认为,诗虫那里还处在“先整理临时煮饭和上厕所的地方”的困难时期,所以就做出了如此安排)
野渡横舟@杨然:然老,麻烦你把2根茅草收下,今天有事,饭就不吃了(南河码头出现了外国军舰,她要去火线处理)
秀才:我也扯两根茅草给义君兄搭茅草房,请然老代转一下(老杨一看,哟嗬,来自非洲大草原的,差点米西一根捎回冉义)
(秀才眼尖,警惕性暗示)@杨然:晚餐吗(5个伸舌头抖耸相。老杨懂得起,把脸转向诗虫)
诗虫:我已经安排人煮饭了(黄四娘的朋友,隔壁三婶子)
炜哥:诗虫家还是泥砖墙。
诗虫@邛崃陈炜:现在这种砖不好找了(立刻引来一道金色目光)
金古董:在土陶村,泥砖房租金最高(金色目光久久停留在诗虫图片《一间瓦房倒塌了》细微处,那里正在散发出各种迷人的一般人察觉不到的文物光芒)

【纠结事】

秀才@邛州冷客:搞快把你们鸡呀羊呀赶到山上去。好意提醒哈,你懂的,不要雪上加霜。
诗虫(立即启动应急预案)@青铜秀: 早放出去了。
老杨(已经饿了三天三夜了):非洲狐狸吃不到邛崃葡萄,就说亚洲棒客的夹关话。
小太阳:哈哈哈哈哈(随后高兴得转帖视频《陈泽智歌声“丢手巾,丢手巾……”》)
二令主:图片《伸出最抖耸的大红舌头哈哈哈》@野渡横: 你要去看义君姐姐不?
在广电中心上车?
野渡横舟@何承洪__邛崃:我去不了(刚刚扣押一只打鱼船)
二令主@野渡横:浪你少出点钱嘛,没吃成饭(涉嫌履职舔协,但又假眉假眼)
老杨(正找不到气出)@二令主:皇上与咱心连心,与民同乐,你负罪在身,说话注意到分寸!
二令主(果然履职舔协)@杨然:我主要是考虑到皇上在哪里晚饭?吃得好不好?
(继续舔协)皇上的身体比什么非洲人的重要!
皇上(褒奖臣民)@杨然:然老英明……
(忽然龙颜大怒)@何承洪__邛崃:小洪子,还不给朕闭嘴,小心朕诛你九族!
二令主(吓憨了):告饶图《嘟嘟嘟……嘟嘟嘟……》
帮主(她与皇上并列万岁):拉出去砍求!
二令主(立刻滚下个兔脑壳)

【今日头条】

何行长:现场报道《令主在金古董陪同下视察蟠龙村诗虫茅屋灾情,詹公子汇报安置情况》
小太阳(开始关心国家大事):领导视察工作。
(她发现令主的状态跟电视上的新闻画画高度一致)统一手势(评价极高)
老杨:图片《黄桷兰也结果了》
好多蟠龙果!
小太阳:吃得不?
何行长:现场报道《诗虫、金古董、令主、老杨讨论今晚逮哪只鸭子拿来红烧》
老杨:现场报道《今晚逮秀才最喜欢那只鸭子》
令主:拍板图《好!就逮秀才最喜欢的那只青铜鸭子》
老杨(接受记者采访):无鱼,鸭亦可,把非洲朋友气伤心,完成帮主下达的重大政治任务!
野渡横舟:有李子不?讨点回来。(都不敢吭声。在令主面前,这个水果有点犯忌)
老杨:图片《苦瓜花儿开》
蟠龙花!

【进展】

炜哥@邛州冷客: 排查一下余下房屋安全。
防止再次发生坍塌(表情很严肃)
老杨@小太阳“吃得不?”:蟠龙果就是人生果,令主已经吃了十八颗。
小太阳@杨然:令主反正都是千年老妖(他是千岁千岁千千岁嘛)。
秀才@小太阳:你收了他(万岁才有这资格)
何行长:图片《还剩三颗人生果》
金古董(浑身浮肿,主要是衣服里面暗藏了许多蟠龙村文物。令主也不客气,在衣服里面暗藏了一个苹果)@帮主:帮你装了一些大李子。@小笼包子 (转移视线,非常成功)
炜哥:真的没见过蟠龙果。
蟠龙李吃了好吐诗。
皇上(想起圣旨《建新房娶新娘》)@邛崃陈炜:丝都吐了,还要结网。
炜哥:爱情网?(反应好快)
网到女诗虫。
小太阳@依窗望月:我正在哭,太感动了(忘不了“帮你装了一些大李子”)
令主:标哭太凶了(犯忌惹的祸)
何行长:现场报道《缺牙巴啃西瓜》
老杨(提醒何行长别重蹈二令主被砍兔脑壳覆辙):龙颜大怒,想吃李子!
皇上@杨然:西瓜也将就了。

【舆论】

野渡横舟:图片《想吃西瓜》
群众(小笼包子):钭耸的没法。
帮主@丐帮弟子听令:请大家省到吃,那里是重灾区。(此令与圣旨并列)
令主:现场报道《诗虫不动筷子,老杨啃秀才最喜欢的鸭掌,金古董与何行长频频举杯》
老杨(肚皮胀得滚圆,一边打嗝,一边响应帮主之令):我们省倒吃了。
金古董:现场报道《何行长与灾区群众合影》
炜哥(眼尖)@依窗望月:诗虫夫人?
金古董(纠正):洪洪和三婶婶作别。
诗虫的三婶子。
天籁(实在看不下去了):你们是去救灾还是去混吃喝的?
秀才@天籁:本来是受了点小灾,这群叫化子去了就成重灾区了。
天籁(警花的眼睛是雪亮的):真是,还是我们江湖,远远看一眼就是了。
老杨(酒足饭饱):虽然在金古董和肉行长两个棒客面前我滴酒未沾、忍气而返,但幸好提钱离开,回到软义刚溜完家里那只讨口子,雨就落下来了,也算喝了一口,舒服……
秀才@杨然:然老太伟大了,全是帮别人吃的,你真是当今活雷锋啊……

【影响】

炜哥(针对《何行长与灾区群众合影》中诗虫的三婶子)@依窗望月 纯朴可爱。
惊动皇上@天籁:本来他们是去解决问题的,结果他们一去就成了问题(块块令朕失望)
诗虫(斗胆启禀)@野渡横舟:在本帮,所有问题都不是问题。
皇上(圣旨到)@邛州冷客:让一群有问题的人去解决问题岂不是最大的问题?
诗虫(还敢顶嘴)什么叫经验?@野渡横舟
(关键时刻,戳协发挥巨大正能量)秀才@邛州冷客:早就喊你把鸡呀羊呀赶到山上去,这下晓得遭了吧,这群讨口子骗吃骗喝的能力你是了解的,自吹啥沟儿“写一首诗,讨一口菜”,还把鸡娃儿连累了,问一下他们:诗呢?
皇上(准备诛哪个了)@邛州冷客 :?
老杨(逃命要紧):我今天最优秀,没丢丐帮的脸,空着肚皮去,空着肚皮归……
晚餐?帮秀才添了三大碗白米饭吞了,帮皇上吃鱼,帮炜哥吃肉,把他们的心意全部转化为狂欢的伙食,而自己,忍嘴待古董行长两大棒客,我,太优秀了,至今还忍不住为自己打高分……
炜哥(非常严峻):杜甫的茅屋破了,秋风把一首传世之歌从唐朝唱到了今天;诗虫的土屋破了,一群著名诗人去了,吃肉喝酒,竟无一人写诗?
老杨(连忙转移视线):新闻图片《也有人像特务,窃取村中机密……》
炜哥:蟠龙村的秘密?
好像树上有鱼?
小太阳:据说特务还偷了蟠龙村路边的李子?
老杨(成功转移公众视线)@邛崃陈炜:好像树上有鱼?这诗真棒!
天籁(警花的眼睛是雪亮的)@水泊梁山:令主这件衣服质地好呢。
老杨(再接再厉转移视线)@天籁:黑衣人,世界上最恐怖那类(巴不得皇上立马把令主砍了)
炜哥(很认真)@天籁:这是用蟠龙村诗虫吐的丝织成的。
天籁:嗯锦衣卫的锦衣。
老杨(继续黑心):可惜他偷苹果藏在背后,凸出来了。
令主(正当防卫):防蛋衣。
皇上(心软了)@杨然 :牛(一字顶一万句)
令主(知道险情已过):新闻图片《蟠龙村的黄桷兰》
你们见过这种鱼不?
小太阳:红萝卜长到树上了。
令主:好香(安全了)。
小太阳:你吃没?
令主:怕诗虫咬。
秀才(闷了好久):蝴蝶的心口痛,飞不动了……

【附记】

当天,老杨在“朋友圈”发贴“到蟠龙村赠送《人间书话》”并图9幅,酡红汉子、姝姝、宁静、张友琴、邛崃陈炜、姚成、自在人、罗莉琼、无定河、舟歌、天波乐、姜红伟、临川钓雪、云淡风清、依窗望月、诗人安琪等朋友点赞。
跟帖有:杨然“他们分别是《丝路雅集》令主、责任编辑、编委、邛崃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副秘书长。今日《丝路雅集》活动主题是《拜访诗虫》……”猫眼看世界“又是鸭子
 楼主| 发表于 2019-7-25 16:03:40 | 显示全部楼层
续完附记
【附记】

当天,老杨在“朋友圈”发贴“到蟠龙村赠送《人间书话》”并图9幅,酡红汉子、姝姝、宁静、张友琴、邛崃陈炜、姚成、自在人、罗莉琼、无定河、舟歌、天波乐、姜红伟、临川钓雪、云淡风清、依窗望月、诗人安琪等朋友点赞。
跟帖有:杨然“他们分别是《丝路雅集》令主、责任编辑、编委、邛崃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副秘书长。今日《丝路雅集》活动主题是《拜访诗虫》……”猫眼看世界“又是鸭子
发表于 2019-7-26 12:2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受大环境的影响,知识份子嗅到了一股异味,显得很无聊很无奈,进而走入颓废,这是可以理解的。成都有很多文化圈子,郫县曾祥麟那个圈子就很高档,我二零零四年去拜访过他,他很重视与我的见面,我们在茶园谈了一天的诗,他对我的诗做了认真的指点,使我获益匪浅。曾祥麟和流沙河同为《星星》的资深编辑,受到过严重的打击,平反后虽然不敢写接触现实的作品,但对我这样的新人却是古道热肠,我自称半个成都诗人,也是因为他。
         关于安琪,不可蹭热盲目吹捧,她的文字组合没有格式,没有韵律,没有意境,在那条道上,她是最差的。同为“第三条路”上的人,莫卧儿有灵气,李永才有实力,然后是北城和庞清明,安琪和远观排在后面。我曾经写过一个帖子,点击的人不少,附在后面。


                                   谈谈莫卧儿的写作及其同伙
       昨晚看完了莫卧儿的《锦官》(二十首),感觉作者是在认真做诗,很努力,值得写文赞一个。“莫卧儿”应该是个笔名,使我想起了泰戈尔的长诗《被俘的英雄》,印度曾经有个莫卧儿王朝,莫非作者心怀大志,想建立自己的诗歌王国,也未可知。
      评价不桉常规出牌的写作很费力气,有套路的另类写作必有他们的暗道机关,一脚踩空,必成笑柄。但我自有金刚不坏之身,我看文字组合是不是诗,首先看这个组合有没有内在结构,即韵律。工人搞建筑,砖头与砖头之间必须抹水泥,否则没有结构力,建筑物不能成立。如果文字组合没有韵律做沾合剂,一盘散沙,要么是没有进入创作的高层次,要么不是个做诗人的材料。
     莫卧儿有做诗人的潜质,气质上有一根带音乐的神经,真正的诗人天赋中必有乐感。他的造句不讲押韵,但总体上有节奏感,这是她的先天性的优势。莫卧儿使用的是通俗语言,但绝非是口水话,这个非常重要,高雅的语言是好诗的必备条件。我与她的诗上过《芙蓉锦江》第十七期,虽然她比我的级别高,我却把她与安琪、北塔、李成恩、远观等列在一块,视为名气大本事小的一伙。现在她有很大的进步,若肯留意格式与韵律的完善,未来会有大收获。
     莫卧儿与乐山的李永才,东莞的庞清明,还有个北城,他们的写法很相似。他们的造句平铺直叙的少,正话反说的多,一眼望去,本末倒置,意象乱飞,不合逻辑。这种写法当然不是语法上的错误,而是刻意为之。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标题与内容脱节,类似于闲谈中的扯野白,越扯越远,显示想象力与诗意在延伸,与传统的内容围着主题转的写法不一样。
     莫卧儿、李永才、庞清明、北城,他们追求丰富的意象,平凡中挖掘哲理,时有漂亮的金句,这是长处。不接触现实,内容空洞,诗意苍白,造句含糊,也是短板。他们有个外号,叫什么“第三条道路”,行不行得通,有待观察。
发表于 2019-9-3 12:44:36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大看懂,感觉像是个剧本,呵呵,问候杨校长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12-7 12:41 , Processed in 0.039891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